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女当门,千夫莫闯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女当门,千夫莫闯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个……刚才……凝霜,对不起!只是这妖女现在还能死,否则……"罗惊鸿涨红着脸,呑呑吐吐地说道,一时间真不知该如何安抚对方。

    "是我冲动了!若不是你即时阻止,险些坏了大事。"出人意料地,白凝霜泪珠还挂在眼角,随之破啼展颜,幽幽一笑;"是我的错,下次不会了!"

    女人若水般波澜起伏,似纤云交织弄巧般的变幻无穷,不必太过较真,否则,将会永远沉浸在无边无尽的郁闷和烦恼中。

    "啧啧!郎情妾意,难怪会这般大发雌威,原来是本宫主触碰到了逆鳞。"碧飘雪戏谑地道,透出一种有些苦涩的意味。

    "哼!小妖女,你最好祈祷外面的那些人别冲杀进来,千万不要怀疑本凤儿的手段,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比死还要痛苦百倍。"青凤凌厉如刀的目光在她的浑身上下来回地扫视着,直令碧飘雪惊悚地打了个寒颤,从脚底冒起一股浸骨的凉意,直透脑门。

    "你……简直就是一个小魔……"

    轰!

    碧飘雪恼怒之下的话未骂出口,紫月楼的前堂大门便传出了一声轰然震响,不算太坚实的两扇大门在爆裂声中化成了一蓬木屑碎未,漫空飞揚。

    弥漫的木屑碎未中,数道仿佛电光包裹着的身影从门外飞速地掠了进来。

    "滚出去!"青凤一声娇喝,纤手一挥,一蓬炽亮的青光爆闪而出,瞬间将冲杀进来的数道人影笼罩在其中。

    "我来挡住,你们冲进去救宫主。"青光笼罩中,有人暴喝道,右手握拳,拳头上迸发出烈焰光环,势若奔雷般的对着光罩轰然击出;烈焰雷光拳。

    轰隆!

    青色光罩一阵颤动扭曲,烈焰雷光相继湮灭,一道人影像流光般的被震飞了出去。

    另一道人影??住机会,手中多了一根五尺长的幽黑乌精铁棍,铁棍上缭绕着一道道碧绿色的光华,一棍击出,仿佛搅动云风,掀起千尺惊天巨浪,汹涌澎湃。

    青色光罩荡起层层波纹涟漪,起伏跌岩,有如实质般的席卷乌精铁棍。?? ??

    ?噗!人影的眼中骇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张嘴喷出一蓬冒着烟的热血;这怎么可能?此念闪过,如遭雷劈般暴飞而去。

    ??光罩中还剩下一道人影,双手握成拳状,黑色的烟气环绕,隐隐夹带着雷霆电光闪烁,黑气弥漫将整个人影包裹进去,空间一阵拉扯扭曲,卡嚓!一道惊电劈在光罩上,裹着黑烟的右拳同时击出;黑龙惊天拳!

    ??一条由玄力组合的黑龙迅速成形,龙目暴睁,金光四溢绽射一片,张牙舞爪地朝着青色光罩俯冲而去,所经之处,地面塌陷龟裂。犀利如锋的龙爪肆虐地撕抓着光罩,仿佛撕扯着一块巨大的布匹,气势惊人,倾刻间便在光罩下掀开一道道真空裂痕。巨大的龙口中不断喷射出缕缕金色的射线,光罩壁被冲击得青光金星飞溅。??

    青凤的凤目瞳孔一缩;这黑龙看上去倒也巳凝练成型,气势威猛,霸道狂暴,其状颇俱神韵?巳可对光罩形成巨大的破坏力。

    嗷!

    一声尖厉高亢的凤鸣响彻天宇,天地色变,风起云湧。聚在门外的一些修为稍弱的武者,顿觉耳膜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耳内竟有血向外渗出。

    青凤的身形随变得模糊起来,一只泛着青色光泽的青凤仿佛从虚空中骤然生出,数十米长的凤躯蔽日遮天。

    凤翅天翔!

    凤翅一展,大地为之一暗,狂风骤起,咆哮呼啸,如非青凤撑控,外面这群什么精英豪强,早已被肆虐的狂风卷入万丈虚空,瞬间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黑龙,青凤在空中翻滚腾跃,相互角逐抗衡,战况凶险暴烈,整个空间为之极度的扭曲,随时皆有崩塌之危。

    黑龙是由玄力凝聚而成,只是并无真体实相。青凤可是货真价实的上古奇兽,两者之间虽进行激烈的搏奕,其结果用脚指头都想得明白。

    ?? 轰!

    黑龙的身型在一声轰鸣声炸裂开来,玄力随之四下溃散开来,凤嘴一张,漫空溃散的玄气瞬间这只贪婪的凤,尽数被呑噬一空,荡然无存。

    玄力所聚的黑龙被毁,人影震怒之下喷出一口浓血;"可恶的青凤,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击成碎渣粉未!"双掌一阵摩擦挤压,爆出一团金光烈焰,瞬息席卷全身,整个人看上去像似一其人形金光火炬,直朝着俯冲而来的青凤奔电般飞撞而去。

    嗷!

    地面上的青凤心神一动,虚空中的青凤昂首发一声凤鸣,凤翅轻舒,张嘴喷出一蓬青蒙蒙的辉光,出口即化作千百道晶莹透亮的青色风刃,直向漫空人形火炬呼啸席卷而去。

    ??人形火炬以超越风的速度沖向空中的展翅青凤,在身后拖出一条金红色的气流,甚至连一双眼睛的瞳孔余光,都在虚空中延伸出两点金红色的轨迹。

    漫空倾泄的青色风刃仿佛像似拥有生命般的灵动,闪着千百道凛然杀气汹涌狂暴地将人形火炬包裹网罗在其中,如同一台绞肉机般的肆虐切割,漫空金星点点,青辉烁烁,不断地相互撞击,砰然炸裂,火花飞洒四溅,璀璨壮观,触目一片辉光绽射。

    人形火炬的七窍内不断有血絲溢出,如同一条条血色的小蛇蜿蜒下滑,形若厉鬼,狰狞可怖,仍在咆哮着,意欲突出青色风刃组成的绞杀网,每道风刃划过都会在空中带起一溜血花,呼吸间,浑身上下巳被锐利的风刃切开了上百道口了,道道血肉翻卷,深可见骨,但见漫空血雨飘洒。

    烈焰金光逐渐暗淡,一具人形血影浮现在空中,悚然惊心。噗嗤!一道风刃彻底的切开胸腔,透出一个胳膊粗的血洞,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如陨落的流星般仰天栽落地面。

    杀一警百,门外鼎沸的人声嘎然,千人围困的紫月楼外刹那一片死寂,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令人胆寒心悸。

    碧飘雪诡异地张着嘴,久久合不拢口,眼球险些没从眼眶中惊落出来;三个破虚境高阶的顶级强者,一个照面,挥挥手的瞬间,两个喷血震飞出去,一个变成了一团血尸,而这一切,竟然是身旁这个看上去弱弱的小姑娘所为。如非自己亲眼目睹,说出去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再想起这小魔女之前对自己的那些手段,禁不浑身一颤,脊背一片冰凉,再也生不起一絲抗争之心。唯恐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对方,绝对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外面的人都听着,有嫌命长的尽管冲进来!"青凤两手叉着***,立于门前;"本姑娘一女当门,千夫莫闯!不信,大可一试!"语音在夜空中回蕩,缭绕,人人犹在耳边,清晰可闻。

    语音落地,久久没人回应,一时之间暂再无人敢来闯门。所谓强者为尊,威势无双。上千高手强者,硬是被这只凤的浩荡霸气给镇住了。

    碧丹宫虽人多势众,强者如云,只要对方守住这道门,人再多却也毫无用武之处。更何况,还有宫主在里面被胁为人质,更是投鼠忌器,不敢再轻易妄动。

    "碧宫主!现在该轮到你出埸了!"陆随风云淡风清地言道:"让你碧丹宫作得了主的人前来对话,届时,你所要的凭证和真相,便会大白于天下。"

    碧飘雪闻言,深深地吸了口气,直到此刻仍不相信碧丹宫会做出那种下九流的卑劣行径来,但对方也绝不会只凭着一点蛛丝马迹,便空穴来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此中势必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对于人质是否乎被碧丹宫所劫持,这一点,陆随风经过反复的分析判断,巳确信无疑。此行的目的,原只想在暗中探查人质的所在地方,在不惊动碧丹宫的情形下,悄无声息的将人质解救出来。碧飘雪的意外出现,让陆随风临时改变了主意。

    更何况,偌大一个碧丹宫,要想轻易寻到人质的藏匿之处,的确不是一简单容易的事。而且,要想不动声色将这许多不谙武道的人质带离碧丹宫,几乎是件不可能做的事。

    碧飘雪这个人质筹码的含金量十分沉重,在碧丹宫的眼中无可质疑的大于他们劫持来的那些大批人质。所以在交换人质这件事上,对方一定不会有所异议。

    但,问题是对方一旦交出了人质,无疑也坐实劫持绑架丹师的罪名。在丹师城的律令中,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绑架丹师,绝对是不可绕恕的重罪,无论身份地位如何尊崇,同样难辞其罪。如此一来,就让事态变得十分的复制微妙,一个处理不当,结果实难预料。

    "快看!宫主出来了!"有人惊声唤道。

    "宫主看样子完好无损!给这帮劫匪十个胆,也不敢伤害我们宫主半分。"

    "哼!里面倒底是些什么人,竟敢胆大妄为地潜入我碧丹宫来劫持宫主,简直不知死活。"

    "咦!宫主竟是一个人走了出来,难道这帮劫匪胆怯害怕了?咋停了下来?"

    "是啊!再往前走出几步,便可脱离了对方的控制范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