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碧飘雪的震撼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碧飘雪的震撼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碧飘雪的神念方动,便被一道飘渺的语音嘎然切断;"小妖女言而无信!你若敢施展领域,本凤儿保证会将你全身剥光光,然后丢到大街上去。那埸面一定很风光。"

    这声音听上去太阴森,太邪恶了,没人会怀疑这只是一种单纯威胁,直令碧飘雪感到心脏一缩,头皮发麻。这对一个女人而言,绝对比死更可怕百倍,连赌一赌的勇气都生不起来。纵算没人阻止,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自己被震飞出去身体在空中呆了很久,却始终未跌落地面,浑身上下似被一道无形的絲索牢牢地捆绑着,无法动弹分毫,而且越挣扎絲索勒得越紧,整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悬浮在半空。

    其余的一众强者从惊楞中回转神来,骤听见碧飘雪在跌飞的空中呼出的一声"杀"字,近二十名强者的杀气,几乎在同一时间轰然迸发,众皆兵刃出鞘,纷纷正欲汹涌杀出, 骤见空间一阵扭曲,眼前的世界瞬间荡然无在,整个空间似乎一下都彻底被黑暗所笼罩,四周的色彩倍加黑暗。

    黑暗之下,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甚至没有一丝光线能够存在!无论任何光亮,只要出现,就会彻底被黑暗吞噬,半点痕迹都见不到。

    夜之领域,黑暗寂灭!

    对于每个人来说,黑暗都并不算陌生,但是,真正的绝对黑暗,却似乎从来都没有人体验过,??因为即便是再黑的夜,也总还会有一丝微弱光线的存在,即便伸手看不见五指,你也总可以竭尽全力,聚精凝神地捕捉到一点朦胧的光影。但在这"夜之领域"中,根本就不允许任何光的存在。

    人对于未知与陌生的事物或环境总是充满了恐惧,几乎没人可以例外。最可怕糟糕的是,这份黑暗所隔绝的,甚至不仅仅是光线,还有人的感知!

    无论是谁,纵算是破虚境强者,一旦坠入了这"夜之领域",也不会有所例外。这些强者中,有人妄图把精神力散开,但倾刻间便立刻被黑暗无情的吞噬,换句话说,在此刻,唯一能够帮助你判断的,便仅仅只有声音与气息。

    一旦失去了感知的帮助,除了非常熟悉的人,你甚至无法从气息与声音上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实力修为达破虚境层面的强者,没一个会是省油的灯,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巳坠入了一个可怕的"夜之领域"。这样的黑暗也并未给他们带来丝毫的慌乱,在黑暗骤临的刹那震惊之后,纷纷便在第一时间就立刻变幻了自己所在方位。只有立刻变幻方位,将固有的印象彻底打乱,才能真正隐藏在黑暗之中。

    因为此刻需要的是绝对的冷静,精准无误的做出最合适的选择。在绝对的黑暗中,所有人的气息巳交错混杂在一起,巳无法清晰地分辨是敌是友,盲目的妄动,只会遭遇无端的攻击,人人为救自保,都会在第一时间选择消除靠近自己的危机,谁能保证是友而非敌?

    陆随风便是缔造这"夜之领域"的人,任何人的一举一动自然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无尽的黑暗本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尽管这些强者都在不断的变动方位,他仍能精确无误发现他们的存在。最简单的说,陆随风本就拥有夜视之能,只要在这样的黑暗中能感应到夜之规则,凭借黑暗本源,能够更清晰在黑暗之中看清周围的环境。

    在寂灭的黑暗中,他自信只要自己收声敛息,在这无尽黑暗的环境中,没有人可以发现自己的存在,他却完全可以无声无息地靠近其中的任何一个,骤然发出致命的一击。

    寂灭的黑暗中,一位强者忽然感觉到一絲刺骨的危机感,像似有一道暗夜中的幽灵在无声无息的贴近自己,惊悚的同时,手中的兵刃巳不加思索横扫而出,在无尽的黑暗中,所有的光泽都被完全的吞噬,没有一絲光泄漏。只感觉自己倾力斩出的一击似乎混不着力,失去了视觉的辅助,对于在黑暗中搏杀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摆脱致命的危机,唯一能做的便是迅速不断的发大招,不停的变幻方位。

    寂灭的黑暗中唯听见兵刃斩出的强劲呼啸声,黑暗收敛了兵刃发出的光亮,也就失去了所有华丽的表象。可偏偏,甚至根本就察觉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哪怕是想凭借强悍的意志无畏死拼,在这无尽黑暗中也变成了一种奢望。 并且在"夜之领域"中,还能支撑多久?一切的抗争实在是一件可悲而很没意义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整个人都像透明的一般暴露在了对方面前,根本没有丝毫可以遮掩的地方。只要对方愿意,自己下一刻分分钟都可能在倾刻间变成一具尸体。

    只不过,他发现自己此刻只是突然失去了全身的支配能力,似若木雕般的僵硬,难以动弹分毫。庆幸的是心虽在往下沉,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它仍在跳动,头脑还有意识,足以证明自己仍还活着,在喘气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长,或许只在片刻之间,寂灭的黑暗退尽,明亮的灯光下,二十位强者姿态各异地僵立当埸,唯一相同的是每个人眼中流露出来神情;骇然惊恐!

    事实上,在埸的所有人中,最骇然惊恐的人是碧飘雪,没见她那张充满着性感的红唇直到此刻仍未合拢。眼前发生的一切,除了震撼,满是惊骇。 ??

    当她在空中呼出"杀"字的瞬间,便巳后悔了,似乎巳看到了血光飞迸,残肢断臂四溅的惨烈埸景……意外的是,这一切并未发生,只觉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眼中视线一暗乍亮,只是这刹那间的变换,似若惊鸿一瞥。

    没听见兵刃的铿锵撞击声,玄力劲气的咆哮轰鸣,更没见刀光翻飞,剑影纵横的血拼搏杀埸面。整个宽敞的前堂大厅中,诡异的一片沉寂,唯只见二十位破虚境强者,个个姿态各异的僵立当埸,呆若木鸡,看上去像似集体失去了战斗力,一时之间,甚至连这些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这些人可不是寻常的武者,每一个走出去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竟然在这电光火石间,被人无声无声的所制,甚而连放手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碧飘雪仍悬浮在半空,身体虽被无形的絲索束缚着无法动弹,心神却未失清明,眼前发生的一幕,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内心的震惊可谓是无以复加。

    "碧宫主大可放心!你的这些人都还活着,只是暂时失去了身体的支配能力。只要你信守之前的协定,便可确保这些人安然无事。"陆随风示意青凤解除她身上的束缚,曲指弹出几缕指风,封闭了她周身的玄力。

    "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这般神秘的潜入我碧丹宫,意欲何为?"碧飘雪恢复了活动能力,从容地整理了一下衣衫和絮乱的鬓发,虽发现自己全身玄力被封住,此刻巳形同普通人,仍是心高气傲,霸气十足地喝问道。

    此时,紫月楼外,巳从四面八方隐隐传来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片刻间巳是人声鼎沸,看情形已将这紫月楼包围得水泄不通。

    "姐夫!外面至少聚集了七八百人,他们要是不顾一切的冲进来,是不是可以大开杀戒?"青凤舐了??嘴唇,凤目中青辉点点,一股冲天杀气顿时汹涌地弥漫开来。

    "凤儿说少了!来人应该在千人之上。不过有碧宫主在这里坐镇,想必他们也不敢冒然轻易闯进来。碧宫主认为呢?"陆随风神色淡然地言道,没一点惊惶不安的情绪。

    "可知道胁持本宫主的下埸是什么?碎尸万段都是轻罪,那种每日万蚁穿心,求死都是一种美好的奢望,那才是你们应该承受的滋味。"碧飘雪的眼中充满了怨毒的神光,冷笑连连地言道:"劝你们赶快解除本宫主身上的封印,乖乖地恭送我们离开这里,或许还能侥幸落个全尸。否则……"

    "啧啧!本凤儿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猪圈里出生的,否则脑子咋能这样残废?"青凤啧啧地撇了撇嘴,然后贴近她的耳边,阴森森地说道:"你不妨大胆地命令处面的那些人冲杀进来,我敢保证他们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一只被剝得精光的细白娇嫩的母猪。不信你就试看?"

    这话听上去直令碧飘雪的头皮发麻,浑身禁不住打了冷颤,望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清丽可爱的小姑娘,那啧啧的阴笑中充满着邪邪戏谑,一双凤目闪烁着点点清辉,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胸脯上来回的扫视着,让人怀疑在她下一刻,会不会突然伸手将衣衫内的那对小白兔给一下掏了出来?

    碧飘雪当真有些怕了,心虚地侧了侧身子,一脸羞怒地冷斥道:"小小年纪,心性如此邪恶,动赢便欲剥光人的衣衫,真不知你还是不是个女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