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剑之禁区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剑之禁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嗯!楼主大汉大感意外的一声轻嗯,手腕同时一震,唰唰唰地三剑连环刺出,每一次都蓄含着无比强烈的螺旋劲力。仿佛钻头一样的钻破对方的气埸,钻向罗惊鸿的身体。

    嗤嗤嗤!

    罗惊鸿同样的三剑连环刺出,剑光撞击,螺旋劲与紫电流光相互纠缠冲击,空间一阵震颤扭曲,随即支离破碎的溃散开来。

    不同的发力技巧,不尽相同的劲气争锋,发出的怪异声响仿佛金铁划过玻璃似的,尖锐刺耳的声响令人脊椎发寒,头皮发麻。

    楼主大汉震怒之下,一气狂斩数十剑,剑剑杀气凛然,蓄满了螺旋劲,罗惊鸿却是以守代攻,长剑左挑右蕩,紫电流光纵横翻飞,一次次地将对方螺旋劲气化解于无形。

    直到此时,罗惊鸿仍为接到陆随风的传音暗示,所以一直处于防守姿态,连一次像样的反击都没有发动过。即然少爷没有明确的指示,唯有一种解释;随意!

    正当罗惊鸿正欲发起反击时,对方久攻无果,身上的气势突然一变,少了几分霸道凌厉,多了几分厚重和园润,三米之内弥漫开一种独特的气埸,令人生出一种小世界的感觉,仿佛在三米之内的一切攻击都会变得苍白无力,毫无效应可言。

    "你很幸运,是第一个见识到我"剑之领域"的人。"楼主大汉变得云淡风清,一脸傲然地道:"这是我才领悟不久的绝学"剑之领域"!"

    剑之领域?一个玄婴境高阶怎会创造出自己的领域来?罗惊鸿闻言,生出一种想笑却在克制的感觉来,随不疾不徐地道;"有必要纠正一想你的错误用语,首先,你的这个三米方寸之地,叫做"剑之禁区",而不是什么所谓的"领域",禁区与领域的差距有若云泥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其次,对于别人而言,在你的三米剑之禁区内,或许你是神。但,在我面前,什么也不是。"

    楼主大汉并不知道罗惊鸿是真正的破虚境强者,听了他的说这套说词,只当对方是在故弄玄虚,惑人耳目,不以为然的冷笑连连。

    此话落在一旁碧飘雪耳中,却是豁然一惊,发现对方似乎对"领域"有着相当深刻认知,难道真会是破虚境的强者?心中有些惊疑不定,犹豫着是否应该立即终止这场战斗?

    "最后在告诉一句,如果这巳是你最后的底牌,那这埸战斗就该结速了。"罗惊鸿撇了撇嘴,神色间带着一抹淡淡的不屑之意。

    "是又如何!你有胆跨进我的"剑之领域",我势必将你斩成几段。"楼主大汉还是将他的禁区称为领域,足见他并未相信对方的信口胡谄。

    "是么?"罗惊鸿轻应了一声,手中幽黑如墨的长剑缓缓地刺出,所有的光线仿佛一下被这幽黑的一剑吸了进去。

    "住手!"碧飘雪似巳感觉到了这一剑的可怕威势,禁不住开声喝阻道。

    这一声娇喝似乎稍嫌晚了一些,这一剑巳刺了出去。一点都不快,在埸的每个人都能清晰地看清这一剑的运行轨迹。

    但诡异的是,楼主大汉明明看见还在七八米之外,下一刻,突然瞥见一道眩目的紫电巳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怎么可能?竟然毫无阻碍地撕开了三米"剑之领域",惊骇中迅速作出反应,但就在这僵直的刹那间,整个人完全像是一座不设防的空城,一抹紫电长驱直入,从他身体顶部一划而过。

    楼主大汉的头部微微往上仰起,双眼透出一片惊恐,嘴诡异地大张着……

    呛!随着罗惊鸿还剑入鞘的脆响声,楼主大汉的眉心处突然现出一条醒目的红线,迅速地从中漫延到腹部之下,稍瞬,红线骤然扩展开来,整个身体暮地从中分裂成两瓣,一堆颜色各异的内脏呼啦滑落一地……

    倘若换了别人,碧飘雪或许不会这般情急的出声喝阻,但这位楼主大汉却是她的表兄,所以,他平时在紫月楼干些不入流的勾当,只要不太出格,也就没什么在意。

    噗!

    一道匹练般的劲气从碧飘雪的纤掌中奔射而出,不知意在阻止罗惊鸿的惊天一击,还是迁怒于罗惊鸿对表兄生出的可怕杀机。

    罗惊鸿还剑入鞘的刹那,但觉身后劲气呼啸,意欲闪避巳然不及,呼吸间,披肩的长发巳被奔袭而至的劲气席卷飞掦开来,直觉脑后的头皮生痛。

    "卑鄙!"

    距离最近的云无影一声娇喝,玉掌随声隔空拍出。

    噗嗤一声,碧飘雪击出的劲气,被隔空一掌击溃,飘散余劲未消,罗惊鸿的背心如遭重击,整个人被震得朝前飞跌出去。白凝霜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罗惊鸿,第一时间冲过去,伸出纤纤玉臂接住飞坠而下的罗惊鸿,一脸关切地探视着他身上的情形。

    嘴角溢出一缕血絲,罗惊鸿感觉自己被人环抱着,眼前的方寸之间,一张吹弹得破的面孔,吐气如兰,无比的惊愕中,只觉大脑一阵晕旋,头一垂,恰好落在两座坚挺丰满的双峰之间。

    "惊鸿!少爷,惊鸿受伤晕过去了。"白凝霜紧紧搂着罗惊鸿,心急如焚地唤道。

    "切!一点余劲至于伤成这样么?多半是被某人身上的女儿香熏晕过去的。"青凤戏谑地笑道;"没见这小子头枕在你的啥部位,挺有弹性,蛮舒服的哦!"

    "啊!"白凝霜豁然惊觉的一声羞呼,这才发现这廝竟然紧靠在自己高高隆起的**之间,自己还茫然未觉地紧紧搂抱着……

    呯!有物砰然坠地,有人被摔得皮痛欲裂,却硬挺着,没敢发出声来,继续紧闭眼装晕。

    白凝霜扔掉手中的这个不知羞耻的"货",直觉脸上滾燙菲红,双手捂脸地撇转身去。

    噗!青凤飞起一脚踢在这装死的"货"身上;"哼!不给凝霜一个满意的交代,看本凤儿如何将你抽筋剥皮。"

    呛呛呛!

    空气中传出一片兵刃出鞘的尖锐声响,刀光剑影闪烁眩目。一时间,大厅中汹涌的杀气弥漫,碧飘雪更是一脸悲怒之色,身上的红色透明纱衣无风蕩起,大片如雪的肌肤在灯光下显露无遗,似无所觉,汹涌澎湃的双峰起伏跌荡,足见其心中的愤怒和杀机巳到了极致。

    在碧丹宫这座城池中,她便犹似至高无的女王,有人竟敢当作她的面,将自己的表兄生生地劈成两瓣,这里所有的人都必须留下来陪葬,没有一个可以活着离去。

    有几位留下来看热闹的顾客,一看情况不妙,恐遭池鱼之秧,便欲想速速离去,殊不知,刚一抬腿,便见眼前精光一闪,人人几乎同时伸手捂住脖子,有血从指缝中汩汩溢出,纷纷身体一软,斜斜地倒了下去。

    没人再敢生出离去之心,前堂大厅的门也同时被轰然关闭,这里将会变成人间罗埸。

    碧飘雪的身后立着二十来个劲装武者,每一个都是气息内敛的破虚境强者,而陆随风这一方不过区区十人之数,表面看来只须一涌而上,倾刻之间,便可将对方一举斩尽杀绝。

    但,碧飘雪,这个妖娆霸绝的女人,绝非看上去的这般简单,碧丹王的掌上明珠又岂会是一个等闲之辈,至少在陆随风的眼中看到的却不仅仅是这些。因为,在关闭大门的那一瞬,有一道人影飞速地掠了出去。

    照眼前的情势而言,对方可以说是佔尽了优势,何必派人前去搬取援兵?岂非多此一举。足见这碧飘雪虽在极度的震怒中,却仍能守住方寸,保持着应有的冷静和清明。沒人知道她感觉意识到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不会让对方有一个人活着离开这里。

    或许是对方这群人的神态太淡定,太从容,令她的心中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危机感,或是女人特殊的直觉让她嗅到了一絲十分危险的气息。

    "你等若是自行了断,或可获得一俱全尸。否则……"碧飘雪身后的一个五十出头彪悍男子,杀气森然地指着陆随风众人,一脸不屑地冷哼道,在他眼看到的仿佛巳是一堆死尸。

    "你不说大话,还真没人当你是个东西,只不过却能好好的活着。"陆随风指着一地滑落内脏;"你不会是想步他的后尘吧?你若不信,大可一试便知!"

    "宫主!让老夫出去活劈了这小子!"彪悍男子一脸震怒地道。

    碧飘雪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去吧!千万别轻敌,这些人绝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主要是摸摸他们的底,有机会尽管斩了就是。"

    "小子滚出来!让老夫称称的你本事,是否比这张嘴更利害?"彪悍男子跨步排众而出,杀气凛然地指着陆随风;"你放心!老夫不会让你死得很快,直到敲碎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

    "就凭你这"货",还没资格让我们少爷出手。"云无涯冷哼一声,同样地跨步走了出来;"你我不妨赌一把,看谁先敲碎对方的骨头,让他生不如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