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妖娆碧飘雪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妖娆碧飘雪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窗外是湍急的河流,由上至下最少也有七八十米的落差。若是真往下跳,存活的机会几乎为零。

    嘶!中年楼主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由自主朝后退去,尽可能的离窗口远一些。心下却是骇然至及,一个玄婴境的大汉,眨眼间,便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像抛一片树叶般的扔了出去。甚至连对方怎样岀手的都没看见,当真是活见鬼了!

    另外几个大汉同样俱有玄婴境的实力,面对如此的威胁,却是面面相观,硬是不敢轻易出手。几人不是不想动,而是被一股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气息牢牢地锁定,直让人感到胸闷气憋,连呼吸都感觉极度的困难。全身上下似被一团浓烈的的杀机笼罩着,似乎稍有妄动倾刻间便会被扼杀。

    这就对了!”陆随风撇撇嘴,云淡风清重道:“留下一百万金币,然后滚出去!”

    “嗯?你说什么?简直是找......”中年楼主话音未落,便被一股更强大的气机锁定,森森的杀气让人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直感到胸闷气憋,下面的话根本不敢再说下去。踢到铁板上了!他知道,自己要是敢稍动一动,顷刻间便会被扼杀。强烈的恐惧感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做:默默地从怀中掏出一张金卡,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终日打雁,就得做好被雁啄的准备。就凭你这块料,你也只配做做马前小卒而巳,而并非此间真正的主人。我可有说错?”陆随风气息一收,中年楼主但觉全身一松,阴寒的杀气瞬间像流水般地退去,气息顿时顺畅了许多。

    中年楼主不敢再多言,恨恨地扫了众人一眼,满脸尽是怨毒之色,冷哼了一声,便迅速带着几位护卫,匆匆而去。

    “老大!你怎发现这是一个局?”欧阳无忌一脸迷惑不解地问道。

    陆随风端起桌上的玛瑙色酒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杯酒,价值一千金币!这是什么地方?一掷千金之地,如此豪华奢侈的高消费场所,岂是一个被人追得失魂落魄的姑娘,可以任意闯入的。更何况后面还跟着一帮杀气腾腾的凶汉,这正常么?所以,一开始,我就知道是个局。这位可怜的姑娘,我没说错吧?”望着那位还在发颤的姑娘,鄙视地摇摇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曹少爷定是哪个大家族的纨绔子弟,常与这紫月楼主联手做局,并且累累得手。嗯,这戏是做得不错,惟妙惟肖,十分生动。勉强可拿‘金熊奖’了。”

    “金熊奖是什么?”欧阳无忌好奇地问,顺手端起桌上的玛瑙酒就想喝。

    “一千金币!”云无涯冷冷地提示道。

    “哦!”欧阳无忌心中一惊,像被烫着似的放下酒杯。

    陆随风端起酒杯,潇洒地品了一口,悠然地道:“各位尽管畅饮,一百万,喝得完么?呵呵!又有人来了!应该是说得上话的人。”

    话音刚落,刚才在这此闹事的其中一个大汉居然去而复返,一进门就指着众人喝道:“家主!就是这些人!”

    大汉的身后跟进一个人,年龄在五十开外,面容削瘦刚毅,看上去倒也一脸正气,并非想象中的奸邪之辈。

    那位被称为家主的男子举目环视了一下包间内的人,目光最后落在陆随风身上,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波!发出一声轻微的撞击,空气微不可见地溢起一层波纹涟漪。

    家主身躯微震,脸上透出惊诧之色,心中暗忖,以自己破虚境中阶的修为,竟然抗不住对方的一道眼神,本以为凭着自身的实力修为,可以强势的镇住对方,没想到竟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陆随风脸色一沉:“曹家主是吧!这位应该就是令公子了!”指风一弹,便解开了那位曹少爷的穴道。

    “爹!替我斩了他!”曹少爷穴道刚解,便发疯似的狂叫道。

    啪!一声脆响,曹少爷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巴掌印。

    “你是什么货色,我还不知道!丢人现眼!”曹家主恼怒地吼道。

    “其实没什么大事,只是令公子与这位姑娘联手,做了一个局,企图讹诈我等财物。”陆随风回头看了那位姑娘一眼,惊得她一溜烟藏到那位曹公子身后,满脸涨得通红。

    “曹公子!你想讹我等五十万,我今就讹你五百万。你可以拒绝,我会让你再次无法动弹。别心存侥幸,我之手法,天下无解。不信,你就试试!”陆随风霸气地道。

    “老夫教子无方,实在汗颜。公子小惩大诫,无可厚非。还望看在老夫薄面上,大度见谅!”曹家主十分诚恳地致歉道,随将一张金卡递了过来。

    "爹!这小子分明是在讹我曹家,简直比我还要黑!"这曹公子貌视还没弄清眼下的状态,伸手便欲夺下那张金卡。

    啪!又是一声脆响,这廝就地打了两个转,满眼直冒金星,幸被一旁的那位姑娘扶住,这才稳住身形。

    "逆子生性玩劣,让各位见笑了!"曹家主苦涩地摇了摇头,一脸俱是狠铁不成钢的悲切神态。

    “我观家主一脸正气,胸襟光明,只是溺子过重,日后必将再生祸端。言尽于此,你等速速去吧!”陆随风挥挥手,似不想再到见到这位白痴曹公子。

    曹家主哀叹一声,随向众人拱拱手,这才带着几人匆匆而去。

    经此一番折腾,可谓大煞风景,众人雅兴荡然无存,索性离开包间,准备另寻一处下榻之处。殊不知,刚结完账,正欲离去,忽听门外有人一声惊呼;"宫主来了!"

    众人寻声望去,门外的夜色幽光下,但见适才离去的那位紫月楼主领着十来个劲装大汉汹涌而来,刚到门前便哗啦一下两旁分开,露出一个斜倚在美人榻上的妖娆女子。

    这座美人榻,由四名身形彪悍健硕的大汉高高托起,榻上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身披一件火红透明纱衣,即使在夜色的幽光下,也能看清纱衣内裹胸的亵衣,若隐若现的丰盈身躯,充满着煽动男人情潮的诱惑感,足以令意志薄弱者心旗摇曳,神志迷乱。滑润的香舌不断轻?着充满了性感的双唇,一对**炽烈的媚眼,蓄含着像男人好色般的贪婪。

    碧丹宫的女宫主,碧丹王的掌上明珠,碧飘雪,这间紫月楼的真正主人。

    绝对货真价实的破虚境中阶顶级强者,为人心性亦正亦邪,行事风格霸绝随性,尤其对男人的需求欲望索求无度,且要求甚高,一般的平庸之辈,不屑一顾。而真正优秀的男却避之唯恐不及,越是如此,越令其饥渴焦灼,**难熬。

    "公子!就是这群人,竟然敢在紫月楼寻衅行凶,还强行勒索了本楼的一百万金币。"那位楼主大汉指着陆随风等人,一脸怨毒地切齿道。

    "哼!你认为本宫主就这么好忽悠?你平时干的那些肮脏勾当,越来越嚣张,没被人给奄了,算你命大。回头再与你算帐。"碧飘雪冷哼一声,直吓得那楼主大汉浑身一哆嗦,冷汗直冒。

    红影一闪,美人榻上巳失去碧飘雪的身影,一阵异香扑鼻,陆随风的眼前便呈现出一张轮廓十分精致的面孔,一双水波轻漾的眼中荡起一抹春色,只可惜她在这男人的眼中看到的一片浩瀚无涯的星空,那么虚无,空寂,眉宇间不觉透出无尽的失望;绝对是个不解花语眉眼,毫无情趣的怪物。

    红影一阵闪动,胖子和傅大叔直接象女人一样地被彻底忽视。红影在云无涯的身前略微停顿了片刻,直疑眼前看见的是一座雪岭冰峰,阵阵寒气刺肤浸骨,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哇!谁说十步之内难寻心仪之物?丰神俊朗中却不失英武之气,儒雅沉静中蓄含着飘逸灵动之风韵,体形健硕而匀称……芳心砰然而动,喉结处一阵轻微的滚动,发出一阵微不可觉的吞烟之声,目中闪射出炽烈如火的光芒,似欲将眼前之人倾刻融化在自己火热的情潮中。

    "留下来陪我十日,此间之事当作一切没发生。如何?"

    哗!此言一岀,众皆一片倒吸哗然之声,女人做到这个份上,当真令人目瞪口呆的无语了,天下所有最恶毒的语言,在其身上似乎都显得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你是谁?从那处山脉丛林间而来?"可怜的罗惊鸿,竟被一个女人当成了一代尤物,所有人皆在为他叹息默哀。

    只不过,此时的罗惊鸿似乎没有这种认识和觉悟,唯独暗暗地瞥了身旁不远处的白凝霜一眼,看到的是一双含着几许幽怨和几分戏谑的眼睛。

    不会吧?这才多久呀,两人便悄悄的对上眼了。青凤眼光何等犀利,从这两人刹那的目光碰触中,便一下发现了端倪;看来得分别审审了!

    "啥意思?"碧飘雪闻言,一时之间还没弄懂对方话中的意思,不由皱了皱眉;"你是不是认为本宫主很溅么?错!普天下能入本宫主法眼之人,可谓凤毛鳞角。一旦上了本宫主的榻,你才会真正明白什么叫做人间天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