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切似乎都在对方的掌控中,算无遗漏。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暗中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不仅仅只局于某一个势力。

    殊不知,势态的发展却出乎人的预料,晓月阁只不过仅仅歇业了一天,便开始一如即往的开门继续营业,一如即往生意兴隆火爆,只要你有足够的金币,要多少有多少,丹药的品质,甚至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引来了许多新的大客户。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看来,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

    以静制动,陆随风一点不耽心人质的安危,对方反倒是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在手里,左右不是,甚而更像是一个随时都可能引爆的火药桶。

    陆随风让龙飞进入隐龙戒中潜心修习天龙玉简上的"化龙秘法",争取早日化身为龙。并将一众风云雷电金卫唤了出来,让他们尽快地了解适应外面的世界,这些金卫毕竟已和这片世界隔绝了数千年。

    蓝飞鹰和于飞龙二人服下了八品"破虚丹"之后,便进入了闭关冲击壁障状态。纳兰飞月摆出一副坐镇晓月阁的架势,陆随风等人却巳在暗中悄然消失。

    "这个碧丹王果然是个人物,没见这一亩三分地,被他制理得一片和谐繁荣的景象,当真让人刮目相看。"青凤一向爱憎分明,难得对敌人借以辞色。

    "这不过只是表相而已,大奸大恶之人通常都善于笼络人心,借以遮掩粉饰内心的卑劣凶残。否则,又怎会做这种暗里掳掠人质的阴毒之事来。"云无影不以为然的驳斥道。

    "无影说得没错!咋得多留一个心眼,否则,被人卖了,还自以为是的偷着乐。"胖子欧阳无忌咐合地道。

    "胖子什么时候学候学会绕着圈损人,不会是你媳妇儿教的吧!"青凤咳咳地冷笑道。

    "那是!哦,啊!那有这回亊?凤儿是谁,有人敢要么?"胖子说完,立即闪人,这只凤马上就要发彪暴走了。

    ……

    碧丹宫的紫月湖畔,紫月楼,是这座城池中最豪华奢侈的的所在。楼高七层,隐于一片郁郁葱葱的林木间。夜色中,灯火初亮,映照林木,片片绿叶晶莹碧翠。美轮美奂,迷离,朦胧。

    顶层的一个布局精致,典雅的包间内,相当宽敞,足可容下二三十人同时用餐而一点不嫌拥挤。陆随风一众人等,各自纷纷选了个临水倚窗位置落坐。

    每人面前都放着几碟精致的小菜,一杯玛瑙色的酒,颇有几分文人墨客的风雅。

    窗外,三两颗寒星天边,七八点渔火山前。湖面上,轻风掠过,千顷湖水清波荡漾,揉碎了多少诗情画意.......

    陆随风触景生情,心中似有丝丝明悟,不由得悠悠地道:“静极而动,风生水起。逝去的被揉碎,新的诗,新的画,新的意境油然而生。生命如是,人生如是,武道如是。感受自然,融入自然,道无处不在!”

    青凤的眼中青辉点点,似乎有所明悟,举起面前的酒杯,环视了一下众人,像似都沉浸在某种意境的感悟;"来!为我们的心境不断地升华,干杯!”

    众皆相视一笑,举杯轻碰,一饮而尽。

    砰!

    正当众举杯共饮之时,包间门突然被人猛地撞开。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姑娘,秀发蓬乱,脸色苍白,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一双惊惶的大眼四处张望,似在寻找出路......

    紧接着,便见七八个身着武士劲服的大汉,手持兵刃气势汹汹地跟着闯了进来。

    姑娘见状,目露恐色,银牙暗咬,突然朝胖子和云无影所在的那扇窗外扑去。胖子下意识地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阻止了她的下跃之势。窗外离湖面约有百米,一旦坠下,必然香消玉殒。

    “跑,跑呀!就算你长了翅膀,也飞不出我曹文龙的手心。”说话之人,是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口气张扬。身后的七八个大汉手持兵刃,气势彪悍。

    “曹少爷!求你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吧!”姑娘颤声哀求道,“我爹欠你曹家的金币,我日后一定如数偿还。”

    “还,拿什么还!你爹连房都抵押了,你一个弱女子还能拿什么还。要不是看你略有几分姿色,纳你做一房小妾,早将你卖到凝香院去了。”被称之为曹少爷的年轻人冷声道。

    “少爷!别跟她啰嗦,直接将这贱人抓回去。”一个大汉叫道,就欲上前抓人。

    “慢着!”这位曹少爷举手阻止道,“这里此时是人家的地盘。不能坏了规矩。”随举手抱了抱拳,“不好意思!我府上贱妾打搅了各位雅兴,我这就将她带走!”

    姑娘见状,顿时吓坏了,下意识地躲向胖子身后,神情楚楚可怜,哭得是梨花带雨。

    这种状况,胖子欧阳无忌当真是还第一次撞见,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拿眼望向云无影。殊不知云无影冷哼一声,撇转脸去,那意思很简单;死胖子怜香惜玉,自作自受。

    一旁的陆随风见状,淡淡一笑,随对胖子暗暗传音道:“这是个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欧阳无忌闻言楞了楞,随即晃然,心领神会的回身对姑娘安抚地笑了笑:“姑娘别怕!有我在,没人能带走你!”

    “呵呵!看来你这胖子今日执意要和本少爷过不去了!”遭少爷脸色斗然一变,寒气森森声说道。

    “我看这姑娘姿色平平,骨瘦如柴,要胸没胸,要臀没臀。不知她值多少金币?”胖子晃着头,一脸不屑地道。

    “不多!”遭少爷伸出一只手掌。

    “五百?”胖子猜道。

    曹少爷冷笑连连地摇摇头。

    “五千,五万,不会是五十万吧?”胖子接着往下猜。

    曹少爷故作凝重地点点头,眼中隐现奸计得逞的笑意。

    “嘶!这么多!”胖子故作惊讶地吸了口气,“不会吧!这货也值五十万金币?”回头看了那姑娘一眼,恰好迎上一双愤怒的目光。

    “五十万金币很多吗?”曹少爷沉着脸,冷笑道。

    “不算很多!”胖子随口应着。

    “那不结了!”曹少爷大手一伸,“拿钱!我走人,她留下!”

    “五十万......是不是少了点,八十万,行不!”胖子咳咳阴笑道。

    “什么?”曹少爷闻言,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你耍我!”双眼一瞪,脸上立呈凶色,恼怒地吼道,“给我斩了这胖子!”正欲跨前动手,却发现自己的全身竟无法动弹,心中顿时骇然,“这?!”

    砰砰砰!

    八名大汉手中的剑刚出鞘一半,几乎同时感觉身体猛遭重击,接着便见八道一下人影飞了起来,直向门外撞去。

    云无涯好整以暇地拍了拍手,朝门外瞥了一眼,慢慢地回到座位,适才发生的事,好像与他无关一样。

    顶层的包间内发生了如此大的动静,紫月楼的人怎能不发现,片刻间,便听见一片急促的脚步声,紫月楼的人就赶来了。

    “怎么回事?”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大汉领着十来名护卫打扮的人跨进了包间。

    被云无涯摔出门外的几个人,见事不好,寻机飞快的溜走,应该是回去报信。

    中年大汉一进门,就发现气氛不对,再见这曹少爷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全身僵硬状,便伸手贴住对方的背心,试图催动玄力为其舒筋通脉,可是运了半天力,却丝毫不见其反应。

    “这是你做的?”中年汉子怒眉一扬,全身气息展开,玄婴境高阶的玄力力喷涌而出,杀气盈然地指着胖子,怒声喝道。

    “你是这里的主人?”陆随风突然出声问道。

    “算你小子眼力不错!我就是这紫月楼的楼主。嗯!你是什么人?本大爷办事,闲杂人等休管,以免惹祸上身。”中年大汉狂傲地翻翻眼,气势仍然霸道地说,“敢在紫月楼行凶撒野,如不给个交代,哼!”

    "白痴!"陆随风不屑地骂了一句,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竟敢辱骂楼主,你他妈的找死!"一个大汉突然狂怒地冲向陆随风,像是得到了某种的暗示,全身杀机凛然,那阵势意欲将陆随风当埸击杀。

    大汉的身躯刚冲了出来,但觉自己的后衣领一紧,身体斗然一轻,在空中忽地打了个转,径自朝窗外飞掠而去。

    窗外的夜空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呼叫,余音回蕩,闻之令人毛骨耸然。没人看清这刹那间发生了什么?都只觉眼前人影一幌,那大汉便自己朝着窗外飞奔而去。事实上,傻瓜都知道这大汉是被人硬生生扔出走的。

    "不用疑神疑鬼!人是我扔出去的!"云无涯拍了拍手,一脸冷峻地走了出来,指了指沉黑窗外,"你们几位若是自己跳下去,或许还能和他一样的留下一具全尸。"

    窗外是湍急的河流,由上至下最少也有七八十米的落差。若是真往下跳,存活的机会几乎为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