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碧丹宫的动作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碧丹宫的动作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你作得了主?"云飞扬微感诧意地凝视着陆随风,对方虽然是纱巾罩面,但其身上却似有似无地透出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而且,以纳兰飞月的身份背景,以及骨子透出的那份冷傲和清高,岂会轻易折服于人?

    "云公子所疑不无道理!但这种很快便能验证的事,有谁敢愚蠢的信口胡馅?"陆随风虚手一掦,手中握着的正是那份之前刚鉴定的赌注合约,随即迎风掦了掦,倾刻化作片片纸屑,随飘散开来;"不知云公子还有什么疑虑?"

    "你到底是谁?竟然可以越俎代袍的消毁这份价值不菲的赌注,足见你在傲云城的地位非同一般,似乎巳凌驾于纳兰飞月之上。"云飞掦难以置信地抽动了一下眉梢,隐隐意识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并非在与纳兰飞月交锋,而是一直在与眼前这位迷一样的人物交量,他才是幕后的真正掌控者。难怪自己总是每每棋差一着,步步落入对方的局中。纳兰飞月怎会有份胆略才智?跳崖他都不信!

    "我是谁并不重要,适当的时候自会知道。重要的是你终止了对傲云城的对立和纠缠,这是彼此双方之幸。否则,被人当作鱼蚌的滋味真的很不妙。所以,你即投之桃,我自当报之以李了。可谓是两不相歉!"陆随风一贯的风格,总是蓄含着道家的中庸风骨,不到迫不得已,通常都会给对方留一线退路,何又不是给自己预留回旋的空间和余地。

    没人知道两人在河畔边说的是什么?远远走望去,似乎相谈甚为和谐,没一点针锋对的紧张气氛。大部人见没戏再可看,纷纷渡河而去。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毕竟出手救下了我一命,至少应该知道是谁救了我?"云飞扬望着陆随风远去的身影,朗声言道。

    "陆—随—风!"

    百米之外,一道如线的语音送入云飞扬的耳中;陆随风是谁?

    云飞扬苦笑了一下,带着一脸迷茫和困惑,领着一众云烟城之人踏波渡河而去。

    "我俩能继续留下吗?"蓝飞鹰和于飞龙二人几乎同时开口,向纳兰飞月问道。

    "这个……"纳兰飞月望着迎面而来的陆随风,十分自然地脱口言道:"这事还得看陆公子的意思!"

    二人见状没一惊讶和絲毫诧然之意,是个人都看得出这群人的主心骨是谁,更何况,这他二人本也是一方豪强,呼风唤雨的主,又岂会是简单之辈,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以陆随风的听力,几人的对话自然落入了耳中;"你们的事,我巳听说了。那我们的真实身份想必也知道了吧!以二位的身份留下来,是不是会有失颜面,太过委屈了?"

    "惭愧!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大度见谅!今日方知公子乃人中之龙,若能不弃,我二人愿意从此与公子共同进退。"蓝飞鹰一脸肃然,由衷地道,随从蓄物戒中取出"天龙玉简";"这是我们从秘境中无意所得,或许对公子有用。"

    陆随风听云无涯提及过此事,知道上面皆是方块形文字,只怕普天之下除了他之外,没人能读得懂,无论到了谁手中,都与废物无异。

    "这玉简上面记载着一篇修炼秘法,叫做"化龙大法",但,绝不是人类可以妄自修习的,除非拥有龙之血脉的灵兽方可修练。"陆随风坦然地,实话实说,没半点水份。不过,这对龙飞来说绝对是一件可遇难求的至宝,一旦修习了这"化龙大法",真身化龙指日可待。

    "不瞒两位,这"天龙玉简"对我的确很有用,虽然你们是真心相赠,但我也应该对此有所表示。"手腕一翻,掌心中呈现两个玉盒;"这里装着的是"破虚丹",以你们两人现在的实力修为,如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应该可以突破玄婴境的壁障,一举跨入破虚境。"

    嘶!两人闻言骇然剧震;八品丹药"破虚丹",亿万金难求,可谓有价无市。两人尽管竭力地控制自己的心跳,捧着玉盒的手仍禁不住在微微颤抖。

    若说丹师城尽显皇霸雄图之气,城墙傲然而立,四门角楼高塔嶙峋,俯视八方,震慑人心。

    那整个碧丹宫就宛如一座小城池,与众不同的是这座小城池竟然没有城墙,唯有一道护城河蜿蜒环绕而过,水流也并不汹涌湍急,清澈平和,缓缓流淌,各种造型别致的拱桥,大小错落,皆是出入城池的途径,至少有五六十处。

    按照这位碧丹王的说法;天下最坚固的城墙,并非金石所筑,而是人心。人心所在,固若金汤,人心若失,再高大厚实的坚城,也形同虚设,内外都会被轻易攻破。

    这话听上去虽有些沽名钓誉之嫌,却也有几分道理。即使是其余的七大丹王,也不得不在暗里承认,这碧丹宫的一亩三分地,治理得最为昌盛繁荣,称之为路不遗失,也不为过。全不像其余丹王的领域,且不说平常之众,就连一些小家族也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不得不说,这碧丹王的确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入夜时分,华灯初上,七八辆宝马豪车从一处拱桥,缓缓地驶入这小座城池,没人知道这些豪车上所载的是什么人?但,却能从这些驾车人的身上嗅到一股令人颤栗的强大气息,由此可见这些车内的人定非寻常之辈。

    与此同时,晓月阁也送走了最后一批尊贵的客人,关门盘点当日销售状况,几位管事这一核算盘点下来,直惊得众人合不拢口来,整个高品区域的丹药竟然全部销售一空,七八品的高端丹药,居然连存货都没剩下一枚。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庆贺的事,但,这却是从未发生过的情形,事出反常,反倒令几位管事心生忐忑,正欲将此事承报上去。

    此时,却见一位护卫神色慌乱地闯了进来;"出……出事了!炼丹室出事了!"

    "什么?难道又有丹师炸炉爆丹了?"有位管事惊问道,之前也曾出现过之类的事发生,因为炼丹室都设在地底的石屋内,下面发生了什么事,上面根本察觉不到。

    护卫死命地摇着头道:"不是这样!所有负责守卫丹室的护卫,都被莫名其妙的打晕了,我也是刚才转醒过来。"护卫摸了摸后颈,还隐隐作痛;"不仅如此,每个丹室的丹师都一样被击晕了。而且,离奇的是七品以上的高品丹师,竟然集体失踪了。"

    "怎会发生这种事?你们几个去下面丹室看看情况,我去顶层将此事禀报两位丹宗大人。"一个总管事急切地吩咐道,便匆匆朝阁楼的最顶层赶去。

    令人无比震惊的是,这位总管事寻遍了顶层所有的地方,竟然完全寻不见两位丹宗大人的踪影,就像是凭空人间蒸发了似的。

    这一下,整个晓月阁彻底的沸腾炸锅了,当一众丹师悠悠转醒过来,仍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折腾了一夜,只差将晓月阁翻了底朝天,仍未发现两位丹宗大人,以及一众七品丹师的踪迹。太诡异了!这许多人怎可能在众人眼皮之下,无声无息地消失无影。

    当陆随风众人从隐龙涧回到晓月阁时,巳是正午时分。

    远远地,便见晓月阁仍是大门紧闭,一片冷寂,几可落雀。

    "这都什么时候了,怎还不开门营业?"纳兰飞月皱了皱眉;"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乌鸦嘴!不过或许还真被你给说中了!"青凤似有预感地言道。

    果然,当陆随风听完那位总管事颤颤巍巍地叙述了整件事的经过,很快便锁定了一个最大嫌疑对象—碧丹宫,几乎可以肯定此事必是碧丹宫作为。

    碧丹宫早晚都会出牌,这本是意料中的事,只是出手的时机拿捏得十分到位,手段却上不了大雅之堂,显得十分阴损,一招两式;釜底抽薪,让晓月阁一下陷入瘫痪的境地,同时以两位丹宗和一众高品丹师做筹码,逼迫晓月阁自动献上"五凤朝阳鼎"。

    趁着云烟城和傲云城之间纠缠不清之际,不显山,不露水的在悄无声息完成了所有的行动,干净利落,连一点蛛丝马迹的证据都没留下。怀疑不等于事实,纵算知道是他碧丹宫所为,无凭无证,奈之如何?

    没有丹宗和高品丹师的晓月阁,在丹师城屁都算不上,无须多久便会自动出局。这招釜底抽薪之计,果然够阴狠歹毒,可谓是兵不血刃。而且,普天之下几乎没人能轻易忽视这批尊贵人的存在和安危。接下来,势必会委曲求全地以"五凤朝阳鼎"来进行交换。而整件事的交易过程,碧丹宫至始至终都会置身事外,绝不会轻易出头露面。

    一切似乎都在对方的掌控中,算无遗漏。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暗中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不仅仅只局于某一个势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