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溺水三千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溺水三千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每一次的撞击,云飞扬都感到一股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紫电气劲透过剑身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剑的手颤抖不已,手中长剑几乎脱手而出。

    云飞扬心头骇然,背心已然湿透,,自己竟然连实力修为都稍逊对方一筹,当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外,甚至质疑对方是否进入了破虚境?倘若真是如此,岂非是自己设局挖坑埋自己?没有时间让他继续揣摩猜想下去。

    此时除了竭力格挡,竟然连一剑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心下一横,陡然抜身而起,双脚在虚空中连连蹬踏,整个身躯腾起十米之高,手中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晶莹的弧线,将所剩的玄元力全部倾注在剑身之上,绝命一击。

    溺水三千!

    一束眩目的惊电仿佛从云层深处绽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抹晶莹闪烁的划痕……

    纳兰飞月凝聚的目光牢牢的锁定那束飞驰而至的晶莹耀眼的流光,纯净而冷冽,蓄含冰凉浸骨的杀气,令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纳兰飞月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整个身躯犹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剑。缓缓地划出一剑,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道圆弧紫电光圈。

    纯净冷洌的流光,似若一滴晶莹的水珠,悠悠地滴落在圆弧光环中,瞬间爆裂开来,化出无数锐利的流光绽射四方,流光如剑,锋芒无尽,意欲撕破,摧枯拉朽的斩碎一切。

    陡然被一团回旋的紫电气劲包裹缠绕,沉重的阻碍使其再难寸进分毫,强劲的锐利流光在绵柔的紫芒劲气中不停地吞吐颤动,轰然爆裂开来,发出一声天崩地裂般炸响,震耳欲聋。

    云飞扬孤注一掷的绝杀之技"溺水三千"轰然崩溃,在半空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心神一泄,直朝湍急奔湧的河面飞坠而下。

    从数十米高的虚空直向滚滚激流落下,纵算修为不凡,存话的机率也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云飞扬此时身受旋流气劲的重创,这一落之势,必死无疑。

    事发突然,纵算云烟城的一众顶级强者此刻欲想出手相救,却也是鞭长莫及,唯有望洋兴叹,睁睁地望着自己少主命赴黄泉。

    十米,五米……云飞扬如陨石般疾速下坠,三米……无数人惊愕地张大着嘴,骤见一片白云突然从虚无中悠悠生出,轻柔地托住这俱急坠而下的身躯。

    白云柔若无物,却又如絲如绵,有若实质般的包裹着云飞掦的身体,缓缓地移向河岸实地。

    砰!

    白云竟在众目睽睽之下,骤然消于无形。

    云飞掦身形砰然落地,止不住蹬蹬蹬……暴退十来米,最终禁不住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云飞掦正欲竭力撑起身形,眼底忽然被一片紫光浸染,随之顿觉喉头一凉。一柄剑,二指宽,薄如蝉翼,冰凉的剑尖颤颤巍巍地顶着咽喉部位,稍一使力,势必会血溅三尺。

    云飞扬抬起眼,看见一张冷肃而坚毅的脸,双目精芒如剑,仿佛一个眼神都能将自己的身体洞穿。正是将他击败,并斩落虚空的纳兰飞月。

    "我输了!"嗓音沙哑而低沉,像是从喉头勉力挤压出来的,云飞掦抹去嘴角的血渍,用剑鞘撑着地面立起身形,脸上显出一片英雄未路般的悲切神色。他从未想过会自己输给与之齐名的纳兰飞月,而且输得如此彻底,找不到一点可以聊以**的理由

    纳兰飞月还剑入鞘,眼中一片沉静,没一点喜悦和嘲讽的意思;"你的绝学秘杀技很强,应该很少有人可以从容的全身而退。我只是个例外,你输得并不冤。"声音很平静,却是实话实说,并不关心对方是否听得懂,巳反身向回走去。这一战赢得并不轻松,主要是不能杀人,只能重创,无形中受到了制约,所以胜的很幸苦。

    "能告诉我,你的真实修为吗?"云飞扬明知不该问,却仍忍不住问出了口,只不过想证实一下心中的质疑。

    不过,纳兰飞月会告诉他吗?答案是绝对不会。因为眼前这个人,此刻乃自以后都将会是他的强劲对手,能在对手心中留下一道阴影,制造一个郁闷,自然是一件十分令人开心的事。

    "现在才想起问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吗?"纳兰飞月撇撇嘴,讳莫如深地;"你应该关心的是,适才是谁出手救了你?否则,你的尸身只怕巳随波逐流的飘去很远了。"

    云飞扬闻言,全身豁然微震,目光投向云烟城的一众强者,心中暗忖,除了自己人,还有谁会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出手相救?殊不知,结果令他十分失望,他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尽皆羞愧的低垂着头。

    皱了皱眉头,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事发突然,相距数百米远,纵是有心出手,也是望尘莫及,如此一想,心中的一股怨气便也沉了下去。

    举目扫视了一四周,正欲开声询问,忽见傲云城的阵营走出一人,一袭青衫,纱巾罩面,五十米的距离,只见了他略微跨出了两步,便到了云飞扬的面前。

    "不用找了!你不该就此陨落在这里,所以,我出手托了你一把,仅此而巳!"陆随风的声音很冷,他知道云飞云不能死在纳兰飞月的手里,至少此时不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当时的情形十分危急,在埸之人,除了自己这群人外,几乎没一人可以做到。

    "你不是傲云城的人吗?为什么要出手救我?而且,如此远的距离,你是如何做到的?"云飞扬竟然连个谢字都没说一声,却一口气抛出了一连串问号,令人直觉不可思议。

    "你觉得自己该死吗?你如果真死了,知道谁会最高兴吗?"陆随风不答反问,他知道云飞扬绝顶的聪明,很快便会找出答案来。

    云飞扬闻言略微楞了楞,随即苦涩地一笑;"我明白了!多谢你不计前嫌出手相助,这大恩云飞扬记下了。"

    "有一点,你仍未明白!"陆随风淡淡地道。

    "哦?请不吝赐教!"云飞掦一脸肃然地道。

    "纵算你真获得了"五凤朝阳鼎",那碧丹王就能炼制出"乾坤丹"来么?"陆随风语出惊人地道。

    "你……竟然连这也知道?"云飞扬骇然动容,此事除了碧丹宫的高层外,绝对不可能会再有任何人知道,眼前之人怎会知道得如此详尽?

    "我所知道的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得多!据我所知,那碧丹王只不过是刚晋级为丹王中阶而巳,但,那"乾坤丹"却是无限接近高阶的丹药,只怕再借给他五十年的岁月,也未必就能炼制出来。所以,下面的话不用说下去,想必你也应该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了。"陆随风点到即止地道,言下之意,是在告诉他,云烟城这次是被人当枪使了一回,而且还为之损失了大批价值连城的财富,可谓是一无所获,而且血本无归。

    "这怎么可能?"云飞扬的脸上充满了质疑和不信之色,若真是这样,他云烟城的脸可是丢大了去,而且还真不能拿他碧丹宫怎么样?毕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怨不得谁!

    "不管你之所言有多少可信度,我都会去加以调查和验证。"云飞扬略微沉吟了一下;"不过,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云烟城都不再继续淌这潭浑水。"

    "云公子果然睿智!冲着你这句话,这次的赌注也无须再加以赔付了,就此作罢!"陆随风豪爽地道,这一句话的价值大得离谱,堪比一座池而有过之,无不及。

    "你作得了主?"云飞扬微感诧意地凝视着陆随风,对方虽然是纱巾罩面,但其身上却似有似无地透出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而且,以纳兰飞月的身份背景,以及骨子透出的那份冷傲和清高,岂会轻易折服于人?

    "云公子所疑不无道理!但这种很快便能验证的事,有谁敢愚蠢的信口胡馅?"陆随风虚手一掦,手中握着的正是那份之前刚鉴定的赌注合约,随即迎风掦了掦,倾刻化作片片纸屑,随飘散开来;"不知云公子还有什么疑虑?"

    "你到底是谁?竟然可以越俎代袍的消毁这份价值不菲的赌注,足见你在傲云城的地位非同一般,似乎巳凌驾于纳兰飞月之上。"云飞掦难以置信地抽动了一下眉梢,隐隐意识自己之前并非在与纳兰飞月交锋,而是一直在与眼这位迷一样的人物交量,他才是幕后的真正掌控者。难怪自己总是每每棋差一着,步步落入对方的局中。纳兰飞月有这份胆略才智吗?跳崖都不信!

    "我是谁并不重要,适当的时候自会知道。重要的是你终止了对傲云城的对立和纠缠,这是双方之幸。否则,被人当作鱼蚌的滋味真的很不妙。所以,你即投之桃,我自当报之以李了。可谓是两不相歉!"陆随风一贯的风格,总是蓄含着道家的中庸风骨,不到迫不得已,通常都会给对方留一线退路,何又不是给自己预留回旋的空间和余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