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虚无飘渺的尽头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虚无飘渺的尽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欧阳明月在撞向对方枪尖的瞬息间,巳用移形换位的身法飘移开去,留下一尊虚影,真身巳掠至半老徐娘的侧面,长剑同时出鞘,一未寒电瞬间奔袭而出,似从料定对方必会回枪格挡,剑势中途骤然下沉,化刺为削……

    半老徐娘发觉时,还未及做出反应,便觉握枪的腕脉传来一阵剧痛,有些把持不住枪身,情急中倒提着"冷月勾魂枪"急速飞退,沿途洒下一溜血渍。退,再退!顾不得血流飞溅,眼前一点寒星始终不即不离,如影随形紧追不舍,稍作停顿,势必瞬间透脑而出。

    她并不惧死,但作为一个女人,绝不允许这种一剑透脑,面目全非的死法,实在令人无地法容。欧阳明月同样身为女人,自然知道对女人而言,什么比死更可怕,更难以容忍。

    没想对方的心智如此坚韧,巳然败局巳定,命在旦夕之间,仍在顽强的抗争。手中长剑一颤,剑锋斗然绽射出数道精芒;唰唰唰!空气中传出一阵衣衫割裂的声响。

    半老徐娘顿觉胸前有凉风透体而过,一片寒凉,瞥眼一看,胸前的黑衣巳然撕裂开来,大片如雪的肌肤暴露明亮的灯光下,**深陷,两只颤动的小白兔跃跃欲出,触目惊心。剑锋若再挺进几分,只怕连心都会蹦出来。

    羞怒之下,手腕一翻,冷月勾魂枪飞速撩起,携带着一股螺旋状,几乎眨眼间,一抹冷月形的枪芒闪着冰凉的光华,奔电般射至欧阳明月的胸前。

    欧阳明月刺出的长剑去势巳老,回剑格挡巳然不及,情急中左手剑鞘微掦,一片盈红落英飞旋绽射,冷月枪芒随之破碎开来,化为无形。

    绝地反击,本以为一招"螺旋冷月"的必杀技,对方势必不易轻松化解,殊不知,一片轻若浮萍的落英却有如此犀利。

    欧阳明月一声不屑地冷哼,手腕一抖,一束剑光脱鞘而出,剑锋轻颤间,六片飞旋的落英斗然绽射,快若流光电驰,空气仿佛静止,薄如蝉翼的落英极速地飞旋。

    旦夕之间,六点寒光巳在半老徐娘的眼前绽放开来。六片落英蓄含的森寒杀气令其不敢稍有托大,侧身微退二步,手中的冷月勾魂枪顿时幻起一片银色的枪影,布下了一层又一层的银光枪幕,封住了六片落英所有的攻击角度。任由犀利如刃的落英肆意地攻击,切割。

    六片飞旋的落英被对方螺旋枪势一阻,骤然一滞,随即纷纷炸裂开来。半老徐娘见状,心头不由暗自一喜,趁落英的攻势稍缓微弱,手中的冷月勾魂枪旋动翻飞,半老徐娘的身前再次出现了一道狂暴的激流漩涡,似欲将漫空碎裂的落英一下席卷牵扯进去。

    随着冷月银色的枪速越舞越快,纷洒的落英碎片仿佛受到这股螺旋劲气的牵引,渐渐的聚合为一,犹似一片飞蝶展动着轻灵的蝉翼,在冷月银光下翩翩旋舞。

    冷月穿云!

    半老徐娘一声娇喝,一抹冷月银光划空绽射而出,"波"的一声颤响,旋飞的落英倾刻分崩离析溃散……

    "哼!死到临头居然还笑得出来!"

    半老徐娘的嘴角刚溢出一絲笑意,便听欧阳明月一声冷哼,再次优雅地挥出一剑;落英纷飞!

    刹那间,又见满目皆是落英,片片轻灵颤动的落英都是杀人的利器。这些优雅的利器仿佛拥有生命般的灵动有序,前后左右的旋舞着,每片嗡嗡颤响的落英,每次优雅地划过半老徐娘的身体都会带走一抹鲜红的血光,传出一阵凄厉的的惨呼惊嚎。

    适才的六瓣落英且难以化解,如今置身于这落英杀界之中,岂非要被这些可怖的落英分尸。她不惧死,若被人一片片割下全身皮肉,流尽最后一滴血……"红颜枯骨"这四个字,对女人而言,是这世间上最可怖的杀器。

    半老徐娘一念至此,没敢继续往下想,身心一阵骇然惊颤;"我……"

    一切似乎都太晚了!因为她此时的眼睛中绽放一朵绚丽无比的娇艳落英花瓣,那么优雅,那么唯美,似若翩翩旋舞飞蝶展动着轻灵的蝉翼,无尽温柔多情地紧贴在自己胸口之上……

    噗嗤!

    这是她在这世间听到的最后一道声音,那是胸骨断裂破碎开来的声音,一蓬血光随之从胸腔挤压迸射出来,一团血红之物骇然突涌在阳光下,砰然震颤地拨动着……

    ……

    根本无法形容这片沼泽地到底有多大,凶险危机却是无处不在,稍一不留神便会遭遇那些不知名的上古妖兽群攻,单体攻击的妖兽通常都十分凶悍强大。

    就在之前,紫燕还用刚获得焰飞凤枪,一枪洞穿一只从空中偷袭的妖禽,整个躯体还在身后的沼泽中燃烧,空中还弥漫着焦糊的肉味。

    陆随风站在一棵高耸入云的苍天大树的树冠上,放眼望去,前方一片平坦,再前便是一片云烟雾罩,无尽的飘渺虚无。

    "应该是尽头了!"陆随风对着身旁的紫燕,猜测地说道。

    "是啊!这一望无际沼泽,怎会出这种奇异的景象?这云烟雾罩的虚无,或许就是一层诡异的屏障,只是人眼根本无法看穿。"紫燕闪动着星辰般透亮的眼睛,若有所思地道。

    这片无尽的沼泽,莫名的危险无处不再,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安全可言。即然发现了可能的尽头或是出口,再凶险也得冒险闯一闯了。

    手紧紧地相互牢牢地牵着,云烟的密浓度很高,空气仿佛都是粘稠的,彼此面面相对,竟然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模糊轮廓。所幸一路之上并未遭遇任何危险和妖兽的袭击,否则当真很难走出这片诡异的区域了。

    前面横着一片幽黑如墨的悬崖,崖内是一片无尽的沼泽,崖外仍是云烟雾罩,彻底的飘渺虚无,令人望而生畏,充满着无尽的恐惧,前后都是同样的凶险。何去何从?

    隐龙秘境本就玄奥奇异,出口或许就在这云烟雾罩的悬崖下,回头同样的是无路可走,继续向前,虽然凶险至极,却充满着无数种可能,生命中的每一次艰难的决择,都是一次豪赌,再赌一次又何妨!

    立在悬崖的边沿,脚下云烟如涛,起伏跌荡,彼此手牵着手,四目相对,万语千言尽在无声的凝视中;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时间在这一瞬仿佛消失了,坠落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弹指间,巳飞速地沉落了千米,仍然是云烟滚荡,无穷无尽的深渊,似乎永远不会见底。

    两人不断地继续沉落,一万米,二万米……所有的数字都显得毫无意义。

    不知过了多久,一瞬,或许永恒?

    暮地,下方的空间一阵扭曲颤动,骤然形成了一个十来米大小的云烟旋涡,呼吸间便将两人的身躯牵引呑吸了进去。

    恰似两片狂风挣扎的落叶,风骤止,叶沉落。

    身体飘飘的落在实地,两人竟然毫发未损。无尽的云烟荡然无存,大脑恢复清明的第一时间,举目环视四周,弄清自己此刻置身何处?

    嗡!

    两人还未及看清周边的环境,便听见空气中便传一声"嗡"的颤响,接着便见一束金光高频率的震荡,一闪而至。

    猝不及防的攻击来得太过令人意外,两人刚出现在这未知的地方,便遭遇了莫名的攻击。

    呛!无与伦比的拔剑术,金芒乍现的瞬间,陆随风剑巳经出鞘,一抹紫光划空疾射。

    铿锵!紫,金两速光泽撞击,陆随风顿时感到一股强烈无比的震荡力量从那速金光中迸发而出,自己手中的剑竟然有些把持不住的被震开,差点没脱手飞出。

    "震荡之力!"陆随风骇然地轻呼一声,这是空间蓄含着的一种神秘的力量,无所不在,又无迹可寻,震山,震地,震荡天地。

    陆随风也只领悟到些许皮毛,金色的光束仍在震荡不巳,高频率的震荡连四周的空气也都跟着快速的震荡起来,发出一阵群蜂旋舞的嗡嗡颤响,令人头皮为之发麻。

    这一次,陆随风学乖了,不再与之强强抗衡,手脆轻转,长剑在空中划一道光孤园圈;太极牵引!

    两道光束再次交击,意外地没发出铿锵之声,两股力量的无声交锋,太极绵柔的牵引力令强悍的震荡力无处着力,反被如絲如绵的太极柔劲不断地牵引拉扯着,忽左忽右,上下摇摆不定……直到此刻,陆随风才看清袭击自己的对象,并非想象中的妖兽,也非人类,而是一俱酷似人类的傀儡。

    由于这傀儡的外形太过相象人类,若不是那冰冷表情,那毫无任何感情的冷漠的眼睛,以及光秃秃脑袋上还隐约可见,因衔接组合而留下的细微痕迹,令人根本难以相信会是一俱金属组合的傀儡,只是缺少了一些人类的鲜活气息,如碰上大列列的人,或许真会发生误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