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火焰飞凤枪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火焰飞凤枪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嗯!陆随风眼睛一亮,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铁棍上释放出的若有若无的灵气,随即俯身小心異異拭去铁棍外层泥污残迹,铁棍身上清晰地呈现出一副光焰飞凤的刻录图案,伸手握住半节棍体,使力向上一拔。

    轰!

    一蓬浓烈的赤红火焰冲天而起,数米外的大树瞬间焚烧殆尽。

    这并非是一根幽黑的铁棍,而是一杆玄红色飞凤枪,枪长两米有三,枪身带着玄奥的螺旋纹状和飞凤图案,枪刃呈四棱形,棱与棱之间有明显的凹槽,乍一看上去,仿佛像是一朵螺旋火焰在枪尖顶端喷射燃烧,浑然天成,绝对的一杆上品灵器;火焰飞凤枪。

    数米外的紫燕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这枪中释放出来的炽热的流动气息;"好枪!"紫燕情不自禁地呼出一声惊叹。

    "岂止是杆好枪!绝对是一件举世无双的上品灵器,我就是拍马也炼制不出这般绝品灵器。"陆随风惊叹不巳地道,这上古秘境果然神奇无比,真期待下面还会发生什么?

    "这杆枪应该叫着"火焰飞凤枪",尤其适合青风使用,里面还蓄含着火之规则,你们俩一旦领悟,势必会多添一重领域,顺利的跨入乾坤境。"陆随风补充地解释道。

    数千米外,突然响起一声尖厉刺耳的嘶鸣,眨眼间,便见两道人影像风一般快速地出现在视野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能清晰的辨出两道人影的身形容貌;骇然竟是阴山二老,两个凶残致极的魔头,是被这股火焰红光吸引而来的。

    "小子!马上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大个子魔头双园睁,满脸杀气汹涌的暴喝道。

    "识相点!自断双臂,破例绕你俩人不死!"瘦削阴冷的魔头阴森森地从牙缝挤出一道判决似的声调。

    "放下了东西,还要自断双臂?那要是扏意不放,那又将会如何?"陆随风歪着头想了想,叹了口气;"脑子真的有些不好使,劳烦二位最好能一次性说得明白些!"

    "呵呵!连这都弄不清状况,可真够蠢的了。"大个子魔头?了?发干的嘴唇;"男的分尸,不多不少十八段。女的先奸后分尸,同样一段不少。说得够明白了吧!"

    "哼!即然横竖都是个死字,又为何要受人操控摆布。"紫燕一脸寒冰,秀目中透出无尽的杀气,全身因极度的震怒而微微颤抖。

    陆随风在她的手心处轻捏了捏,示意她宁心静神,沉住气。事实上,从这阴山二老显身的那一刻起,陆随风对这二人存了必杀之心。纵算这二人没来寻自己的麻烦,对于这类作恶多端的凶残之辈,可谓是人人得而诛,绝对的除务尽,绝不姑息。

    当真是可遇而不可求,连上天都刻意让这两人眼巴巴的自动送上门来寻死,那还客气什么?一切须顺从天意的安排。

    "二位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阴山分尸二老了?"陆随风眯着眼将二人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一番;"果然!血手狂刀当真慧眼如炬,一眼便瞧出你二人面带凶煞之气,大有被人分尸之夷,没想到还真被他给不幸言中了。否则,你二人又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偌大的秘境,却无巧不巧的在这上古之地撞上了我。唉!你俩真的是太够背运了!"

    这小子在嘀咕些什么?乍就一句都没听白。阴山二老面面相观,一脸茫然迷惑之色。陆随风的话听上去有点绕,只是这阴山二老除了心性歹毒凶残,脑子并不怎么好使。如说眼前的这对小年轻要将自己分尸之类的话,自然属于天方夜谈,痴人说梦,听不懂也属正常。

    只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眼前这人似乎并未将自己两人的威胁当回事,没一点惶恐臣服的意思。看来不撕下一条手臂什么的,还以为是说着玩儿的。

    "再给你俩一个机会,放下手中的宝物,自断双臂!"大个子魔头一脸狰狞的喝斥道,负在身的手骤一伸探出,直取陆随风手中的火焰飞凤枪。

    一只磨盘大的玄力手掌呼啸压迫过来,强悍的劲风扑面,令人感到窒息。

    **强取毫夺,势所难容,陆随风嘴微掦,曲指弹出一道指风;噗嗤!一抹精光切入玄力手掌,一击而穿,去势未尽,直朝大个子魔头的眉心间奔袭而去。

    咦!大个子魔头大感意外地一声轻唤,做梦都想不到对方竟敢出手反抗,非旦击碎了自己的玄力手掌,一抹精光劲气还向自己的眉心逼来,空着的另一只飞速的掦起,一掌拍向奔射而至的指风劲气,爆出一声轻微的炸响。

    "老夫要将你撕成三十六块,吸干你最全身的最后一泣血。"大高子魔头眉发倒竖,一脸狰狞的嘶吼道。

    "呵呵!撕人很爽吗?你是不是也该亲身体验一下被撕的滋味?否则,又怎么对得起那些被你残暴过的人?"陆随风神色一寒,冷冽的地斥道。

    "啧啧!看来你小子是等不及了,那老夫就先撕你的一手一脚,让你开开胃。"大个子魔头阴森地啧啧道,脚下轻踢一块石子,噗!石子飞起爆裂的同时,其人已电射般的凌空扑向陆随风,人在途中,带起的凌厉气劲已将两旁几棵大树呼啸折断,断口处平整光滑如镜,就像被利刃劈开。破虚境高阶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强横得令人乍舌。

    但,这点实力在陆随风面前却显得微不足道,他的浑身上下没任何呑天撼地的气势,也无血腥冷厉的的杀气,就这么随意地立着,像云一样的悠闲飘逸,像水一般的沉静无波。

    头顶的光影斗然一暗,一双磨盘大的玄力手掌一展一缩,十指箕张,如爪如钩,指尖劲气吞吐,漫空一片闪烁的如钓爪影纵横翻飞,呼吸间,便将陆随风笼罩在如钩的爪影之中,彻底封死了所有的闪避腾挪方位。每道如勾爪影都由凌厉的玄气所幻化而成,触之非死即伤。

    大个子魔头的这一击,可谓是怒极而发,这的爪影肆虐巳将对方的身形在撕得分崩离析,看上去绝无絲毫存活的可能。一击必杀,死无全尸。在他的字典中,怜悯仁慈之类的字眼早巳被无情抹弃。剩下的是从他眼中散发出的冷酷光芒,脸上透出的残忍笑意。

    一切本来应该结束了,一只小虫子而巳,一击足以将其撕碎撕。正欲检验自己的作品,却骇然发现对方竟完好无损地重新呈现在眼前。过江蚊龙。

    残像!自己刚才撕碎的竟然只是一尊幻影残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或许真的走眼了,眼前的这个小子绝不仅仅是一只小虫子那么简单,说不准还真是一条真龙。

    大个子魔头眼中的瞳孔骤然收缩成一线,瞬间激射出惊人的幽芒,有若利箭洞穿长空,刺入对方的双目,仿佛欲透脑而出。这是一种十分特殊攻击法门,以玄力聚于目光之中,透入对方的精神世界,造成那怕只是细微的冲击,高手相搏,爭的就是毫厘之差。如此之举,无疑巳将对方看成了劲敌。

    若是一般同等的对手,这种无声无息的精神冲击,十分不易被发觉,查觉时可能早巳败北,甚至非死即伤。

    陆随风似被对方的这种特殊的攻击法门所制,神色间变得有些迷离晃忽,望着大个子魔头的身形,仿佛都变得有些半透明,几乎要消失了一般,像似融入了空气中。

    先以诡异的瞳术冲击对方的心神,令其出现迷离之际,下一刻,一道鬼魅般身影巳朝着陆随风飞扑而去。十道如钩利爪翻飞齐出,势必撕裂一切。

    只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对方,却万万没想到对方修为境界已高出他太多,这点上不台面的旁门瞳术又如何影响得到陆随风。

    当大个子魔头的身形轮廓方一呈现出来,如钩的利爪几近临身,陆随风一直静立未动的身形。此刻突然地动了,身形微侧的同时,竖指为剑,瞬间斜斜削向对方如钩的爪影,手腕轻转,剑指旋动绞转间,一道凌厉指风直刺对方面门。

    大个子魔头做梦都没想到这势在必杀的一击竟然会落空,而对方的反击时机可谓是妙到毫巅。骇然之下,心神虽惊,方寸却未乱,双掌回收的速度也快到极限,崩开对方的攻击同时,单掌一翻,反拍向陆随风的前胸部倍。这一下连消带击,一式两连击,劲力叠加,一重强过一重。所幸陆随风反应神速,借对方一崩之势飘掠开去,否则,势必会再次遭遇暗算。

    这电光火石般的一击交锋之后,双方似又回到了原点。

    大个子魔头神色凝重地皱了皱眉,对方不但实力修为绝不在自已之下,而且武技身法也十分精湛。如此惊才艳艳的人物,怎从未听说过?

    人在空中,没时间多想,一双如钩利爪左右交错,一高一低,翻转,回旋,绞杀。招招皆是掏心碎顶,至人死地的歹毒杀势。

    陆随风青衫飘飘,身形忽前忽后,在如山爪影的笼罩下闪移穿梭,每每总能在第一时间精妙的避过对方凌利的一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