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紫幕光门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紫幕光门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大家说得没错!虎无伤人意,人有谋虎心。如真有人欲对我们暗下杀手,那还客气什么么?不过,一旦要做,就要做得彻底干净,绝不可留下任何活口痕迹,以免泄漏传揚出去,势必会留下无穷后患。"陆随风也绝非善良仁慈之辈,对于敌人绝对是杀伐果决,不会有一絲一毫的怜悯和姑息。

    笼罩着隐龙涧的紫雾轻烟已然消隐散尽,一线天的峡口处现岀了一条十米宽的通道,两壁光滑如镜,直耸云天,由下往上昂首看去,唯见一线天光。

    一线天的峡口出入处,倒悬着一道紫幕光廉,疑是这"隐龙秘境"封印结界。约莫一刻之后,炽烈的紫光渐淡,隐约现出了一道虚幻的光门通道。

    噗噗!

    两道人迫不急待的飞速朝着光门内急掠而去,仿佛飞蛾扑火,瞬间便被炽烈的紫光焚燃成灰尽。有了前车之鉴,再无善入其中者。

    嗷!但闻一声高亢的惊天龙吟之声,虚幻的光门渐渐凝实,随之缓缓开启。

    隐龙秘境之门终于开启!守在峡口的众人顿觉光门内,汹涌澎湃地湧出一股浓郁致极的洪荒气息,令人浑身仿佛置身于这股洪荒气息的海洋。

    这股洪荒气息无法想象的融入每个人的血肉之中,没有一絲一毫负面影响和不适之感,反觉浑身上下舒泰无比。

    虚幻的光门竟然不可思议的发出一阵嘎吱嘎吱声,似若远古的车轮滚滚转动……

    众人屏息凝气,很有耐心的静待这恐怖的光门完全开启,每个人的心中都涌动着投身进去的强烈欲望,但一想到适才两人灰飞烟灭的景象,仍禁不住心颤胆寒。

    一时之间,各大势力和阵营,彼此面面瞪眼,相互观望,没人愿做出头鸟,试金石,为他人做嫁衣裳。

    "我先进去!"勇者无畏,终于有人敢以身涉险,像似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这份强烈惶恐,这种滋味堪比死都更令人难以煎熬,再加上蠢蠢难抑的欲念驱使,竟然不顾一切弹身而去,似若一支飞射而出箭矢,直向大开的光门电奔而去。

    "冲动!此人死定了!"众皆纷纷摇头叹息不已,黙默致哀。

    数百双眼睛目睹此人冲入敞开的光门,心都提至了嗓眼,一刹那,此人掠入光门的瞬间,一蓬七彩眩光四溢绽射,绚丽无比。

    嘶!并未发生炽烈紫光焚烧的景象,一片惊"嘶!"之后,下一秒,便见一道道身影似若流光惊电,几乎在同一时间,数百人争先恐后,蜂涌如潮的朝着光门内投射而去,有些人身在途中,巳发生了摸擦碰撞,大打出手,埸面混乱至极。

    百年开启一次的"隐龙秘境",充满了古老苍桑的气息,隐藏着无数珍稀异宝,无尽玄奥和旷世精典秘法……很少有人能抗拒这种诱惑,可是,美妙的机遇总是与无尽的凶险比邻,这许多强者此一去,又有几人能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远远地,陆随风等人看到这混乱不堪的一幕,不禁心生感叹,人性的自私,贪婪,冷漠无情,在这一刻展露无遗,实在令人悲呼不巳。

    充满了七彩眩光的紫幕光门,"隐龙秘境"到底是一处怎样的存在?一切的想象和猜测都显得十分苍白,尽管众人都表现得足够沉静和淡定,眼神中都难以掩饰的涌动一份极度的好奇,尽管里面充满了无尽的凶险和死亡气息,都难抑制这颗寻幽探奇之心。

    陆随风让每组人都相互牵引着彼此的手,尽可能的不要出现离散的情形,再次向众人叮嘱了一遍该注意的事项;"入境!"

    十三人闻声而动,身如流光箭矢,惊电般的掠入紫幕光门,七彩眩光一阵荡漾,绚丽夺目的光波如水纹涟漪般的扩展开来,稍瞬即隐,归于平静。

    尽管如此,众人涌入光门的瞬间,都无差别的被眩目多彩的光晕席卷吞噬,身难由己的被牵引而去。

    陆随风牢牢地握住紫燕的手,任何力量都不能将他们分离。空间一阵奇异的扭曲,一切的感之都完全消失,仿佛与这空间融为了一体,浑身上下像风一样轻灵,仿佛在做一种远距离的传送,这种感觉很奇妙,却令人惊悚,因为未知。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长,或许只是惊鸿一瞥的刹那,不知道?

    仿佛一阵轻风掠身而过,脚踏实地的感觉传递到全身,举目环视,天空是碧色的,充斥着絲絲缕缕紫色的气流,没有规律的飘逸流动着,空气中充满了远古的纯净气息。

    "其它人呢?"紫燕落地的第一意识,脱口问道,这才环视四周的景象,发现自己两人竟然置身于一片十分巨大的沼泽地中,周边皆是一望无际的青色浮萍,不断地有灰色气泡此起彼伏的喷涌。沼泽中更有一棵棵奇形异状的耸天大树,时不时还传出阵阵刺耳的嘶嘶声。

    "我们似被牵引到一处远古的秘境之中,其它人的情形也应该和我相去不远。只要他们每组人不被分散,足以应对一切突发的情形。"陆随风一如即往的沉静淡定,无论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始终坚守这份淡定,方寸才能清明,才能面对一切未知的祸福。

    "金顶银蛇草!"陆随风环视了一圈,目光定格在一块略微突起的土块上,土块的中央部位,一株裹满银色鳞片的草根矗立,顶部带着一缕金光,散放着细密的毫芒。

    "此草只在传说中听闻过,居然会在这里随意的看到。若要炼制十品圣丹,此草绝不可少。"陆随风说话间,虚手一招,金顶银色草颤动挣扎了一下,随之脱土而出,飞到他的手中。未及细细观看,突起的土块斗然掀掦抬起,从中裂开一道口子,一抹森冷浸骨光芒汇聚成束,一下锁定在陆随风身上。

    这那里是寻常的土块,分明是一条金顶银鳞的莽蛇,足有桶口般粗壮。

    哗啦!

    金顶银蛇破水喷射而出,十几米的银鳞蛇身带着絲絲金芒,凌空张开巨型蛇口,舌芯呑吐如剑,蓄着一股强烈的腐蚀气息,扑面而来。

    铿锵!

    陆随风瞳孔微收,竖掌为刃,侧身挥掌劈在蛇顶头部,竟然坚韧如金,爆出铿锵声响。这一击何止千斤,居然只令蛇体倒飞出数步,连些许轻创都没留下。

    十分令人意外的情形,陆随风微一惊楞之下,青衫飘飘作响,再次一掌击中金顶银蛇的腹部。噗嗤!这一掌更是蓄含着无坚不摧的锐利锋芒,倾刻破开了银鳞蛇身,一蓬鲜血染红了沼泽。接着,两指如剑飞速地插入蛇顶,挖出一枚金芒闪动的内丹。顺手将这条全身是宝的金顶银蛇收入蓄物戒中。

    "此地凶险万分,不宜久留,必须即刻离去!"陆随风牵着紫燕一步一探,小心地向前行进。

    没走出百步,全身毛孔微张,刺骨的危机再次出现。

    数十只头形如蛇状,却生长着翅膀的怪异飞鸟,尖厉的嘶鸣着,从两旁扎根于沼泽中的大树上,从四面八方飞速地朝陆随风二人奔袭而来。

    未待陆随风出手,紫燕秀眉微挑,纤手拍出一掌,一蓬青光似若伞状般地将二人的身体遮掩住,噗噗噗!袭来的怪鸟有如撞在一道无形的墙上,纷纷弹射出去,遭遇青光一绞,翅膀断裂,黑血狂洒,落雨般的坠入沼泽中,渐渐沉了下去。

    "这片秘境的湿地环境仍保留着远古的形态,这些妖兽也应该是远古的残存的妖兽。"陆随风若有思地猜测道。

    "难怪这些奇异怪象的妖兽,我从未曾看到过。"紫燕虽感惊诧,神色间却没半点惶恐惧意。

    没人知道这片沼泽到底有多大?陆随风两人巳走了几个时辰,仍旧没有发现边缘地带。沿途之中,不断地遭遇着各形各状的远古妖兽突袭,数量之多,已经无法记算数字了。就在前一刻,一头牛犊大小的蜗牛状妖兽,骤然朝他们喷出一团粘液,这股粘液不但粘稠无比,强如胶水一般,空气中还充满腐朽的气息和浓烈的毒气,若非陆随风即时觉察到,两人避开的同时,屏住呼吸,只怕此时巳双双中招倒下了。

    紫燕恼怒之下,长剑飞掦,一抹寒电瞬间将那蜗牛状妖兽的脑袋削了下来。在这片沼泽地中,他俩还是第一次亮剑,足见这蜗牛状妖兽的恐怖和凶险。

    一步踏在树枝上,陆随风微微收回前倾的身体,便闻身后的紫燕发出一声轻"咦"!

    "那是什么?"紫燕越过陆随风的身体,指着数十米外,仿佛像是被烧焦了的一块平地,露出半节残破的石碑。

    残破石碑上的刻字痕迹已十分模糊难辨,碑前插着一根腕口粗的铁棍,大半节深入土中,半后部有一米多长。

    嗯!陆随风眼睛一亮,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铁棍上释放出的若有若无的灵气,随即俯身小心異異拭去铁棍外层泥污残迹,铁棍身上清晰地呈现出一副光焰飞凤的刻录图案,伸手握住半节棍体,使力向上一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