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太极无双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太极无双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破虚境高阶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但无论多么强悍的防御,最终久守必失。

    这峰岳震荡术十分耗损玄力,轻易不会使用,此老的脸上巳开始堆满了汗珠,一条条的青筋突起,气息倘未回復, 便见陆随风狭窄的剑锋又再次顶住震荡的峰岳。震怒之下,将全身的玄元力凝聚在手中的一把金色的大剑上,大剑的剑身似如金盾般的顶住对方不断向内切入狭窄锋芒。

    时间在一进一退的僵持中流逝,此老渐觉一股股绵柔的潜劲,顺着金色大剑的剑身不断地涌入自己的手臂,令人生出一种撕心裂肺的酸麻感,感觉十分难受。

    骇然之下,心神一凝,双臂的肌肉顿然膨胀开来,强大的震荡之力突然狂暴地涌向陆随风的剑锋。

    这一瞬间的反击,令陆随风的身形一下脱离地面,人在半空中随之划出一道弧线,一抹精光同时绽射,有若天外飞星直向的此老面门奔袭而去。

    如说陆随风的第一剑有如惊电撕裂天际,那这一剑就仿佛坠落大地的流星陨石,那种磅礴霸道的气势,直欲破碎虚空震裂山河大地。

    猝不及防的惊变,令人全身汗毛倒竖而起。数百年的潜修,令此老人的心志异常坚定,虽惊而不乱方寸,手中金色大剑飞速荡起,两剑骤然在空中相撞,发出轰然爆响。

    双剑碰撞的刹那,此老金色的大剑骤然发出一阵高速的震荡,金芒飞射四溅。一波波震荡之力,不仅将陆随风这股流星陨石般可怕的一剑威势力量不断削弱,同时还不可思意的形成了一种锐利的反击之势。

    强悍无比的震荡力将陆随风的身体再次抛飞而出,人半空之中,身形如同飞燕归巢般划过一道弧线,瞬间倒旋反转而回。

    强大的震荡余波同时也令此老暴退数步,双手禁不住有些颤抖不已,体内一阵气血翻腾,双目布满了血丝,满头毛发倒竖,自以为傲的防御,不动如山的气势顷刻崩溃。

    尽管如此,他的眼中仍充满了无比的自信与无畏的坚定,周身玄力倾刻凝聚于金色的大剑之上,发出嗡嗡颤响,一片金光似若太阳般炽烈灼目。

    横空出世,惊天一击!

    一道金色璀璨光华划过天穹,斩破空间,夹着雷霆万顷之势,朝着反转而回的陆随风震撼劈杀。

    陆随风的身形在这一刻突然虚幻起来,时聚时散,漂浮不定,令对方狂暴的剑势无法准确的牢牢锁定。

    金色大剑斩落,一众观者皆觉自已的视线仿佛一下被扭曲了,所有目光都被一条青色的光带所牵引着,这光带幻化一圈又一圈如絲如绵轨迹,金色的大剑斩落其中,仿佛一下坠入层层叠叠的蜘蛛网中一般,随着一圈圈绵绵不尽的牵引,金色的光华逐渐退尽,这惊天一击的威势随之被化为无形。

    "这怎么可能?"此老骇然震惊的望着手中的金色大剑,这足可劈山断流的一剑,竟然无声无息的荡然无踪。只感觉自己手中的剑仿佛陷入了一团柔软如绵的劲气之中,不仅仅只是无处着力,甚而连挪动运转一下都感到十分的艰难。

    一道道绵柔的青光环绕在陆随风的周身,随着他缓缓移动的剑势而不断的旋转,令对方深切地感觉到自己的剑,包括自己的身体,都在被一股如絲如绵的力量牵引着,有些不自主。

    太极!可刚可柔,至刚至柔,刚柔并济。

    金之利,遭遇水之柔,无处着力,却如陷泥潭,无坚不摧的力量倾刻荡然无存。不仅如此,一旦被水之柔缠住,便巳是再难脱离,甚至连生死都在他人的控制之中。

    "该结束了!"陆随风握剑的手腕暮地一顿一抖,随之斗然一旋,一股至刚至强的劲力从柔绵之中轰然爆发,刹那的刚柔并济,交替间所喷射的力量,瞬间将对方的金色大剑震裂开来,漫空皆是破碎的金光飞溅。

    一声裂金破碎声响起,此老顿觉手中一轻,骇然惊觉的瞬间僵直,令他的全身如同不设防的空城,任由陆随风的剑一下顶在他的咽喉间。

    "我输了!"此老头部微微后仰,脸色一片铁青,眼中充满了无尽的迷茫和淡淡的不甘;"这是什么武道?"

    "太极无双!"陆随风长剑回鞘,丢下一句话,青衫飘飘,洒然返身离去。

    跌宕起伏的"以武定乾坤"战局,在一众观者的惊唏震撼中而宣告结束,傲云城以微弱的优势成了最后的赢家。这个结果令人有些大跌眼球,尤其是那些看好云烟城的势力也跟着成了大输家,一腔的怨愤不知该喷向那一方。

    云烟城的阵营中涌动着一股冲天的杀气,锋芒所指,凌冽的杀机直冲着傲云城的所在方位。绿茵埸上的空气又一下充满了浓烈的紧张气氛,大有一触发的大火拼之势。

    云烟城呑不下这颗苦果?并非如此,他们输不起的并非是那笔足可倾城的财富,而是高高在上的至尊声望。没人会怀疑强势惯了的云烟城,会因此向傲云城展开血腥杀戮。

    在埸的所有势力都纷纷开始挪动原来的位置,尽可能离即将开战区域远一些,以免遭遇池鱼之秧。此时,无论心里倾向那一方,都没胆毅然的选边站队,最明智的是置身事外,远离祸端。

    意外地,想象中的血杀风暴并未出现,众人不知该失望,还是该庆幸?

    冲天的杀气一瞬即逝,来得快,消散得也很迅速。云烟城的阵营骤然绽射出一道眩目的精光,在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直向傲云城的方位电射而去。

    纳兰飞月长身而起,虚掌一掦,将那道飞来的精光纳入掌中,随即朗声一笑;"云公子果然大度不凡,没令我辈失望。笑纳了!"

    飞来的精光是一枚价值不菲的蓄物戒,戒中之物正是这次战局的赌注。纳兰飞月看都没看一眼,便随手递给了陆随风。

    "纳兰公子好手段!你我之间的交锋这才刚刚开始,有你这样的对手,才不至于太寂寞。"云飞掦出奇平静地言道,语气中没一点波动不安情绪;""隐龙秘境"开启在即,其间的凶险人所皆知,自不必说,所谓祸中藏福,机遇和凶险也同时并存。你我不妨再定下一个赌约,不知你是否拥有这份胆魄?"

    "哦?说来听听!不管出于什么角度,好歹也得给你云公子一次扳本的机会不是。"纳兰飞月语带玩味地道;"不过,所谓的胆魄是要建立在智慧之上的,没见天下的妖兽都是胆大包天的货,结果都被当作材料成了收藏品。你说呢?"

    这话让人听上去很不舒服,却也不无道理。云飞扬闻言轻皱了皱眉,随即洒然笑道;"就以这即将开启的"隐龙秘境"做赌局,就赌你我双方能有多少人可以安然无羔从这"隐龙秘境"中走出来。我方虽在人数上稍稍占了点便宜,不过,这不是关键所在。重点是,真正的实力加上足够的运气,才有机会全身而退。赌注依然和之前一样不变。如何?"

    纳兰飞月没有即时回应云飞掦的话,在明面上,傲云城的一切都是与他为核心,实际上,真正运筹帷幄,做得了主的人,是陆随风。

    "公子!这云烟城何曾遭遇过如此措败,自然耿耿于怀,心有不甘,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应对?"纳兰飞月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纵算他能做得了主,面对云飞掦的再次赌局,一时之间,还真不该不该接下。

    平时遇事总觉自己慧谋如渊,智计百出,与陆随风相处了一段日子,忽然发现自己的脑子有些不会思考,想事了。准确的说,是忽现自己往昔想事太简单,太浅薄了。

    "以云飞掦的心性度量,还不至于输不起,只是碍于云烟城的声誉尊严,他在埸面的气势上还是须做足的。"陆随风若有所思言道;"对他所提出的赌局,即不可答应,也不要一口回绝。"

    纳兰飞月闻言,略想了想,很快便领悟了陆随风话中的意思,即能让对方里子面子风光全有,又不至让自身再度陷入泥潭,与其纠缠不清。

    "云公子!这个赌局的风险太高,赢面几乎为零,容我等再好好商议一番,在进入"秘境"之前,定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纳兰飞月不卑不亢,委婉地回应道。

    "此话不假!面对"隐龙秘境"这种凶险之地,还真没人敢自夸海口。我等着你的决定,千万别令人太过失望!"云飞掦的话中并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没人知道他心里倒打的是什么主意?

    "哼!推三阻四,分明是给脸不要脸!"

    "小小的傲云城,竟敢如此忽视我云烟城的威势,灭了他!"

    "当真是猛虎不发威,当你是病猫,先将这群人斩尽杀绝,再彻底荡平他傲云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