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金之锋芒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金之锋芒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公子的心中可有了最后一战的的人选?"纳兰飞月见陆随风久久沉吟不语,有些禁不住急切地开声问道,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公子,所思所想总是与众人不同,而且每次出牌都会令人绷断一根神经。

    "没有!"陆随风十分干脆的摇一摇头,悠悠地吐出二个字。

    啥意思?众人闻言,集体傻眼的面面相观,众皆一片茫然和迷惑。下一刻,集体倒吸一口气,因为他们看见一袭青衫竟然排开众人,径自走了出去。原来如此,众皆幌然,彼此会心一笑。

    当陆随风走到绿茵战埸上时,云烟城的阵营中也同时有一个五十开外,身形伟岸的男人走了出来,一身纯黑的锦袍,每踏出一步都给人一种厚重如山,稳若坚岩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巳凝练化身为一座峰岳,令生人出一种无懈可击,无可撼动的气势。

    与众不同的是这座峰岳,不仅是气势磅礴浩然,似还蕴含着一种凛冽锐利破天锋芒。

    陆随风心下轻"咦"了一声,下意识的微眯了一下眼,凝聚的视线中竟发现有絲絲金芒绽射闪烁,其亮度有若太阳般的炽烈灼目,在这种光线中感觉到一股裂天斩地的无尽锋芒。

    惊诧中,微眨了眨眼,这些金芒变得更加浓烈,只觉自身仿佛一下置于一片金色的洪流之中,一波一浪的金流似若一缕缕金色的剑芒凝聚而成,所过之处,仿佛可以切割,撕裂,破碎一切,无可阻挡。

    这就是金之相,金的锐利精髓,金的无坚不摧的无尽锋芒。此人竟是金属性的拥有者,也就是说他的身上拥有着两种不同的属性,一土一金,攻守兼备的双系组合。

    与此同时,这人的目光也投向一袭青衫的陆随风,凝练的视线中闪烁着一缕锐利的金芒,似欲一眼洞穿对方的躯体。惊诧中,同样在心底发出一声轻"咦"!这是什么?一片浩瀚无涯的苍茫飘渺云海……

    "身怀二重领域,"破虚境"高阶,有点意思!"陆随风喃喃地低语道,这声音随风送入对方的耳中,却令其心神为之一震。。

    "你竟能在一眼之间,说破老夫的实力境界,足以证明你的修为绝不在老夫之下。"五十出头的人自称"老夫",换作其它埸合,势必会令人咄咄生怪,但在这里却没人心生惊讶之意。几乎所有的在埸之人,都不能以表相去判测其真实年龄。

    "那有你老所说那么夸张,我的骨龄就若刚出土的嫩芽,怎可能与你老相提并论。"陆随风悠悠地道:"若非你老一上埸便刻意释放出强大的气势威压,意欲以此震慑对手,令其生出未战怯的惶恐之心,只怕在埸之人无一能看透你老的真实修为。"

    "此话听上去似乎很有理,但仅凭这气势威压,便能精准无误地道出境界的高低层次,却不得不令人心生疑虑了。"此老绝非可以被人随意忽悠的角色,大把的岁月不是白活的。

    "那倒是!只不过一下看到一座耸立的峰岳,其间隐有金芒绽射,或许只是一种刹那间的幻觉而已。胡乱的瞎猜,作不得数的!"陆随风唏嘘不已地道,的确是实话实说。

    此话虚虚实实,听上去倒也可令人置信。此老凝重的神色似乎松动了几分,随又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老夫竟然会看不出你的修为实力,就算你修习过高深的敛息术,通常情况下也瞒不过老夫的法眼。这绝对是个例处。可以透露一二吗?"

    "呵呵!你老问出这样没水份的话来,实在令人质疑你的智商是不是低于一百?能让对手在郁闷中疑神疑鬼,战力势必就会大打扣,这对我而言,何偿不是一种优势。所谓知己不知彼,未战巳先输了一筹。所以别小视了这点小秘密,其分量绝不比你老的摆出的气势威压弱。所以,一切都得等到打过之后,再告诉你!"陆随风语带戏谑,意在激怒对方,令其失控,不能发挥正常的判断力。

    修为达到破虚境高阶的层面,心志之坚韧,又岂是区区只言片词语可以轻易撼动,此老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好奇而已!不过,你虽未正面回应,但老夫却在你的话中得到了答案。"

    "哦!何以见得?"这次轮到陆随风感到好奇和惊讶了。

    "从你的话里语间,老夫感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自信,这种自信通常需要相应的实力为底蕴,才能真正的体现出来。也就是说实力和自信是成正比的。甚而嗅一絲十分危险的信号。所以,无论你站在任何层面,老夫都会倾力一战。"此老话落,神色一肃,透出一脸凝重之色,两脚八字微张,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瞬间蔓延开来,仿佛与脚下的绿茵地面融为了一体。

    "我知道你老所最擅长的是防守反击,没说错吧?”陆随风在罩面的纱巾下嘴角扬了扬,含着一丝玩味的意韵言道。

    “这你也能看出?”灰衣老人再次微感惊异的道,自己的确摆出的是一副防御的势态,“不过,你说对了一半。”

    “呵呵!事实上,你所摆出的势态出卖了你,真正的防御有如坚岩磐石,不动如山。你却是虚实相兼,亦攻亦守,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而你老的这副势态,却又带着一种独特的锐利锋芒,仿佛凝聚了无数剑气聚合而成的一座剑山,一旦反击碾而来,势必将会是厚重与锋芒并存。”陆随风直言不讳的一语道破对方蓄含的玄机,旨在纷扰其心境。

    此老闻言再次不禁动容,他修炼的功法中的确包容了三种势态,有厚重如山,有绵柔似水,更有惊天一击的无尽锋芒。再抬眼望向对方时,突然发现对方整个人的气势也在此时为之一变;一袭青衫,气质清雅,飘逸,隐约中又含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气度,似一片时聚时散的白云,又仿佛浩瀚无涯的沧海,包容一切。

    此老即摆出一副防御反击的势态,陆随风有若闲庭信步般地走了二十米处,见对方开始凝神聚气,这才停住身形,静静地凝视着对方,像似在等待对方做好准备。

    此老的瞳孔在收缩,厚重如山的气势在逐步攀升,眼神变得越来越凌厉,凝练如剑,透出絲絲炽人心神的金芒。

    空气中,双方的目光有若实质般的绽射而出,一束金芒视线迎面撞上一束由风所凝聚而成的青芒,轰然爆出一团璀璨的光华,绚丽得令人颤栗窒息,一个个屏住呼吸,期待着无坚不摧的攻击与不动如山的防御碰撞。

    彼此间相距二十米,遥遥相对,双方视线的交锋,几乎难分上下,却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咫尺天涯!

    陆随风突然踏出一步,瞬间跨过二十米空间,一抹璀璨剑光乍现即逝。

    铿锵!

    陆随风的这一剑可谓快若流星闪电,却被对方厚重与锋芒并存的霸道气势生生抗住,仿佛一剑斩在金铁之,难以撼动分毫。

    更令人意外的是,对方并非单纯的防御,肉眼可见一股金色的洪流仿佛从峰岳间喷泄而出,直向陆随风霸道无比的碾压席卷而来。

    飘渺一剑,像风一样轻,像云一般的悠闲,平平淡淡中却突然掀起雷霆轰鸣,仿佛撕裂天际的惊电,一片金流瞬间支离破碎的爆裂开来,漫空金芒闪烁跳跃。

    陆随风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防御的确堪称一流,而且反击的速度更是敏锐凌厉,也就是说每一次攻击都会遭遇最强的反击。

    此老的感受却也是无比的震撼,被这看似随意而漂浮的一剑,惊出了一身冷汗,不仅轻易地化解了自己的反击,还险些要了他这条老命,想想都惊悸不已。身上的气势不由再度攀升,浑身的气息更加浓烈凝练,不动如山的伟岸气势逐渐凝聚而成,整个人更有如万古山岳屹立。

    陆随风又动了,同样地朝前踏出一步,只不过这次可以令人清楚地看见他手中的剑:很窄,二指宽,很薄,有如蝉翼,与云无涯的剑如出一辙。

    一剑递出,看上去同样的飘飘无力,十分的虚浮不定,蝉翼般的剑身在微微颤动,发出细微的嗡鸣声。

    如说对方此刻的势态有如一个充满了气机的大球,如用蛮力猛扎狂斩,势必会遭遇强大气机的反弹。

    但,陆随风此时的剑仿佛一枚十分锋利的针……

    足以直令此老心脏加速的跳动,潜意识中察觉到一种危险的信号。虽然对自己的防御有绝强的信心。但看着那把虚浮不定,颤悠悠的剑,直觉心里发寒,有些毛骨悚然。

    就是这样一把很窄,很薄的剑,缓缓地,颤悠悠地切入了厚重如山的防御罩。一场无声无息的攻防战瞬间展开,惊心动魄的阻击和攻击,比漫天刀光剑影的搏杀更惊险万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