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挖坑埋自己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挖坑埋自己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叮!

    紫星绽射,竟被天陨火元盾抵消反弹崩飞开去,难以寸进分毫。

    孤星逐月!

    云无涯再次一剑电射而出,一道紫芒流光,弧线斜削,横切,烈焰火盾一阵拉扯扭曲,透出一线缝隙,一点紫星直指蓝衫中年人的胸腹。

    "可恶!"蓝衫中年人怒意上掦,自己从凌厉的攻击,到被迫祭出"陨天火元盾"自保,此间的势态逆转只在呼吸之间,非旦连出手反击的机会都没有,还须揪心提神防范对方的袭杀,可谓是憋屈恼怒之极,这对他而言是何等的耻辱和蔑视,强者可杀不可辱。潜在的力量轰然迸发,身形微侧,忍着再次被一剑透肩的痛苦,手中的烈焰火枪直指对方的咽喉。

    绝地反击,势若奔雷电驰,势不可挡。一旦被破虚境强者的气势销定,通常很难轻易摆脱,云无涯也不例外,烈焰枪芒封锁了所有闪避方向和角度,纵算施展"百变残影"身法,都难摆脱对方枪势的范围。

    噗嗤!

    烈焰火枪锋芒无尽,如愿以偿穿透对方的咽喉,蓝衫中年人神色间非旦没有一点喜色,反透出一片惊诧之情。这一枪虽然凌厉诡异,但不又至会这般轻易的得手,双方跌宕起伏的搏杀到此时,彼此有多少斤两,已大致了然于胸。

    果然,他的枪锋之上竟然毫无着力之感,仿佛洞穿中的是一团虚无的空气,很快意识到那只是对方的一具残像而巳。

    对方的身形明明巳被自己烈焰枪势锁定,竟然还能幻出残像,在烈焰枪势的笼罩下,真身那里去了?惊疑之下,顿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来,心中刚暗道一声;不好!

    孤剑碎星!

    一道紫光在烈焰枪势中骤然炸裂开来,化作千百颗紫星闪射迸杀,每一颗紫星都充斥着铮铮杀气,所到之处烈焰迸散,枪势撕裂。

    枪势空间一阵扭曲,随之轰然崩塌。

    烈焰焚天!

    蓝衫中年人身形陡然凌空暴起,伴着一声虎吼:一道赤红的枪芒划破天穹,空气仿佛瞬间被点然,一片红光蔽目。

    孤星逐月!

    云无涯长剑挥掦,一抹紫电流光在同一时间倾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条紫线流光。

    一红一紫,如同两颗飞逝的流星骤然相撞,轰然炸裂开来,爆出石破天惊的炸响。碎裂的空气弥漫开来,重重的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发出嗡嗡颤鸣声。

    枪,剑相撞的刹那,蓝衫中年人似乎早已料到这一枪定会被对方封杀,手腕一振一颤,瞬间暴刺出数十道烈焰枪影,枪枪不离对方要害死穴,无尽的锋芒,绞杀,撕裂一切。

    云无涯的身形在对方凌厉无铸的枪势攻击下,肉眼可见,顷刻间便分崩离析的破碎开了。

    蓝衫中年的脸上终于透出开心的笑意,因为这一次觉得自己的手感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那种洞穿的阻力,沉重的绞杀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

    结果很快浮现出来,对方再次完整无缺地呈现在他眼前,仍旧毫发未损。云无涯的残影由真元力幻化而成,亦虚亦实,虚实相兼,意之所到,每具残影同样会发出凌厉的击杀,似同真身无异。

    蓝衫中年人心神微惊之际,一抹紫电剑芒巳破开重重枪影,直向的面门飞射而至,丝丝紫电杀气令皮肤生寒刺痛。

    云无涯剑势竟然已后发先至。每一剑都迅如疾风电闪,诡异无比地袭向自己的全身要害,迫使惊天一击之势不得不撤枪自救。攻防顷刻颠倒转换,一种深陷泥潭的憋屈感,直欲令人呕血。

    紫电剑气纵横,挥洒自如,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抗一剑,退两步。

    一个攻得急,一个退得快,枪剑不断碰撞,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每一次的撞击,蓝衫中年人都会感到一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紫电气劲透过剑身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剑的手颤抖不已,手中长枪几乎脱手而出。

    心头骇然,背心已然湿透,除了竭力格挡,连一枪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心下一横,陡然跃上半空,双脚连连蹬踏,受到特殊气埸的制约,整个身躯腾起三米之高,烈焰火枪在空中划过一道血红的弧线,将所剩的玄元力全部倾注在枪身上,绝命一枪。

    一束红光仿佛从云层深处绽射而出,留下一抹闪烁流淌红色的划痕……

    云无涯凝聚的目光牢牢的锁定那束飞驰而至的红色流光,肆虐狂暴,浓烈的杀气汹涌澎湃,令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整个身躯犹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剑。缓缓地划出一剑,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个圆弧紫电光圈。

    狂暴锐利的红色流光在瞬间便撕破了圆弧电光,正欲摧枯拉朽斩碎一切,陡然被一团回旋的紫电气劲包裹缠绕,沉重的阻碍使其再难寸进分毫,强劲的红色流光在绵柔的紫电劲气中不停吞吐颤动,轰然爆裂开来,发出一声天崩地裂般炸响,震耳欲聋。

    蓝衫中年孤注一掷的绝杀之技崩溃,在半空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心神一泄,急坠而下,身形落地止不住蹬蹬蹬……暴退十米,最终禁不住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正欲竭力撑起身形,眼底忽然被一片紫光浸染,随之顿觉喉头一凉。一柄剑,二指宽,薄如蝉翼,冰凉的剑尖颤颤巍巍地顶着咽喉部位,稍一使力,势必会血溅三尺。

    接着看见面罩下,一双冷若寒冰的眼睛,精芒如剑,仿佛一个眼神都能将人的身体洞穿。

    "我输了!"嗓音沙哑而低沉,像是从喉头勉力挤出来的,蓝衫中年人抹去嘴角的血渍,用枪撑着地面立起身形,脸上显出一片英雄未路般的悲切神色。

    云无涯还剑入鞘,眼中无悲喜;"你的绝学秘杀技很强,应该很少有可以从容的全身而退。我只是个例外,你输得并不冤。"声音很冷,却是实话实说,并不关心对方是否听得懂,巳反身向回走去。他已出埸了两次,这一战赢得并不轻松,主要是不能杀人,只能重创,无形受到了制约,所以胜的很幸苦。

    三战皆败,尽无一役获胜。云飞掦的面情看上去异常沉静淡然,没有絲毫的情绪波动。云淡风清的背后却是波澜滚荡,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一死两伤,他所带来的这些人,在云烟城中虽算不上最顶尖的强者,但在中央大陆要想胜过他们的人,绝对不会得多。据可靠的信息情报,这几日内,傲云城方面并未有什么人进入过丹师城,咋一下便冒出了这许名不见经传的顶级强者?

    所谓的算无遗漏,空手套白狼的引人入局,自以为然胜券在握,似乎在转眼间便变成了一种笑谈。忽然发现自己幸苦的坑,是准备用来埋自己的,充满着自作自受的讽刺意味。

    更或是对方早设好了套,布下了局,在等着自己往里钻,想到那叠价值连城的可怕物品清单,更像是事前早巳准备好的赔偿赌注。

    但,可能吗?自己的突然出现,也只是临时决策,对方绝无可能预先知道。当时的情形,完全是纳兰飞月被逼无奈,恼怒之下,热血上脑才赌气鉴定的挑战?议。

    云飞掦的心思千回百转,直觉越思越绕越混沌,一片扑朔迷离,索性暂时抛开不想。当下要面对的是接下来的二埸战斗,不到最后一刻,胜负之数仍是悬念,鹿死谁手未可知?

    "陆公子!云烟城三战连败,会不会察觉到什么不妙?就算普通人也会心生疑虑,以云飞掦聪明才智定然会意识到自己被人给反套了。"纳兰飞月望云烟城的阵营,由于距离过远,看不清云飞掦此时表情神态。

    "事岀反常,是个人都会胡乱猜测,更何况精明过人的云飞掦了。只不过,他会如坠云雾,徒添无尽的郁闷。"陆随风若有所思地言道。

    "哦?何以见得,难不成连他此刻的所思所想都能猜出来?"纳兰飞月微感诧意,好奇地问道,心中仍是不太相信。

    "逆向思维,异地而处,你若是云飞掦,此时会怎样想?"陆随风问道。

    纳兰飞月皱着眉头想了想:"我会不断提出质疑,然后又逐一推翻各种假设和推测。因为其中有一个最重的环节,让他不得不彻底推翻之前一切推论。"

    "你说得没错!今日的势态只怕是云烟城从未遭遇过的情形,云飞掦的此刻的心中有太多的问号。以云烟城在中央大陆的信息网络,自然知道这几日,你傲云城并未有后援赶来。"陆随风抬眼望向远处的云飞掦,以他的目力自然能清晰的看清对方脸上透出的迷茫神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