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斩了就斩了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斩了就斩了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青色锋芒仍在强劲地切割着四方血色印,制造的裂缝不断扩大,看上去随时都会面临崩溃。

    无须老头满脸青筋鼓涨,将体内仅存不多的玄力贯注于四方血色印中,体外的防御范围突然缩小了一圈,裂缝却在逐渐弥合,反倒变得更加凝实坚固,防御之强,连续不断的斩击切割,也再难撼动分毫。

    云烟城的强者都被人逼到唯有全力防御的境地,众观者对这位紫衣蒙面女子的表现震撼不巳,傲云城什么时出了一位如此年轻的女强者,众皆议论纷呈。

    "紫燕姐还在等什么?明明可以轻松破开这死老头的防御,为何还要一味与其这般纠缠不休?"胖子欧阳无忌一脸不解的嘀咕道。

    "哼!小舅子还是只长肉不长脑。少爷吩咐过要尽量藏拙,不可锋芒太露。"云涯无冷声道。

    无须老头双目紧闭,像是在恢复体内的玄力,一旦恢复到五成之上,便有把握扳回劣势的局面,反创对方。

    终于,玄力达到了六成,刚睁开眼,视线中,看见紫衣女子一下收回了剑势,左脚莲足踏前一步,右手纤臂将剑高高举过头顶,整个人仿佛突然融入了一种无比玄奥的境界,无数青辉劲气蜂涌汇聚于锋芒无尽的剑尖之上,璀璨夺目。

    "这是要干什么?不好!"无须老头见状,心中顿生出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绝对的危险!容不得再有分毫的迟疑,整个人瞬间脱离了四方血色印的防御区域。

    一束青光缓缓地,以一种简单致极的运行轨迹,云淡风清,不带一点烟火气的斩落劈下。这束青光看似悠悠缓慢,实则快若奔电,最后唯见一线青影笔直飞掠斩下……

    卡擦!

    坚若峰岳的四方血色印此时竟然显得如此脆弱不堪,青光乍闪,倾刻从中分裂开来,随之纷然破碎崩散。

    噗!

    无须老头见机得早,提前半拍抽身脱出印中,尽管如此,四方血色印是他的玄力凝聚而成,结印崩碎,势会遭到玄力的反噬,口喷鲜血是自然在所难免。

    脚下一阵踉跄,免力稳住身形,沉下惊骇过度的心神,迅速地调整着体内滚荡翻涌的气血。适才可谓是生死之间,惊险一线,虽余悸仍在,但因之前大话说得太满,太狠,太歹毒,似以再无回旋的余地。即使自己此时认熊认输,对方也绝不会轻易罢手。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你可以痛快的一刀杀了她,如要将其变成红颜枯骨,绝对比死可怕一万倍。被彻底激怒了的女人,是天地间最可怕恐怖的动物。

    没有退路,这片区域又不能动用"领域",唯有倾尽全力,搏命一战。

    彼此怒目相对,双方不再会有所留手,接下来的战斗一定是惊动魄的生死相搏。红颜变枯骨,或是割下那苍老的头颅!一众观者屏息闭气,拭目以待!

    双方此时的距离巳拉开了二十来米,彼此遥遥相对。

    无须老头浑身红光透体,气势汹涌鼓蕩,全身上下散发出炽烈的火焰流光。四周空间的温度似乎在急剧上升。一众观者虽在五十米之外,也微觉烈焰的高温蒸腾,空气仿佛弥漫着燃烧的气味,身上的水分在迅速的蒸发,生出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紫燕没弄出什么惊涛骇浪的大气势,只是周身上下弥漫着点点青辉,似若虚空星辰闪烁。

    未战,冷艳的青光巳和漫天火焰流光在空中碰撞,双方的凌冽的杀气掀起一股劲气风暴,

    下一瞬,两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启动,犹如两颗飞逝的流星风驰电闪般的奔射对方。

    刷刷刷!

    一紫一黑,两种泾渭分明的色彩,两团飞快运行的物体在极速的靠近,强大的奔行气场挤压着中间的空气,不断爆出炸裂的轰鸣声,令周围的空间禁不住一阵扭曲。

    烈焰狂刀!

    飞速奔行间的无须老头,人在途中,手中的长刀泛起赤红的光华,散发出炽热灼人的气息,血刀烈焰四射,劈空斩日。

    双极速的飞掠奔行中,紫燕顿觉时空在这一刻静止了,唯见一道米五长的火焰刀芒划空劈斩而至。知道对方巳将毕身玄力尽数贯注于刀身之中,此搏命一击,势必石破惊天,硬撼之下只恐造成两败俱伤之举。虽说不俱,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对方搏命刀势一出,仿佛将一座迸发的火山烈焰推向巅峰境界,冲天火影夹着如血刀芒,焚尽一切,斩灭一切,誓将对方焚成红颜枯骨。

    风云剑势!

    紫燕同样人在途中,口中发一声娇喝,几乎在同一时间扬剑出鞘,一道青光撕破苍穹,势如惊电般地迎向烈焰刀芒。

    叮叮叮!铛铛铛!

    呼吸间,剑光刀芒巳撞击百次,尖锐撞击声中,刀剑旋舞的频率越来越快,直看得肉眼酸涩难辨,漫空火花银星,灿若烟火飞溅

    剑影如电,刀芒如血,肉眼根本看不清双方的人影所在。

    轰!

    一声震天轰响,空中骤然生起一团蘑菇云,青光烈焰缠绞一处,滚荡蒸腾。一紫一黑,两道身影逐渐呈现在视线中。

    紫燕的衣裙之上有几处被烈焰灼焦的痕迹,再看无须老头却是浑身浴血,身上的黑袍裂开了数十道口子,有血不断地从各个创口处汨汨溢出,空中还有几缕灰的白发絲飘飞……

    无须老头单膝跪地,双手握刀弓身撑住地面,口中还有血在不断地往外溢出,腑脏像似受到极重的震荡。

    紫燕三千青絲飞揚,手中长剑一尺之外,直指对方前胸,秀目中透出烁烁的凛然杀气。对方一上埸就欲致自已于死地,尤其是那句;"将你变成红颜枯骨",不仅是紫燕,几乎是天下所以女人的逆鳞,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夫是云烟城之人,你敢杀了老夫,天下之大将再无你的容身之地,不信动手试试?"感受到来自对方剑锋上的铮铮杀气,无须老头抬起灰败的面孔,满口鲜血的厉声威胁道。他不信对方真敢斩下自己头颅,云烟城的强势威压绝不是作摆设的,就算不在乎自己这条老命,但却关乎着云烟城的至高尊严和声望。可是,怎还不见少主出命阻止,自己可巳是命在旦夕啊!

    "是么?没听你小主人之前说的话;学武不精,何怨有之!在埸的天下武者有耳共闻。难道只准你将人焚成红颜枯骨,就不许人割下你头颅。云公子怎么说?"紫燕冷厉的言道,在埸之人俱皆清晰可闻。

    无须老头见这女了没有动手,似在征询小主人的意见,果然是忌惮云烟城的威势。哼!即敢这般羞辱老夫,就作好日后被老夫碎尸万段的准备。都这许久了,咋还没见小主人的回应?心禁不住一下沉了下去,浮上来的却是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

    "此战你巳是赢家,若能大度放马他一马,云烟城自然会领这情。如果……也无可厚非。我也曾有言在先,绝不会因此出尔反尓。"云飞掦的话中意思,是个人都能听得明白。因为他无论怎样算,都没想到竟然会是如不堪的局面。一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二是他根本就没读懂过"女人"这本书。怎知"红颜枯骨"对天下女人而言意味什么?绝对比死亡可怕一万倍。

    "云公子果然行的是君子之道,一诺千金之举天下皆知。只不过,你云烟城这个情,本姑娘势微言轻,实在背负不起,唯有说声报歉了!"最后一个字落地,一道青光剑气划空斩落。

    噗嗤!

    一股鲜血泉喷出,无须老头的一颗苍老的头颅同时冲天飞起。

    哗!

    空气中透出一片倒吸气的声响,惊爆全埸所有观者的眼球。太牛了!巾帼犹胜须眉!敢当作云烟城少城主的面,毅然决然挥剑斩下云烟城强者的头颅,异地而处,试问在埸的所有顶级强者,谁有这份胆魄和吞天豪气?

    答案是绝对没有!谁敢冒天下之大讳做这种吃了狮虎胆的事?屠城,灭门,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死路一条,谁想寻死吗?答案同样是绝对没有!

    "斩了就斩了!反正与云烟城之间早晚必成对立面,斩了正好立威!哼!我傲云城也绝非省油的灯。"纳兰飞月双眉一挑,毫气干云地道。

    "这老头触碰了女人最忌讳的逆鳞,是个女人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不想死都难。"陆随风异常平静地道:"云飞掦缺乏这方面的认知,对云烟城的强大太过自信,更不相信一个看上去弱弱的女子,能斩下破虚境强者的项上头颅,这才在天下强者的面前故示大度的说了那番话。事实上,是他自己宣布了这老头的死刑,以他的聪明和冷傲的性格,至少在明面上不会拿这件事做文章。当然,这笔帐是不会轻易忘掉,如有机会势必会在第一时间找回来。"

    "以他云烟城的强势作风,就算没发生这事,我傲云城日后都不会与之和平相处。只不过接下来的战斗,只怕就不会只是分个输赢这么简单了。"纳兰飞月颇为凝重地说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