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独孤一剑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独孤一剑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道有若实质般的神光霸气十足地射向云无涯,如换做实力修为稍弱一点的人,这道眼神都会令其失去一战的自信和勇气,势必当场崩溃都有可能。

    云无涯目若星辰闪烁,冷芒如电地道:“气势磅礴浩大,且煞气冲霄慑人,换做常人只怕未战已心神衰。我很期待,你尽可放手一搏。”

    “好!”黑衣老者双眉一挑,口中同时暴出一声喝,大步跨出,一脚踏下,手中长刀虚空一劈,空间一阵扭曲,霸道的气劲发出滚滚雷动之声,狂风咆哮,天地为之色变。

    “这霸刀的威势果然非同凡响,如此震天撼地的气埸,人在其中非被挤压撕碎不可。”

    “是呀!如不是这片区域的气埸特殊,彼此都无法动用领域一搏,还真难看到这实打实的武道搏奕,今日算是有幸大开眼界了。”

    “这种实力修为的层面,已不须这般动刀挥剑了,一个眼神都让人倾刻倒下。”

    一众观者被的这股睥睨天下的狂霸气势所慑服,纷纷惊叹动容,对接下来的战斗更是怀着一份精彩绝伦的期待。

    黑衣老者霸道的一刀斩出,速度意外的十分滞缓,却蕴含着厚重的如山威势和森厉的煞气,劈开空间气流朝云无涯迎面劈斩,强大厚重的刀气令人感到窒息,有若巨岩压顶之势。

    云无涯的剑再次出鞘,朝着狂斩而落来的霸道刀芒虚虚地挥出一剑,轻灵而漂浮。没有强劲的剑气破空呼啸声,却无声无息地穿透对方厚重霸道的刀气,精确无比地点击在黑衣老者的刀尖之上。

    火星轰然四溅飞射,黑衣老者顿感手臂一阵酸麻,只觉一股绵柔的劲力顺着剑身不断地涌入手臂。心中一惊,霸道刀势稍滞微顿间,云无涯的剑巳趁势虚飘飘的刺来,没有任何线路轨迹,十分随意。剑尖却不停地颤动着,忽左忽右,根本无法预判他的剑下一刻会刺向何处。

    黑衣老者情急之下,凭着直觉回刀上挑,锵!两剑相撞,厚重如山的刀气崩开了云无涯的薄剑。心中一喜,正欲展开反击,一抹寒光又出现在他眼前,同样的漂浮不定,全身的要害部位似乎都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云无涯的剑看似随意挥洒,毫无章法,随心所欲地东刺一剑,西点一剑,忽而上挑,忽而下削。令人防不胜防,根本无法预测他的剑下一刻会指向全身的哪个部位。

    每一剑都那么漂浮诡异,颤悠悠的剑锋时常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对他而言似乎根本不存在任何死角。这是剑道的一种至高境界,无招无式,却包容了天下所有的剑式。意在剑先,意动剑至。

    每出一剑都令黑衣老感到毛骨悚然,冷汗直冒,惊得左右狂跳,身上的黑袍不断地被撕开一道道口子,有血滴滴点点的洒落在绿茵草坪上。

    黑衣老者从霸气纵横的主动攻击,到气喘吁吁,左支右绌,再到一刀又一刀笨拙的格挡招架,整个过程的转换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其不堪入目之状,当真难以言表。

    令那些刚才还在为那霸道的刀威惊叹动容的观者,一下变得有些目瞪口呆,禁不住发出一片惊嘘哀叹,有些人甚至索性闭上眼,不忍再看下去。

    这那里还是顶级强者间势均力的强强搏杀战斗,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单方面虐杀埸面,只要对方愿意,黑衣老者分分钟都可能倾刻变成一具尸体。

    黑衣老者此刻的内心震撼简直无以复加,至始至终都一直认为,对方如此年轻,即便修为再不凡,也绝不可能超越自己,只是在武技和身法的运用上或许精湛一些。所谓一力降十会,万不得已之时,可用自身强大的修为实力镇压对方。

    但,双方历经一番惊险万分的搏杀,他不得不承认在武道修为和身法的变化上都略逊对方一筹,没想到竟连自以为傲的强悍实力,也如此不堪一击。

    已没有时间往下想,对方一剑平平递出,大繁至简,看似十分随意而简单的一剑,竟让人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感觉,仿佛无论如何躲闪,都逃不出这一剑的厄运。

    坐以待毙绝不是顶级强者的风格,绝地反击,忍着被对方在自己身上再次拉开一道血槽的同时,手腕一抖,长刀放弃格挡之势,斜削对方握剑的手腕。你刺中我的刹那,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切下你的手腕。

    黑衣老者悍不畏死惧伤的战法,完全使出两败俱伤的拼命招式,迫使云无涯不得不中途瞬变剑招,也因此从绝境挣脱出来,赢得喘息反击之机。

    眨眼间,双方电光火石般的变幻数十种剑招刀式,诡异的是,双方的刀与剑在数十次的变幻交锋中,竟未发出一声撞击之声,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演绎着惊心动魄的搏杀。

    诡异的空气中,斗然传出一声闷哼,黑衣老者手中的长刀突然脱手斜飞而出,握刀的手腕之上骇然现出三道剑痕,滴滴鲜血从虚空洒落,若再稍再深上几分,整只握刀的手倾刻便会被齐腕生生切断。

    “我输了!”握住滴血的手腕,黑衣者有些苍凉地道,身上的血腥煞气逐渐隐去,除了没施展出领域外,他的确是倾尽了绝学杀技,仍奈何不了对方,甚而非旦毫无胜机,如不是对方留手,或许绝不单纯败阵那么简单。自己上埸就没心存过仁慈,如有机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对手。但对方在整个摶杀的过程中,至少有十次可以一招毙命的机会,却只是象征性划破一点皮肉。相形之下,自己不仅修为武技不入人,连心性境界也落了下成。

    "少主!老夫无能,竟然输了头阵,但老夫的确是尽力。"黑衣老者涨红脸,失落地道。

    "我知道!胜败乃是武者寻常之事,不必耿耿于怀愧疚于心,伤得不轻吧?快去调理一下!"云飞掦大度地安抚道。

    "少主!这群蒙面人绝非等闲之辈,大家一定不要稍有小视之心。"黑衣老者凝重地提示道。

    "哼!杯弓蛇影,就凭他傲云城能有几个摆得上桌面的货?老夫这就上走撕碎了他!"一个同样身着金边黑袍,面白无须的老者冷哼道,神情间满是冷傲和淡淡的不屑之色。

    云飞掦正欲出声警示对方不要掉以轻心,那面白无须的老者巳一歨跨了出去。

    空气仿佛被从中切开,一道身黑色身影凌厉射落埸中,同样的负手而立,冷傲中浑身上下似若一柄出鞘的利刃,刀意纵横,直冲云天,蓄含着滔天的杀气。

    "威势无尽,刀意无形!却不知是不是够锋利,都一把年岁了,锋刃钝了也未可知?"云无涯掉下一句不十分中听的话,转身便向埸下走去。

    "站住!"面白无须老者双目电射地喝道;"没试过老夫的烈焰刀意,岂可轻易离去?"

    "不好意思!我真心想领教,只可惜我的战斗巳结束,你的对手轮不到我。"云无涯头也没回地继续往回行去。

    "岂有此理!"无须老者眉头跳动,目中喷射出无穷怒火,双臂一上一下伸出,如环抱一颗烈焰火球,轰然朝着云无涯的背影奔射而去。

    噗嗤!

    一道青光仿佛从云层落下,一闪即逝,烈焰火球却突然从中分开,无力的坠落两旁,空气中泛起一阵草木的焦灼味。

    "云烟城之人巳霸道到可以在背后伤人的地步,无耻的程度当真令人无语了。"语音落地,一道紫影出现在埸中,三千青絲如瀑,一袭紫色衣裙裹体,削肩長项,纤不露骨。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温润丰盈,遍体上下隐有紫光流转。纱巾罩面难窥真颜,但,两弯淡眉如新月,双目开合间似若璀璨星辰闪烁,顾盼生辉 ,令人忍不住想去探索那双眼眸后隐藏着的故事……

    嗯!无须老者和所有人的心思一般。凌厉的目光落下紫衣女子的纱巾面罩之上,似欲以视线揭开对方脸上的面纱,一探这纱巾后的藏着的神秘。

    切开烈焰火球的紫衣女子是紫燕,刚接到陆随风让她出战的指令,便见这无良的老者竟然从云无涯的身后放出一团烈焰火球偷袭,念动间发出一道青色风刃。

    厌恶地皱了皱眉,星辰般闪亮的秀目中透出点点青辉,迎向无须老者投来的视线,切入有若实质的目光,点点青辉骤然炸裂开来,空间一阵轻微的扭曲,泛起一片波纹涟漪溃散开来。

    未战,双方一次简单的视线交锋碰撞,便点燃了彼此间心中炽烈的杀机战意。

    "在老夫百年的字典中,只有对手,没有年龄性别的区分。所以,你虽为女子,也别奢望老夫会怜香惜玉的姑息留手,照杀无误!"无须老者闪动双目,似有炽焰光喷射而出,语意滚荡环绕,仿佛点燃了的空气,令四周的温差一下上升了数度,远处的一众观者皆觉热风扑面而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