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峡口前的搏奕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峡口前的搏奕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云公子!果然是君子中的小人,光面堂皇中却隐着不良的居心,当真令人刮目相看了。"纳兰飞月撇了撇嘴,带着淡淡地不屑道:"你将挑战之处选在此地,是不是该给个合理的解释?"

    "纳兰公子睿智过人,即巳知道了答案,又何须多此一举的讨个解释?有意义吗?"云飞掦不以为然淡淡一笑;"更何况我从未自认为自己是君子,所谓的"君子",通常都是被人用来欺骗和出卖的。说到居心,你似乎应该比我更有心得,小小的一叠清单却可让一座主城,在倾刻间变得一无所有,你认为自己还是君子吗?"

    "那倒也是!只不过,纵算如此也不能与我的"货"相提并论。只不知你是否巳准备妥当,尽管你自认为胜卷在握,仍可能有许多不定的因素,让万一变成一万。"纳兰飞月慎重而刻意地提示着对方。

    "呵呵!这就无须纳兰公子刻意操心了,这点基本的觉悟还是有的。"云飞掦抬手看了看手指的蓄物戒,玩味地道:"货,都在这里装着,只怕有若空中楼阁般的可望而又可及。你不觉得自己只是在纸上画的坑么?"

    "就算是吧!总好个聊胜于无。"纳兰飞月自嘲地一笑;"好了!唇枪舌剑虽可呈口嘴之快,却于事补。希望能在"隐龙秘境"开启之前,结束这埸"以武定乾坤"的挑战。谁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人能生离此地?"

    "深有同感!那还等什么?你我各自派选五人出埸,无论用什么方式和手段,唯有尽数击败对方方为胜出。你可以异议?"云飞掦提议道,似早有谋定,将己方的胜算无限拔高。

    "以武定乾坤"的挑战只是一个笼统的规则概念,其中有着许多形式可以选择,例如:三战二胜,车轮战,甚至一人累战多人等各种模式,都可以在事前商议协定下来。

    "云公子即以谋定好了,我方自也无甚异议,就照如此模式进行。"纳兰飞不加思索地点点头,洒然地回应道。

    对方如此痛快的应答,反倒令云飞掦心中微微一凛,似乎感到一絲危险的信号,这种刹那的感觉稍瞬即逝,有若惊鸿一瞥,并未十分放在心上。

    "隐龙秘境"开启前的等待中,时间仿佛流逝得格外的缓慢,有点度秒如时的感觉,令人倍受煎熬。忽然有道"以武定乾坤"的大餐出现在众人眼前,当真有些令个喜出外望,很快便从四面纷围观过来。没人会关心这埸挑战的原因是什么?总之,有精彩的好戏上埸就行。

    "竟然会是云烟城和傲云城对上了,有点矛与盾的感觉,很期待啊!"

    "谁的赢面大一些?我的问题是不是很无聊?但的确是个问题!"

    "废话!傲云城虽然也很强势,但还不足以抗衡云烟城。"

    "你不觉得这些蒙面人身上的气息有些熟吗?"鹰击长空蓝飞鹰皱了皱眉,对不远处的苍海归龙于飞龙言道。

    "嘶!这些人怎可能会与傲云城突然搅在了一起?"于飞龙似乎巳觉察到了这些蒙面人的身份。

    "你是说……"蓝飞鹰倒吸了一口气;"沒错!接下来的挑战肯定比预想中的更精彩!"

    纷乱的议论声中,云烟城的阵营中巳缓步走出了一位身着黑色金边长袍的老者。一个全身充满了戾气血腥的老者,脚踏在绿茵地上,肉眼可见翠碧的草坪瞬间发黄枯萎,足见其身上散发的煞杀有多重,举手投足间怎么都遮掩不住。

    有句令人毛骨耸人的话;杀人一千,杀气盈野,其意是杀气之重已经是弥漫满山遍野了。而杀人一万,冲霄杀气便会转幻成可怕的血煞杀气。煞气可以凭添自身的战力,更能在精神层面上压迫震慑对手,纵算双方实力修为相当,在这种煞气的压迫下也会输下阵来。

    大凡武者成天都"杀"字挂在嘴边,事实上倒底真杀过几个人?但,这黑衣老者手中收割的生命,肯定没有一万,也绝不会少于五千,无论是人或是妖兽。

    黑衣老者环顾四周,咧嘴一笑,森白的牙齿在阳光的反射下透出令人全身发冷心悸的寒光。只是咧了咧嘴,一道眼神看来,给人一种血海尸山的恐怖冲击感。定力稍弱的人,或许能吐出一口血来更好,否则,势必会郁积于胸,伤及内脏心神,甚至更严重。

    仿佛来自九幽的森冷目光落在十米的一人身上,闪过一抹惊讶。这个蒙着面,全身上下似在冒着絲絲寒气,比他森冷的目光还要冷冽,艳阳的光照也仿佛变冷浸透骨。这个比他更森冷的人便是他此战的对手,云无涯。

    "嘿嘿!这种人,杀起来才有意思!"黑衣老者死死的盯着对方,目光似若充满血腥杀戮的利刃。

    波!

    两道同样冷冽如锋似刃的视线,在炽烈的阳光下骤然碰撞,肉眼可见地泛起一阵水雾涟漪波纹。

    "你看上去似乎很喜欢杀人,却不知你到底真杀过多人?弄得像地獄走脱的小鬼一般,以至变这副人嫌神弃的模样。"云无涯面对黑衣老者煞气慑人目光,眼上仍是那副冷漠如水的表情,完全一派百邪难侵的模样。说出来的话更容易让人倾刻震怒暴走,不过,本就是来和你战斗搏杀的,谁怕谁?

    黑衣老者是否震怒不知道,冲动暴走的情况却没有出现,但见其浑身一抖,全身骨格发出一阵咯咯声,体形骤然变得魁梧挺拔如山,身高直达二米之外,比之对面的云无涯,看上去要大上一号。煞气森森的眼中放射出阴柔的幽幽冷芒:"你是第一个面对老夫,还能如此淡定自若的人,有资格让老夫出手。你若能猜出老夫手中收割了多少条生命,今日可以绕你不死。"

    "你收割的生命的确很惊人,但,你杀过的人却不多,若我猜得不错的话,绝不会超过五十人。"云无涯有些语出惊人地道,听上去似又有些矛盾,让人一时之间还有些听不明白。

    "哦!何以见得?"黑衣老者的眼底闪过一絲微不可觉的惊诧之色。"

    "因为你的煞气之中充满了浓烈的妖兽血腥味和气息,而人类的死亡气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本是一种修练法门,凝聚大量的死气和杀气转化为一种强大无比的煞气,就这么简单。"云无涯耸了耸肩,冷冽地一笑;"你大可失口否定,我并不介意。同样,你若能猜出我杀过多少人,我今日一样会留你一条生路。"

    你很牛么?那我就是狂牛!众人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这个意思,唏嘘一片。

    "你果然不是不等闲之辈,竟这都能知道得这般清楚,老夫当真是小瞧你了。"黑衣老者微皱了皱眉;"如你所言,的确说得没错!不过,听你的语音,观你的体态,你似乎很年轻,绝不会超过三十岁。如此年龄,手中又能沾上多少血腥?不猜也罢!"

    "呵呵!我如是杀人过万,你自是不会相信。不过,有一点绝不会错,那就是我杀过的人一定不会比你少!"云无涯身上散出的冷冽杀气,不由人不相信。

    彼此双方言来语往,旁人听上去只觉有趣或无趣,但对二人而言却堪比利刃刀锋的凶险,更是一种心神和气势间的争锋搏奕,甚至比有形的搏杀更惊心动魄,气势衰而心神损,此消彼涨,修为实力战力势必都会大打折扣。

    两人虽仍然相对而立,事实上,战斗早巳开始,唇如枪,舌若剑,枪来剑往巳经过了几轮锐利的交锋,心智的绞杀,气势,气息,气埸的强强碰撞。孰强孰弱,唯有局中的二人自知。

    双方仍静静地对峙着,峡口前的风很强劲,鼓动着两人的长袍,长衫猎猎作响。绿茵之上的众人皆是强者中的强者,自然明白这种层面的战斗模式,摘叶飞花,一字一言,吐息之间都可以杀人于无形,而这种心神气势间的搏奕更是至关重要。

    从黑衣老者渐渐凝重的的神色间,可以看出他似已收敛起最后一絲轻视之心,浑身上下的煞气在不断蒸腾,虚空中有锐利无比的阴冷气流弥漫,眼睛中绽射出幽幽冷芒,如一条伺机突袭的毒蛇。

    云无涯双手反扣在身后,从他冷漠的纱巾下的眼中看不到一点情绪的变化,除了被风掀动的长衫鼓荡,没有任何异样的气息透出,全身上下只能读到一个字"冷",有若严冬飞雪般的"冷",仿佛可以冷透天地万物。

    这片空间的气埸制约着武者的玄力修为,破虚境强者的"域",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同样不能拔空腾上虚空战斗,最多只能腾挪跃起三米多高。当然,这对每一个武者都是一视同仁的公平,彼此间的唯有以自身的武学底蕴展开搏奕,武技,武意,武势,不在气埸的制约中,大可放手倾力施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