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一河之隔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一河之隔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隐龙涧近在眼前,殊不知,一河之隔,徒令无数自以为是强者裹足而止,望河悲切兴叹。按理说,区区七八十米的河面根本本不住这些所谓强者,换个埸合,人人皆轻易的踏虚破空而过。但,此间似乎拥有一个无影无形的重力气埸,人在其中,体内的玄力会倾刻下降七成,别说踏虚而行,就是腾空三米都有若千斤坠体。要想渡过这湍急汹涌的河面,唯有踏波踩浪方能达到彼岸。

    不过片刻光景,巳有数十人试图踏波而过,却无一人能渡过十米的水面,便纷纷被卷入湍急的旋流之中,生死不明。没有人会关心这些坠河者的命运,却也再没人敢轻易涉险渡河。一条河阻断了多少人的希望之梦,"隐龙秘境"近在咫尺,却仿佛渺在天涯。

    有人被阻,自然也有人能安然抵达彼岸。眺眼望去,对岸平坦的绿茵之上,巳聚集了有上百人众,能过去的人,没人会质疑是强者中的顶级强者。

    云飞掦骇然也在其中,按他的实力修为应该留在对岸才是,但有人看见他是被两名黑袍老者生生托着渡过河面的。云烟城竟然有二十五人顺利到达了彼岸。

    湍急的河面上终于又有人在渡河了,令人震撼的是竟然有十三人同时踏上汹涌的激流之上,且一个个似若行云流水,如履平地般的轻松写意……

    "不可能!"云飞阳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与他齐名的纳兰飞月,修为境界与他在伯仲之间。而自己却是被人强行携带才得以渡河,而此时,那纳兰飞月却是独自踏波踩浪而行,且还面带浅笑,神情间没一点惊惶不安,严然一派淡然从容之状。再看与之随行的十二人,装束上能辨出是五女六男,人人皆是纱巾罩面,无法判断其真实年龄。

    这一行踏波渡河之人,不用猜都知道是陆随风等人了。一踏入这片特殊重力气埸区域,陆随风便巳察觉有异,尤其是纳兰飞月和一同随行傲云城两百精英,更是人人但觉脚下如铅般滞重,除了纳兰圣之外,其余人根本无法安然渡河。

    奇怪的是陆随风这边的所有人,似乎都没受这特殊的重力气埸影响。唯一能解释的是他们体内所修的都并非这片世界玄力,而是借天地灵气转换凝聚的真元力。这片气埸制约的只是所谓的玄力。明白了其中的玄机,便让傲云城的一众精英就地留下,待机而动。

    "看来我也只能跟着一并留了!"纳兰飞月挤出一絲苦涩的笑;"以我的实力修为根本无法渡过这片湍急的河流。"

    "那倒是!不过,你却是此行明面上的主角,你若不到埸,下面的情节就断更了。"陆随风望一脸郁闷沮丧的纳兰飞月,戏谑地笑道;"你没见那云飞掦正在对面等着看你傲云城的笑话,不鼓足勇试一试,怎知就过不去了。你说呢?"

    "这个……你确定我能行?"纳兰飞月说这话连自己都不信,一点底气都没有。

    "呵呵!你可无尽的怀疑自己,若质疑我的话,绝对是一种对我的羞辱。"陆随风一整神色;"我什么时候有妄言骗过你?"

    "那到没有!可是……此举真的有点强人所难了。"纳兰飞月苦着脸道。

    "这都不明白!真够迟钝的了!"青凤忍不住轻哼道。

    纳兰飞月闻言一楞,啥意思?随即晃然惊觉;"你的意思是说可以携带我一同渡河?"

    "你认为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你这个主角是绝对必须到埸的。"陆随风不容置疑的确定道:"你只管正常的跟着大家一起踏上水面,我担保你届时有若如履平地般的轻松写意。怎么样,敢不敢赌一赌对我的信任?"

    "呵呵!我早巳在心里将你当作了最值得信任的朋友了,把命托负给你,我敢赌!"纳兰飞月说的是由衷之言,越与陆随风相处下去,这种感觉越炽烈,真切。

    无数双眼睛投射在这群怪异的蒙面组合身上,十三人集体渡河,場面颇为壮观。之前最多也就是三人行,看上去巳是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可谓是险之又险,差点没被一起卷入湍急的漩流中。说的应该是两名老者携云飞掦的情景了,可见过河的难度有多大。

    纳兰飞月望着奔腾滚荡的汹涌激流,深吸了口气,正欲试着抬脚踏上面,忽觉身体一轻,整个人随即突然窜了出去,惊觉时人巳离岸五米有余,一下落在翻滚不息的浪波上。骇然之下,身形顿觉一阵失控,禁不住前倾后仰,左摆右晃,晃荡的角度都达到六十度,却偏偏硬是没跌入漩流,像似被一团无形的绵柔之力包裹着,托浮在水面浪波之上。

    "这姿态太丢人了!放松心神,舒展身躯,腰背挺立。"陆随风在他的左侧出言提示道:"无数双眼球在盯着你,尽量的潇洒淡定,优雅从容,别被人给小瞧了。呵呵!貌似你此刻有心跳河自尽都做不到,不信,你大可一试!"

    呼!纳兰飞月闻言,重重地呼出了憋在心中的一口浊气,按照陆随风的话很快便轻易的稳住晃荡不定的身形,左右瞥了一眼身旁的众人,个个气定神闲,一派云淡风清的模样,脚下踏波踩浪如履平地,飘逸洒脱至极。

    挺了挺胸,双手反扣身后,面带淡淡的浅笑,自我感觉说不尽优雅超然。这一幕正好是云飞揚所震撼的情形。

    事实上,纳兰飞月此刻的的震撼绝不比云飞掦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骇然的发现自己看上去虽在激流浪波上行走,脚下却压根就未挪动过一步,仿佛被一团无形的绵柔气劲牢牢地托着整个身体,轻柔地悬浮在水面之上,缓缓地向进推行……

    在他的想象中,所谓的携带应该是有人托住他的身体,至少也是牵着手臂勉力带人强渡激流险浪。万没想到却只是随意地释方出一股气息,便能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淡然自如的托起。禁不住瞥了一眼身侧的陆随风;高人啊!虚怀若谷,藏得太深了。难怪事事皆能在他的谋算和撑控之中,暗自庆幸彼此间能化敌为友。

    能将自己的命交托在对方手中,心中若无绝对的信任,无论你承不承认,都早巳在灵魂深处将当成了永生永世的朋友,否则,此人定是其蠢如猪。

    纳兰飞月自然属于那种人上之人,骨子里本就冷傲清高致极,很少有人能入得他的法眼,尊如云飞掦之类的天之骄子都没被他放在心上,更何况平常之辈了。却唯独对陆随风生出一种莫明的仰视和由衷的欣佩,甚至上升无尽信任和不可缺失的友情。世间事,有着太多无法解答的玄妙之机,或许终其一生都寻不到答案。唯有跟着感觉走,统称为大道自然。

    十三人这般行云流水,安然从容的踏上彼岸的实地,自然引来无数人的惊叹和加倍关注。

    "那不是傲云城的纳兰飞月么?"位于东面的人群中,有人言道,竟然是飞鹰城的蓝飞鹰,身边围坐着四个血衣中年人,不用想都知道,他也是被人强行携带渡河的。

    "这种埸合怎可能少了傲云城,凡是有头有脸的势力都不会错过这种盛会。"十米外的另一处人群里有人说道,正是一如即往霸气十足的龙归苍海,于飞龙,归龙城也来了。

    广宽平坦的绿茵地上,三五,七八的人群各倨一方,没有一个组合是省油的灯,俱都是来自中央大陆叫得响名号的各种势力。稍弱些的势力根本没资格,也没胆出现在这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仍陆陆续续地不断有人渡过河来,一眼望去,至少巳聚集了二百多人,各自为政的分成了数十个阵营。

    按青凤的说法,"隐龙秘境"应该在正午时分开启,届时,笼罩在一线天峡谷口的紫雾轻烟便会消散,封印结界会出现大量的裂缝裂口,五个时辰方自重新复原关闭。

    此时,不过才霞光漫天,离正午的开启之时倘有一段时间,有些人少力薄的阵营都在相互商谈着组成一定的联盟之势,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危机险境。

    云飞掦对身边发生的状况没一点兴趣,目光落在纳兰飞月一众人的身上,实没料到对方竟然会有这许多人能安然渡过河来,当真有些始料未及。他心中自然明白,能踏上这片绿茵之地的没有一会是等闲之辈,对接下的"以武定乾坤"之战,绝对不是个好的兆头,望了望身旁带来的顶尖强者,每一个都拥破虚境的不凡修为,稍稍下沉的心又浮了上来。

    视线始终被一位身着如雪裙衫的蒙面女子所牵引,似觉这女子的身形体态尤为熟悉,更有一种若有若的亲切感,皱了皱眉,这气息怎会这般熟悉?

    对方除了纳兰飞月之外,人人皆是纱巾罩面,似乎唯恐被人窥视真面目,难不成这些人都是熟识之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