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你有招,我无招,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你有招,我无招,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前者是纳兰圣幽灵般诡异的"瞬移",由于速度已超出了人的视觉感观范围,只觉虚影一闪即逝,飘渺无痕,根本难以辨识其轨迹线路。后者是云无涯留下的一连串残影残象,让人更是难辨虚实真伪,根本不敢轻易发起攻击。

    蓦地,纳兰圣的身影忽东忽西的闪现了两次,突然便呈现在云无涯身后的数米之处,一股携带着击穿山岳的拳劲无声无息地击出。

    云无涯浑的毛孔顿然扩张开来,直觉致命的危险来自身后,心神念动间,残象立现,真身倾刻随风散去。

    噗!

    拳劲呼啸奔涌而出,击破虚空,洞穿空气,五十米外的一片林木轰然倒塌一片,残枝落叶飘洒纷掦。足见这一拳的威势和破坏力,令人惊颤乍舌,如被击中,势必骨碎肤裂。

    只可惜,残象爆裂,纳兰圣顿觉一拳击碎的只是空气,毫无着力之感,心下暗知不妙,没有一点停顿,展开身形,瞬移到一丈之外。

    唰!

    一道青光剑气激射而出,撕破纳兰圣留下的一抹虚影,五十米外的林木再遭摧残,纷至倒下一片。

    双方各攻出了一拳一剑,击碎的都是彼此的残象虚影,受灾的是无辜的林木,此刻巳变成了一片狼藉的平地。

    纳兰圣凭借着诡异的瞬移身法,不断地轰碎云无涯留下的残像。而云无涯也不时机的击穿了对方无数的瞬移虚影。只见四周的草木丛林一片片的轰然倒塌,漫空枝叶如雨倾泄。

    虚影,残像,在月华下闪烁,交错,迥旋,其中的凶险可谓步步杀机,彼此皆是险象环生,稍有疏忽不慎,势必会溅血当埸。看得众人目不暇接,屏气止息,连手心都揑出汗来,不自知。

    云无涯逐渐熟悉撑握了对方瞬移的空间距离和速度,提前闪掠至对方下一处瞬移的位置,意欲施以拦截,指尖绽射一道凌厉剑气,斜斩而出。

    噗!竟然斩碎的又是一道虚影,当真大出意料。

    "不错!竟能提前预判我出现位置,果然不同凡响。只可惜,我的移空瞬闪身法可以瞬移至半中,令你失望了。"纳兰圣的话音方落,身形再次闪现,落在云无涯剑气刚过的位置,趁对方微楞之际,毫不停顿地轰出一拳。

    轰!拳劲咆哮如雷,一往无前地轰在云无涯的身上。只可惜身形炸烈的瞬间,纳兰圣便知道击中的同样是对方的残像。他也没指望能轻易的击溃对手,早巳预留后手准备,算计着对方闪避之后可能出现的方位,脊背弯曲,另一只空着的左手握拳,顺势一拳轰在地面;拳动山岳!

    倾刻间,浩荡的拳势铺展开来,似同海啸汹涌澎湃,又如一座座险峰岳山势崩塌,直朝着云无涯的现身处肆意地挤压过去,封锁住了所有闪避腾挪空间,令人生出上天无路的恐怖感。

    纳兰圣能想到的,云无涯同样也能想到,剑气如虹,隔空斜劈而落,锋芒无尽,怒海狂涛倾刻逆流反卷,山岳塌陷分崩。这长虹惊天一击,直接毁去了纳兰圣"拳动山岳"的拳势。

    作为顶级强者,每个人都会留一些足以至人死的隐秘底牌,不到面临万分被动的情势,不会轻易展现出来。对方的强大完全超出了事前的预想,在不动用"领域"的的情况下,唯有抛出底牌,否则,想要很快分出胜负的难度很大。

    云无涯的脸上没有一点惊诧之意,不以为然地淡声道:"到了这个层面的武者,自然都会留有以万一的底牌,你若有,我当然也不会例外。"

    "好!即然如此,我们不妨就以彼此的底牌分一个高下来吧!"纳兰圣毫气吞天的朗声道,众所周知,未来世事难料,底牌一旦用出来,便少一分保命的机会。

    纳兰圣话落,浑身身势瞬息澎,浩荡霸冽,给人一种无限拔高的错觉,仿佛耸立天地之间,睥睨一切。

    拳倾天地!

    这一拳是苍空霸拳中的绝杀技,在气势无尽的纳兰圣手中施展,仿佛从云际深处轰出的一拳,摧枯拉朽的破碎虚空,塌天般的朝云无涯碾压而来。

    彼此双方至始至终都未曾亮出点刃,云无涯此时自然也不会拔剑。心神沉入剑指之中,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的可怕沉静,不动则巳,动则势必风云色变,石破天惊。一众观者皆屏息闭气,拭目以待!

    月华清光斗然一暗,一只如山拳头遮住光影,轰然落下;拳倾天地!

    数十米方园皆在这一拳的攻击范围内,令人根本无法躲闪。而云无涯也没躲闪的想法,剑指一掦,一道数丈长的惊天绚丽光华瞬间划空而出,炽亮的剑气锋芒无尽;长虹裂云!

    轰隆!

    如山拳劲与如虹的剑气轰然撞击在一起,浩荡的气劲旋流幅射开来,将数十米的地皮被生生掀起一层,漫空尘土飞溅四掦。

    令人无比震撼惊骇的一幕发生了,如山般浩荡霸道的拳势,竟然被数丈长虹剑芒彻底击穿贯透,肉眼可见的迅速分崩溃散开来。而那一道无尽锋芒却仍旧余势未消,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然意志,奔雷般的斩在纳兰圣的身上,幸好有玄力护体,抵消了大部分的剑气攻击,却仍挡不住这一剑之威,身形倒飞而出的同时,口中随之喷出一蓬鲜血。

    云无涯抬眼望向纳兰圣,人在倒飞的空中,左手箕张呈爪,紧紧抵住去势未尽的剑气锋芒,虎口处已有鲜血流淌,足见这一击的威势有多么强劲,再稍稍挺进几分,剑气锋芒势必会长趋直入的贯入对方体内。只不过,这一切都在云无涯的精准撑控之中,一场点到为止的比试而巳,旨在迫对方认输。否则,纳兰圣此刻巳被洞穿,倾刻变成一具尸体。

    纳兰圣开声合气,一把揑碎胸腹前的可怕剑芒,踉跄在落下地面,一连暴退了十来步,这稍稍稳住身形,咽头一甜,又忍不住喷一口血,胸口一畅,这才适敞了许多。

    眼神中流露极度的惊骇之色,他清楚的知道如不是对方分寸拿揑得精妙绝伦,那有时间揑碎那恐怖的剑气锋芒,?了?干涩的嘴唇,情绪有些低落地道:"你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强大得多,似乎还有所保留,未尽全力。"

    "哦!何以见得?不过侥幸略胜了一招而已。"云无涯不以为然地道:"双方都未动用兵刃,更没有放出"领域"搏奕,只是普通的空手较量而巳。此战似乎并不能证明什么?"

    "听上去似觉有理!但,到了这种层面的武者,举手投足之间都可裂山断流,杀人于形,使不使用兵刃分别不是很大。"纳兰圣实话实说,并不觉得会不会有损尊严和颜面,如没有这般大度包容的心胸境界,也不可在这种年龄段,便拥有如此不凡的成就。

    "而且,此战从头至尾,你都从未主动出击抢占先机,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的姿态,却每每总能在最后的惊险一刻,从容地逆轻战局,而反击的迅度和力量都拿揑得恰好处,并能精妙准确地切入对方招式中最薄弱的环节,反创对手。在如此战局下我都败下阵,真不知你一旦先机在手,主动发起攻击,我是否也有足够的防御能力?"纳兰圣若有所思的总结着此战的优劣,似乎受益非浅。

    云无涯身上的冷冽的寒气潮水般的退去,难得的溢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似对纳兰圣这份博大豁达的心境颇为赞赏,对其凭添几分好感,于是不再惜字如金地道;"先声夺人,意在慑敌心气,增我威势,从双方的气势上达到此消彼涨的效应,能凭添几分胜机。主动出击,抢占先机,可撑控全局,进退游刃有余,灵动自如,立于不败之地。但,防御反击也并非没有取胜之道,尤其在敌强我弱的势态,常能出奇制胜,以弱胜强。只可惜,通常都是久守必失,甚至一次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便巳败下阵。"

    "但,此战的最终结果却是我输了,却不知败在处,可否不吝告知?感激不尽!"纳兰圣一脸认真的言道,神情透出由衷的恳切。希望能在未来的腾龙榜大赛上,不再犯同样的错。在那残酷血腥的赛台上,错一次的代价便是整个生命。

    云无涯耸了耸肩,抬眼望向天边的冷月,悠悠地道:"很简单!因为你有招,我无招。如此而已!"

    啥意思?纳兰圣微皱着眉,连连地眨动着眼皮,似明白,又像是一下如坠云雾,貌似呼之欲出,却又觉心神一空,刚抓住的感觉又顿然没了,这种滋味让人心里十分憋屈难受,如不弄个明白,当真食难下咽。

    "拜托你能不能再说明白些?我的悟性虽说还不错,但你之所言太过空灵玄奥,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让人在扑朔迷离中又隐见流星飞逝。就是这种感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