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惊心动魄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惊心动魄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条手臂仿佛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骤然透出,云无涯顿觉所在的空间瞬间绷紧,随之塌陷,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笼,将自己囚禁在其中。与此同时,一道浩瀚狂霸的拳劲,山崩地陷般的随着纳兰圣的手臂轰击而出。

    噗!

    一拳出,锐利无铸的拳劲所经之处,地面犁出一条长长的深坑,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云无涯的瞳孔微微一缩,身上的剑意锋芒更加炽烈,所有人仿佛看到他的全身浑然凝聚成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剑。

    斩!

    云无涯一声凛冽的冷喝,心神一动,看似虚无的剑意,瞬间凝聚成一道有若实质般的惊电剑光,可怕的锋芒纵横无匹,不但摆脱了天地囚笼的束缚,屠戮斩劈在如山霸道的拳劲之上。

    轰隆!

    月光不的空气在可怕的撞击力下,轰然炸裂开来,肉眼可见的形成了闪亮的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生生将周边的草坪地掀起一层。

    拳劲剑气撞击所产生的气流风暴大得惊人,人在其中绝对会被撕裂破碎开来。

    双方一击之下同时不约而同的退了几步,这次碰撞只不过是一种试探性的出手交锋,并不是双方最强的攻击手段,真正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

    "实力果然不可小觑!"云无涯真切地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巨大威压,如不打起十二分心神来应对,真的可能会输掉这埸战斗,破虚境中阶的强者绝不是说着玩的。

    "能挡住这一拳,足以说明你有实力与我抗衡。只不过,这只是试探性的一拳,接下来的一拳,你可要千万小心应对了。"纳兰圣拂了拂身上的尘土,神色凝重的提示道。

    拳定山河有束缚空间的效果,在攻击力方面自然不免会弱上许多。纳兰圣明白一味的束缚对方,却并不能彻底的击溃对方,接下来应该用绝对的强大实力压垮对方。

    "刚才的一击同样也是我的试探性攻击,我后面的攻击也会十分可怕,千万别掉以轻心。"云无涯?了舐嘴唇,冷厉的警示对方。

    适才的一击巳是这般惊心动魄,连地皮都掀起了一层,听两人所言不过只是一次试探性的碰撞,众人皆震撼得唏嘘不已。

    "你的人藏很深啊!战到此时还未看见他发动一次真正的攻击。"纳兰飞月目光如炬,看得十分真切,同时也发现了潜在的危机。

    "呵呵!他若出击,也就意味这埸战斗巳到了尾声,胜负的结果也很快分了出来。"陆随风的话令纳兰飞月心神一颤;那来的这份自信,纳兰圣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云无涯仍静静地立着,对面的纳兰圣在不断的蓄势,他也没趁此发起攻击。

    纳兰圣的拳势逐渐的凝聚,浓烈无比,渐渐融合成一股霸道强横的浩荡意境。几乎在瞬间,纳兰圣神情肃穆地骤然轰出一拳;拳裂虚空!

    一股裂山断流的拳?,一下撕开前面的空间,有若万马奔腾般的朝云无涯席卷而去。

    一剑西来!云无涯竖指为剑,眼中的瞳孔几乎填满了闪耀的青色剑气,瞬间化作一道惊电,迅猛中带着些许飘渺之意,虚浮不定地迎向奔湧而来的裂山拳势。

    嘭!

    飘渺剑光和浩荡拳势在途中撞击在一起,地面一阵颤抖,空气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剧烈波动,狂暴的气劲朝四方辐射开来,轰然炸裂开来。

    云无涯的身形被反震劲气狂流震出十米开外,这一剑西来是他才领悟没多久的剑招,蓄含着飘渺惊电的意境,还是第一次在战斗中尝试着运用。面对纳兰圣的这一道浩荡与霸道完美结合成一体的拳势,以四两拨千斤之势,精妙无比分解了这惊天霸拳。

    纳兰圣似也被这反震的气流冲击,蹬蹬暴退十来步。这一次惊天碰撞,场面上看来仍是不分彼此,势均力敌。

    "很好!你是十年来能接下我这"拳裂虚空"之人,在中央大陆的年轻一辈中足可自傲。"抬起眼,纳兰圣的眼中仍然充满了浩荡霸气,透出无比强大的自信;"接下来,你要作好受重创的准备。"

    "击败你只不过是意料中的事,根本不足为奇,也无脸自傲。"云无涯平静无波地道,身上的剑意凝而不散,更加凛冽冷厉,令周边的空气也为轻微震颤扭曲。

    嗖!

    一抹身影在月色下划出一条隐约的虚线,纳兰圣非旦拳势霸道惊天,连身法速度也堪称一流,当真令人所料不及。身体移动间,犹若幽灵般迅捷,瞬息便欲贴近云无涯,给予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

    只可惜,身法速度是云无涯的强项和优势,纳兰圣此举直有班门弄斧之嫌。

    纳兰圣贴近云无涯的刹那,但觉有风一吹,对方的身影瞬间飘散开来,似若一缕轻烟般的消失无影。

    纳兰圣见状,心下不由一凛,微皱了皱眉,视线中再无对方的身影,没想到对方的身法速度竟在自己之上,整个人似乎巳同空气融合成一体,连身上的气息消失无踪。即然如此,我就用"拳定河山"的拳势束缚封锁住这片空间,让你无处遁形。

    纳兰圣顿住身形,不再盲目地四下搜寻,一条手臂再次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透出,浩瀚狂霸的拳劲,山崩地陷般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笼。

    只不过,同样的拳势再次如法施出,尤其对云无涯而言,巳完全去了应有的危险和威胁。

    云无涯冷傲的嘴角微微上掦,剑指凌空斩落,下一刻,一道绚丽的光华破开苍穹,势若惊电奔雷般的从云层深处奔腾劈落。

    无论纳兰圣的拳劲无论如何浩瀚狂霸,在玄奥无比的束缚牢笼未完全封锁这片特定的空间之际,惊电雷霆巳然劈落而下。

    卡嚓!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剑势拳势相撞,意外地,并未发出惊天撼地的轰然震响,只是诡异地发一道不太响亮的"卡嚓"声,未成型的的天地牢笼骤然破裂开来,随之分崩碎裂,瞬间化化为无形。

    残留的一絲剑气飞窜而出,恰好划过正欲飞退而去的纳兰圣的左肩臂,带起一缕血花飞溅。

    双方几番惊险绝伦的强强搏杀,战到此时终于有人见红受创了。虽然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轻伤,但对纳兰圣霸道的自信,无疑是个不小的影响,从他凝固的神情中便可察觉到了。

    云无涯在斩裂天地牢笼的同时,剑气虽然也破碎得不成形,却仍然蓄着一絲残存的剑气,给纳兰圣出奇不意的一击。

    纳兰圣竟然被剑气所伤,还见了红!

    一众观战的青衣人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一片又一片,仿佛仰望的峰巅倾塌般的震撼。

    "陆公子所言果然非虚,只是防守反击便能击伤纳兰圣,纵算在傲云城中也可以挤身前几十位的强者行列。当真令人震撼不巳!"纳兰飞月虽是由衷的感慨,仍对纳兰圣接下来的表现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因为纳兰圣的确不是轻易便能击败,至少也会让对方付出惨胜的代价。

    "因为纳兰圣犯了两个错误,其一是舍长取短,与对较量身法速度,导自被动局面的发生。其二,同样的拳势在这种局面的搏杀中反复使用,岂有不受创之理。"陆随风淡然轻笑地点评道:"强者间的搏奕,斗智,斗勇,拼实力,情势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误判都可能溅血横死当埸。更何况,连续两次误判,也就足够他死上两回了。"

    纳兰飞月听闻陆随风的点评,处处精僻绝伦,他本身也是这个层面的强者,自然明白其中凶险利害。只是心中仍然认定纳兰圣不会轻易输掉这一战,这对他而言是一次考验,因为在未来的腾龙榜大赛中,更是强者如云,数不甚数。如连这一关都过不去,何来自信直面将来的腾龙榜大赛。所以,他必须赢,也一定能赢,势不可挡。

    纳兰圣人在局中,精神高度紧张,自然不知自己犯下的足可致命的错误。总之,一切都源于知己不知彼的原故。所幸肩臂只被残留的剑气划破一条口,还不至影响下面的战斗。

    "接下来,我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纳兰圣神光仍显得自信霸气,只是多了几分冷厉。

    "对手从来不会给自己的对手留下任何机会,机会,是靠敏锐的触角去捕捉和把握的。"云无涯仍是一脸古井无波的神情。在他说话的时候,纳兰圣的身形巳在连连闪烁,忽隐若现,不断地在短距离展开"瞬移"的身法,令人很难捕捉到他的俱体位署。

    突然失去对手的踪迹,是一件很可怕和危险的事,或许在不一分,下一秒都完全可能出现在你身边的任何一处,突然发出惊天的致命一击。

    在众人的视线中,虽然在清亮的月光下,也看不清双方在埸上的俱体身形。只发现若隐若现的幽灵和闪烁的不定虚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