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顶级强者的搏奕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顶级强者的搏奕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呵呵!只是说笑而巳。不过是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氛围,这最一战毕竟关乎着你傲云城的声望,说不揪心挂肠,岂非是在自欺欺人。"陆随风仍旧平静无波地道,神态十分轻松,似乎没太将此战的胜负放在心中。

    对纳兰飞月而言却显得有些压力山大,一旦输了,不仅纳兰的颜面受损,还不知对方是否会趁势狮子大张口的提出更苛刻的要求和条件来,求胜之心自然而然已经溢于言表,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又岂能瞒过陆随风的法眼。

    言谈间,最后一战的双方选手已走了出来,彼此在清冷的月光下相对而立 。

    纳兰圣,纳兰飞月的堂兄,三十八岁,在傲云城中的强者榜,排在百名之内,名气颇为响亮,实力有目共睹,此时本该在潜修之中,准备参加不久之后的"腾龙榜"大赛,此次是被家族临时抽调出来,辅助纳兰飞月完成丹师城的这次使命。

    "有纳兰堂兄出战,对方根没有赢的可能,此战巳无任何悬可言。"一旁的纳兰流云阴阳怪气地道,一脸皆是令人厌恶的得意之色。

    "是么?你这位堂兄,比你重金请来的"金塔血刺楼"的金牌杀手强多少?"陆随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嗯!你竟然…… " 纳兰飞月自然知道"金塔血刺楼"这个可怕的存在,如无三江四海之仇怨,没人愿意轻易与其沾上边。

    "连"金刺贴"都杀羽而归,你还认为你堂兄还必胜无疑么?"陆随风的话令纳兰兄弟耸然动容;"就在不久之前,就这片园林间,稍稍留意便不难发现还存留着那些金牌杀手的气息。"

    "嘶!此话当真?"纳兰飞月全身一凛,无比震撼地道。

    "这种事,只怕还没人敢信口胡谄。天明之后,你们很快便能收到"金塔血刺楼"的双倍赔偿金额。否则,你们又岂能轻而易举的拿下这晓月阁?"陆随风一脸认真地言道,没一点玩笑戏谑的意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纳兰飞月自不会有不信的道理,如果真是如此,这一战的胜负还真的难以断言了。满满的信心一下滑落了许多,不由将视线投向埸中那位与自己堂兄相对而立的人影;看上去很年轻,绝不会超过二十,整个人笔立挺拔,似若一柄随时都将出的利剑,尤其是在清冷的月光下,浑身上下仿佛蒸发出絲絲寒气,有如严冬飞雪般的冷冽。

    反观自己的堂兄纳兰圣,身上的气息汹涌滚荡,仿佛一颗陨石落在埸中,狂霸的姿态令人心惊胆颤。双手负在身后,神光中透出淡淡地不屑之色,似乎根本将对方放在眼里。

    "卖相的确够酷!但这并不等于实力。如果换着那位……"纳兰圣抬手指了指远处的陆随风,带着几分玩味的口吻,戏谑地道;"还可以勉强玩两下。至于你,在我的面前,真的太渺小了,实在不在一个层面上。"

    "自信是一种实力的表现,但盲目的自信却显得十分无知和狂妄。你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想要叫板我们少爷,似乎还没这份资格。更何况,你到此时甚至连我是何等实力修为,只怕也盲然无知吧?"说话冒着冷气的人,自然是云无涯了。

    "哼!不过修了些不入流敛息术,借以掩饰不入流的修为,否则,何必多此一举。"纳兰圣歪歪嘴,露出一抹嘲讽的意味。事实上,他并非表现出来那样轻狂自大,正因为窥探不出对方的真实修为,而感到极度的郁闷和一种莫明危机感,固而想以言语来刺激对方,希望借此能发现一点什么?他深知道,知己不知彼,绝对是武者之大忌。

    云无涯更非愚钝之人,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一点,不再言语,能让对手郁闷,势必会产生患得患失的心得,实力和武技都会相应的大打折扣。

    见对手如谨慎,纳兰圣也不再故作轻狂,神色一肃,身上的青衣鼓荡,一股炽烈如火的气息散发开来,目中精光蕴含着火山喷薄的意境,投射在冷崚如冰的云无涯身上,似欲将其彻底的融化。与此同时,手中多了一杆幽黑的长枪,枪尖上有暗红色的火焰缭绕喷射。

    先声夺人,一枪当先破空而出,枪在途中,刺出一道血红的线条,化出缕缕火焰螺纹四下激射,炽热的的温度仿佛连清冷的月光也一并点燃,更添了几分霸道的威势。

    枪未至,喷射的火焰螺纹巳飞速地朝着云无涯狂袭而去,云无涯嘴角冷傲地掦了掦,伸出左掌,当空抓向点点疾射而来的火焰螺纹。这招分光捉影一出,漫空火焰顿灭。

    暗红色的枪尖骤然微颤,瞬间化出三道赤红枪芒,一枪比一枪凌厉狂暴,三道仿佛流星燃烧般的火焰枪芒,飞速地奔刺云无涯的上中下三盘,令人生出无处闪避的危机感。

    云无涯以指代剑,倾刻间,眼前一片青色的剑气翻飞纵横,火焰枪芒倒卷,难以寸进分毫。三道流星枪势在剑气的震荡下,一絲絲的破碎开来,随即分崩于无形,云散烟消。

    三枪连击之势被对方轻易化解,纳兰圣眼中的精光一缩,深吸了口气,玄力灌注枪体,瞬间人枪合一,携着一往无回霸天气势奔刺而去;裂天一击!

    云无涯见状,轻皱了一下眉,似对这一枪的威势十分忌惮,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剑,一道眩目的惊电同时划空而出;独孤一剑!

    一剑出,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这一剑的剑势之中,带着"独孤"的意志,破尽天下招式。前方的空气一阵震荡,大地空间一阵模糊的扭曲……

    铿锵!

    地面的草皮翻卷飞溅,纳兰圣手持幽黑长枪倒射回去,嘴角溢出一抹血絲。

    烈焰焚天!处于倒射姿态中的纳兰圣,手中之枪在虚空一抖一颤,幻出一团烈焰,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爆裂声,随之汇聚于枪尖之上,闪电奔雷般直朝云无涯奔射而去。

    烈焰凝聚于枪尖,枪速快到了极致,仿佛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呼吸间巳奔射到云无涯的面前。这一枪来得太过突然,匪夷所思,没想到对方竟然可以在身处倒射的姿态中,还能出奇不意地发出这霸气无比的惊天一枪,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云无涯在极度的惊诧间,同时迎着奔射而至的烈焰枪芒击出一剑,精准无误地刺在烈焰枪尖上。枪尖爆裂,殊不知那团烈焰也随之炸裂开来,迎风飞速急涨,倾刻间便将云无涯的身形彻底完全的呑噬。熊熊烈焰燃烧蒸腾……

    仿佛冬季的一座雪岭,又如同春季的坚冰,在熊熊的烈焰下迅速地融化瓦解。

    纳兰圣的脚掌踏落地面,禁不住踉跄地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渍,深透了一口气;"在我的"烈焰焚天"之下,非死即伤,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还是紧快认输吧!好在只是一次点到即至的比试而巳,否则……"

    熊熊烈焰的包裹中,忽然幻出一片炽亮的剑光,璀璨的光束所到之处,包裹的烈焰团随之分崩离析地爆裂开来,点点火星烈焰四下迸射纷撒,似若月色下的绚丽烟火,随之化为轻烟湮灭。

    云无涯的身形完好无损的呈现在月华之下,纳兰圣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目中透出一抹不可思议惊愕之色;"竟能完好无损破解"烈焰焚天",果然有些实力,的确有资格让我正视。不过,仍改变不了输之一途,我让你见识到真正的实力有多恐怖。"

    "现在谈胜负,似乎言之过早。最好不要再隐藏实力,否则,定会败得十分难看。"云无涯冷气凛冽地道:"的确是个不错的对手,我也再不会留手。"

    "那就战吧!除了彼此不使出领域之外,尽可倾力一战。"纳兰圣意识到对方的修为绝不可小视,甚至不输于自己的,很可能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顶级强者。正好可以在腾龙榜大赛之前,借此验证磨厉一下自己的实力修为。

    纳兰圣不再隐藏实力,气势浑然一变,不算高大的体型如同一座山,一座挺拔而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种仰视感。

    云无涯的身上的冷洌气息不再扩散,尽数收敛回体内,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全身上下似若一把出鞘的利剑。凌冽的剑意冲霄,仿佛刺穿天穹弥漫虚空,锋芒无尽,锐不可当。

    噗!

    纳兰圣隐隐听到自己如山的气势,一下被戳破的声音,霸气无尽眼中闪过一抹惊色;"很好!值得我拿出真实的实力与你一战。"

    云无涯的神色始终无悲无喜,在他脸上看不到一点情绪波动的痕迹;"破虚境中阶而巳,值得这般藏着掖着么?多说无益,倾力出手吧!"

    纳兰圣的双手一直随意地垂在两侧,骤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如渊如海的气势轰然爆发,睥睨天下。脚下的草坪面一震,为之絲絲裂开无数道裂缝。

    拳定山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