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五章危局摶奕

正文 第三百五章危局摶奕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啊! 一蓬血光迸发,青衣人同时暴出一声惨呼,有物呯然坠地,一只齐腕而断的手掌在地上颤跳着,仍在不停地抽搐抖动。正是青衣人那只意欲逞凶杀人的手掌,捂着仍在喷血的断腕,青衣人的面色一片惨白,且充满了无尽惊恐,倘若这道惊电划向的是颈项,同样根本躲不开,其结果绝对是身首异处。

    大殿内顿然传出一片倒吸之声,连大个子青衣人也禁不住轻"嘶"一声,面罩下的双目中,透出一抹难以置信的惊诧之色。这断腕的青衣人可是拥有玄婴境巅峰的实力修为,堪称为半步破虚境强者,竟被一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一个照面便废了一只手腕。

    大个子青衣人皱了皱眉,转脸望向一旁的纳兰流云,目透冷光地道:"这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事前毫不知情?"

    纳兰流云似乎有些畏惧这个大个子青衣人,闻言不由得轻微地颤了颤,有些吱唔地道:"这个……他们中间确有一人实力不凡,连胡伯也被其所伤,但其于之人看上却都像是极普通的常人,剩下的全是丹师,这些都巳在传信中详加说明。真没想到这些人中竟会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纳兰流云的确是实话实说,没一点水份,但却隐瞒了卖凶杀人之举,只简略地说了一下金塔血刺楼对其发出金刺贴之事。

    这批青衣人也是方才赶来丹师城,便在纳兰流云的鼓动下,乘对方今夜与血刺楼杀手血拼之际,一举突袭了晓月阁,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十来名普通护卫,一个照面便集体喋血倒下,余下的几乎都是不谙武技的丹师。

    令人大感惊喜和意外的是,这其间竟然会拥有二位八品丹宗,十来个六至七品的高品丹师,难怪这晓月阁能在短短时日内声誉飞揚,如此阵容不想出名都难。此一行当真是搞大发了,直接有一种天上落馅饼的感觉。

    要想在丹师城扎下一片根基,绝非想像中的那么容易,甚至比创建一座城池都难。强如傲云城这样的主城,都曾尝试过无数次,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此番接到纳兰流云的传信,怎会轻易放过这种坐享其成的良机,速令傲云城的少城主纳兰飞月,带领二百高手强者,不辞万里奔行的赶来,唯恐迟则生变。

    眼前的情况似乎比期待中的还要好得多,十分顺利地就轻易控制了整个晓月阁,以及一众丹宗丹师,这绝对是一批亿万金都难求的无价之宝。

    接下来,只须静待白晓月这个阁主自投罗网,一个女流之辈还能翻得起多大的浪,更何况此女还是纳兰流云预定的未来妻妾,一切都变得明正言顺,可以顺利成章的堵住悠悠众口。

    由于一切都进行得太顺暢了,至使他们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常识,那就是晓月阁如何能在短短时日内异军崛起,这些身份尊崇的丹宗,以及这许多高品丹师,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屈尊留在这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庙中?

    这个问题很复杂吗?简单得就如同一杯白开水一样,若无强悍的实力在后面支撑着,单凭白晓月一个女流之辈岂能做得到?

    这位大个子青衣人正是纳兰流云的大哥,傲云城的少城主纳兰飞月。通常身形高大健硕的彪悍之辈,都被认定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直立形动物。但,这个纳兰飞月却是个例外,高大健硕的体形内却藏着一颗善于抽絲剥蚕的细密心思,精于算计的精明头脑,能坐上少城主这个位置的人,又岂是易与等闲之辈。

    纳兰飞月面罩下的眼中透出一抹自嘲似的神色,因为他很快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最低级可笑的错误,最主要的是受了信息来源的误导,而他这个风流成性的小弟一定隐瞒了一些关键的环节,这才导致其犯下了轻敌貌敌的过失。

    事实上,也不能完全怪罪于纳兰流云,就连他这位巳达到破虚境初阶的强者,在这些人身上都捕捉不到一絲玄力波动的痕迹,险些也将这群人当作寻常的普通人。

    暼了一眼断腕的那个青衣人,很快的意识到眼前的势态并非想象中的那般乐观,从埸面上看来,似乎占尽了人数上的优势,但在未弄清对方的真实深浅之前,仍不敢发出动手的命令。

    如果,只是一种可能,对方之人中只要有一半是破虚境的强者,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结果?惨胜,或全军覆灭,包括自己只怕也不会幸免余难。

    根据适才对方中那位年轻人的表现,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孤注一掷的行此两败俱亡的险招。更何况,他的手上还握有令对方投鼠忌器的底牌。其一,一旦开打,这座楼阁势必会倾刻崩塌,从此不复存在,对方绝不希望看到这种结果。其二,他的手中撑控着两位八品丹宗,还有十来个高品丹师的命运,对方也不会轻易置这些重量级大人物的生死而不顾。所以,整个局势的主动撑控权仍握在自己手中,希望接下来的情节能按照自己所设的方向和步调进行。

    陆随风举目环视了一下整座在大殿,经历了适才的一幕,没人再敢轻易妄动,一众青衣人更是个个如临大敌般的凝神戒备。

    以眼前的势态而言,的确对晓月阁一方绝对的不利,软肋,七寸,皆在对方手心中握着,那种玉石俱焚,鱼死网破的事,至少陆随风是肯定不会去做的,当下唯有随机应变了。

    示威之后,让对方知道眼前并非是一堆砧上的鱼肉,可以任人随意宰割,随即神色一缓,淡然地问道:"阁下等人应该是来自傲云城了?"

    "哼!即巳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纳兰飞月冷哼道:"你是何人?这里似乎还轮不到你作主,让白晓月出来说话。"

    "呵呵!阁下认为这是在你傲云城么?你当这丹师城能容得下这种强取毫夺的行径么?"陆随风戏谑的一笑;"此间之事一旦传掦出去,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后果,只怕没一人能生离这丹师城。三岁小儿都明白的事,阁下这两百来斤的人自然更清楚不过了。"

    "那又如何?整个晓月阁此时都在我的撑控之中,更何况灭绝城本就是傲云城的咐庸之城,而白晓月也是我未来的弟妻妾,所以,我纳兰家族接管这晓月阁,自是一桩顺乎自然,合情合理之事。似乎没一点触犯了丹师城的律令法规,奈我何?"纳兰飞月振振有词的朗声道,听上去倒也像是句句在理,无可厚非,令人难有微辞。

    陆随风闻言,不置可乎的一笑,只要对方肯对话,定然是未摸清这些人的深浅虚实,不敢行险冒然一搏,希望能凭着手中撑握的法码,兵不血刃的迫对方无条件就犯,若能恩威并施的让这些人俯首称臣,更是锦上添花,妙不可言了。

    如此情形,倘若换作旁人还真不好说。只可惜,他们踫上的是遇强则强的陆随风,虽被一群高手困于其中,且还有人质在对方手,令人投鼠忌器,同样不敢轻举妄动,表面上看来,像是按着对方的步调节奏在运行,但,何偿又不是他的步调节奏?

    "阁下所言似乎无懈可击!姑且不谈白晓月未来是否会成为你纳兰家的人,但,你却忽略一个很关健的问题,那就是这座晓月阁的归属权。"

    "哦?难道她不是晓月阁的创建人,阁主么?"纳兰飞月大感诧然地道。

    "是阁主没错!可凭她一己之力能开创如此的局面吗?稍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明白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能的笑话而巳。所以,阁下认为她还会佔有多少归属权?"陆随风抛出了一个对方不得慎重对待和关注的问题。

    "多少?身为阁主,至少也该有五成之上的撑控权吧?"纳兰飞月说得没错,通常情况下,一阁之主都应有百分之五十一的归属权,这对纳兰家来说也就足够了,仍可明正言顺的接管过来。但,陆随风的话却令其大惊失色,直呼不可能!

    "只怕要令阁下大失所望了!她这位阁主所佔的归属权,恰好只有那么可怜的四分之一。"陆随风不紧不慢,悠悠地道;"我知道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不争事实。所以,你傲云城今日之举,的确是触犯了丹师城的律令法规。"

    "如此荒唐的说词,纯属信胡谄。你可有确切的凭证,足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否则,只能当作一个不好笑的故事了。"纳兰飞月发自心底的不信世上还有这种匪夷所思之事。

    陆随风拿出一个红色的小册子;"这只是副本,是丹师城注册鉴发的晓月阁归属权,如假包换!"虚手一掦,一道红光在空中划岀一道优美的弧线,缓缓地朝着纳兰飞月奔去,随之像是充满了灵性般的静静悬浮在他的眼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