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星河倒卷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星河倒卷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彼此在黑暗中敏锐的感知是对等的,双方都沒有任何优势可言,但在实力修为上,以及在惊心动魄的搏杀中,杀手金一都巳完全落入了下风,对方每一剑,他都须挥动数剑方能抵御住,最后都会在身上留下一道新的剑痕,鲜血喷溅而出的声音,在黑暗之中显得格外刺耳。

    败!

    一步败,便是步步败,短短不到片刻的时间,战局就已经彻底崩溃了。

    刺骨的危机感,让杀手金一嗅到了真正致命的危险,死亡的气息正在一步步向着自己逼近。那是一种属于杀手对于危险最敏锐的感知,他们从来不会忽视质疑这种潜在的直觉,通常都会在第一时间立即采取应对的手段。

    金一也不例外,手中的剑骤然炸裂开来,变成了数百上千道锐利的黑芒,盘旋在四周,瞬间激射开去,层层叠叠,覆盖一切,所有的黑暗。

    他深信在自己的"夜之领域"中,虽未必能重创对方乃至死亡。但,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此地都不可再稍作久留,在自己的"暗之领域"中遁逸,他还是充满着无尽的自信。

    至少,自己所发出的"暗夜千刃杀!"可以暂时困住对方,拥有足够的时间从容退出领域,一念谋定而动,身形闪动间,正欲抽身离去,骤觉整个领域空间一阵摇曳扭曲……

    一抹绚丽光华在无尽的黑暗中腾空而起,下一刻,夜之领域竟骇然地撕裂开来,裂缝中,一个璀璨的星辰闪烁震颤着,瞬间牵动出漫空星辰,成千上万,仿佛蕴含着天地规则之力,星河流转,如同从天际深处流淌而出,星力喷薄滚荡,倾刻将无尽黑暗的空间碾碎崩塌。

    陆随风巳完全领悟了"夜之领域",挥手间,一剑冲霄,斩断一切领域法则,他巳然掌控了裁决法则。彩光流转环绕,脱离了一切法则。

    这一剑蕴含着天地间的自然裁决法则,玄妙华丽到了极致,千万颗星辰汇聚成璀璨夺目的星河,美得几乎令人窒息,无法想像这一剑的滂渤浩大,贯穿天地,自然也能贯穿星河。

    随着剑势的牵动,星河为之旋动破碎开来,重新聚成一座星光剑阵……

    从一剑裂空到领域破碎,星河倒泄,这一切只发生在呼吸之间。

    星空领域,星河倒卷!杀手金一震撼得眼球都险些惊落出来,若非亲眼所见,若非自己真实不虚的陷入星空领域的星光剑阵中,任谁都不会相信。

    这瞬间的变化,纵算杀手中的"王者",也不由得眼皮狂跳,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令他的头皮发麻。杀手从不惧死,从出道的那一刻便已有了死的觉悟。但如被人一寸寸的尸解,那是比死更可怕的"恐惧?",是人,永远无法超越"恐惧"!

    星河倒卷,万千星辰倾泄而下,点点旋动不定的星光,看似璀璨绚丽夺目,实则,在身陷其中的杀手金一眼中,却是星光如剑,每颗星辰都散发勾魂夺命的森然杀气,随时都能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只要这片星域的撑控者愿意,倾刻间便可将自己彻底撕成碎屑,灰飞烟灭。

    无数星辰在他的周边盘旋环绕,闪射着冰凉浸骨的光泽,令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如针刺刀割般的生痛。

    "我败了!"扔下了手中的剑,杀手"王者"金一轻声咀嚼这几个字,眼中露出一丝灰败之色,叹息了一声道,往昔的辉煌逝水东去,黯然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动手吧!我虽为人所不耻的杀手,却也有一份属于杀手的尊严,希望能死得不要太难看。"

    "按照金塔血刺楼定下的规则,对目标任务的三次行动失败,视为任务终止,从此不得再对继续进行袭杀。我可有说错?"陆随风的话音似从星空深际透出,虚幻而飘浮。

    "不错!的确如此,不管我们是否活着,这单任务都会即时终止,这一点阁下尽可放心,所谓盗也有道。"金一肃然地道,杀手冷酷无情,却十分在乎守信守义的原则;"你尽管动手,不必有所顾忌,金塔血刺楼的诚信天下无二。"

    "我信!但我不会要你的命。很惊讶是不是?"陆随风的语音飘入对方耳中,令其大感意外和无比的惊诧,似若一个死囚在临行刑时,突获大赦。

    "为什么?我们此行的任务是要将晓月阁的人斩尽杀绝,失败的结果注定是毁灭和死亡。如我猜想不错的话,我的那些同伴此刻只怕巳先我而去,成了尸体。"金一有些悲切失落地道。

    "通常情形下应该是这样,欲杀人者,当有被人所杀的觉悟。不过……"陆随风略顿了顿;"他们现在的确是全都躺下了,只不过并非像你所说的尸体。"

    "当真?阁下的行事风格当真独行特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金一动容的脸上充满了迷茫,环绕在身边的星光剑阵巳悄然隐退,足以说明对方所言非虚。

    "因为我尊重每一种职业。包括杀手!"陆随风肃然认真地说;"每一种能经历岁月的沧桑延续下来的职业,都自有它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和价值,否则大浪淘沙,早巳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杀手这个职业,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同样以血用命换来,只是一种生存形式,并无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杀手也不该例外。但,有些单,能不接最好放手,然盗也有道!一旦愈越"道"的底线,必遭灭顶之灾祸。言尽余此,尽快带着你的同伴离去吧!"

    随着最后一道语音的落下,浩瀚的无涯的星空领域骤然消隐无形。明月如镜,当空高悬,若水般透亮的光华下,杀手金一的身形显露无遗,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半蹲半跪在一片零乱不堪的草丛间。

    抬眼望去,清冷的月辉下,一道人影虚悬于树梢头上,似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天际?迷离朦胧,如梦如幻……

    不远处的园林中,横三竖五的躺着八个奄奄一息的黑衣蒙面人,无一例外的全身血迹,一探之下,方知有呼吸脉搏的存在。

    这些躺着的人,都是金塔血刺楼中谈虎色变的金牌杀手,俱皆同时被人伤而不杀,足见其对手的实力修为高得离谱,尤其对力量的撑控更是随心所欲,分寸把握得妙到毫颠。

    所谓的"金刺贴"杀无赦,在这一刻变成了笑谈,如非目标对手下留情,眼前应是这批杀手的一地死尸。至此之后,骇人听闻的"金刺贴",只怕永远不会再问世了。

    园林中的浓烈杀气散尽,恢复了应有的和谐宁静,陆随风一众人等的身影重新呈现岀来。

    "一场势所难免的血腥搏杀,没想到会这样的方式结束,当真令人有些所料未及。"小姑白晓月目睹了整个袭杀与反袭杀的过程,不甚唏嘘地叹道,用一种看怪物似的眼神望着这群奇特而充满无尽神秘的组合,似乎任何危机险境在他们面前都能轻松写意的化解于无形。

    "少爷!这些金牌杀手,个个诡异凶残,冷酷无情,为何要放虎归山,难道不怕他们实施更疯狂的报复?"白凝霜一脸迷惑地道,她没有参予这次反袭杀的行动,她的使命就是看护好小姑,然后在暗中做个安静的旁观者。 "

    她最近的修为实力,以及武技大增,似有一日千里之势,正欲寻个机会验证所学,却被少爷安排成了一个观者,暗里还郁闷的嘀咕报怨着。直到看完了整个搏杀战斗的过程,才知道这种层面的战斗根本不是她能涉足的,对方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在瞬间秒杀她,想想都令人毛骨耸然。

    "杀手并非真无无情,尤其像这类顶级的金牌杀手,甚至比常人更能领悟到情之真谛,更讲诚信,而且恩怨分明。我今日投之以桃,他日势必会报之以李。"陆随风一脸淡笑地解说道:"相反,倘若今日真将其斩尽杀绝,一定会彻底激怒金塔血刺楼,甚至整个杀手界。一旦出现这种局面,天下之大,还真让人无处可藏,没人想过那种揪心提胆,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这一进一出的帳,不是靠情绪左右便能算得出来的,其间的每个环节都须絲絲如扣,最难的是把握恩威并施的分寸度。"

    "少爷的所思所想非人所能及,纵观全局,尤其对细节的把握更是算无遗漏,凝霜当真受益非浅。"白凝霜若有悟,由衷的感叹道。

    "如非老大提前慎重叮嘱,我早将他们给全斩了。"欧阳无忌晃着头嘀咕道。

    "凝霜姐慧质兰心,一点即透,豁然开朗。只可惜有些人跟了少爷这么久,仍是鱼木难敲,至今仍是其蠢如猪。"云无涯冷着脸阴阴地冷笑道。

    "你这块冰不会又是在说我吧?"欧阳无忌双眉一挑,狠狠地瞪着云无涯,质问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