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夜之领域中的搏奕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夜之领域中的搏奕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断禁之地,黑暗寂灭,夜之领域!金一口中喃喃道,最后一个字落下,空间骤然一阵扭曲,如水透明的月华清辉瞬间荡然无在,整个天空似乎都彻底被黑暗所笼罩,四周的夜色倍加黑暗。

    黑暗之下,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甚至没有一丝光线能够存在!无论任何光亮,只要出现,就会彻底被黑暗吞噬,半点痕迹都见不到。黑暗领域,黑暗寂灭!

    对于每个人来说,黑暗都并不算陌生,但是,真正的绝对黑暗,却似乎从来都没有人体验过,?因为即便是再黑的夜,也总还会有一丝微弱光线的存在,即便伸手看不见五指,你也总可以竭尽全力,聚精凝神地捕捉到一点朦胧的光影。但在这"夜之领域"中,根本就不允许任何光的存在。

    人对于未知与陌生的事物或环境总是充满了恐惧,几乎没人可以例外。最可怕糟糕的是,这份黑暗所隔绝的,甚至不仅仅是光线,还有人的感知!

    无论是谁,只要妄图把精神散开,都会立刻被黑暗无情的吞噬,换句话说,在此刻,唯一能够帮助你判断的,便仅仅只有声音与气息。

    一旦失去了感知的帮助,除了非常熟悉的人,你甚至无法从气息与声音上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这"夜之领域"比之另一位金牌杀手的"暗之领域",有过之而无不及。陆随风就曾在那无尽的黑暗中搅碎过那位杀手的心脏。

    黑暗骤临的第一时间,陆随风就立刻变幻了方位。只有立刻变幻方位,将固有的印象彻底打乱,才能真正隐藏在黑暗之中。这样的黑暗也并未给他带来丝毫的慌乱,因为冷静,才能精准无误的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杀手金一的眼中透出一丝冷然的傲笑,在自己这"夜之领域"中,任何人的一举一动自然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无尽的黑暗本就是他一手缔造的,尽管陆随风在不断的变动方位,仍能精确无误发现他的存在。

    但这世上总有些令想不到的事,至少,在这片黑暗之中,就并不是所有人都无法视物,也不只有他一人能视物。

    最简单的说,陆随风本就拥有夜视之能,这样的黑暗却是用不了一会便习惯了,只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借机感应一丝夜之规则,凭借黑暗本源,能够更清晰在黑暗之中看清周围的环境。

    更何况,陆随风本身也拥有自己的领域,甚至有四种不同的领域,随意唤出一种都能让这"夜之领域"倾刻崩溃。只不过,如此好的机会,为何不借势去潜心感悟一番这无尽黑暗的规则?

    在寂灭的黑中,杀手金一可以清晰地看清陆随风所在的方位,他自信只要自己收声敛息,在这无尽黑暗的环境中,对方根本发现不了自己的存在,他完全可以无声无息地靠近对方,骤然发出致命的一击。但,一个杀手特有的直觉和对于危险最敏锐的感知,却令他凭添了一絲刺骨的危机感。尤其当对方停止移动身形,不再频繁交换方位,忽然安静的立着,一举一动间根本感觉不到那种突坠黑暗中的惊惶和无措,甚至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拥有夜视之能?

    事实上,陆随风从一开始的一片黑暗中,凭着夜视之眼也只能模糊发现两米内的影像,到最后,似乎对"暗"之规则有了絲絲的明悟,几乎已经完全不需要再去看了,一切皆用心眼来视物,便能将金一的一举一动完全印在了脑子中。甚至自信凭着自己强悍的精神力,也同样能制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夜之领域"来。

    金一终于动了,不知是否失去了耐心,还是屏除了那一絲刺骨的危机感,像暗夜中的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掠向陆随风,手中的刀换成了一把剑,在无尽的黑暗中,所有的光泽都被完全的吞噬,没有一絲光泄漏。

    飘忽的一剑,无论是出剑的角度还是变招的速度,都已经完全超越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似乎在这样的战斗之中,黑暗已经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了。

    每一击都轻飘飘的,似乎混不着力,但对于搏杀中的两人来说,失去了视觉的辅助,唯一能够帮助他们判断,变招的,便只有剑锋交击的感觉,想要在这种情况下,跟上对方的节奏,乃至于战胜对方,就必须通过瞬间交锋的空隙,来判断对方的剑势。

    寂灭的黑暗中唯有剑气呼啸,以及不断暴出的"铿锵"金属撞击声。

    两人每一次出手,就是一次试探的过程,拼的就是谁对剑道的把握更为纯粹,更为敏锐。两人出剑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越发的流畅,黑暗收敛了剑光,也就失去了所有华丽的表象,可偏偏,这才是真正最华丽的剑道争锋。甚至根本就察觉不到,两人是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的。

    鲜血缓缓从衣衫上透出,以伤换伤。没谁能占到便宜,然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却又似乎还是有差别的。

    “在我的领域中能有如此表现,当真令人始料未及。不过,如果只是这样,你赢了不我。”杀手金一阴冷的声音在虚无的黑暗中飘响,淡漠却充满了自信和力量。可这种自信而骄傲却并无半分勉强,虽然看似是持平的局面,但实际上。胜利的天平却已经悄然向着金一的方向偏转了。至少目前金一是这样认为的。

    在如此的黑暗中搏杀交锋,如果换了其他人,哪怕是无畏死拼,纵算能够凭借强悍的意志,支撑到最后的一刻,结果也不会有多少胜算!更何况此刻所面对的人,是杀手中的"王者",并且还是在制造的"夜之领域"中战斗,实在是一件可悲而很没意义的事情。

    剑心如已心,杀手的剑,冷酷,凶厉,没在任何观赏性的花哨虚招,剑剑致命。甚至可以忍受非人的疼痛,以伤换对方的命,而绝不会有丝毫犹豫和凝滞,只要他还活着,手中的剑,就不会停滞,因为他本就是来杀人,取人性命的。

    "如果我说在这个领域中,我与你有着相同的能力,你相信吗?你还认为自巳有绝对的把握战胜我吗?"陆随风并没有丝毫的不安之状,语调平静的开口,似乎只是在诉说一件理所当然的存在的事实,不参杂丝毫多余的情绪。

    一瞬间,金一闻言,心猛然一沉。彼此经过了一番险象环生的摶杀,到了这种境地,无论是他还是对方都不可能说谎!他开口。是想打击对方的信心,却不料,反而因为这一句话,影响到了自己的信心。他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本可以当作底牌,给自己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究竟凭什么敢有这样的自信,但却隐约能够感觉的到,这绝对不是谎言。

    对方口吻与他相同,同样充满了自信,甚而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样的自信,自然也不会是无所由来。

    陆随风并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只是在下一瞬间,变幻了剑势。仅仅是几个吐息之间,金一便顿时感觉到压力倍增,隐约已经有一种无法控制剑势的感觉,原本势均力敌的情况,在刹那之间崩溃。

    无论金一在黑暗中怎么出剑,怎么出招换式,用尽诡异刁钻的手段,陆随风的剑似乎都精准无比的打断他的剑招,就好像,整个人都透明的暴露在了对方面前一般,根本没有丝毫可以遮掩的地方。

    一刹那间,他就明白了对方这种自信的来源。自己的剑势,竟然真的已经完全被看穿了,甚而包括自己的思想意图,似乎都在对方的预判中,提前在那里等着自己主动撞上去挨剑。

    惊觉之间,金一不加思索的随意连续变幻剑招,甚至是之前根本就没有施展过的剑招,然而,诡异的是,即便是这完全陌生的剑招,似乎也完全在对方的预知和控制之下,根本没能带起半点波澜。

    剑本无招,一旦任何形成了固定套路的剑招,即便再精妙,也总有被看穿的的时候,都有破绽所在,无论如何随心所欲的变换招式,都依然无法摆脱那种烙印在骨子里的熟悉剑套。

    金一的杀手剑道算不上最精妙,却最诡异致命,常常出现在不可思议的角度,令人无法回防的死角,可谓是最有效率的杀人剑道,令人防不胜防。

    陆随风在之前的搏奕中,也被这杀人的剑道在身上留下几道口子。在没有完全熟悉之前,还看不出差距来,一旦等彻底熟悉了他的剑势,这种差距就一览无余了。以精粹而论,陆随风的剑,实在要比他精妙高超得太多。

    奕剑之术!对于剑势的判断敏锐之极!这种敏锐,早就已经融入了陆随风的灵魂之中,即便,之后,他虽然已经很少用到奕剑术,也同样存在,是属于他剑道的一部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