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金牌杀手的二次袭杀(下)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金牌杀手的二次袭杀(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金牌杀手的连环袭杀,幽芒闪烁的剑光中带着必杀的意志,含着一种不杀死对方誓不罢休的坚定,每一道剑光都在青衫上撕裂划破一道口子,呼吸间,陆随风的一袭长衫巳百孔千疮的被撕开数十道裂缝。

    "小子!你不过也只有这点本事和能耐,今日势必将埋骨在湍急的河流之中中。"寂静的夜空中传出那金牌杀手阴冷飘浮的语音,忽近忽远,根本难以判断出准确的方位。

    陆随风青衫下摆巳成一缕缕的布条,随风飘起。夜色中双眼虽能清晰视物,却会出现幻象幻觉,索性闭上双目,用心神去感之会真实得多……

    陆随风垂闭下双眼的瞬间,一道身影再次破水冲天而出,杀手对杀机的把握绝非常人可比,怎会放过这种转眼即逝机会。

    寒光乍现,一点剑星巳从陆随风身侧暴射而至,直袭向颈项间的咽喉处。相比之前的七八次水下袭杀,似乎都在为这一剑作铺垫,真正的夺命一击,角度之刁,令人生出避无可避之感。

    这猝不及防的一剑,速度快到了极致,陆随风惊觉时,一时间像是完全失去闪避格挡的意识,眼睁睁望着幽黑的剑芒刺入咽喉。

    一剑透体而出,陆随风的身形骤然碎裂开来。金牌杀手见自己精心预布的杀局终于奏效,一剑穿喉,对方绝无生还的可能。此时身体巳完全冲出水面,可谓是城门大开毫无设防。嘴角刚浮起一抹冷酷而残忍的笑意,耳畔骤然传一声轻响。

    呛!

    这是长剑出鞘的声响,金牌杀手闻声,心下惊诧地轻"咦!"一声,忽然意识到对方也在做局,而且是以命为饵,诱自己现身一击,适才刺透洞穿的只不过一尊残像而巳。

    一念惊觉的同时,眼前微见一抹精光闪现,骤觉腰间似有物横划而过,随之传岀一阵撕心裂肝的痛,接着两眼忽然一黑,脑中闪过的最后一絲意识;"被人分尸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

    星光下,湍急的河面上,猎人和猎物彼此相互设局,金牌杀手志在必杀的绝命一击斗然刺空同时,下一刻便传出扑嗵,扑嗵!有物相继坠入水中的声响,一阵水花激荡,空气中透出一阵淡淡血腥味,河风一吹四下飘散开去。

    陆随风以身为饵,险象环生的硬挺住对方的数十次来自水下凌厉的袭杀,非但小腿受创,一袭青衫也被割裂成缕缕布条,为的就是诱敌现身一击。

    电光火石的一瞬,生生将未曾一败的金牌杀手,一剑拦腰斩成两段,两节尸身在水面沉浮,结了他的不败之名,包括生命。

    ……

    "什么?金牌杀手的第二次袭杀也失手了,而且还被人斩成两段?"纳兰流骇然地惊呼,这个结果太出乎料了,令人实在难以接受。据他们所了解的情况,这这次派去乃是金牌杀手中五号,且从未失过手,怎会栽在这条小河沟里,绝对是大意轻敌之故。但愿这最一次,金塔血刺楼别再犯同样的错。

    "据那边传来的消息,金塔血刺楼连损两位金牌级的杀手,震怒之下,巳向晓月阁投出了"金刺贴"。"仆人老者说道。

    "哦!这"金刺贴"至少有七八年未问世了,听说接"贴"的一方,几乎都被斩尽杀绝,无一人能侥幸存活。"纳兰流云冷酷地舐了舐嘴唇;"你去知会一声,千万别伤了那个白晓月,只要她成了本少的第五房小妾,晓月阁才能明正言顺的成为我纳兰家的产业。"

    "少主想得周全!我这就派人走通传对方。"仆人老者说完便匆匆离去。

    淸晨,便有一小僮捧着一张血红的烫金贴子送进了晓月阁,贴子的封面上绘着两把剑,一明一暗,像似另一把剑的投影。剑的下方则有"金刺"二字。

    "这"金刺贴"是什么意思?"陆随风合上贴子,露出一脸诧意,一个杀手组织竟然明张胆的投贴邀战,当真是闻所未闻。

    杀手之所以是杀手,就因为他们擅长隐于暗中,实施猝不及防的袭杀。一旦从阴暗中走出来,暴露在阳下下,便失去了一切应有的优势。这已经不是暗杀,而是巳变成了面对面的抗衡和搏杀,无论实力修为如何强大,都是一种狂妄囂张的愚蠢之举,其结果绝对十分悲催。

    "这"金刺贴"在七八年前曾出现过一次,好像发给一个实力强悍的家族,并给对方充足的时间做准备,结果,时辰一到,在埸的一百名强者高手,全部被当场斩杀,无一人生还。这金塔血刺楼也因此而声名大振。"紫燕回忆地言道;"这"金刺贴"是由金牌杀手中的金字一号发出的,那一明一暗的双剑就是他的标志,这贴上还注明了出手的时间和地点。"

    "倒也挺出格的,有点意思!"陆随风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这金字一号杀手,很少出手,每次出手时都十分高调,而且之前都会先向目标发贴,被人称之为绝杀贴,意为此贴一出,势必会绝杀目标。接贴之人至今无一人还活着。"紫燕神色颇为凝重地道:"这金刺贴应比绝杀贴的份量更重,我们此次一定小心应对才是。"

    "如我猜想不错,这金刺贴的意思,就是这金字一号杀手,将带领所有的金牌杀手倾巢而出,一方面以确保这最后一次袭杀万无一失,另一面则是为那两位死去了的金牌杀手雪耻报仇,似欲将我等一举斩尽杀绝。"陆随风一脸冷肃地言道。

    一个小小的晓月阁,竟让大名鼎鼎的金塔血刺楼精英倾巢而出,实是令人大感震惊。

    一直隐而未发的碧丹殿不知从什么渠道获得了这个消息,自然幸灾乐祸,喜不自胜。虽不知是什么人请出金塔血刺楼对付晓月阁,暗里都会对其表示深切的感谢。无论最后的结果是如何,他碧丹殿都会出来收拾残局,到时候想怎么捏,都碧丹殿说了算。

    金刺贴定下的日子是二日后的子夜时分,地点便是晓月阁后的那片园林中。

    两日的时间弹指而过,今夜是个明月当空照的夜,月光清凉如水,很美,很富有诗情画意,只可惜,是个杀人的夜,这片园林注定了要充满杀戮和血腥。

    陆随风仍是一袭青衫,只身孤影,那么随意地踏着柔软如绵的草坪,闲庭信步般悠然而从容地徘徊着,不知不觉中,时间飞逝,子夜将临。

    可以肯定,该来的都早巳来了,共有九人,皆隐于园林的林木中。但,在陆随风神念的感知中,只发现了八个杀手的潜隐方位,另有一个人竟然毫无踪迹,连最细微的声息影像都捕着不到,仿佛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事实是百分百的存在。此人才是今夜最危险的存在,一旦出手,绝对是在最意想不到时间,地点,一击绝杀。

    明月下,夜风吹过,一道幽光从摇曳的树影间随风飞驰而岀,无声无息,一切的速度和杀气都收敛在这风中。

    幽光一闪而逝,陆随风的身形一下便被洞穿,那幽光直接将草坪刺出一个大坑。

    被刺穿的自然不会是陆随风的真身,只是一尊残像罢了。陆随风再次以身为猎物,诱使那些隐于暗中的杀手逐一现身。

    现了身的杀手并未象往常一般,一击落空,倾刻遁迹,而是义无反顾的再次出手,充满了必杀绝杀的意志和决心。

    只可惜,当他再次发现目标的同时,忽觉身后传来一抹微不可觉的杀气,杀手对危险有着特殊的敏锐力,令他想都未想的便朝着身后划出一道幽光,无论身后是不是真有人,这是职业杀手的一种本能应变。

    叮!静寂的园林空间传出一声清脆的回响。这是金铁撞击发出的声响,火花飞射。

    果然是螳螂捕蝉,杀手被人反袭杀,这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这名杀手虽在绝对羞愤中,却仍能保持一份冷酷的清明,因为他在清明的月光下,以他杀手在夜色中特殊的视觉,竟然捕捉不到对方的存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此人也拥有一种稳身秘法,而且尤在自己之上。

    杀手惊觉之下,眼角余光瞥见一道模糊的虚影,同样是一把幽黑如墨的短剑无声无息地刺向自己的背心处……锵!毕竟是顶级的金牌杀手,竟然在伧促之间精准无误地荡开这必杀的一击。

    与此同时,身为猎物的陆随风,正遭遇着前所未有连续袭杀,数秒之内,已有七道杀气森的利刃,从各个不同的方位朝着他的立身之处电闪袭来,角度十分诡异刁钻,每一击都足以令人致命。

    陆随风的身形在摇摆幌动着,随着对方连续不断的袭杀,摆动频率越来越快,到最后只能看见一个虚影,稍眨眨眼的功夫,甚而连虚影也就地消失了。一个大活人在清明月光下,在七位金牌杀手几乎同时联手袭下,竟然眼睁睁地凭空人间蒸发,如非亲眼目睹,当真匪夷所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