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以身作饵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以身作饵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知道潜隐在树丛间的杀手,同样在幽暗中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时刻寻机发起致命的一击绝杀。他此番本就是在以身作饵,诱使对手主动出击。

    但,必须要再为对方制造一个破绽,一个一击必杀的良机,方可令其自暴身形。

    片刻之后,陆随风深深地吐了口气,做出一副危机巳解的放松姿态,目光又四下漫无目标的巡视一番,一切都显得十分自然,且合乎常理。随即缓缓地转过身,似乎想往回行去,脚下的步子很慢,仿佛在告诉对方,若再不出击,只怕就再难找到这么好的袭杀机会了

    这个杀手很难缠,而且很谨慎,耐性也非常好,直到此刻仍未出手。

    一步一步地朝晓月阁内走去,月光仍被浓云遮闭着,四周仍是一片沉黑,但前方却突然出现了一缕光亮,那是一抺微弱的火焰光亮。

    一盏风灯之下透出一道纤影。

    "随风!是你吗?"温婉的语音合着夜吹抚过来,是紫燕的声音。

    陆随风微微一楞,自己出来以身犯险,没有告知任何人,没想到紫燕此时会来寻自己,而那杀手就隐藏不远的黑暗中,唯恐其突然改变主意,骤然袭杀毫无防范的紫燕。以这杀手高超的袭杀手段和不俗的修为,很难保证紫燕不受到伤害。

    果然,一直隐伏树丛下的黑影在这一刻动了,就在陆随风微楞之际,身形融入夜色,犹若幽灵鬼魅般,无声无息地掠过五六十米幽黑空间,尖而薄的黑色短剑,飞速地撕开黑暗,风一般快捷的掠向陆随风背部,精准的直指心脏部位。

    一抹微不可觉的破风之声,反倒令陆随风松了一口气,因为对方仍是冲着自己来的,的确是个十分诱人的良机,稍瞬即逝。真正优秀的顶尖杀手一定能捕捉到这刹那,发出致命的一击。

    黑暗中的杀手的确是非常优秀的那种,因为他出手了,尖而薄的黑色短剑毫无阻碍的从背心透体而出,对方的身影也在这瞬间破碎消失,黑暗中的杀手一剑刺出的同时,倾刻意识到不妙,身体同时作出反应,风一般快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一旁飞掠而去。只须百分之一秒的瞬息,他便能离开此地,再度潜隐在夜色中,去留自如。

    "即然来了,那就留下吧!"一道淡淡的轻叹声,仿佛就在耳畔边响起,令人感到毛骨耸然,一股寒流从背心透出,顺着脊椎直入脑门。

    杀手自以为是的契机,万没想到,那瞬间微楞的破绽,是一坑,是对方为自己设下的一个美妙的陷阱,没有一个杀手经得住这种诱惑,越优秀的杀手越会掉入坑里。

    赌的机会只一次,输了就是一条命,这个杀手知道自己再没有走脱的可能,所以唯有绝地反击一途。

    "暗之领域"瞬间展开,四周的夜色倍加黑暗,杀手手中的黑色短剑第一时间炸裂开来,变成了数百上千道锐利的黑芒,盘旋在四周,骤然激射开去,层层叠叠,覆盖一切,所有的黑暗。

    他深信在自己的"暗之领域"中,对方必遭重创乃至死亡。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此地都不可再稍有久留,从事主传岀的信息中得知,袭杀的对象是一个不知深浅的人物,虽对自己的"暗之领域"充满着自信,确保万一有失,走为上策。

    只是,身形才一动,骤觉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心脏处传出,他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心脏巳被人搅碎,就好象他往常搅碎别人的心脏一样。

    晓月阁顶层的一间厅房内,灯火明亮,陆随风等人几乎所有人都在,此外,还多了一具尸体。

    尸体一身夜行黑衣,质地十分精致优良,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黑巾罩着面,全身上下唯有心脏部位有一个狭窄的伤口,巳没有血往外流。

    白晓月捂着嘴,眼中时不时闪过惊惶和忧色,云无涯一脸冷峻地蹲下身,伸手揭开尸体的面罩,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这种苍白不是因失血过多,或死亡而苍白,应该是常年生活在阴暗中,很少接受阳光的照射而导致的苍白。这种情形通常只有一类人,那就是职业杀手。

    这个杀手的年龄看上去至少五十出头,双眼细而狭长,给人一种阴柔邪气的感觉。只怕世上很少有人会认织,知道他的存在。

    云无涯在他身上整体搜索了一遍,没任何能辨认身份的物件,最后在他的手指上发现了一枚蓄戒,递给了陆随风。

    陆随风用神念抹去前主人的印记,渗入蓄物戒内探测了一番,戒内的东西,几张金卡,一些丹药,还有一长一短两把黑色如墨的剑,另外,还有一令牌。

    或许能从这令牌上寻到一些蛛丝马迹,令牌是腥红如血,仔细一看之下,发现背面是一座塔形楼状的外形,而正面却刻印着一个古老的"刺"字。

    这个"刺"字,是纯金色的,十分醒目刺眼。金字的下方还刻印着一个小字;九。

    在埸之人几乎都是初来乍到,且大多都非中央大陆之人,自然知之甚少。而白晓月一心只扑在自己的丹药铺内,两耳不闻外界之事,所以大家只能靠判断猜测,是一个职业的杀手组织。

    "我曾听人提起过一个叫做;"金塔血刺楼"的杀手组。"紫燕忽然开口言道;"这是一个顶级的杀手组织,在中央大陆颇有些名气。他们的杀手都是由内部专门特殊的培养。按照等级,划分为金,银,铜,铁,四个等级划分。根据这块令牌上的金色字样,应该是金牌杀手无疑。"

    "腥红的令牌,塔形的楼状,金色的字样,一切都咐合紫燕所说的那个"金塔血刺楼",应该无限接近事实。"陆随风若有所思地道;"难怪这杀手拥有破虚境的修为,竟然派出一位金牌杀手来袭杀我们,看来这纳兰流云巳等不及家族派人来,不惜花重金买凶对我们实施灭杀。"

    "呼!幸好遭遇的是陆公子,如换作旁人,还真不知会发生什么?"白晓月拍了拍高耸的酥胸,有些后怕的唏嘘道。

    "如真是这个杀手组织,那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我们家族之人也曾遭遇过这个杀手组织的袭杀……这个"金塔血刺楼"定有一个规矩,对同一目标,都会进行三次袭杀,称之为"三杀",倘若首次袭杀完成,自然无事,否则就会进行第二,第三次追杀,无论结果如何,就算是失败,也视为任务结束,会加倍的赔偿事主。"紫燕神色凝重地言道:"也就是他们还有两次机会对同一目标,进行再次袭杀。这次是金牌九号,再来的可能是金牌八号,比死的这一位更强更可怕。"

    白晓月听紫燕这么一说,刚落下的心一下又提了起来,但见众人个个一脸淡然,没一点惊惶不安之色,毫无危机感的觉悟。

    "小姑不用担心!碰上我们少爷,是他们运交华盖,保证与地上的这位一样,有来无回,同样变成一具尸体。"罗惊鸿对少爷充满了无尽的信心。

    "话虽如此,却也不可掉以轻心。毕竟是我们在明,杀手隐于暗处,随时都可能发出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紫燕凝重地提醒道。

    金塔血刺楼是个老牌的顶级杀手组织,能够培养训练出这许多顶级杀手,其中势必有更强大的存在。且组织严密,神秘,想要主动出击,将其连根拔起,自然可以一劳永逸。但在若大的丹师城要想寻到他们的所在地,无疑是大海觅针。

    所以,唯有坐等更可怕的杀手上门,陆随风虽说无畏无惧,但总被人在暗中念着滋味,真的是有些不太好受。只有想办法,再次给对方制造有利的袭杀机会。

    ……

    "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袭杀失败,而且派出的还是金牌杀手。"丹师城内的一处高档洒楼的高级客房中,一个护守从外面进来禀报道。

    "金牌杀手都会失败?会不会是太轻敌了?"纳兰流云冷哼道:"本公子巳告知过他们,目标不是等闲之辈,否则怎会化如此大的代价买金牌杀手出动。"

    "咳咳!"仆人老者像是那日受了不轻的内伤,至今倘未恢复;"少主莫要心急!金塔刺血楼的规矩,必须连续刺杀三次,任务才会结速。纵算失败,也会加倍赔偿我们。"

    "嗯!不错,里外都不算输。"纳兰流云阴笑道;"家族派出的高手什么时候能到?"

    "最快也要五天才能赶来!"仆人老者咳咳着的言道。

    纳兰流云闻言皱了皱眉,一想起白晓月那吹弹得破的脸旦,丰满高耸的酥胸,便觉心痒难熬,恨不得此刻就将骚娘们搂入怀中。

    穿过晓月阁后的一片园林,横着一条河,宽有三十来米,湍急的河水贯通整个城市, 源头起于玉明河, 尽头重新回归玉明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