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杀羽而归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杀羽而归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但见对方眼中闪出一抹淡淡的不屑,纳兰流云忽觉自己的斗然一轻,好像变成一片羽毛似的,被一阵风轻飘飘的托起,一下飞了起来,全身轰然一震倒飞出去,直向包间壁撞去,哇!的喷岀一口鲜血,顺着墙壁软软地滑落地面。

    对方毫无玄力波动,也未见其有任何举动,只是一道眼神而巳,少主怎会突然倒飞碰壁?都吐血了,不会是怒极之下,玄力反震自伤了自己。四护卫惊诧之下,一时弄不清状况,只好先上前将人扶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纳兰流云被护卫扶起,又小吐了一口血,身形有些晃荡,眼前有些许金星跳耀闪烁,欲还想说什么?大脑中顿觉一片空白,全忘了!

    唯有那仆人老者,似已察觉到了点什么,眉头微微一皱,一股恐怖的气势骤然汹涌而出,无比强大的剑势瞬间化作一柄玄力巨剑,杀气凛然地朝着陆随风当空斩击而下,眼前就算是一座山,也会被这有若实质般的巨剑劈成两半。

    陆随风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那玄力幻化而成的巨剑,当其狂暴地斩落之际,下一刻,一股更加可怕锋芒突然凭空生出,仿佛沉寂了千百万年的火山,刹那喷薄而出,石破惊天,风云色变。瞬息间汇聚成一道锋芒无尽剑气惊天长虹,一下斩碎那飞劈下的巨剑,去势不减,更加强劲,快得不可思议的直向仆人老者奔射而去。

    轰然一声惊雷般的闷哼炸响,精雅间内的人一个个惊骇欲绝,所有人如遭重击般的蹬蹬蹬连退数步,人人面色一片苍白,唯见那仆人老者一屁股跌座地上,张口喷出一蓬血雨,浑身禁不住地簌簌颤抖。

    纳兰流云和四个护卫惊呆了,一个个像脑子断路一般,傻楞楞地望着跌坐地上发颤的仆人老者。这可是一位破虚境初阶的强者呀!别人不知道,他们却清楚明白。怎可能一个照面便被人揙得口喷鲜血,浑身发抖。

    "还不快滚!"陆随风仍旧用淡淡的语气说道,听在这些人耳中犹若霹雳炸顶,一个个充满了惊恐之色,连滚带爬地冲出门去。

    仆人老者艰难地挣扎着立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出房门。纳兰流云临走时回头怨毒地瞥了众人一眼,怀着仇恨的目光。

    "哼!一个小小的破虚境初阶,也敢向我姐夫出手,如换着凤儿,全灭了!岂容这堆人渣轻易离去。"青凤愤愤然地嘀咕道。

    嘶!白凝霜和小姑白晓月齐齐吸了一口凉气,尤其是白凝霜从未见过少爷出手,心下总是暗暗猜想着少爷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适才的那位仆人老者竟是破虚境强者,自己却浑然不知,那玄力幻化而成的巨剑,自己绝对接不下来,强行硬抗势必非死即伤。但少爷连手指都没动一下,也就是一招未出便轻而易举的重创了一个玄虚强者。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少爷到底什么修为境界?白凝霜有些不敢继续瞎想下去,虽然有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不断在脑海中盘旋,让她时常涌出想挖掘秘密的冲动。但理智告诉她,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我看那纳兰流云临走时露出的怨毒神光,一定不会就此善罢干休。"紫燕言道。

    "那傲云城果不愧一座顶级城池,连一个仆人都具有破虚境的修为。这中央大陆的水果然是深难见底。"云无涯冷着脸沉静地说道。

    "这纳兰家的二少,虽是纨绔,在族中却是地位不低,一向十分得宠,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目空一切。从小到大何曾吃过这种亏,以他这种卑劣的心性,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晓月阁。"小姑白晓月秀眉微皱的躭忧道。

    "是呀!没听他说要将这晓月楼变成他纳兰家的产业。这对傲云城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这纨绔定会借此向家族调遣精兵强将前来掠夺。"欧阳明月顺着思路分析道。

    "哈哈!当真是风雨来风满楼。大家别忘了还有一个实力不可小视的碧丹殿,还虎势耽耽 的叮着我们,不定什么时候一声虎吼的扑将过来。如今又添了一个强大无比的傲云城,那就更热闹了。日后定然会是好戏连连登埸,有得玩了!"青凤一脸喜滋滋地哈哈道,直接有幸灾乐祸之嫌。

    晓月阁眼下的状况的确不容乐观,青凤的一番话还真将目前的势态剖析得颇为到位。白凝霜和小姑白晓月尤显得神情凝重,忧心不巳。

    危机似乎迫在眉睫,但其余众人仍是一派从容淡定,谈笑风声,没一点惊惶不安的状态。他们这一路走来,那一次面对的不是豪强巨霸,那一次不是身陷险境绝地,如履薄冰,险象环生,一次次的龙潭虎穴都闯过来,最终仍是每每化险如夷,安然无恙。

    过去的荣耀辉煌有如逝去的流水,一去不返。如今置身于这片佰生而强大无比的中央大陆,时时刻刻都可能遭遇预想不到的危机和威胁。

    陆随风看上去沉静如水,云淡风清,身心深处却比任何时候都更敏锐警觉,以目前的势态,绝不可有絲毫的掉以轻心。他揣摩着,以纳兰流云此类心性之人,通常是报仇不隔夜,很快就可能采取极端的报仇手段。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白晓月,只要顺利地拿下她这位阁主,来个霸王硬上弓,这晓月阁也顺其自然的成了纳兰家的产业。

    守护白晓月的安危成了重中之重,这个守护的使命交给那只凤最为合适。余下之人皆须分成两人一组,一旦遭到意处的袭杀也能相互?应,保持足够的应变能力。

    在众人中以白凝霜的修为最弱,由紫燕与她分在一组,再加上一个欧阳明月,足可确保无夷。余下便是云无涯和罗惊鸿一组,龙飞与傅大叔,云无影和欧阳无忌。

    今夜有月,朦朦胧胧的清辉洒落,让暗夜的大地多了一层希薄的幽白。

    陆随风只影孤身的出现在晓月阁后的一片园林中,独自徘徊,似在欣赏这无边夜色下月华清辉,还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知何时,天空中无声无息的飘过一团浓云,遮掩住头顶的明月,天地间顿时陷入一片沉黑,几乎伸手难见五指。

    陆随风仍在黑暗中徘徊着,刚抬脚朝前迈出一步,后脚倘未落地之际,骤然顿住,头部微微向后上掦,与此同时,一抹森冷的幽光,仿佛与这沉黑的夜色相融般的从眼前一划而过,几乎贴着的面额双眼,令他的眼睛感觉一阵隐隐的刺痛。

    险到了极致,仅仅相差一线,只是这一线之差,这道森冷的幽光就会瞬间洞穿他的面门,透脑而出。

    陆随风似乎等的就是这一刻的到来,浓云闭月,是最佳的袭杀时机。尽管这森冷的幽光与夜色融为了一体,陆随风仍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一絲絲痕迹,足够了!

    沉黑中的一击落空,幽光消失,没有再次出现。不用猜都知道,来袭者就潜隐四周的黑暗中,一击无功,立即远遁潜隐,耐心等待下一次最佳时机出击。无疑是个十分优秀的顶级杀手。

    陆随风知道自己是纳兰流云关注的第二个必杀的目标,这才只影孤身的出现在这园林之中,给对方创造一个最佳的袭杀环境。

    袭杀与反袭的一幕在沉黑的夜色中展开,谁是猎手,谁是猎物?

    陆随风强大的精神感知力,覆盖着方园千米的范围,竟然觉查不到对方的存在,这绝对是一个令人大感惊诧的意外。足认说明对方是一个绝对可怕的杀手,修为至少巳达到玄虚境的层次。

    陆随风加强了精神意念力的强度,一道道水纹涟漪般波浪扩散开来,终于在右侧五十米外的树丛间发现了一道蜇伏潜隐着的幽影。这团幽影始终一动未动,感觉不到絲毫的呼息声,连心跳都降低到了极致,全身的一切气息几乎都尽数收敛,难怪之前根本感知不到。

    对方似乎并未发现自己的行踪巳被察觉,此时,他的一切细微状态,连同他手中紧握着的非常尖细而薄的黑色无光的短剑,巳被对方清晰地捕捉到了。

    五十米的距离不算长,但对方的速度非常快,爆发力也极大,否则,适才也不可能在一击落空的刹那,瞬间避退到五十米外的树丛中。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对方便会立即发觉,随之再以最快的速度潜隐开去,再要探寻就容易了,甚至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完成这次袭杀任务,选择放弃退避都有可能。

    陆随风要的不是这种结果,他平时虽十分大度包容,但对待敌人却从来都是杀伐果决,绝不会心存怜悯和姑息,除恶务尽。

    尤其是面对一心想袭杀自己的杀手,无论对方优秀顶尖,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不管对方是什么了不起背景来头,都无法阻挡他杀无赦的意志决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