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终极一战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终极一战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余飞龙一连数十次身形变幻,却依然无法摆脱对方的如虹剑势;怒龙惊天!

    此刻的余飞龙似巳被对方逼入绝境,再次展开绝地反击,剑如怒龙惊天奔腾,狂击对方斩落而下如虹剑势。

    轰!

    一声震天轰响,双剑砰然碰撞,惊天的剑气,剑意,剑势,在虚空强强拼搏,整个空间一阵震荡,扭曲。

    余飞龙的脸色骤然剧变,自己的强大玄元力竟然被对方不断的击溃,握剑的手掌震荡发麻,手中之剑欲有脱手飞出之势。

    内心震撼无以复加,他至始至终一直认为,对方如此年轻,即便修为再不凡,也绝不可能超越自己,只是在武技和身法的运用十分精湛。所谓一力降十会,万不得已之时,尽可用自身强大的修为实力镇压对方。

    然而,历经一番惊险万分的搏杀,不得不承认在剑技,剑意和身法的变化上都略逊对方一筹,甚至没想到竟连自以为傲的修为实力,竟也如此不堪一击。难道对方的真实修为已达到玄婴境的高阶,甚至更高,可能吗?

    已没有时间往下想,对方的身上气势斗然一变,一股强大得令人窒息的玄力喷薄而,令人生出一种高山仰止之感。一剑劈空斩出,没有花哨的变化,大起大落,一往无前,势若雷霆万倾,天河倒悬,看似简单的一剑,实乃大繁至简,竟让人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感觉,仿佛无论如何躲闪,都逃不出这一剑的厄运。

    坐以待毙绝不是玄婴境高手的风格,心下一横,虚空侧身挪步,手腕顺势一抖,斜削对方握剑手腕。你斩中我的刹那,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切下你的手腕。完全一副两败俱伤的拼命剑招,迫使欧阳无忌不得不中途瞬变剑招。

    眨眼之间,双方电光火石般的变幻了数十种剑招,诡异的是,双方的剑势竟在数十次的变幻交锋中,竟未发出一声撞击之声,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演绎着惊心动魄的搏杀。

    无声的摶杀中,突然响起一声痛苦闷哼,接着便见一把剑从虚空中飞坠而下……

    一滴,二滴……滴滴鲜血从虚空洒落地面。有人受伤了!

    虚空中,剑气纵横,人影翻飞的埸景嘎然而止。众人一眼望去,但见两道人影地踏空而立,相距十来米,静静地对峙着。

    其中一人握剑的手腕之上现出三道血痕,血正是从手腕间滴落下来。

    “我输了!”握住滴血的手腕的人是余飞龙,语音有些苍凉,失落地道,“能告诉我,你的真实修为吗?”

    “不知道!或许比你略高一线。”胖子冷声道,转身跨下虚空。

    余飞龙闻言愣了愣,只高一线?可能吗?回想起来适才搏杀的情形,对方貌似根本未出全力,倒是有点像高手寂寞,找人试招的样子。不由得苦涩笑了笑,随即便跟着降下虚空。

    "怎么样?看你在空中流了这许多血,伤得不轻吧?"蓝飞鹰关切地问道。

    "还好!如非对方手下留情,我这只手腕只怕巳被连根斩断了下来。"余飞龙有些心有余悸的唏嘘道。

    "彼此彼此!此行当真给我二人上了血淋淋的一课,以貌取人,绝对是武者的大忌。"蓝飞鹰肃然反醒地道。"

    "更重要的是让我等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余飞龙呼出一口浊气;"直现在竟连对方是什么实力修为都不知道,情何以堪?"

    "接下来还剩最后一埸,你认为还有胜的可能吗?"蓝飞鹰望了一眼五位挑战者中唯剩下的一位,不过才五十出头点,却像是个身身形枯瘦的老者,看上去犹似垂垂老矣,暮气沉沉,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

    "不知道?至少我同样看不出这人的实力修为,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战当真胜负难料。不过一定会是一埸惊心动魄的搏杀。"余飞龙猜测地道。

    此时的秋老丹宗,垂眉闭目,心几乎巳沉入谷底,过度的紧张令其不敢接着看下去,索性闭目静待最后的结果。

    最后一位被对方挑中的黑衣人是云无涯,当他走出来的时候,那位枯瘦老者一直微眯着的眼中,突然爆射一道惊人的凌厉目光,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穿透虚空,锐利无比的锋芒落在云无涯身上,令人皮肤隐隐生痛。

    竟然是玄婴境高阶!云无涯一眼便看出了枯瘦老者的真实修为,只比自己稍弱一线,的确是个不容忽视的对手。尽管如此,对他射来那道凌厉如剑的目光,仍然视若不见。你强任你强,轻风拂山岗。

    两人对面而立,相隔十米。枯瘦老者的身上透出一股隐含阴寒至极的气息,有若门缝中穿透出的阴风,如刀似针,悄无声息地袭向对面而立的云无涯。

    一道冷冽的目光从云无涯的眼中绽射而出,空气中爆出一声轻微的炸响,。

    彼此间单凭一个眼神的博弈,火药味便如此浓烈。接下来的战斗又将会如何?刚才的一幕让流云宗的一众精英高手集体动容,这种层面的战斗终其一生都难看到一次。人人的眼中都充满无尽的期待,一场龙争虎斗的搏杀,必然惊心动魄,地裂山崩。

    枯瘦老者微感惊讶地紧皱了一下眉头,如此年轻便能掌握高深玄奥的剑势,闻所未闻。貌似自己潜修了数十年,也不过揣摩到剑势的一点皮毛而已,而对方却能运用自如,似乎已到了身,剑,意,势合一的境界。直到此刻为止,自己仍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境界,心中无比郁闷。没想过对方的实力会在自己之上,剑势的撑控与悟性有关,不能单纯判测一个人修为的高低强弱。

    在他的眼中,对方充其量不过是玄婴境中阶,这已算是高估对手了。现在,这个渺小的存在竟敢对他散发出强大杀意,那是一种**裸的藐视,绝不可容忍,必须让他付出毁灭性的代价。

    “都这把年岁了,还没学会堂堂正正的做人,这种不入流的阴招,如何上得了大雅之堂?相由心生,就你这副模样,绝对属于心术邪恶之辈”云无涯不屑地冷声道。

    “哼!你会为这句话流尽最后一滴血。”枯瘦老者阴寒地道,“本想留你一具全尸,看来老夫真的是太过仁慈了。”

    “是么?你就没想过自己的死相,一定非常难看。会不会被人劈成两瓣,满腹内脏洒落一地。”云无涯十分血腥地言道。

    “你的实力如像舌头一般锋利,老夫定会让你如愿以偿,只可惜你还没具备如此能耐。相反,老夫会将你身上的骨头一节节敲碎,让你生不如死。”枯瘦老者残忍地舔了舔嘴唇,手中突然闪出一抹青光,直朝云无涯电射而去。

    阴寒至极青光在途中骤然爆射开来,弥漫着丝丝缕缕的青色丝线,泛起森冷的精光四面扩散开来,坚硬的地面也被切割出丝丝裂痕。

    刹那间,云无涯的身形已被缕缕青色丝线切割片片碎屑,在空气中四下飘散。

    一击偷袭见功,枯瘦老者的脸上刚溢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接着便看到一点寒星迅速地在眼前放大,惊骇之下,身形暴然飞退,手中长剑同时挥出一片剑影。

    锵锵锵!一连串金铁交鸣,火星飞溅,爆出数十声尖锐刺耳的鸣响,其间竟有血花喷洒绽放。

    枯瘦老者付出了数十道剑伤和一地的鲜血,终于摆脱了对方惊雷电闪般的袭杀,横剑当胸,惊恐的眼神中更多的是全神戒备。对方的剑太快了,而且无比的诡异,剑剑直指全身要害,令人疲于招架格挡,毫无反击之机。

    云无涯并未再趁势追击,长剑斜指地面,冷冽的神光中充斥着凛然的杀机。

    滴答,滴答!枯瘦老者的身上有血在往下滴,脸上的阴寒之气却越来越重,急剧收缩的瞳孔中散发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息。

    一个照面,一次惊心动魄的搏击,便有人受创见血,比之前的任何一战都更惊险,更惨烈火爆,彼此双方都起了杀心,看来唯有倒下一个,战斗才会结束

    枯瘦老者满含着浓烈杀意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云无涯,全身陡然一震,嘶哑地怒吼一声:“万流归宗!”仿佛地裂山崩,一蓬青光从体内喷薄而出,托起枯瘦的身躯缓缓地升上虚空,双手握剑,青色的电光在剑身上不停地跳跃,闪烁。

    “惊天一击,霹雳三连斩!”

    剑上青光暴涨,轰然斜劈,横切,竖斩,一气三剑连击,快若奔雷电闪,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唯有硬抗三剑叠加的威力,只不过硬抗的只是云无涯的残影。

    下一刻,云无涯的真身巳无声无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抹惊电直奔对方的背心而去。

    残影!

    枯痩老者一声惊呼,反应够快,战斗意识也非常丰富敏锐,惊觉之下,身体同时作出了反应,无须质疑,对方一定巳移到了自己身后,手中之剑飞速地回旋横扫。

    “轰!”随着一声巨大的空气爆裂声,枯瘦老者的身躯猛的一震,借这一震之势飘掠而去,重新落下了地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