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无尽锋芒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无尽锋芒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劲装武者的瞳孔在急剧地收缩,厚重如山的气势在逐步攀升,双手不知何时紧握着一把长刀,双目精光烁烁地盯住对方。

    "你这是刻意再将先机奉送给对手,那还客气什么?"黑衣女子话落,幽幽地踏出一步,一抹璀璨剑光随之乍现即逝。

    铿锵!

    这一剑可谓快若流星闪电,劲装武者竟给挡下了,的确令人感到意外。当然,如非陆随风在上埸之前特意的叮嘱,才未注入真元力,否则,十个武者在这一剑之下都会倾刻变成了尸体。

    但,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防御的确堪称一流,而且敏锐的反应力也相当不俗。

    劲装武者此刻的感受却是无比的震撼,被这看似随意而漂浮的一剑,惊出了一身冷汗,险些要了自己的性命,想想都惊悸不已。身上的气势再度攀升,浑身的气息更加浓烈凝练,不动如山的伟岸气势逐渐凝聚而成,整个人有如山岳屹立。

    那黑衣女子又动了,同样地朝前踏出一步,只不过这次可以清楚地看见她手中的剑:很窄,二指宽,很薄,有如蝉翼。 就是这一把剑,飘飘的递出,看上去十分虚浮,蝉翼般的剑身在微微颤动,发出细微的嗡鸣声。

    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危机感骤然升起,玄力急剧地鼓荡,至使整个防御有若一个澎涨的球体,如遭遇的蛮力猛刺劲扎,必会遭遇强大气机的反弹。

    但这一剑仿佛如一枚十分锋利的尖针,直令对方感到心脏在加速的跳动,潜意识中察觉到一种危险的信号。虽然对自己的防御有绝强的信心。但看着那把虚浮不定,颤悠悠的剑尖,心里禁不住发寒,有些毛骨悚然。

    就是这样一把很窄,很薄的剑,缓缓地,颤悠悠地切入了厚重如山的防御罩。一场无声无息的攻防战瞬间展开,惊心动魄的阻击和攻击,比漫天刀光剑影的搏杀更惊险万分。

    黑衣女子的身上没有什么强大的气势,甚至连一絲玄力的波动都感觉不到。那双握剑的纤纤细手却十分稳定,缓缓地朝前推进。哪里像是在进行一场生死之间的惊险搏杀。

    劲装武者的脸上堆满了汗珠,一条条的青筋突起,全身的玄元力全部凝聚在手中的长刀上,宽大的刀身死死顶住不断朝前推进的狭窄而锐利的剑锋。只感觉一股股绵柔的潜劲顺着长刀的刀身不断地涌入手臂,一种撕心裂肺的酸麻感令人感觉十分难受。

    骇然中,心神一凝,双臂的肌肉顿然膨胀开来,强大的震荡之力突然狂暴地涌向黑衣女子的剑身。

    这一瞬间的反击,令黑衣女子的身形一下脱离地面,人在半空中顺势划出一道弧线,一抹精光随之绽射开来,有若天外飞星般直向对方的面门奔袭而去。

    猝不及防的惊变,令人全身汗毛倒竖而起。但这劲装武者心志却异常坚定,虽惊而不乱,手中长刀飞速荡起,刀剑骤然空中相撞,发出轰然爆响。强大的震荡余波令劲装武者暴退数步,双手颤抖不已,体内顿感一阵气血翻腾。

    自以为傲的防御,不动如山的气势顷刻崩溃。双目布满了血丝,全身玄元力凝于长刀之上,发出嗡嗡颤响。

    横空出世,惊天一击!

    一道璀璨光华划过天穹,斩破空间,夹着雷霆万顷之势,朝着黑衣女子震撼劈杀。

    黑衣女子的身形在这一刻突然虚幻起来,时聚时散,漂浮不定,令对方狂暴的刀势无法准确的牢牢锁定对方的身形。

    长刀雷霆一击终于斩落,坚硬的地面碎石四溅,尘埃飞掦。搏命一击,长刀斩落的同时,整个身躯也随之骤然定格。

    劲装武者嘴角突然有血涌出,一把很窄很薄的剑插入了他的胸脯,锋利的剑尖从背心透出。血!一滴,二滴,三滴......

    如非黑衣女子的剑适时地偏离几分,对方此刻巳成了一具死尸。

    剑出,鲜血湶涌喷射,但见一双纤纤玉手在对方胸前创处急速飞点,封住了四周的血脉,血流方才渐止。

    "多谢手下留情!"劲装武者虚弱地低语,目中透出一份真心的谢意。

    "别再做那与虎谋皮之事!"黑衣女子淡淡地言道,还剑入鞘,莲步轻摇地翩翩转身离去。

    首战告负,秋老丹宗如雪的白眉挤成一堆,神情间透出难以掩饰的惊怒之状,每输一场都意味着少一分胜算,多一分危机。只不过,这也只是一埸初战而巳,还有四次拼搏的机会,赢面仍旧很大。沉住气,千万别自乱阵脚,映响下面的挑战。

    一片哗然热议之后,走出一个身着青色劲装的中年男子,四十一二岁样子,长相平实无华,气息内敛,如不细心查探,很难感知那若有若无的玄元力波动。步履轻盈,踏在坚实的地面,仿佛踩着柔软的草坪上,给人一种点尘不惊的感觉。

    有意思的是这中年男子挑了半天,因为皆是黑巾罩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下又选上了刚才战过一埸的那位黑衣女子。难道是对方是有计划的玩车轮战不成?偏偏就没人挑选那个看上去最娇小的黑衣人,黑巾下的那双凤目中因愤怒而透出点点青光;咋就这么背运呀?

    双方相距十米左右,中年男子的身上突然透出一股有若实质般的气浪,汹涌澎湃,撕裂空气,山崩地陷般的朝着对方漫卷而去。

    黑衣女子看似沉静如水的身躯突然迸发一股庞大浩瀚的气息,肉眼可见的一团团白云滚荡,层层叠叠,不断荡起的一波波强劲无比的滔天雪浪。

    任由对方一往无前的狂暴气流肆虐地冲击,始终难以寸进分毫。双方一上来展开气势相互抗衡,持续的僵持和撞击中,不断爆响噼噼啪啪的炸裂声。

    黑衣女子所展现出来的强劲实力,激起了中年男子心中熊熊的战意。全身气势再次攀升,威势锋芒更加强悍。

    中年男子的气息每增大一分,对方的气息也同样提升一分。气势与气势的碰撞搏杀,令得整个空间不断发出嗡嗡颤鸣,扭曲搖晃不定。

    中年男子的玄力似已升到了顶点,脸上的青筋一条条逐渐凸起。黑衣女子却仍是一派淡定从容,云淡风清的姿态。

    吼!

    中年男子突然发出震天暴喝,一道耀眼的红光随声破空而出,奔腾的气劲瞬息凝聚成一只黑虎虚影,全身散发出炽烈的火焰。整个空间的温度急剧上升,四周的人群顿觉身上的水分都在蒸发,生出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一声虎吼响彻天际,四爪撕裂空间,卷起漫天火焰风暴,肆虐狂暴地向黑衣女子奔袭而。

    彼此相隔十来米,烈焰虎影未至,已令人感觉到烈焰的高温蒸腾,空气仿佛弥漫着燃烧的气味。

    黑虎裂天!

    中年男子手中不知何时突然握住了一把大剑,一道赤红的光芒划破夜空,仿佛一颗燃烧的星辰。

    锵!

    与此同时,黑衣女子的剑也在这一刻呛然出鞘,但听一声清脆的鸣响,一抹耀眼的银光划空而过,似若惊电撕破天际。顷刻,一朵朵,一片片闪着银光的白云汇聚成浩瀚云海,滔天雪浪翻卷,转眼便将狂暴的火焰黑虎席卷吞噬。

    肉眼可见,片片白云在燃烧,黑虎身上的烈焰火光不断地膨胀,收缩,再膨胀,再收缩。

    苍茫的云海中,飓风骤起,瞬间化成一道道的锐利风刃,肆虐无忌地斩割,撕裂着火焰蒸腾的黑虎。无数流星火焰漫空飞溅四射,尉为壮观。

    片刻,赤红的光芒逐渐地暗淡下来,黑虎的虚影被锐利的风刃逐一分解开来,最后暴出轰的一声震天炸响,无数火球漫空绽放,化作点点火星,仿佛夜空璀璨的烟花。

    烈焰的黑虎的虚影随之溃散消失,苍茫云海也相继悄然退隐。两种不同剑势的比拼博弈,惊心动魄,风云变色。

    中年男子剑势崩裂,闷哼一声,脚下一个踉跄,旋即一挺胸背稳住身形。双眉一挑,含怒大步跨出,手中长剑再次暴然挥起,一道赤红如血的剑芒从剑身中倏地脱闪而出,奔雷般地直向对方飞射而去。

    这一剑来得太突然,剑速快得更是令人猝不及防。 黑衣女子连念头都来不及转,赤红的剑芒已奔至面门,凭着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一个;惊凤摇头!

    但觉一抹凌厉无比的剑风从耳边轻啸而过,噗!黑巾面罩骤然撕裂开来,三千青絲飞掦,一缕耳鬓青丝被如血的剑芒划削而过,断发青絲飞扬。

    对一个女人而言,每根青丝都身体的一部份,十分珍惜怜爱。对方一下削去了自己的一缕青丝,简中直有如要了她的命。女人一怒,地裂山崩,眸中杀机一闪,一抹剑光仿佛从虚无中突然生出,由下而上闪电撩起。

    中年男子必杀一剑意外刺空,虽惊未不乱,手腕顺势一转,血红的剑光直朝着对方颈项横削而去,至于怜香惜玉,摧花折柳什么的,已全不放在心上,唯一的念头便击败对方,即使割下一颗美丽的头颅,也不会眨眨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