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自宫了!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自宫了!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没人知道这位风华大师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这廝痛苦地卷曲在地上,两腿不停的抽搐着,状极痛苦,恐怖。一会便没了动静。

    是死是活?还是痛晕了过去?

    这风华大师卷曲卧地的位置,十分贴近小丹楼众人所在的区域,距陆随风等人至少有二十来米的距离,如说遭人暗中算计,恐怕要算那小丹楼众人的嫌疑最大。

    这廝也是有点来头背景之人,这般无端遭人暗中袭击,自须给个合理的说法。

    贺天狼毕竟十分老于世故,惊楞之下,即刻起身上前探查究竟,俯身探了探鼻吸,人倒还活着,只是看那面部扭曲的神情,像是被痛晕死了过去。其身体内还不断透出一股股腥人欲呕的屎尿骚味。贺天狼随即再继续查探,这厮双手紧捂住的那个裆下部位,贺天狼不由得骇然倒抽了一口冷气。突然语出惊人的冒出一句;"自宫了!"

    咋回亊?自己捏暴了裆下的那玩意?这厮果然有点胆魄,像个男人!不,该咋说?不愧做人之本色!众皆唏嘘不巳。

    风华大师没劳烦他人动粗,毅然决然的揑爆自己的命根子,"自宫了"!大戏随之跟着落幕。贺天狼令人将仍旧晕死过去的风华大师抬走,自己便与白晓月去小丹楼办理移交手术,紫燕也领着众人一同前往。

    陆随风滞留未去,适才的杰作自然是其所为,一是因白晓月被逼得下不了台,二是看那厮太过下作无耻,一怒之下,暗中弹出二缕指风,一举废了他的命根子,还可让小丹楼之人无端背上一个嫌疑,有动机,有机会,众口莫辨,洗都难得洗白。令其双方彼此猜忌,窝里斗更好。

    那白胡须丹宗纠结地付清了自己输掉了的赌注,一百枚无叶幽明果,心不滴血才怪,看他一脸郁闷无比匆匆的而去模样,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一脸喜滋滋的端木殿主,慷慨大度的分了一半胜利品给陆随风,这种好事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你小子果然守信誉!不过,即然到丹师城,怎不去总殿鉴到报备?至少也得来找我才是呀!"端木殿主抱怨地道:"还有,你这才来了多久,怎就又一下卷进了这种是非旋涡中。"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个灾星?无论走到那里都会有无端亊缠上你,低调再低调,总是躲不掉。时也命也!"陆随风由衷的叹道:"我知道这里的水很深很浑,不想被无端的搅进去,准备在丹师大赛开始时才露面。所以便在这晓月阁暂且棲身,没想到……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你可知道这小丹楼的背景?"端木殿主一脸肃然地问道,神色间带着一份凝重。

    "知道得不多!据说是丹师城八大势力之一,其余的还在调查中。怎么,这碧丹殿是不是真的很难缠?"陆随风巳隐隐感觉到惹上了大麻烦,不过,正如欧阳无忌所说;我们一路走来,那一次遭遇的又是小事件?不都坚挺的顶了下来。

    "比你想象的要严重难缠得多!丹师城有八大丹王,二位丹帝。"端木殿主皱着眉头道。

    陆随风何等人,无须端木殿主细说,很快就理清了其中的脉络;"每个势力的背后都站着一位丹王,而这二位丹帝就是丹师城的正副城主,并兼丹师总殿殿主。我这样理解应该不会错吧?"

    "果然睿智过人!举一反三,一点即通。"端木殿主由衷地赞道,他之所以只透出一点信息,意在观察这小子的反应。尤其提到丹王,丹帝时,竟然在他脸上看不见一丁点惊?之色,仍是那么淡然,从容,全然一派不以为然的姿态。这种情形只有一种可能,难道他真会是一位……

    端木殿主没敢继续往下想,总之,在这小子身上什么都可能发生,藏着掖着的底牌层出不穷,每一张都能惊爆人的眼球。只不过,他这次遭遇的对手,背景势力太过强大,却不知这次是否挺得过去?

    "我加入你们晓丹阁,你小子不会拒绝吧?"端木殿主出人预料的自荐道,没存什么心思和目的,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他都会毅然决然站在陆随风一边。

    "呵呵!求之不得,有你老在明面上坐阵,晓月阁自然会跃上一个台阶。我也不用装得这般幸苦了。"陆随风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将你的一众徒子徒孙们一并带过来,日后就以此为平台,在这丹师城扎下一片根基,坐拥一方天地。"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你得顺手替我**一下这帮小子们。"端木殿主不失时机的要求道。

    陆随风闻言,想都没想便应允了下来。心里却揣摩着紫燕的家族不是正缺一位八品丹宗么?得用点心思将此老诓了去,好歹也算是自己的一件不错的见面礼。

    小丹楼的牌子被摘了下来,换成了黑底金字的"晓月阁"牌匾,整个殿堂也被重新设计整修了一番,一改往昔的富丽堂皇,给人一种古朴精雅,厚重而不失大气的感觉。

    晓月阁的生意从中低端生意,逐步推向七品八品的高端市埸,且价位合情合理,而品质在同类丹药品级中也更显得纯正优良一些。在短短的时日内,晓月阁巳薄名声在外,很快便引起了丹师城内各大势力的关注。幸有端木殿主在此做镇,方才压住埸面,这才免去了许多无为的纷扰和麻烦。

    不过,该来的始终要来,意料之中,却又出人意外,来者竟然是那位猥亵的风华大师,几日不见便象似变了一个人似的,脸面光生生,细皮嫩肉,那撮标志性的山羊胡须也没了。或许失去命根子,雄性激素大跌,连几根毛都留不住了。

    这阵势,一看便知是来雪耻寻仇的,紧随其后的是一位身着锦袍,白发白眉的冷傲老者,举手投足间一派宗师风范,气度不凡,威势咄咄慑人,被风华大师称之为师尊。从他胸前挂的金色丹师勋章,便知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丹宗了。

    即是来寻仇的,自然不会只是这师徒二人,埸面一定也不会小,一眼望去至少也有三五十人。更令人惊诧的是其中竟有两位熟识之人,一位是鹰击长空,蓝飞鹰,另一位则是苍海龙归,于飞龙。

    此二人来丹师城的的使命,本就来聘请高品丹师,而那白发白眉的老者又是一位丹宗,所以出现在对方阵营中也不什么奇怪的事。

    这阵仗来势汹汹,张狂霸道,直吓得晓月阁的一众顾客纷纷四散走避,唯恐秧及魚池。

    陆随风等人并未即时出面,端木殿主领着一众徒子徒孙迎了出去,两人皆是同样的品阶,又同在丹师总殿共事,平时虽无什么交情,却也相处甚安。

    "呵呵!秋老平时百事缠身,今日怎有闲情光顾我这小小的晓月阁?"端木殿主哈哈地言道。

    那位被称之为秋老的正是那位白发白眉的丹宗老者,乍一见端木殿主的岀现,不由大感惊诧,白须一阵抖动,讶异地道:"端木老弟怎会也在此地?难道……"

    "没错!本宗正是这晓月阁的股权人之一。秋老这般兴师动众的前来,不会是搅局踢埸的吧?"端木殿主神色一肃,有些冷厉地问道。

    "这个……本来是有这意思……不过,即然有你端木老弟在此坐镇,自然得给些面子了。"那位秋老宗白眉一挑,语气一变,寒声道:"不过,本宗此番是专程前来,特为我那不成气候小徒向贵阁讨回个公道,希望端木老弟能给个面子,别让本宗难做。"

    "哦?不知贵徒是谁,与本阁有何过节仇怨?讨什么公道?"端木殿主故作迷惑地问道。

    "是我!端木大人应该认识吧?"风华大师跨前一步,尖着嘶哑的嗓音言道,听上去倒象个娘们在说话。

    "你是谁?确定我们见过?在本宗的记忆中似从未见过这样一位娘娘腔的人。"端木大师仔细地端详了一番,有些幌然的惊觉道:"看上去真还有些面熟?啊!我想起来了,这不是前几日才在丹师殿见过的那位与人赌命的……听说还自己捏爆了袴裆下的那玩意,自宫了!这才没几日,怎变成了这般不男不女的模样?"

    端木殿主的这话听上去太难听,太伤人了,直听得那位娘娘腔的风华大师脸色红一阵,白一片,双目喷火地尖声叫道:"白晓月,滚出来!你这恶毒的贱娘们,竟敢当众暗算于我,今日非将你当众剥光了不可!"

    "放肆!你这模样与地痞人渣有什么分别?简直有辱丹师的人格和尊严,让人误以为有其师必有其徒。令你尊师日后怎做人,何以为人师?"端木殿主一脸怒色,一语双关,老的小的一并喝斥;"秋老!这可是你门下的爱徒,你如此放任其行为,不会是另有目的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