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两个选择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两个选择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端木殿主第一时间抬眼望向陆随风,只见他远远地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果然,只要有这小子出现的地方,必会有惊涛骇浪喧天。瞥了一眼满脸透出贪婪之色的白胡子丹师,善意地拍了拍他的肩;"古老淡定!奇珍宝物自古皆有缘者得之,千万别动这五凤朝阳鼎的心思,否则必将大祸临头。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白胡须丹宗闻言,全身不由一震,脑门顿然一清,忽然意识到事情并非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一个四品丹师怎可拥有这类宝物,其身后的背景定然非比寻常。心中虽有不甘,在不明状况的情形下,也不敢轻易妄动。

    风华大师自然也是识货的主,乍一见对方取出的炉鼎,虽不知其名称和出处,但见那五色光华四溢,便知其不凡。

    白晓月对众人所表现的神态似若未睹,不想再耽搁时间,虚手微掦,从蓄物戒中取出一蓬药材,数量也在七八十株之间。

    在众目睽睽斗然将十来株材抛向虚空,但见一团若隐若现雾气将其包裹住,随之缓缓地向内挤压……片刻之后,内眼可见大量的桨汁不断从那些药材中汨汨溢出,无数木屑碎未四下纷洒。那些悬于虚空的药材巳然消隐无踪,唯见一团碧绿晶莹的液体,像是拥有灵性般的自动移向炉鼎的上端,缓缓沉入炉鼎之中。

    接下来,连续如法泡制了数次,不足一个时辰,所有的药材都变成碧绿晶莹的液体注入炉鼎之中。但见白晓月不断在空中变换着,秀额前巳是汗滴密布,看得出她在不断地鼓荡着玄力,支持撑控那团雾状的气体提淬,滤汁,化液……

    "虚空提炼药材?当真闻所未闻,这还是一个四品丹师的表现么?连本宗自问也不懂如此高深的提炼密法,她是从何学来的?"白胡须丹宗抛出一连串的问号,惊叹号!

    端木殿主一看便知是陆随风的炼丹密法,自然不会将这个秘密告知身旁的这个老傢伙,令其郁闷终生。白晓月抬手抹去巳滑落至眼廉的汗滳,骤然发出一声娇喝;"起火!"

    双掌合什斗然一转一翻,一蓬乳黄色纯丹火喷薄而出,熊熊火焰耀眼眩目……

    武火烹,文火煎的过程只短短的持续不到一个时辰,便听白晓月再次一声突然娇喝;起丹!

    根本无须收火熄炉,一蓬五彩华光骤然从炉鼎内迸射而出,幌忽中似见五凤展翅冲天而起,似有凤鸣轻吟……轻烟逐渐散尽,凤影消隐,但见五粒如雪般净洁的丹丸静静地悬浮空中,闪射着晶莹的光泽,淡淡的药香弥漫开来,嗅之浸人肺腑,人人为之神清气爽。

    风华大师见状,心神禁不住一阵惊颤,望着空中悬浮于空的五枚晶莹如雪般的丹丸,揉揉眼,疑是幻觉。这怎可能?直到那浸人心脾的药香令其神智一清,这才发现眼前的一切,真实无虚的存在。而那浓郁浸心的药香似比他制制的丹丸更胜一筹。他曾设想过许多可能,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个四品丹师真能练出六品丹药来。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窜上心头,如果……他将何以应对?

    这小丹楼一旦有失,自己的结局定会十分悲惨。而且这次连自己的命都一起押上了,上一刻还飘飘然的位于云端之上,下一刻便坠入了死境绝地。心中怒极恶念顿生,目中精光骤然一闪,一抹杀机射在白晓月身上;杀人灭口!

    倘若换一个境地场合,以这廝卑劣险恶的心性,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摧花折柳。只可惜这是在丹师殿的炼丹室中,上端还坐着两位至尊丹宗,纵有杀心,给他十个胆也不最动手。

    此刻,但见白晓月探出纤纤玉手,将悬浮于空中的五枚如雪丹丸缓缓的纳入掌中,莲步轻摇地行至两位丹宗之前,接着将手中的丹丸递了过去。

    两位丹宗同时伸手托起如雪的丹丸,随即细细鉴别了一番,望,闻,品……两人的脸上惊色连连,最后用舌尖在丹丸上轻舐一下,随即同时长身而起,由白胡须丹宗一脸庄重,肃然地宣布道;"碧雪丹!六品高阶顶级!无限接近七品!"

    "什么?"风华大师闻言似若惊雷炸顶,满脸皆是不信之色;"不会吧!两位丹宗大人是不是再重新鉴定一次,她……她只过是一个四品丹而已,怎可能……这个鉴定结果,实在令人难以接含受。风华大师巳被眼前的一幕震得失去了理智,毅然地壮胆提出异议。

    "你在质疑本丹宗的鉴定能力?"白胡须丹宗一脸怒容的冷哼道:"或是在质疑我丹师殿的信誉?"

    风华大师闻言禁不住打了个冷噤,大脑为之一清,质疑丹宗大人的鉴定结果,这个罪名实在担负不起,一旦上了丹师殿的黑名单,自已这一生算是到头了。唯有悻悻地闭上嘴,不敢再惹怒这两位公正不阿丹宗的大人。接下来,他将面对一连串的恶梦。来自小丹楼的怒火且还能挺住,只不知这小娘们将会如何处置自己,望着她那双欲要撕裂人的目光,难道真会要了自己的命不成?

    "哼!丢人显眼!。"端木殿主无尽鄙视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庄重肃然地道:"此次小丹楼炼制的"玄阴丹"为六品中阶低级。晓月阁炼制的"碧雪丹"则为六品高阶顶级,无限接近七品。本宗代表丹师殿慎重宣布,此次挑战的仲裁结果,晓月阁完胜。"

    最终的鉴定仲裁结果一经宣布,小丹楼区域的人轰地一下集体立了起来,尤其是那位楼主贺天狼更是双目喷火,怒不可竭的吼道:"这绝不可能!这结果我们无法接受,一定要上诉,申请重新鉴定!"

    "没问题!不过,申诉失败的结果会比现在的损失严重几倍。最好还是通传一下你的上峰,看他是否赞许你的这种遇蠢的行为。"白胡须丹宗声色厉俱地言道:"说实话,这个结果本宗也不愿接受,因为我也是输家。所谓愿赌服输,下一局赢回来就是了。"

    贺天狼闻言心下一沉,知道对方所言句句属实,至于他也是输家一说,虽不清楚,但一尊丹宗自有其至高的人格和尊严,没理由对自己打妄言。眼见输局巳定,巳然回力回天。但有句话却印在了心上;下一局,赢回来!

    小丹楼的人怒无可发,一下子像是被抽掉了脊椎骨一般的软倒坐椅上,而小丹楼这块金字招牌也从此将不复存在。

    作为另一项赌注,在两位丹宗大人的见证下,风华大师赌的是命,而白凝霜有权任意处置这头滛猪的命。

    风华大师目光怨毒地望向这心如毒蝎的骚娘们,心中暗暗发誓,若能躲过这一劫,一定要让其死在自己的袴下。殊不知,接下来听到的话,却有若霹雳炸顶,险些没当埸晕死过去。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挥刀自吻,二是挥刀自宫。何去何从,二选其一,这是你最后的选择权力。"白凝霜幽幽地道,语音很柔,婉转清丽,不带一絲烟火气。如果这赌局是她输了,其结果堪比死还可怕。所以,能给对方选择的机会,已算是十分的大度和包容了。

    但听在这位风华大师的耳中,却是面如死灰。对所有人而言,这两者绝对都无法接受,而眼下却是势不由人,他必须做出一项决择。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射在他身上,有怜悯同情,有幸灾乐祸,鄙视不屑……全埸落针可闻,静待着他最后的生死决断。

    世上最令人痛苦,纠结,煎熬的事,莫过于艰难的抉择,这位风华大师无疑正沉浸在这种煎熬的折磨中。双手不停的交错抚摸着那撮小山羊胡须,微眯着的双眼游移不定的闪烁着,没人知道他此刻是何种心境,苦苦地揣摩着什么?神情间没想象中的那般惊恐,绝望。伸头缩头都挨刀,死了怎么说都是男人,称鬼雄,苟且活着……没再敢想下去。

    "唉!蝼蚁且偷,何况人乎?"风华大师憋了半天,突然呼出一声悲叹,是人都听得这一句话中的意思,顿然引来一片鄙视的唏嘘,不屑的嘲骂。

    "不过,那玩意儿实在令人下不了手,白小姐即然如此看中种需要,只得劳烦你亲自动手来做了。"风华大师一脸悲情地苦笑道。

    哗!

    满堂暴起一阵惊呼,这廝当真太无耻!不过,这招够绝,不定还真能解开这个死局也未知,无耻一次能做回来人来,倒也挺值,至少还能继续风流快活。

    "你……"白晓月的脸"刷"的一下,变得菲红如血。何曾遭遇过如此下作卑劣之辈,一时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娇羞之余,显得状极狼狈。

    啊!风华大师的口中突然暴出一声惨呼,但见这廝双手捂着袴裆下的那玩意,两脚活蹦乱跳,整个面部因某种极度的痛苦而扭曲,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