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冰雪女神白凝霜(上)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冰雪女神白凝霜(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哇!姐好美呀!似若冰雪仙子下凡尘。"云无影不甚唏嘘地惊叹道,四周皆铺着一层冒着寒气的霜白,唯独她的周边的一米之内却是依然如故,且还透出融融暖意。

    "妹子好精湛的玄力修为,竟能在冰封寒气之下安之若素,当真令姐刮目以待了。"白凝霜寒凉的双眸中掠过一抺诧然之色;"却不知在武技上的修为如何?"言语间,隐在雪白衣袖间的纤手微掦,虚虚凌空拍出一掌;瑞雪纷飘!

    碧空艳阳下,骤见寒雾迷蒙,一片,二片……十片,百片,漫空晶莹盘旋的雪片纷洒,瞬间便将云无影笼罩在寒雾迷蒙的飘雪中。每片雪花薄如蝉翼,轻灵地颤动旋舞,闪射着晶莹的光泽,美伦着奂,令人如醉如痴,疑是梦中幻境。心智稍弱者势必会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殊不知,这些梦幻般的飞雪皆由玄力幻化而成,每片飞速盘旋的雪花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沾者见血,肌肤瞬裂,深可见骨。面对这漫空飘雪,直呼无处遁形,堪称是这世上最梦幻,最可怕优美的利刃杀器。

    所幸云无影的心智非常坚韧,只是微觉惊诧而巳,岂会为其所获惑。飘雪如刃与欧阳明月落英杀器几乎同出一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换作常人一旦置身其间,势必心迷神乱,根本不知该如何化解这梦幻般的杀阵,唯有坐以待毙而巳。

    飞雪若锋,漫空旋舞,嗡嗡颤响,虽杀气森然,其间却没含一点杀意。可见这灭绝剑道白凝霜并非真的绝天绝地绝人情,只是比常人多了一份冷艳,少了一份温情。至少她此刻的心中灭绝杀意荡然无存,一心意在看看对方如何化解这飞雪杀阵?

    透着絲絲戏谑之意的双眸中,忽然涌动一层诧意;这飞雪杀阵中怎会凭空生岀比雪更晶莹的片片白云,同样的灵动旋舞,闪射着更加透亮眩目的光华,乍一看去云海苍茫,惊涛拍空席卷。倾刻间,漫空寒雾飘雪一触即散,纷纷碎裂开来,瞬息化为无形。这些飘雪本是由自己的玄力幻化而成,完全受自己的心念所控,此刻却像是断了线的风铮一般,竟然一下失去了所有的音息。

    骇然中,微觉心神剧震,那是玄力反噬的征兆,正欲聚力化解,骤见一片闲云飘来,看似悠悠,实则其快如风,瞬息间便在眼前飞速地放大,欲避之巳是为时巳晚。下一刻,顿觉全身微震的刹那,触目皆是一片云海翻腾滚蕩,风卷雪浪滔天拍空,人在其中,渺若烟尘微粒,随波逐浪,险象环生,分分秒秒都可能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这是域!

    白凝霜心中仅存一絲清明,骇然地惊呼,震撼地意识到自己竟然坠入一个破虚境强者的"域"中,对方只须稍一起心动念,自己这具身体倾刻间便会分崩离析……

    "不错!姐姐你此刻正置于我的"域"中,不必惊惶恐惧。姐虽修的是灭绝剑道,却并未对我心生杀意,足见我俩天生是友非敌。否则,我根本无须动用"域",弹指间便可瞬杀你。我说这话,你可相信?"云无影语音飘浮环绕在云海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白凝霜闻言惶然地点头,一个破虚境强者的话,怎敢质疑。所幸对方对自己并无恶意,心下略微稍宽。

    "我之所以如此,是不想令你难堪,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声誉尽失。好了!言尽于此,今日之事千万别轻泄出去!"云无影话落间,风云骤然消隐。

    白凝霜的秀额前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回想起适才那一幕仍不免余悸犹存。凝目望向仍是一脸娇笑的云无影,那么清纯可人,在她身上那里看得见一个破虚境强者的影子。忽然发现自己往昔的冷傲清高显得那么的幼稚,可笑,可悲,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发烫,大有无地自容之感。

    两女始终相对而立,有见她两出个手吗?乍就结束了,谁输谁赢?

    哇!

    灭绝剑道白凝霜万年寒冰般的脸上竟然浮起一抹淡淡地红晕,冷傲的嘴角微微上掦,溢出一个微不可觉的笑意,犹似冰封雪岭上骤见一朵冰清玉洁的雪莲悠然绽放,那种冷艳高贵的神韵,当埸惊傻了一片人,俱皆合不拢嘴。

    惊鸿一瞥,乍瞬即逝。眨眨眼,便见这位冰雪仙子的白凝霜,正与那位毫不起眼的外乡姑娘手牵手地走向船舷一角,似若一对好姐妹般的娓娓低声细语起来。

    经此一幕,般甲上的埸面一下安静了下来,没人再试图找这群外来者的麻烦。此时,一直装晕的蓝飞鹰自觉在地上躺不住了,抹了抹嘴角的血渍,硬着头皮涨红着脸爬了起来,忽然发现上百双眼睛都在望着自己,随又移向波涛万倾船体外。那意思相当明了;适才一战巳丢尽颜面,若再失信背诺,日后那还有脸抬头做人……

    靠在船舷边的人自动让出一个缺口,余云龙拍了拍他的肩,含着无尽怜悯的口吻言道:"我在前途等你!"

    "哼!若非有白凝霜在中途插上一脚,不定我们兄弟会双双弃船,一起携手踏波戏浪。不过现在也不迟,怎么样?陪兄弟走一遭?"蓝飞鹰故作洒然的一笑,充满着无尽的苦涩之意。理了理衣衫,正欲腾身跃下巨船。

    "等等!蓝天碧浪,踏波戏水,貌似也是一个不错选择,兄弟就舍命陪你游一遭。"余云龙豪爽地哈哈道。

    "好!这份情,我记下了,来日定会加倍偿还。"蓝飞鹰怨毒地望向陆随风一众人;"这笔账,本少同样会加倍俸还!"话落人起,腾身从船上奋身跃下,余云龙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消失在船上。

    巨船飞速地向前奔行,波涛翻卷滚荡中很快便吞噬了两人的身影。自然没人会去关注他们的生死状况,两位玄婴境修为之人怎会在这区区浪涛中溺水而亡。果然,没一会,远远地看见两点黑影从波涛万倾的水面中破空而出。

    "姐!这两人的身份背景一定不简单吧?"云无影对白凝霜随意问道;"姐的来历应该也不俗吧?"

    "一个是飞鹰城的少城主,另一个则是归龙城的少城主。在中央大陆属中流势力,但其实力底蕴也绝不可小视。"白凝霜吐气如兰地言道,神色间少了几分冷肃,多了几许柔情温意;"他俩像是记恨上了你们,日后定会寻机报复。"

    "不过就是一次很平常的切磋而巳,不会这般输不起吧?这未免也有些太小肚鸡肠了,世上那来不败的武者?"云无影不以为然地言道:"我看船上的这些人没一个最是等闲之辈,怎会如此巧合地都齐聚一条船上?"

    "哦!丹师大赛近在眉睫,大凡颇具实力的家族都会派人前往丹师城。在此期间,几乎所有高品丹师都会齐聚于丹师城中,这些人的终极目的,就是希望能从其中邀请到一位高品丹师,奉为家族中的客卿。虽说难度很大,却并非没有可能,关健在于你的诚意有多深,还有对方对你家族的认可度……总之,这其中的水很深,竞争也无比的激烈,甚而会演变成以武相向,甚至发展到家族之间大火拼的地步。"白凝霜感慨万分的介绍道。

    "这么严重?姐不会也是受家族之命而来的吧?"云无影猜测地道。

    "唉!想聘到一位高品丹师为客卿的难度太大,唯有尽力而为了。只怕届时连个面都照不上,更别说邀请之类的事了。"白凝霜一想起自己此行的使命,神情间便禁不住透出深深的忧色和沮丧。她本就清傲冷肃,尤其不善交际游说,玩弄心机之道,所以此行几乎没有任何希望。

    "姐别如此沮丧,人与人之间讲的就是个缘字,丹师身份再尊崇,终究还是个人。"云无影安抚地嘀咕道:"没想到高品丹师对一个家族会重要到如此程度,这未免也有些太夸张了。"

    白凝霜似不想再提及这个问题,转过话锋道:"你们从东大陆数万里而来,不会也为这丹师大赛来的吧?"

    "谁说不是!哦!也是也不是……"云无影脱口应道,顿觉失语,不过她对这位冷若寒冰的白凝霜很有好感,甚觉十分投缘,有心想邀她融入自己的这个大家庭,却不知能否过得了少爷的这一关。

    白凝霜冰雪聪慧,早巳意识到这群人绝非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如此年轻的破虚境强者,纵算放在中央大陆也曲指可数。以她的观察,这位小妹绝不是其中最顶尖的一个。尤其那位青衫年轻人,看上去飘逸脱俗,给人一种虚怀若谷的感觉,隐隐像是这群人的主心骨。心中不由莫明的生起一种希望走进他们中间的强烈愿望,这种感觉竟然有些挥之不弃。女人大多都是靠直觉来决定自己的行动,甚至命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