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中央大陆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中央大陆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中央大陆天空似乎更加湛蓝,辽阔,深遂,那些悠然飘动的白云也显得更加巨大密集,变幻莫测。处身于这种浓郁的天地灵气中,从心底舒泰到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无时无刻不沉浸在灵气的滋养中,不想升华都难。

    丹师城,是陆随风在中央大陆设定的第一站,新的征程便将会从这里开始起步。

    青凤的庞大的凤躯在不断地往下沉落,按照地图上的方位标识,丹师城应该位于中央大陆的东南方向,处于四围环水的一个区域间。为了避免惊世骇俗,青凤选择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山谷间落下凤躯,估计离丹师城大约有百里之遥。这点路程对众人而言的算不得"遥",脚下稍快些也就最多两个时辰而巳。

    谈笑间,离丹师城唯有一水之隔。只是这一水之阔,彼岸相望,丹师城只剩一个黑点,足见这一水堪比大江大海。

    巨大的木船仿佛岁月悠久巨兽,乘风破浪地弛骋在宽阔的玉明河上,雪浪在巨木船的冲击下左右排开,形成数米高的浪花汹涌澎湃,冲击百米外方才化为层层波纹涟漪扩散开去。这艘巨木船通体呈黑红色,足有百十米长,二十米高,似若一条巨鲸飞速地横渡玉明河。

    在黑红色的船舷上,刻有一幅炉鼎药草的图案,证明了这艘巨型船的来历,专供运送前往丹师城的来往之人。但乘船的价格却是不菲,大约也就五六时辰的水路,却要缴纳一万金币的船资,方才有资格登船。说句不中听话,你这么穷,去丹师城干吗?那里绝对是到处烧金币的地方。

    "丹师城,绝不是任何阿猫阿狗便可随便去得。"船甲板上,一名身着黑色金边长袍的年轻人淡淡地道,脸上一片傲慢之色,身上却有冲霄剑意,卷动风云,令众人侧目而视。甲板上立着许多人,他这话,不知是针对谁而发出。

    "鹰击长空,蓝飞鹰,仍是一如即往的狂傲。听闻你整整积蓄了三年财富,才有胆到此一游。"开口说话之人与那名叫蓝飞鹰的年轻人岁数相仿,一身穿着某种不知名的兽皮劲装,身形高大威猛,气息霸道雄浑,二米之内,皆无人靠近。

    "龙归沧海,于龙云,貌视你也风光不了那里去,传闻你此番是暗中窃取了你二娘的私房积蓄,才敢壮胆前来撞撞运气。希望别再次杀羽而回。"蓝飞鹰反唇相讥的冷笑道,摆出一副针锋的态势。

    "二位真是丢尽了飞鹰城和归龙城的脸!"一位身形高挑,一身雪白衣裙裹身的女子,年约二十七八,孤傲清冷得如若万年坚冰永难消融。浑身上下充满了可怕的寒冰气息,仿佛能冻结天地万物,灭绝一切鲜活的生机,一米方园,铺盖着一层薄薄霜白。

    "绝情剑道,白凝霜!"蓝飞鹰和于龙云两人几乎同时轻呼一声;灭绝剑道,灭绝情感,她的眼中有着令人惊悚的无情冰寒。

    "呵呵!绝情城,飞鹰,归龙城,不知还有多少城的精英,即将汇聚丹师城,看来这丹师大赛当真令四海八荒风云际会。"船首处立着一道笔直坚挺的身影,背负双手迎风而立,衣袍猎猎作响。巨船在高速的行驶下,其风如刀似剑,足可撕裂一切,却无法令其撼动分毫,足见其之修为不同凡响。

    这艘巨船之上至少有二三百乘客,却没有一个是绣花枕头,省油的灯,最弱都有玄丹境中阶的实力修为。反倒是陆随风等人在其间显得格外的醒目突出,因为他们这群人看上去真的是太普通了,普通得令人惊诧震动。非旦人人衣着简朴无华,就连平常的看家护院看上去都比他们气派多多。更令人?异的是每个人体内竟然空空荡荡,没有一点玄力波动的迹象。但就是这样一群组合却与他们同乘一船前往丹师城,这就不得不令人惊诧生疑了。

    由此推断,蓝飞鹰的那一句"阿猫阿狗"之言,定然是指他们莫属了。这只凤闻言又有发彪的冲动,幸被紫燕暗中劝阻住。

    "云飞扬,来自云烟城!"船首上的身影转过身,一袭天蓝色的长袍,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相貌称不上俊朗?洒,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仿佛能包容天地万物,看一眼便令人生出舒坦的感觉,尤其是那双眼睛似若一潭清水,仿佛一眼便能看到底。但当你认为自己看清底部之时,却又惊异地发现无比深遂,如同天际。

    "陆随风,来自东大陆!"

    云飞掦的声音很轻,顺风送入陆随风耳中。陆随风的声音也很轻,逆风送入云飞掦的耳中。听在众人耳中,顿时引来一片嘘声和上百道不屑与鄙视的视线。谁让他们来自垃圾蝼蚁般的东大陆。

    国弱民受辱,无论在何处何地,几乎没有例外。陆随风等人一路行来,历经万水千山,足迹遍达几片大陆,如此这般的遭遇埸景可谓是数不胜数,除了这只凤有时会冲动之外,众人巳然可以做到从容坦然的应对,不生半点波澜。更何况中央大陆这种强大得令人颤栗的地方,自然该要有被人白眼和鄙视的觉悟。

    云烟城,中央大陆的第一大名城,未来的大陆争霸赛将会在那里举行。但,这云飞掦是谁?为何要向一个佰路之人打招呼,自报名讳?而且,唯独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一点歧视和不屑之意,相反,还透出一团柔和的善意和好奇之色。人与人之间充满了许多微妙的信息和莫明的感觉,有些人相处一辈子仍形同佰路,有些人初次遭遇,彼此却有似曾相识之感,心底深处隐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韵情怀,仿佛很久之前……谁知道?

    "与一群蝼蚁同船共渡,实属平生中最大的耻辱!"一脸冷傲的蓝飞鹰十分厌恶地冷哼道。

    "蓝兄一语道出了我等心声,与之多待一刻便多失一分身份。"

    "是可忍孰不可忍!应该即刻将这些垃圾抛入河中。"

    "都听见了!是你等知趣的跳下去,还是需要人搭把手?"蓝飞鹰神色冷酷地言道。

    船首的云飞掦见状皱了皱眉,欲言又止,望着陆随风一众皆淡定自若,没一点惶然惊惧之色,犹豫了一下,决定看看对方会如何应对。不知为何,心里不愿看见这群素昧平生之人无端受此欺凌羞辱,自己也非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善良之辈,相反,行事的手段比这里所有的都狠辣。

    "呵呵!这位大哥,你是不是忽略了一个基本的事实。"陆随风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不管来自何处,有胆前往丹师城的人,会是垃圾么?正如你一样,不是蛟龙不过江。"

    "哼!就凭你也配与我鹰击长空,蓝飞鹰相提并论。"蓝飞鹰一脸杀机外透地冷斥道。

    "鹰击长空是什么妖兽?很利害吗?我等初来乍到,还真不敢与之为伍。"陆随风唏嘘地道,引来周边的一阵轻声的谑笑。

    "你找死!"蓝飞鹰右手微动,一道肉眼可见的劲气如刃般锐利,十米之外夹着呼啸的破空之声,朝着陆随风飞射而去。千万别小视这看似这十分随手的一击,足可开山裂石,平常的血肉之躯触之势必皮裂骨碎。

    只不过这道杀机凛然的劲气显得有些虎头蛇尾之嫌,奔不出五米便突然自行炸裂溃散开来。当然没人会相信这是蓝飞鹰中途改变主意,放过对方一码。只疑是有人暗中悄然出手化解了这足以致人于死地的一击,蓝飞鹰的目光投向远在船首的云飞掦,众人中唯有他俱备这种能力。但,彼此间的距离太过远,根本不可能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做到。而且他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惊诧和疑惑,完全可以排出他有过出手 。

    "你我一战 !谁若输了,自行跃下这波涛万倾的水中。可敢?"云无涯一步跨岀,全身上下有若严冬飞雪般的冷冽,其孤傲清冷绝压于那位绝情剑道的白凝霜。

    咦!蓝飞鹰大感惊诧的轻哼一声,嘴角随即透出一抹蔑视的戏谑之意;"你是何等修?也配挑战于我!"

    "不知道!"云无涯语出雷人地道:"只知道从这船上跳下去的那人一定会是你!"

    "哦!何以见得不会是你,而是我,你那来的这份自信?"蓝飞鹰嘎之以鼻的讥笑道。

    "很简单!因为你坐在井底,心境只有方寸。所以,无论你如何勤修苦练,修为也绝高不到那里去,除了欺凌一下弱小来证明自己有多么的强大,不知你还有什么可以自傲的?"云无涯露出了一个无尽鄙视的冷笑。

    "呵呵,哈哈!"蓝飞鹰闻言,怒极而笑,未动手巳被对方的舌剑刺得心头淌血,如不将其当埸碎尸万段,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你成功的激怒了我,结果很严重,我会将你的尸身一段一段地扔下船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