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丹楼易主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丹楼易主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位聂丹师看上去一脸淡定从容,举手投足间更是优雅而娴熟,确有一派大家风范。足足花了一个时辰,这才小心異異地将一团提练出来的碧绿色液体,缓缓地置入炉内。起火!双掌一转一翻,一团乳黄色的火焰从掌心喷薄而出……

    呼!聂丹师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练丹的关健步骤巳经全部完成,接下来只须用武火烹练,文火煎熬,只待丹香溢出炉鼎之外,便可即刻起丹,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

    很快又过了两个时辰,一股淡淡的药香在丹堂中逐渐弥漫开来,絲絲雾气从炉鼎中四溢而出。

    收火!

    聂丹师一声轻喝,双手交叉地打出一个手印,一团黄光嘎然而灭。等了片刻,直待炉鼎逐渐稍稍冷却下来,这才从炉鼎内小心異異地取出两粒色泽深红的丹丸,一脸闪着红光地朝着丹师殿主行去,心下仍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四周围观的一众丹师,有幸目睹到这一幕令人震憾不已的炼丹过程,直看得俱是目瞪口呆,大脑发麻。良久才发出一阵唏嘘不已的惊叹声,人人皆觉受益非浅。一位六品丹师都将这炼丹术演绎得如此精彩绝伦,那殿主大人出手又将会是怎样一番壮观的景象?

    "聚元丹,属于六品中阶丹药,浓度八十,成份纯度六十,色泽品质综合鉴定……"殿主大人十分专业的望,闻,品,然后用舌尖在丹丸上轻舐一下,微微皱了皱眉,最后朗声宣布道;"六品中阶低级!不过以你六品低阶水准巳做得非常不错了。"

    那位肃立一旁聂丹师,一颗悬起的心终于回归了胸腔,他对这位殿主大人知之甚详,做事一向认真严谨,绝不会给任何人面子。今日能得如此赞赏实为不宜,不由一脸傲气望向陆随风;"小子,现在轮到你了!"

    咦!但见这小子双手环抱胸前,一脸淡然不屑的望向自己,良久,面前仍一片空空荡荡,并未见其取出任何炼丹的物事。那模样倒像是个前来观赏的旁观者。这小子在等什么?看他一脸悠闲的神态,那里像是来斗丹的样子?

    陆随风直到此刻方才悠悠地走了出来,手一掦,眼前骤然呈现一尊紫金炉鼎,九龙盘绕,栩栩如生,光泽四溢。

    "紫金九龙鼎!"

    殿主大人白发掀动,一脸震撼地轻呼道:""这怎么可能?失传千年的天品炉鼎,竟会出现在市井坊市之中,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殿主大人像是突然忆起了什么,暮地立起来,神色骤然剧变,满脸充斥着无尽的惊诧之色,正欲张口……

    嘘!陆随风见状,知道对方已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立即冲着殿主大人作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戏谑地眨了几下眼,示意对方莫要声张。

    殿主大人微愣了愣,虽不明白对方此举何意?但却可认定眼前这个青衫年轻人就是总殿通传的那位八品宗师,不知为何会突然现在这天丹楼中,而且竟然还要与自己殿中的六品丹师斗丹?不由瞥了一眼那位此刻正神彩飞掦的聂丹师,透出一絲微不可觉的苦笑意味,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坐原位。

    身为六品的聂丹师自然也是识货的主,乍一见对方取出的炉鼎,震撼中贪念随起,揣摩着下一步如何将此物弄到手。天品炉鼎落在一个白丁手中,岂非暴敛天物。

    陆随风不想再耽搁时间,虚手微掦,一蓬药材斗然悬于虚空之中,数量也在七八十株之间,但见一团若隐若现雾气将其包裹,缓缓地向内挤压,内眼可见大量的桨汁不断从那些药材中汨汨溢出,无数木屑碎未四下纷洒。不过片刻间,那些悬于虚空的药材巳然消隐无踪,唯见一团碧绿晶莹的液体,像是拥有灵性般的自动移向炉鼎的上端,缓缓沉入炉鼎之中。

    起火!

    不见陆随风挥掌作势,凭空涌出一蓬圣光紫火,熊熊紫焰耀眼眩目……

    "天品圣火!绝不会错!这……这怎么可能?"聂丹师也忍禁不住地惊呼出口,方才看见陆随风虚空炼药就险些惊出声来,强行压住,唯恐惊挠了对方,这是炼丹之大忌。这厮虽心术不太正,但,基本的职业品质还是有的。而这天品圣火意味着什么?千百年难得一现的丹圣即将问世的征兆,怎不令人骇然惊颤。这小子倒底是什么人?不但携有紫金九龙鼎,还身俱天品圣火,竟然还能一次性虚空提淬,滤汁,其中的每一桩每一件。都足以在丹道界引发剧大的震动。

    武烹文煎的过程只短短的持续不到一刻,便听陆随风突然一声轻喝;起丹!

    根本无须收火熄炉,一逢紫光骤然从九龙鼎内迸射而出,轻烟散尽,五粒如雪般净洁的丹丸静静地悬浮空中,闪射着晶莹的光泽,淡淡的药香弥漫开来,嗅之浸人肺腑,人人为之神清气爽。

    中年管事见状浑身微震,心神禁不住一阵惊颤,他虽看不懂整个练丹过程,但眼前悬浮于空的五枚晶莹如雪般的丹丸,却真实无虚的存在,而那浓郁浸心的药香似比聂丹师练制的丹丸更胜一筹。他曾设想过许多可能,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白丁小子真的练出了丹来,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窜上心头。如果……他将何以应对?这天丹楼在太子殿下的眼里十分看重,一旦有失,自己的结局定会十分悲惨。目中精光骤然一闪,一抹杀机射在陆随风身上;杀人灭口,夺宝掠财。

    此刻,但见他陆随风虚手一招,悬浮于虚空的如雪丹丸缓缓飞入掌中,接着曲指一弹,一粒丹丸在空中划出一道晶莹的弧线,平稳地移向殿主大人,静静地悬浮于一尺之前。这一手虚空控物的手法,引来四下的一片叫好声。

    殿主大人伸手托起如雪的丹丸,望,闻,品,脸上惊色连连,最后用舌尖在丹丸上轻舐一下,随即长身而起,一脸庄重肃然地宣布道;"凝雪丹!七品高阶顶级!无限接近八品!"

    "什么?"聂丹师闻言似若惊雷炸顶,满脸皆是不信之色;"不会吧!殿主大人是不是再重新鉴定一次,他……他一个白丁,怎可能……这个鉴定结果,实在令人难以接含受。"聂丹师巳被眼前的一幕震得失去了理智,毅然地壮胆提出异议。

    "你在质疑本殿主的鉴定能力?"殿主大人冷哼道:"或是在质疑丹师殿的信誉?"

    聂丹师闻言打了个冷噤,大脑为之一清,质疑殿主大人的鉴定结果,这个罪名实在担负不起,一旦上了丹师殿的黑名单,自已这一生算是到头了。唯有悻悻地闭上嘴,不敢再惹怒这位公正不阿的殿主大人。

    "哼!丢人显眼,有损我丹师殿的声誉,回殿之后自有殿规惩处。"殿主大人不再理睬对方,随对中年管事言道:"此次斗丹比试,本殿主慎重宣布,七品"凝雪丹"完胜。"

    噗!

    斗丹的结果刚一宣布,中年管事手中握的那包东西突然脱手飞了出去,惊觉之下,骇然发现巳到了那青衫小子的手中,这才豁然意识眼前的一切,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早巳预设好的局,而对方却不动声色,一步步地牵着自己的鼻子往坑里跳。

    "呵呵!本公子可是被你等硬逼着上架的,都说了,所谓愿赌服输!"陆随风将那包东西丢进蓄物戒内,但见对方一脸杀气凛然,巳到了发彪暴走的边沿。

    "你可知道这天丹楼是何人的地盘?"中年管事瞥了丹师殿主一眼,强行压制住奔涌的杀机,毕竟这埸赌局的鉴证人是殿主大人,一旦动手势必会惹恼丹师殿,后果同样十分严重。

    "这重要吗?往昔的主人纵算是天王老子,也如过眼的云烟。你不会想当作殿主大人的面,干出那种杀人灭口的事来吧?"陆随风一脸淡然自若,无惊无惧地道:"此间藐似巳没你什么事了!最好尽快领着你的人离去,否则被人逐出的模样会很没面子。"

    "好!你有种!你会为今日的决定付出无法想象的代价。"中年管事怨毒地狠盯了陆随风一眼,丢下一句狠话,愤然地领着几个大汉怒气滔天的匆匆离去。

    "帝都丹师殿主参见陆公子!"殿主大人突然长身而起,对着陆随风躬身拜下,其举止间骇然一副恭敬有加的神态,直惊得一众其余的丹师俱皆目瞪口呆,惊疑无比。

    那位聂丹师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凝似幻觉。堂堂的一殿之主的身份何其尊崇,连当今大帝见了也恭敬有加,却对一位其貌不掦的年轻人躬身施以大礼,再连想起这位与自已斗丹小子,何以能持有紫金九龙鼎,何以能拥有天品圣火,甚而还能练制七品丹药,再笨也意识到对方的身份来历绝不简单。难道会是从总殿派下来视察的大人物?b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