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天丹楼(上)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天丹楼(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双方又详细地密谈了一阵,殿主这才亲自陪着陆随风来到了一层的大殿。一众器师望着陆随风胸前的那枚八品勋章,俱皆齐齐躬身施礼,人人状极恭敬有加。

    唯见那位四品器师面色一片煞白,大滴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滑落,浑身上下禁不住地微微发颤,仿佛直觉世界未日即将来临……

    意外地,陆随风经过他的身旁时,拍了拍他的肩,轻声地低语道;"给你个忠告!日后最好能离那凤家远点,否则,就算我不找你麻烦,殿主大人也绝不会放你。"不管对方是否听得明白,陆随风已随着凌老一起走出了殿外。

    帝都城南并非主流的商业区,人流量也不是很大,显得相对的清冷些许,却很适宜居住。器师殿为陆随风等人安排的府邸,离器师殿有三四条街区,是一处独立的庭院,不算豪华气派,却也宁静清幽。

    太子的信息材料当日就送来府邸,陆随风反复地看了数遍,太子的属下的产业分布很广,涉及面也很宽,但日进斗金的地方并不多,其中有两处尤为引人注目,一处名叫"天丹楼",另一处是"奇石阁"。据材料上的显示的数据,这两处每日的资金流量都以数亿计。所谓打蛇击七寸,只须将这两颗巨大的摇钱树给齐根斩断,太子不发彪发疯才怪。唯有令其乱了方寸,才会丧失正确的判断力,误认为是军界中人所为,势必会采取疯狂的报复手段,一旦出现这种失去理智的盲动行为,必会露出致命的破绽。

    "天丹楼",楼高五层,看上去十分豪华气派,进出此间之人尽皆锦衣华服,个个财大气粗,非富即贵。寻常之人给十个胆也不敢轻易跨进门坎。

    故名思意,便知其间经营是何种类形的物品;丹药。

    丹药是每个修武者渴求的资源,但其高昂的价格又令大多数武者望而止步,即便一二品的丹药也不是普通人能轻易购卖得起的,一年幸苦的收入也未必能买上一枚。

    而这"天丹阁"中的丹药却是三品以上,七品之下的天价丹药,动赢便是上百上千万金币,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门前立着两位尊者修为的彪形大汉,虎势熊威,路人望之尽皆望而生畏,远远避行。

    陆随风仍是一袭青衫,手中多了一把扇子,扇面呈金黄之色,在阳光的斜照下习习生辉,金辉耀目。扇面开合间,一股唯有天品宝器才会散发出的气息波动有若涟漪般的轻溢开来,直令两门卫顿觉心神一阵迷醉,任由陆随风领着紫燕和青凤两女进入门内。

    "姐夫!没想这金扇还有如此妙用?幸好龙临涯那廝不知其中奥秘,不然凤儿那日不定真会着了他的道。"青凤唏嘘道。

    "以凤儿的定力,应该不会受其所惑。"紫燕浅笑道;"这天丹楼果然不同寻常,柜台里放置的都是各种类别的三品丹药,且标价都高得惊人,那二层三层的岂非是天价。"

    陆随风环视了一下四周,生意十分旺盛,至少有三五人十正在交易,丹药生意当真棵摇钱树,暴利加暴利。一枚三品丹药的成本也就不到三千金币,在此间却能卖出七八十万,有些甚至可上百万。

    三人似对这些三品丹药没点兴趣,甚而连二层三也直接忽视,四层的格局却是大相不同,被分隔成无数的精致小间。刚一踏上楼面,迎面便有一位笑容可鞠的小姐翩翩行了过来;"欢迎各位光临天丹楼四层!请到精雅小间小坐……"随做了一个优雅的请姿,领着三人进了一间小屋内,接着便见一位小僮送上茶水。再接着又出现了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带着惯有的职业性的微笑,和风细雨地言道:"本人姓王,是此间的前堂管事。不知各有何需要?本楼都会尽力令各位满意。纵算生意不成,留下一份情意,也是巨大的收获。"中年管事举止神态恳切,言语得体,令人顿感几分亲切。并未因对方年龄身份而有所小视怠慢,可谓是童叟无欺,一事同仁。

    陆随风扫了一眼中年管事,竟有玄丹境初阶的修为,足见这天丹楼绝不压于龙潭虎穴。

    "我等并非帝都之人,风闻天丹楼有六品丹药出售,故特意赶过来看看,如果品质优良,价格合适,可以考虑订购一批货。"陆随风手中折扇轻摇,金光四溢。

    中年管事也是个识货的主,一眼之下便知此物绝非凡品,价值定然不菲。能拥有这般宝物之人势必非富即贵,订购一批六品丹药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如能做成这个大单,无疑是大功一件。

    "各位尽可放心!本楼的声誉响徹帝都,价格或许稍贵一些,丹药品质绝无问题。"中年管事向外击了二下掌,小僮很快便端了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置有五个精致的小盒。

    陆随风小心地拿起一个小盒,盖盒轻启,一股淡淡地药香便溢了出来;"六品"归元丹"。"

    "这位公子闻香识丹,堪称此道的行家。"中年管事不失时机的恭维道:"此丹的品质巳达八成以上。"

    陆随风逐一打开每个丹盒,并且都能在第一时间准确地说出丹名,连中年管事也暗中甚感惊诧,直觉眼前的这个公子绝非可以轻易忽悠的主,须打起十二分心神来应对。

    "六品倒是没错!只是……"陆随风轻皱了一下眉,欲言又止。

    "公子有什么疑惑但说无妨!"中年管事见状,心一下提了起来,这些六品丹药也售出去过不少,并无一人产生过质疑。

    陆随风神色一肃,淡淡地冷笑道:"六品中的废丹,称之为垃圾也绝不过。"

    "你说什么?废丹,垃圾?"中年管事目中精光一闪,恕哼道:"你最好马上收回刚才所说话,我可以当作从未听见过。否则,你将会为这句话付出惨重的代价。"

    "你是在恐吓么?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巳!你天丹楼不会如此霸道吧?"陆随风波澜不惊地道。

    "敢抵毁我天丹楼的人,下埸通常都很惨,你也不会有所例外。"中年管事神色一变,浑身上下涌动着冷冽的杀气,大有一言不合,倾刻便会出手之势。

    "我有抵毁你天丹楼吗?若能证明我所言不实,我便翻倍将这些丹药卖下。"陆随风将一张金卡置于托盘之上;"这里面蓄有一百亿金币,是这些丹药的十倍价格。前提是你能证明这些丹药的确不是废品!"

    "好!"中年管事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虽不谙此道,却清楚的知道这些丹药的确出自一位六品丹师之手,岂会有废品一说?瞄了一眼托盘上的金卡,眼中禁不住透出一道贪婪之色。随即让小童将那位六品丹师唤来,届时还要狠狠地敲他一笔抵毁声誉之罪。

    不岀片刻,小僮便领着一位两鬓斑白的锦袍老者走了进来。

    "聂大师!"中年管事恭敬有加地对来人施了一礼,让过一边。

    "是谁抵毁老夫所练制的丹药是废品,垃圾?"白发老者聂大师怒不可竭地喝斥道。

    陆随风看见他胸前挂着的丹师勋章,的确是如假包换的六品丹师。不过在他眼中六品丹师也和垃圾差不了多少,练制的丹药虽非他口中说的废品,但一位八品丹师说它是,就一定不会有错。

    "我有说错吗?"陆随风打一个丹盒;"这"归元丹"我见过,色泽盈红透亮,而且药香浓郁浸心。而这枚丹药色泽暗红无光,药香淡得几不可闻。药性别说是八成之上,只怕连一层都没……"

    "住口!你这黄小儿信口胡谄。此丹虽非上乘,药性至少也在五成左右。唯有二成以下的丹药才会被称之为废丹。"那位聂丹师振振有词地辨解道,对方即非丹道中人,当然由自己怎么说了怎么算,根本没法加以验证。

    "你的确是位货真价实的六品丹师,但也不能这么忽悠人吧!别说区区六品,就是七品八品我也没少见过。这点基本的鉴能力还是有的,不是你单方面说了便能作定论!"陆随风挺了挺胸,不甘势弱地反唇道,一点没将对方放下眼里。

    "小子够狂!连七品八品都敢搬出来吓人,你以为是大白莱呀!八品丹师是宗师级的存在,尊如六品的我都无缘有幸一窥真颜。就凭你这白丁,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聂丹师傲慢地冷哼道,一脸皆是不屑之色。

    "六品丹师很了不起吗?丹,本公子也没少练制过,自信绝不会比你差多少!哼!狗眼人低!"陆随风愤愤然的嘀咕道。

    简直是越吹越离谱了,竟然连丹都练制过?聂丹师直气得两鬓白发无风自动;"你若能释放丹火,本丹师就信你所言。否则,你今日只怕不能完整地离开此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