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器师殿(下)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器师殿(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让众人皆留在城堡外,只身一人拾阶走了进去。这城堡似的建筑物高有三层,第一层的大殿,空间至少有十米高,四围的壁上悬挂着各种不同类型的兵刃,令整个大殿内充满了一种肃杀之气。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布局,大致与丹师殿的格局相差无几。同样的划分为高,中,低,三个区域。

    与此同时,那四品器师也前后脚的紧跟了进来,望着陆随风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心中暗自嘀咕着;走眼了!这小子还真来鉴定器师身份。只不过充其量也只能鉴定一二级……"喂!你小子要往那去,那里的区域得下辈子才有资格问鼎。"见陆随风笔直朝着那神圣的区域走去,禁不住开口提示道。

    "我有走错吗!我书虽读得不多,但这竖立着的牌子还看得懂;不就是个高级区域,那有你说的那般夸张,真丢人!"陆随风一脸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并未停下脚步。

    哼!太嚣张,太狂妄!等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四品器师恼怒地恨恨道,脸上随即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那高级区域内端坐着的白发老人,绝对是惹不得的难缠人物,够这小子好好喝一壶的了。

    "大师好!"尊老爱幼的品质从未曾遗失过,更何况能坐在这个位上的人,尊称一声大师,定然差不离。陆随风见白发老人仍垂闭着双目,闻声连白眉白须都未抖动一下。大师自然该有一份傲骨,不过,傲得离了谱,忘了自己的职责和本份,同样不能故息。

    噗!陆随风曲指弹出一缕指风……

    卡嚓!

    传出一声木质炸裂的轻响,白发老人坐下椅子看上去很结实,却突然散了架。意外地,老人的坐姿依旧,并未像想象中的轰然跌坐地上。

    大师级的货果然不同凡响,稳若山岳坚岩。只不过,接下来的表现却令有些大跌眼球了。

    陆随风颇感意外之际,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衣袖内屈指连弹,但见老人坚挺的身子斗然一颤;小子可恶!真是抗不住了!下肢双膝晃了晃,一个身子山塌般呯然朝前扑跪,白发叩地。

    陆随风侧了侧身,恰好将位于身后的那位四品器师置于受拜的正位面……看上去就是一副活色生动的白发叩拜图。

    我的妈呀!大殿内的其于器师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惊嘘;这廝完了!

    轰!

    四品器师带着一脸惊愕的神色飞了起来,十米高的大殿穹顶都不够他飞,半截身子生生洞穿穹顶,被卡在中央,下半身子剧烈的扭动,双腿在虚空中乱蹬乱踢。

    白发倒竖,白须飞揚,一双怒目精光绽射,似欲将人一举洞穿。陆随风全身禁不住哆嗦了,随颤颤巍巍伸手指了指殿顶,意思很明白,别冤枉人,这廝是凶手!

    白发老人自然不会相信一个小小四品之辈敢这般暗算自己,也没这份胆量和能耐;装!你小子继续装!只是无凭无据,还真无法入罪于人?空有一腔的恼怒,却是郁闷无比,望着一脸无辜的陆随风,那文弱不堪的身子骨,如非四围无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怀疑在他身上。

    这高级区三五年都难得有人光顾一次,好不容易来了一位,却一个嫩货,空欢喜一埸,索性连眼皮都懒得睁开来看一眼,落得装逼遭叩拜的下埸。丢人显眼是一回事,迷惑的是双方之间隔着一张高台,如何能不动声色暗算于人?

    砰!

    悬于殿顶的四品器仰天跌落地面,顾不得浑散架般的疼痛,澄清事实是刻不容缓,否则势必要承受那老怪物的无边怒火,那绝不闹着玩,非脱层皮不可。

    "那个……凌大师……是我……不,不是我……"四品器师艰难撑起身子,用手指着陆随风;"是这小子让你老向我叩拜的……"又说错话了!这廝扇了自己一耳光,还欲继续辨解。

    "哼!蠢货!滚一边去,待会再找你算帐。"被称为凌大师的白发老人怒哼道,随掉转脸来再度打谅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掦的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一块做器师的料。

    "呵呵!凌大师是吧!千万别学人以貌取人,就像学人叩拜一样,有损大师的风骨。"陆随风打着哈哈道,听在对方耳中直气得老牙都差点咬碎几颗,却又发作不得。

    "你小子现在是几品器师?"凌大师神色一肃,开始认真的履行自己的职责。

    陆随风耸了耸肩,意思很明确;无品!

    凌大师脸上没一点诧意,自己阅人无数,目光如炬,几时看走过眼,对方连菜鸟都不是;"那还是第一次来鉴定啰?"

    "大师果然不一般,连这都一看一个准。崇拜,偶像啊!"陆随风两眼放光,激昂地道。

    "长得一副苦瓜像,嘴倒是抹了密。老夫不吃这一套,走错了地!"凌大师指着低级区域;"希望你能顺利获得一品器师的勋章!"

    陆随风闻言点点头,转身便向低级区域走去,刚迈岀几步,忽又豁然掉转了回来,口中喃喃道;"我不是来鉴定九品的吗?去低级区域干啥?"

    "你说什么?"凌大师人老耳聪,嘀咕声都逃不过他的法耳;"鉴定九品?"

    "是呀!我刚才没告诉你老?糊涂!不过,现在申请应该也来及!"陆随风十分认真地说,神情间没一点玩笑的成份。

    "小子!你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否则,只怕你没命活着离开这器师殿。"凌大师的话同样没一点说笑的意思,说话间巳从蓄物戒中取出一柄短剑,一尺长,剑身通体泛着耀眼的红光,空气中瞬间散发出一股炽热的气息,令人肌肤似有被灼伤的感觉;"你若能鉴定出此剑的品质,我会考虑你的申请!"

    陆随风接过短剑,屈指在剑身上轻弹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颤响,剑音有若惊涛拍岸,汹涌滚荡,时而又似涓涓细流淌过石缝青草地,润物无声,却是杀气内敛……听音辨器,这是器道中的一种高深境界,纵算九品器师也未必有这种以心品器的境界。

    "此剑刚柔并济,只可惜火属性稍过炽烈,致使柔韧性大幅降低,若是遭遇同等品阶器物的强烈碰撞,势必倾刻断裂……不过,仍不失为一柄优质的剑器。如要论其品质,免强可达到七品初阶的层次。我可有说错?"陆随风将剑递还了过去,这应该是对方炼制的精品,也就是这位凌大师定是一位七品器师了,难怪这里的人会对其敬畏有加。

    嘶!这小子根本未按照鉴定的方法和程序进行逐一的鉴别,随意曲指弹了一下剑身,单凭剑器发出的音响,便能在倾刻间鉴定出剑器的优劣品质,属性和品级,当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并未见你仔细鉴别,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能精准的鉴定出剑器的品质,属性,连品级也说得没错。纵算器王也未未必能做得如此完美。"凌大师一脸震撼地言道,可谓是语出惊人,令得满殿一众器师骇然瞠目。

    "如此说来,大师是认可小子的鉴定申请了?"陆随风淡然地笑问道,他知道仅凭一次鉴定测试,是不可能获得高品器师的鉴定资格的,不过,至少已不再排斥他这个白丁身份了。

    "你不会没炼制过兵器吧?那就取一件你自认为的精品来,唯有如此才能决定是否有资格问鼎高品器师。"凌大师十分严肃认真地道:"老夫这巳是违规被例了。"

    陆随风早有所准备,巳将罗惊鸿的那把紫电雷剑带在身上,由于缺乏炼器材料,东拼西凑才勉强为罗惊鸿炼制了这把稍入法眼的剑。

    一把乌黑无光的长剑,剑刃厚实无锋,看上去几疑连根树枝都斩不断,准确地说,就与一根铁条没多大差别。若得满堂一片嘘声讥笑,每个人的脸上都堆足了鄙视不屑之色。连凌大师望着这把无锋无芒的铁条,白眉也不由得挤成一堆。

    陆随风并未在意满殿的嘲讽讥笑,拔下一根发絲抛向空中,发絲飘飘荡荡地坠下,落在无锋无芒的剑刃上,倾刻断成了两段;吹毛断发!那是九品剑器才能达到的高度,比断石切铁的难度不知要大多少倍。

    满殿一片沉寂无声,一地骇然的眼球乱窜。这些人皆是品级不低的器师,自然知道"吹毛断发"的剑器意未着什么?九品呀!此身连见都未曾有缘见过,这把铁条般剑器竟然会是九品?

    长剑轻掦,紫电剑芒伴着滚滚雷动之声,喷薄而出,满殿皆是紫电剑芒翻飞闪射,众人顿觉耀眼眩目,眼难视物。

    "物不可貌相!大师可以鉴定了。"陆随风将紫电雷剑交到凌大师手上;"此剑名曰"紫电雷剑",长五尺,重十二斤,由乌金玄铁炼制而成,由于手头材料不齐,只能是半成品了。或许难入大师法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