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器师殿(上)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器师殿(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切!你这是啥眼神,莫不是看见鬼了?"青凤四下瞅了瞅,天光虽然是暗了点,却也并未到鬼魂该出没的时候。

    "哈哈……"胖子忍了很久,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不过,刚才笑了两声便嘎然而止;坏了!

    "呵呵,哈哈!在笑凤儿是鬼啰?"青凤笑得真的太阴森了,胖子打了个颤,一个滑步便闪自陆随风身侧;"老大救命!"

    事实上,青凤那有这般霸道和蛮不讲理。相反,这只凤实在是聪慧无比,更是善解人意,只是见众人这些日来,一直还没从那灭门血案的阴影中完全走出来,虽说参与血案的这些黑衣人巳全数被灭,但真正的祸首还在逍遥法外。她此举不过是想调节一些大家的情绪,笑过之后,众人的大脑才会变得更加清明。

    陆随风和紫燕自然明白这只凤的良苦用心,故而任由其尽情发挥,胖子精彩的出埸,即刻引来了一片众乐乐,可谓是一笑解千愁。

    一阵笑声之后,众人这才重新上路,此时巳是漫空星光点点,夜风习习,空山幽寂。"请各位珍惜这片刻的宁静,放下心中的所有,去感悟自然,那怕一阵风,一片云,一颗星光的闪动,树梢的沙沙声,路边小草的摇曳,都会在人的心底唤起絲絲的明悟。道,无处不在!"陆随风喃喃地道,仿佛又似在提示着众人。

    不知过了多久,天际的边沿巳透出一抹稀薄的微光,启示着夜的退位,白昼更替的开始。

    傅大叔一直沉浸在自然的感悟中,竟忘了脚下的道,领着众人在荒山林木间绕了一夜,方才发现走叉了道。不过,没听见有人抱怨,似乎没人在意是否走错了道。走了一夜路,竟无人开口说过一句话,像是集体被摧眠了一般。

    远远地放眼望去,数里外一马平川,帝都巍峨高耸的城墙,连绵数十里,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令人难以估计其到底有多大?

    "其实也不算大,常住人口也就三千多万,不过,那巳是三十年前的数字了。"傅大叔悠悠地道,透着几分自毫感。

    "这帝都,大叔你熟吗?"欧阳无忌问道。

    "这个……还行吧!来过一两次。"傅大叔说这话时,感觉脸上有些发燙,不知是不是还有点红。

    "切!偌大的帝都,才来一两次,基本上也应该算是两眼一抹黑的路盲了。"欧阳无忌大感失望地道。

    "胖子瞎操心什么?出门在外,嘴是路,咱逢人便问器师殿在何处?总好过在大衔上漫无目的乱窜。"青凤所言确有几分道理,先弄个器师的身份,如果品级高一点,或许还能安排个舒适的居所也不一定。

    所有都城的入城费,全大陆几乎一个样,统一标准,成了一种不成文的潜规则;人均一金币。

    逢人便问的主意即然是青凤出的,这事自然便落在了她身上。不过,这只凤外表这般乖巧可爱,一问一个准,人家还十分细心详尽讲解,器师殿在什么方向位置,该如何走……临了,连谢字都没说一个。

    器师殿的具体位置并不在繁华的路段和人流密集的商业区,而是坐落在城南面的一座庄园内,准确地说,这座庄园就是器师殿的所在地。若无人详细指点,一时半会还真不容易找到。

    凭心而论,庄园的门头实在谈不上什么豪华,气派,却显出一种凝实,厚重和山岳巨岩般伟岸的浩然气势。坚实的大门由金钢玄铁铸造而成,六品以下的兵刃休想撼动分毫。门头上的器师殿牌匾更是由金精密银精炼,一团烈焰上斜插着十把烁烁生辉的长剑,那是器师殿的勋章标致。

    庄园的大门的两旁,标杆似的分别立着两名腰悬长刀的劲装彪形大汉,虎威之势生猛慑人。乍一看去,这两名守门的护卫都拥有尊者境的修为,足见器师殿根基底蕴深不可测。

    又被挡驾了!人性致命的弱点就是容易以貌取人,往往许多祸端都由此引发而来。

    眼前这两名守卫的性情似乎显得尤为狂燥蛮横,无论陆随风如何解释,根本就不予理会;在他们眼中,这般文弱不堪的模样怎会是器师的料,分明就是前来滋亊寻衅的。这两护卫像是平时霸道惯了,一言不顺,竟然毫无顾忌暴起一拳,直朝着陆随风面门狂击而去。虽说只用了三分力道,却也有千斤之力,寻常武者如被击中,脸都会被打得不成人形。

    也曾有过不长眼的货在器师殿门前撒野,最后都是生死不知的被抬着走的。

    劲风扑面,刮得肌肤隐隐生痛,一只碗大的拳头一往无前地在眼前飞速放大,陆随风的眼底闪过一抹怒意,一个门卫都这般霸道嚣张跋扈,动赢便欲取人性命,倘偌自己没点自保能力,下一刻绝对会变成一具尸体。

    门卫的脸上透出一种嗜血般的狞笑,仿佛巳看到了对方被自己一拳打暴脸的惨像。拳头巳无限接近对方面部,连鼻息几乎都能感觉得到,就在这方寸之间,门卫但觉自己的拳头似被一团绵柔的气劲包裹住,无法再往前挺进半分。

    惊愕间,骤见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掌在自己的眼中在不断扩大,意欲躲闪巳然不及。不一秒,顿觉面门如遭重击般的炸裂开来,整个彪悍的身躯轰然倒飞而出,空中留下一蓬血花,飞溅绽放。

    "大胆!"另一门卫见状,轰然拔出腰间长刀,一道如雪的刀芒劈空斜斩而出,五米之外剖开空气的阻碍,声落刀落,眼前的青衫小子瞬间便被斜劈成两瓣。门卫似乎余怒未息,又欲挥刀劈斩,似要将对方碎尸万段方才解恨。

    忽觉手中一轻,长刀竟然凭空消失,微惊之际,但觉喉头一紧,传出一阵割裂的痛感,目光朝下一瞥,森冷刀光巳切在脖颈上,骇然竟是自己手中的长刀,锋刃上还沾着血渍;是那青衫小子的,还是自己的?

    握着这把刀的也穿着青衫,那刚才一刀劈开的又是谁?这门卫的脑子像是有些不够用,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都流血了,还在分析着自己适才明明一刀劈开了那人的身体,咋一眨眼就没了?

    "住手!"庄园大门内突然响起一声震天暴喝,一下涌出了三十来个劲装大汉,为之人竟然是在天岚城遭遇过数次的那位,时常出入凤家的四品器师。

    "竟然是你们!"四品器师一眼便认出了陆随风等人,惊诧之余,面现怒色;"哼!你等竟然呑了狮心虎胆,敢来器师殿撒野闹事。还不束手就擒,否则,一律杀无赦!"

    一众大汉闻言,纷纷拔出兵刃,将陆随风等人牢牢围住。一时间,杀气弥漫,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闹事?你像是还没弄清状况,我等是来鉴定器师身份的。这个两个门卫非旦不许入内,还意欲至我于死地。"陆随风一脸波澜不惊地道;"门卫以貌取人巳犯了大忌,如果你还有点记性的话,绝不会再犯这种愚蠢的错犯。你不会当真认为我等闲着没事,专程来此撒野闹事的吧?除非你意欲公报私怨,那就让他们动手吧!我还真不信你有这个胆,敢肆意灭杀前来鉴定器身份的人?"

    "你……"四品器师涨红着脸,还真不敢下令动手,灭杀前来鉴定身份的器师,这个罪名大了去,绝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四品器师所能担待得起的。轻则逐出器师殿,重则连命都会丢掉。

    "没这个胆吧?那还不让这些人速速散去。让我等进去鉴定器师身份。"陆随风洒然地举步朝前走,堵在前面的人,忽然地四下散了开去。这些并非主动让路,而是身难自禁是被一股强大比的气劲生生挤压得站不住身形,纷纷踉跄退过一旁,俱皆惊骇地瞪着眼,合不拢嘴,没敢再冲上前去围阻。

    这小子真会是来鉴定器师身份?如此文弱不堪的身子骨能炼器么?四品器师望着那瘦削的背影,歪歪嘴,至少以他的经验绝不会有这种可能。但,看这小子一副信心满满的气势,却又不像有假。那可不是闹着玩儿,靠耍嘴皮子便能蒙混过关,一上架便得拿真材实料,看你这小子还能装多久?

    庄园内的格局显得很随意,没经过精心刻意的设计,林木参差不齐,乱草丛生,却给人一种十分自然的原始风貌。草木丛林该如何生,如何长,万物都有其自身的规律,正是这种规律成就了世界的平衡,一旦失却了这种均衡,山崩地裂。

    道,无处不在,无处不悟。陆随风走在高低不平的石径小道间,又多了一分对"道"的感悟。正是这些星点感悟日积月的沉甸,终汇聚成长江大河,顿悟!

    石径小道弯弯曲曲终有尽头,一座完全由黑岩石建造,型似城堡的建筑物呈现在眼前,给人一种坚实,庄重,山岳般傲然的气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