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血雨腥风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血雨腥风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与此同时,没人知道此刻正有两股强大力量,正在日夜兼程朝着天岚城奔来。一股看上去约有两百人左右,个个银甲披身,银盔罩面,纵马奔驰。另一股大约一百三十人,俱皆黑衣裹身,黑巾罩面,同样纵马飞奔,蹄声雷动。

    司徒家内府的一处格局清新优雅的庭院间,一张园型石桌,一壶新茶,三盏杯中,散发出淡淡的茶香。司徒天水的对面坐着二个人,正是受邀而来的傅大叔和陆随风。彼此间从不相识,更未谋过面,礼节性的客套一番,双方便立即切入了正题。

    "今日一战,你傅府连克凤,林两家的联手挑战,可谓是一鸣惊人,名震整座天岚城。"司徒天水由衷的赞誉道:"不过,据我对凤,林两家的了解,绝不会就此作罢干休。不知你们接下来将何以应对?"

    "司徒家主所言,正是我等烦忧之事。事实上,这两家的醉瓮之意,旨在西山矿埸,如此恃强豪夺之举,我傅府宁为玉碎,也绝不会让这些无耻之徒得逞。大不了最后将矿脉彻底毁掉。"陆随风故作愤然地言道。

    "此举不妥,未免太过极端。"司徒天水出言阻止道:"凤,林两虽然势大,但在天岚城中还没大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至少还有我司徒家,以及申家,可以制止其疯狂无耻的行径。"

    司徒天水一脸自信而豪气呑云的道,无疑是向对方释放一个信号……

    "司徒家主的言下之意,我等自然听得明白。只是能不能稍说具体一点……"陆随风顺势爬杆的言道。

    "所谓势不由人,怀壁其罪。照目前的势态,唯有我等相互联手开发矿脉,即可震慑对方不敢轻易妄动,也可确保彼此利益的最大化。其乃两全之策。不知意下如何。"司徒天水终抛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这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站在双方平等对话的基础上提出的方案,以对方面临的处境而言,似乎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殊不知,陆随风却出人意料,不知好歹的抛出两个字;"不妥!"

    嗯!司徒天水大感意外的轻"嗯"一声,竟然拒绝了?在他的预料中接下来应该谈的是利益的具体分配问题,对方需要的只是金币而已,他要的却是包揽所有的玄精柔铁,各取所需的事几乎都能一拍即合。而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对方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口给拒绝了。

    "司徒家主不要误会!"陆随风不紧不慢地品了口茶,解释道:"我这"不妥"的意思,并非拒绝与你司徒家合作,而是说这种方式"不妥!"

    "哦!原来如此!"司徒天水直觉虚惊一埸,心下不由暗舒一口气;"你们想必早有腹案在胸,不妨说出来,彼此看看是否可行?"

    司徒天水没说错,陆随风对此事的确早巳有所谋定;"联合开采的建议的确不错,只不过我傅府势弱人微,只欲尽快的摆脱这桩纷扰和纠缠,至之事外。只要价格公道,决定将这西山矿脉一次性彻底转让。不知司徒家主可有兴趣?"

    司徒天水闻言愣了愣,疑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之觉,对方竟然愿意出手转让?这绝对是预料之外的事,却也求之不得的天大好事。只要肯转让,一切都显得不在重要;"理论上完全可以接受,如果狮子大张口,超出了应有的承受限度,那可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彼此皆非省油的灯,一场讨价还价的价格战势所难免。殊不知陆随风行事从不按张出牌,总是出乎意料的令人一惊一乍。

    当陆随风悠悠地报出底价时,直惊得司徒天水轰然立起身来,双目园睁,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惊愕;"一千个亿?!"

    "不错!司徒家主觉得有所不值吗?"陆随风含着几分戏谑的笑意,望着对方如遭电击般的神情,刚入口茶水险些喷了出来。至于么,不就是金币,怎就将一家之主吓成这样。

    "哼!你这不是在忽悠人吗?"司徒天水神色暮地一肃,微带怒意的冷哼道。

    "此话怎讲?我等可是满怀诚意而来,敢在司徒府忽悠家主的人,只怕还没生岀来。我胆不大,可别吓裂了!"陆随风禁不哆嗦了一下;"我不过是漫天喊价,司徒家主大可一煞可底。何来忽悠一说!"

    "哼!你傳府随便一个挑战赌局都是五万个亿,如此价值连城的玄精柔铁矿脉却只要一千亿金币,这不是摆明了是忽悠于人,根本毫无转让之意。"司徒天水真的很生气,甚至愤怒;对方此举与白送没多大分别,世上有这样的傻逼吗?

    陆随风闻言故作晃然楞了楞,随即哈哈道;"司徒家主如果觉得此价不如意,那就看着办吧!我等此举不过想与贵府攀个缘,寻个大树来遮遮阴。仅此而巳,完全是由衷之言。"

    "当真?"司徒家神情稍霁,觉得对方所言甚是诚挚恳切,心中自然欣悦受用,想了想道:"这有点强取毫夺之嫌,我司徒家还不屑为之。一口价,三万亿,如何?"

    "司徒家主说了算!一言为定,即刻可以着人去接管西山矿场,最好能将此事马上告之凤,林两,以免节外生枝。"陆随风十分豪爽干脆地建议道,想得也十分周到。

    司徒天水闻言也甚觉有理,双方可谓是交易合作愉快。傅府抛掉了纠缠了许久的祸根,从此罝身事外,无灾无祸一身轻。司徒家轻易地撑控了玄精柔铁矿脉,更是如愿以偿。彼此双方皆大欢喜。

    入夜时分,一队银甲银盔的骑士突然开进司徒府。与此同时,凤家也出现了上百个来历不明的黑人蒙面人。

    片刻之后,凤家之内接着涌出大约四五百之众,在夜色的掩护下齐齐朝着西山矿厂的方向奔去。

    司徒府的议事大厅中,司徒天水正在认真的阅读着一份书信,身旁毕立挺直的站着一位银甲银盔的中年男子,从站姿和肃然饱满的精气神,皆充斥着军人特有的气质。由此可断定适才开进司徒府的那些银甲骑士,无疑全是来自军中。

    "你是吴参军?"司徒天水收起书信,抬头望向身旁的银甲中年男子,从身上的玄力波动来看,应该拥有玄丹境初阶的修为,却不知其它军士的修为如何?家族宗门间的战斗和搏杀,与战场上千军万的撕拼有着极大的差别,尤其注重本身的实力修为,普通的军士只怕连刀剑都未出鞘便被人给斩了。

    "正是!我等是奉了大帅之命,特来听从司徒家主的调遣。"吴参军肃然地回道。

    "那些军士都是什么实力修为?"司徒天水微不可觉地轻皱了皱眉。

    "这些军士都是大帅亲卫中抽调出来,没一个是弱者,俱皆有尊者之上的实力,且战斗经验十分丰富……"

    司徒天水挥挥手,示意对方不必再往下说;"你们将要面对的皆是玄丹境之上的强者,我不会让大帅的亲卫白白去送死。所以,你们以后的任务和使命便是用心守护矿埸,严禁任何闲人等善自入内。"

    "是!一切听从司徒家主的安排!"吴参军应道。

    这时,一个年过五旬的长者匆匆地走了进来,见有外人在场,便贴近司徒天水的身旁,轻声的低语了几声。但见司徒天水骤然色变,却仍保持着极度的沉静;"你速派人去通知傅府一声,这些人极有可能采取赶尽杀绝的灭族行动。"

    "不用了!"

    随着一声轻喝,陆随风等一行十人突然出现在大厅之中;"多谢司徒家主的关爱!傅府此刻巳不复存在了。"

    "此话怎讲?难道……"司徒天水似乎想到了什么?骇然地欲言又止。

    "不错!"陆随风一脸冷例地道:"对方趁我等在西山矿埸办理移交事项时,对傳府进行了灭绝天良的大屠杀,全族五千余人只有不到一千人侥幸逃了出来。整个傅府此刻巳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

    "凤家还是林家做的?"司徒天水一脸愤然地问道。

    "应该都不是!但与他们绝脱不了关糸。"陆随风十分肯定道:"据逃出的族人言道,这些人全是一色黑衣,俱皆黑巾罩面,且个个修为不凡,杀伐狠毒凶残,,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之人。"

    "我明白了!这些黑衣人皆是来自帝都,如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位太子殿下派来的了。我这也是刚才接到传报,正欲派人……唉!还是晚一步。"司徒天水叹了一口气;"哦!不知那些得以逃生的族人现在何处,如暂时无地安顿,可到这里来暂住一阵。"

    "多谢了!我巳安排他们离开了天岚城。我等留下来是为了要找寻这批黑衣人,灭族之仇大于天,纵算当今太子也要他血债血偿。"陆随风杀气凛然,即然巳知道主使之人是谁,以他的心性和行事的风格,绝可能因对方是太子而有所退缩。上天仿佛在有意作弄他似的,本欲息事宁人,却偏偏会被卷入腥风血雨的旋涡。难不成这人间道唯有这杀戮一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