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怒战武痴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怒战武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林家连败两阵,一死一伤,如若再败一埸,那后面的挑战就不用继续下去了。所以,这一埸尤其关健,倘若胜了还有翻盘的机会,否则,破财事小,家族的声望却是一落千丈,只怕日后连这第四的位置也坐不稳了。

    云无涯出现在台上的时候,凤二少惊呼了一声;"原来这小子真是傅家的人,太恶毒了!非得将这个家族连根拔掉不可!"凤二少咬牙切齿,悲愤难舒地喃喃道。

    "你认识此人?"凤大少微眯着眼阴沉地问道。

    "看来这一埸,胜负还真成了一个大悬念。"凤二少并未正面回应,这种丢人显眼没光彩的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看来我们也得做好上埸的准备了,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林家一旦败阵了,绝不能给他们喘息之机,接着向傅家发起挑战,可以明正言顺地将其一举灭杀!"凤二少杀机森森地言道。

    林家武痴并非想像中的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看上去相反显得十分儒雅文静,颇有一点书卷气,很难将其与"武痴"二字联想在一起。但,他的确是个武痴,书倒是看得不少,却全是关于武学方面的典籍,除此什么也不做。称之为武痴也不为过。

    望着云无涯的出现,淡然的眼中倏地暴出一团精光,有若实质般的投射在对方身上,似欲将对方一举洞穿。换作修为稍低些的武者,倾刻间便会被这无形的神光所伤,轻者肌肤炸裂,重者内府受创死于非命。

    这只是试探性的访问,如连一道眼神都接不下来,那这埸战斗也太无趣了,他会即刻掉转身子走人。可是,他竟然留了下来,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光,眼中透出浓烈的战意。皆因他的那道视线在中途就被一股森冷的寒气逼了回去,还险险被对方那道冷例入骨的气息所伤

    武痴的瞳孔微微收缩,目光中透出的战意更盛几分,对方愈强,浑身的热血愈沸腾,在他的心中胜负生死的慨念,唯有战斗再战斗,尽情的强强搏杀便是心中所有的欲望。否则,又怎能称之为武痴?

    云无涯忽然发现对方神光几近疯狂,且战意滔天,适才的儒雅文静之状瞬间蕩然无存,浑身上下鼓荡着凛然浑厚的土之气息,仿佛与脚下的地面融合为一体,有一种不可分割的磅礴厚重感,势若山岳般坚实挺拔。这厮竟然是土之属性,这类属性的武者并不多见。

    武痴的神色间一派肃然,无悲无喜,身上的厚土气息不断飞快的攀升,肉眼可见脚下的地面骤然卷起层层叠叠的尘土,似若滚滚洪流奔腾狂涌,气势浩瀚呑天,意欲将对方一举碾成肉泥碎沫。

    云无涯面寒如冰,稍一抬手,竖指为剑,一道由玄力劲气组合而成的剑刃锋芒,迎着万马奔腾般蜂涌席卷而来如山尘土,不带一絲烟火气,由上而下虚飘飘地凌空斩劈而下。

    轰!

    一阵爆裂震响,如山尘土轰然炸裂开来,漫空尘土飞掦消散。

    "好!有点本事!我平生酷爱,最喜虐杀你这样的年轻人才。"武痴的嘴角挂起一抹残忍噬血的狞笑,手一掦,多了一把黄褐色的大刀,五手指宽,看上去厚重无比,比普通的大刀要宽长许多。一刀在手,身上的厚重气息爆增,如山的刀压威势降落地面,刀压威势倾刻间递增一倍。一刀朝天举起,令人顿生一种危险的感觉。

    黄褐色的刀芒劈落,势若大山巨岩降临,强悍的刀气呼啸,卷起漫空尘土,化作一条滚滚长龙,带着厚重的霸道刀芒轰然劈向云无涯。

    这一劈之威足可裂山断岳,刀芒闪动间,一气斩出十数刀,一刀更胜一刀,十数条长龙翻飞狂舞,气势呑天撼地,倾刻间便将云天涯席卷其中。

    武痴目中精光烁烁,意欲牢牢锁定对方身形,但见一袭长衫飘浮闪动,似若幽灵鬼魅般穿梭在刀芒与长龙的缝隙间,看似险象横生,实则有惊无险,毫发无损。

    一步跨出,云无影的身形如风一般地从漫天刀芒长龙的笼罩中掠出,下一刻便骤然出现武痴面前,一道剑光惊悚如电,斜斜划向对方持刀的手臂。

    武痴果然与众不同,惊觉时身体同时作出反应,豁然挪步侧身,一道血光飞溅,手臂切开一条血缝,人却飞速退出数米,堪堪躲过了一剑断臂之厄。疾退时巳然刀交左手,舞起一团刀芒卷起一蓬尘土,与刀芒混合形成一道周身环形防护,确保不失,随即诡异地挥一刀,由下往上朝着云无影的两胯间迅猛地撩起。根本无视血流如注的手臂,悍不俱死绝地反击。将这"痴"诠释得淋漓尽致。

    云无涯那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个嗜武如痴的异类,这种悍不畏死的搏命杀伐,当真令人始料不及。惊觉之下巳是闪避不及,念动间残像立现,真身方才隐去,留下的残像巳被对由上而上的切割成两瓣,可谓惊险至及。

    "哈哈……"武痴见状,禁不住开怀畅,刚笑了两声便嘎然止。怎没见鲜血狂溅,内脏洒落?残像!武学典籍读了一大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惊觉之下暗道一声;不好!眼角余光瞥见身侧暮地出现一道身影,一点寒星迅速穿环形防护,飞速地在眼前放大。

    一刀撩出,想要既时回撤格挡迎击巳然不及,连以命换命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退,每退一步地面都会引起一阵震动,一股股的尘土随之涌动,如同波涛汹涌滚蕩,极大的阻障了对方追击的速度。

    意外地,对方并未想象中的穷追不舍,令其有机会拉开距离,迅速服下一粒止血疗伤丹丸,重新获得了喘息之机。厚重如山的气势再度从体内蒸腾开来,弥漫四周,仿佛连空气也变得粘稠,变得沉重起来,每一颗微尘都像是蓄含着千斤之力,沉沉的,漫空的黄褐色微尘骤然汇聚一处,肉眼可见地形成了一座伟岸大山,悬在云无涯的头顶上空,不断地向下碾压。

    武痴抚了抚受伤的手臂,血巳止住,却不时传来阵阵痛楚,直恨咬牙切齿,瞳孔中绽射出妖兽般的凶光,同时又有几分癫狂的兴奋;"哈哈!在我厚土之"巨峰压顶"的碾压下,你纵有高深莫测的武技也难以施展,我会用手中的厚土刀,一刀一刀的将你慢慢切割开来,以泄这伤臂之恨。"

    云无涯这一刻深切地感受到四周空气变得异常的沉重,而空气中的每粒微尘都如千斤巨岩般的压迫着自己,仿佛整个身躯在不断地往下沉,像是要陷入尘土沙堆中一般,全身上下想要动弹一下都甚感艰难。

    吼!武痴一声怒喝,空气中的微尘又添几分重力,手中大刀掦起,空气呼啸盘旋,厚土玄力汇聚刀锋,十米开外,一道黄褐色的刀芒劈山断流般朝着云无涯当头斩落;裂山斩!

    暴吼声从喉咙滚滚喷击而出,咆哮如雷,令无数人耳膜嗡嗡震响。声助刀势,威凌无双,剑芒未至,厚重霸道的刀压巳降临,不断地碾压,似欲将对方的身躯碾成碎沫……

    呼!凤家三兄弟几乎同时喷出一口气,纷纷握紧拳头,眼中涌出无尽的兴奋和狂喜之色。

    "这一次已无悬念,傅府的这小子死定了!"

    "武痴果然够癫狂,以命搏命才换来这必胜之势。"

    在他们看来,武痴的这一刀可谓是霸道绝伦,至少自己根本无法抗衡,唯有坐以待毙,等着被一刀轰杀。

    云无涯看上去一动未动,似在一刀的强横威压下,无法动弹无法反击,许多人都认定其此番必死无疑。

    尤其是凤家三兄弟幸灾乐祸的的刹那,云无涯忽然动了。

    独孤一剑!

    他抜剑的速度,强如司徒天水之类的强者都无法看清,只能隐约瞥见一抹模糊光影,瞬间化出一道长达十米剑气长虹,仿佛从云层间骤然奔射而出。

    众人但觉四周的光线一下消失了,眼中唯见一道璀璨夺目光华闪耀,下一刻,惊天长虹巳飞速地斩黄褐色的厚土刀芒。

    轰然一声炸响,卡嚓声响起,长虹瞬间炸裂成数十断,厚土刀芒同时也破碎不堪,纷纷消散。出人预料的是断裂的长虹像似俱有灵性般的纷纷聚拢,重新组合成一道更完美眩目的长虹,一往无前朝着电射而去。

    武痴见状,双目暴睁;"不动如山!"一声厉喝,手中的厚刀划出一弧光,厚土玄力贯入刀中,四周尘土飞卷环绕一圈,旋转汇聚,瞬间便凝聚成一座巨岩峰岳的虚影。防御本就厚土属性的特殊强项,防守反击才是这类属性根本武技,主动攻击却是最不善长的弱势。皆因其嗜武如痴,才会行此有违常态的癫狂之举。此时回归根本,才见其不动如山的厚重坚实;刀影之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