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夜杀"王者"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夜杀"王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傅府,陆随风等人居住的庭院后有一偌大的池塘,池内放养着诸多供人观赏的鱼儿,月正中天,倒映水中,鱼儿徜徉于水,游戏水中花影,荡起层层涟漪,摇碎一池明月。

    "鱼戏花影水摇月!"陆随风与紫燕花前月下相倚而坐,面对如诗如画的景致喃喃道:"可惜这如梦似幻的水月中摇出了一道不速之影来,未免有些太煞风景了。"

    "这暗夜幽灵巳蛰伏了多时,终于沉不住气现身了。"紫燕幽幽地道;"身后的林木中还隐着两个幽魂,是时候该将他们收了。"完毕,浅浅地一笑,立起身形莲步轻摇地朝幽暗的林木间行去。

    "可以现身了!你等不就是这一刻吗?"陆随风望着水中时隐时现的幽影,轻声地言道。

    不远处的花丛中缓缓探出一个身影,月光虽很清亮,仍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面部轮廓,一身劲装裹身,从挺拔的身躯来看年龄应该在四十到五十之间,步履行进间轻灵飘浮,似乎并未踩实脚下的草坪便巳迈出了下一步。二十米的距离只在一个呼吸间,便在陆随风身后的五米处停了下来。

    "你竟然可以发现我的存在?"幽影的声音低沉而阴冷,夜寂人静中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是这池水出卖了你!"陆随风淡淡地道,仍静静坐着,连身都没有回转,将背交给一个佰生的不速之客是件十分愚蠢而危险的事,是所有大忌中最严重的一种。除非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武者,所以并不在乎什么大忌之类的事。

    幽影的眼中掠过一抹愕然之色,随之轻皱了一下眉,对方始终将背交给自已,一种是普通人,一个种是深不可测的绝世强者,压根就没将来人放在眼里。还有一种便是故布疑阵,最大的破绽同时也有可能是最大的陷阱。他此行的使命是取走眼前之人的命,如今近在咫尺,或许只要一伸手便能取其性命。可是事情真如眼前的这般简单,又何须鼎鼎大名的"夜杀"亲自出手?事出反常,其间势必藏着玄机。纵算面对实力高过自身的人,也未像今夜这般犹豫过。他曾一夜之间灭人满门,一气斩杀八十三人,连眉头都没轻皱一下。

    "你不是特意专程过来杀我的么?为什么还不动手?"陆随风的声音仍是十分平淡,有若一潭无波之水;"你的心跳像是有些絮乱,你在犹豫,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巳掉进了一陷阱,或是前面有个坑在等着你往里跳?"

    嘶!幽影闻言不由深吸了口气,对方竟然可以这么短的时间内探知人心的变化,这绝非一个普通的平庸之辈可以做到。"夜杀"是个独立特行的杀手,独来独往,居无定所行踪飘浮,见过其真面目的人大都巳经躺在了土里。他从不轻易接单,且出手的费用高得令人乍舌,但却从不失手。一旦任务失败,他会加倍反还,足见其自信自傲的风骨。他之所以从不失手,罕有败绩,皆因其生性谨慎小心,同时也异常敏锐多疑,事前通常都会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包括收集对方的信息情报,踩点,预没行动地点和制定周全的刺杀方案。

    这次任务的报酬是五千万金币,在他杀手的生涯中虽算不上最高的一次,却也相差无几。据凤家提供的情报和自己观察的情形而言,这次刺杀的对象实力修为不明,表面看上去似乎很普通,但身边却时常有深不可测的高手强者伴其左右。林木中的的两个幽魂般的隐伏之人,便是刻意设的诱饵,意在将其身边之人调离。一切似乎都在撑控之上,对象巳然落单,这可是一击必杀的大好之机。

    太顺利了,顺利得有如喝水一般,反倒令其不敢轻易发出致命的一击,心中莫明地生出一种危机感,这是一个杀手天生对危险特殊嗅觉。他非旦没有冒然冲动的出手,全身毛孔骤然扩张开来,面对一个毫无防范的背影做出凝神戒备的状态。看上去像太过风声鹤立,疑心生暗鬼。

    "你不该来的!虽然你的实力且过得去,虽然你调走了我身边的人,但你仍然毫无胜算。"陆随风望着如镜透亮的水面,悠悠叹道:"若在白天,你连半分胜算都没有,但在夜色下或有二分胜机。"

    杀手通常都掌握了夜之规则,可以瞬间将自身融入幽暗的夜色中,再配合隐匿和猝不及防的袭杀技巧,战力会成倍的递增。

    陆随风忽然立起身形,缓缓地向池塘行,一步步踏上如镜般光滑的水面,简单而干净,如履平地,滴水未惊。这一手踏波无痕的表现,巳没人再敢将其看作需人守护的普通人了。

    陆随风始终都没回头看过一眼,却知道那人巳不在身后了。

    水面仍然平静,清波微荡……

    轰!

    水面骤然爆裂开来,水花激射中,一抹森寒的剑光喷薄而出,第一波袭杀以一种完全无法预测方式展开,令人防不胜防。

    陆随风的瞳孔骤然紧缩,心脏为之一颤,他知道自己踏上水面的一刻,对方也随之瞬间隐入了水中,却没想到会如此之快的发出惊艳一击。

    水花飞溅的刹那,陆随风的脚下一点水面,身形拔起的同时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剑,长剑随之翩然出鞘,飞出的剑鞘精准的挡住几乎必杀一剑。与此同时,手中长剑划出一道弦目的光华,恰到好处的切入水面,第一时间挡住对方的袭杀,同时展开反击,一气喝成,酣畅淋漓。

    "夜杀"的一切举动似乎都在陆随风的预判中,破水而出,一击失手,夜杀没有絲毫犹豫地潜入水中,再次失去了影踪。

    如此诡异莫测的袭杀,能轻易接下的人还真不多。夜杀融入月色下的水中,这种潜在的危机再度呈现。无论如何睁大眼凝神搜索,在波光鳞鳞的水中也很难寻其踪迹。

    危险的杀机在无声的波光月色中凝固,万赖沉寂。

    陆随风佇立于涟漪轻溢水面,微觉剑光一闪,似若暗夜寒星,瞬息即现,无声无息,恰如这闪烁的水光,波澜微惊,杀机毕现。

    这诡异的一击随时可能在任何一个方位和角度出现,一个细微的误都可能倾刻受创,甚至一击毙命。

    融入夜色水中的夜杀,如同窥伺在身侧的毒蛇;噗!诡异的剑光暮地从脚下的水中透射而出,角度刁钻致极,一刺斜削。尽管陆随风虽已提前查觉,急速的闪避间青衫下摆仍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所幸未伤及皮肉,心中惊出一层虚汗。夜杀果然不愧为是杀手中的"王者",没给对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水光,月光,剑光,三光融为一体,连环袭杀,令人心神迷乱,青衫闪烁间又被撕开七八道裂缝。

    "小子!你如果只有这点本事和能耐,今日这池塘就是你的埋骨之处。"寂静的夜空中传出夜杀阴冷飘浮的语音,忽近忽远,根本难以判断出准确的方位。

    陆随风青衫下摆巳成一缕缕的布条,随风飘起。夜色中双眼虽能清晰视物,却会出现幻象幻觉,闭上双目,用心神去感之会真实得多……

    嗡!

    陆随风垂闭下双眼的瞬间,一道身影再次破水冲天而出,夜杀怎会放过这种机会。寒光乍现,一点剑光从身侧暴射而来,直袭向陆随风颈项的咽喉处。相比之前的七八次水下袭杀,这一剑才是真正的夺命一击。

    出人料地,陆随风毫无闪避格挡的意识,身形微微不沉,双腿一半坠入水中,夜杀的整个身体此刻完全都处于水面上方,可谓是城门大开毫无设防。

    呛!随着一声轻响,一抹惊电划空掠过。

    夜杀志在必杀的绝命一击斗然刺空,惊诧地轻"咦!"一声,同时微见一抹精光闪现,腰间似有物横划而过,随之传岀一阵撕心裂肝的痛,两眼忽然一黑,脑中闪过的最后一絲意识;"被人分尸了!杀人者,人恒杀之!"

    扑嗵,扑嗵!有物相继坠入水中,一阵水花激荡,空气中透出一阵血腥味。

    陆随风沉身入水的刹那间,一剑出鞘,生生将未曾一败的杀手杀"王者"夜杀,一剑拦腰斩成两段,两节尸身在水面沉浮,结束了他的不败之名,包括生命。

    "什么?连夜杀都失手了,而且还被人斩成两段,挂在府门前?"凤家三兄弟骇然地惊呼,这个结果太出乎意料了,令人实在难以接受。据他们所了解的情况,这个夜杀乃是杀手中的"王者",且从未失过手,怎会栽在傅家这条小河沟。绝对是大意轻敌,又被对方精心设局坑害了。

    "看来只有调动族中髙手亲自上阵了!"凤三少苦笑道。

    "听闻司徒家正在城中遍发请柬,说是要举办一个什么论剑大会?"凤大少微眯眼若有所思地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