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扮猪吃虎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扮猪吃虎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殷天正和凤二少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伸手拿起那块适才挑选的暗红色原石,对着强光仔细地鉴别了一阵,嘴角透出一抹阴冷的笑意,确信这块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原石,其价值应该还在那块"墨玉之母"之上,其间只怕也寻到再能与其相比的原石了。看你这小子还拿什么与老夫赌?

    正当他准备宣布自己选定的原石时,陆随风却突然抛出一句令人目瞪口呆的话。

    "慢着!"陆随风忽然转身走向低档原石的区域,用手指着一堆色质杂乱,且毫无光泽的原石悠悠地道:"本公子鉴别水品十分有限,只懂得撞大运。都说是赌了,七分运气,三分技能,这才叫做公正公平。我们赌的是下注多少,不在乎原石本身的价值大小,只问结果是谁胜了。你这位泰斗不会怕自己的运气太衰吧?"

    "这位公子言之有理,赌运气,大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不错!掦长避短,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一众观者纷纷赞同陆随风的提议,殷天正见状傲慢自信的一笑,只要不离赌石的范畴,他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不过,他却很少接触这些低档原石,鉴别起来十分麻烦,大多都是废石,难免会有看走眼的时候。但,无论怎样,获胜的机率都比对方高出几倍。"如你所愿,我们就赌一赌运气。"

    双方临时作了一些约定和简单的规则,一方选原石,另一方下注,只赌是不是废石,双方各有三次机会。然后,再各选一原石进行比对,如是废石直接叛输。

    第一轮由殷天正先出手挑选原石,这廝认真的折腾半天,才选了一块看去黑乎乎的原石,一脸阴笑的放在陆随风面前;"下注吧!"

    "二百万!赌这是块废石!"陆随风不看不想,一口下注道;"抛砖引玉,摸摸深浅。"

    坊主示意切石工即刻拿去切割,这种低档原石切割起来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没多大一会儿功夫,答案便出来;一粒猫眼大的紫晶闪着淡淡的光泽,最多也就值三五千金币。质地价值不重要,重要的是并非废石就足够了。

    陆随风首战告败,不以为然晒然一笑,随手从原石中抓了一块放在对方面前,同样说了一句;"下注吧!"

    殷天正可没陆随风那般洒然随意,左看右瞄的揣摩了半天,这才毅然地确定道:"一千万!赌这不是废石。"

    在众人的一片哗然中,切石工很快便分解完毕,竟然有一块不规则的碧绿翠晶石,真还价值不菲,市场价至少三十万。但下的注却是一千万金币。陆随风再次落败。有人巳用看"猪"的眼光打谅他这个傻逼,眨眨眼,千万金币便打了水漂。还玩!接下来,更是连连败北,殷天正的注也越下越大,这几轮下来,陆随风巳输了一亿八千万金币。这厮却没一点悲痛欲绝的觉悟,一脸淡然,无悲无忧,看不出絲毫情绪上的变化。

    第二轮的赌局却出人意料地出现惊***,按说这更是对方胜卷在握的优势强项,陆随风却摆出一副要搬本姿态,开局就抛出了一张两千亿的金卡,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毅然决然地下了一个豪注。

    "开石!"陆随风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那是双方挑选完原石之后,才开始下注。殷天正更是残忍无比,意欲将对方一棍子撼死,硬生生的在上面加了个三千亿的大注。这一赌的总额一下飙升到五千亿金币,引得众人一片惊呼哗然。

    仿佛运气的天秤一下倾斜向陆随风,虽然殷天正的原石开了一块洁白晶莹的"雪如玉",价值七十万,在低档原石中的品级巳是非常高了。但,当切石工的手停下后,殷天正的脸色骤然染上了一层猪肝色,陆随风随手选的一块乌黑的原石中,暮地耀出一抹弦目的光华,其间蕴含着五色异彩,璀璨夺目;"五彩天陨石!"殷天正禁不住脱口惊唤道,低档原石中竟隐有如此珍稀奇石,令人难以置信,但,的确是发生了,其市场价值至少三百亿金币以上。

    "呵呵!运气终于好了一回。游戏到此结束!"陆随风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迅速地收起赢来的五千亿金卡,掸了掸衣衫,伸手挽着紫燕的纤腰就欲转身离去。

    "站住!"凤二少突然开声叫道:"赌局未结束,怎可一走了之?"身边的另四个劲装高手身形闪动间巳堵住了大门,全身气息鼓荡,杀气凛然,令人望而生畏,不敢挪动分毫。

    "这是干什么?输打赢要?"陆随风挽着紫燕有些怯生生的向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外强中干的模样。

    "啊!千万别在这里动武,这位公子有最后一局,不妨赌完再走也不迟,这是赌石行的规矩。"坊主哭丧着脸对陆随风劝说道。

    "这样啊!要接着赌也不是不行,但有个条件。"陆随风显得有些妥协地道。

    "哦!说来听听?总之须将这赌局完成才是。"凤二少喜怒不形于色地道。

    "我这次就赌他这双不可一世的"鹰眼,赌注是一万亿金币!敢赌么?"陆随风戏谑地望有点发呆的殷天正,此言一出,这廝禁不住全身一阵哆嗦,直朝凤二少的身后闪躲,那里还有一点泰斗的风姿和气派尊严。

    "放肆!竟敢如此羞辱一位赌石界的至尊泰斗,这偌大的天岚城将无你的立足之地。"凤二少也有些沉不住气,这是他特意化重金请来对付傅家赌石坊的,意在让对方输得唯有拿西山矿石場来抵债。谋划倒是不错,殊不知半路却无端冒出了一个不知名的搅局小子,直让人恨得牙庠庠,却又发作不得。

    "都这副德性了,这泰斗还有胆继续玩下去么?这死老头想要我的命,我不过只要他一双眼,真的是太够大度仁慈了。"陆随风悲天悯人地叹息道。

    凤二少瞥了一眼身后的殷天正,果如对方所言,面色发青,浑身仍在悚悚发抖,再赌下去定然是雪里加霜,损失势必更加惨重,以他的智商绝不会让其再上埸。

    "如你所言,殷老人老力衰,的确不适合再继续赌下去了。但,最后一局仍要有始有终才是。"凤二少略微沉吟一下道:"只是这赌的方式须变更一下,将赌石变成为赌武,总之不离赌之一途。"

    "听上去有点意思!武赌?能不能说得俱体一些?"陆随风颇感兴趣地向道。

    "我这四名护卫修为还差强人意,这赌石坊中的任何人都可以在其间任选一个与之比斗,只须在比斗时将赌注敲定即可。"凤二少云淡风清地言道,似对自己的四名护卫充满了无尽的自信。事实上,凤二少本身的实力修为也相当不错,巳接近玄丹境中期的境界,这坊内大约有二十来人,他早巳在暗中仔细的探测过,其间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尊者五品,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地提出武赌一事。可谓心机深沉,巳然成竹在胸。

    "这样呀!不知你这次想下多少注?如果没点刺激热血的注,实在无兴趣继续玩下去了。"陆随风欲擒故从地道:"我本身修为羞于启齿,我会在这些人中随意挑一个出来赌斗。呵呵!我运气一向很不错!"

    "我下一万亿金币,这个注可够刺激热?但,我要赌傅家的西山矿埸,你却作不了这个主!"凤二少无不遗憾地叹了口气;"不知坊主可做得了这个主?"

    "这个……咳咳……"坊主苦着脸摇摇头。

    "还真巧了!我与傅家现任代家主还真有一份不俗的交情。"陆随风从身上掏出一块玉牌递给坊主,示意他着人交给傅家主。

    坊主半信半疑地接过玉牌,让一个伙计速去速回。

    "你竟然认识傅家主?这也巧得太离谱了!"凤二少微不察觉地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抹警觉疑惑的神光。通常聪明人都十分敏感善疑,凡事都会多留几个心眼,一旦生疑定会打起十二分心神来防范。

    "呵呵!我们祖辈巳是好几代世交,否则谁会管这档子闲事。"陆随风煞有其事地言道。

    凤二少正揣摩着对方的话有多少真实性,傅大叔恰好匆匆走入坊内,一下打乱了他的思路。

    "啊!是陆贤侄来了,看见这玉牌还以为是你爹来了呢!"傅大叔冲着陆随风热切的道,演技堪称一流,毫无破碇。

    "傅伯父好!我这次是为玄精……"陆随风的话未说完,便被傅大叔咳咳两声阻止住。

    "傅家主是吧!这赌注之事……"凤二少没心情听两人拉家常,从二人的神情言谈中看不出什么疑点来,这才打消了心中升起的疑虑。

    "伙计都说清楚了,陆公子即巳插手这事,一切交由他全权处理。反正出了事有他那个富贵老爹顶着,跑不了的!"傅大叔拍了拍陆随风的肩,哈哈道:"你小子办事从没让操心失望过,放手干!伯父信得过你!"两人一唱一合,可谓是絲絲入扣,天衣无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