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谁给谁下套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谁给谁下套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凤三少!你这是在干什么?这天岚城的天还轮不到你凤家独大!"傅大叔声色俱厉的斥道。

    "哼!本少是在维护这坊市的公平公正,绝不允许这种欺诈蒙骗的行径出现。"凤三少振振有词地言道。

    "你得为自己的言行有个交待,否则,我不介意惩治一下挠乱坊市的垃圾。"傅大叔扫了一眼凤家剑卫;"你们大可以一齐上,不过,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傅大叔的气势还真让一众剑卫感到心里没底,但也未因此而心生怯意,人人身上的气息鼓荡,随时准备放手一搏。

    "成天打打杀杀的与好斗的妖兽有何分别?"陆随风忽然开口道:"凤三少即然敢毁人牌匾,自有其道理,不如说出来让大伙听听,揭露一下傅家的欺诈蒙骗行径!"

    "对啊!动赢毁人声誉,这凤家也太霸道了。"

    "不错!得说过理来听听!"一众围观之人纷纷愤然地指责道。

    凤三少望着四围的观者似有群情激愤之状,不由皱了皱眉,若不说出个道道来平抚众怒,凤家还真会背上一个欺行霸市之恶名。

    刷!凤三少扇面潇洒地一展,故作沉静地摆晃了几下;"这牌匾本就有绕乱坊市规则,误导众人之嫌。二品价格自然应该是二品货,你等却谎称四品,这岂不是欺诈行径?你小小的一个器坊连个三品器师都没,怎敢妄谈四品兵刃,分明睁着眼说瞎话。"

    "是呀!这凤三少说的像是有几分道理。"

    "可我们亲眼目睹三品佩刀为其所断。"

    "那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而,雕虫小技。"凤三少煽风点火地冷笑道。

    "不会吧?傅家生意向来都是童叟无欺,怎会做出这等卑鄙无耻的勾当?"

    "咳咳!是与不是再试试便知道了。我这里有现成的三品,还有货真价实的四品兵器可以当埸鉴定。"凤三少摇着扇,咄咄逼人地道:"真金不怕火炼,你傅家可有胆一试?"

    陆随风与傅大叔故作犹豫胆怯的沉默不语,落在凤三少眼中岂会轻易放过,逼垮傅家器坊本就是凤家的目的。见对方面呈怯意,势必心中有鬼,更是得势不绕人的道:"本三少敢打赌,这些货百分百的是二品低级兵刃。你傅家可敢与本三少一赌?"

    "你别欺人太甚!你想赌什么?"傅大叔做出一副恼羞成怒,咽不下这口气的模样。

    "赌你傅家的西山矿埸!有胆么?"凤三少心中暗笑,对方果然被自己给套进了去,天赐良机,绝不能轻易放过。

    "这有何不敢!那你凤家的赌注又是什么?总不能空口白牙,说一堆屁话。"傅大叔顺杆往上爬,谁将谁套进了笼中还真不好说。

    "哦!你想要什么赌注?我凤家矿埸大大小小也有七八十座,你看中了那座?"凤三少财大势雄地道。

    "我傅家族小人势微,矿埸管不过来,金币来得比较实在。"傅大叔实话实地道。

    "好啊!那西山矿场能值多少?你开个价!"凤少三见对方跟着自己的节奏一步步地陷了进去,偷着乐!

    "俱体值多少?你我心知肚明!就五千亿金币吧!"傅大叔深吸了一口,咬咬牙道。

    "好!一言为定!我们即刻立下赌约,现埸有这许多人可以作凭证!"凤三少有些迫不及待地摧促道。

    "立就立!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傅大叔赌气地应道。

    赌约上清楚的言明赌因;势必要用二品兵刃斩断四品兵刃,而不损,傅家方为胜出,凤家视为败方。赌约很快立完,双方答名盖上手印。任何一方不得反悔,否则必遭遇最残酷的血誓诅咒的报应。西大陆之人最惧诅咒之说,通常都会得到应验。

    呼!双方盖下血手印,赌约这才真正生效。彼此皆如释重负般地重重吐出一口气。

    凤三少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唯恐对方事到临头忽然打退堂鼓,那可真是全功尽弃了。随向四品器师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前去鉴定兵刃。

    四品器师点点头,一脸倨傲地走进坊内,俯身从一堆兵刃中挑了一刀一剑,反复细心地鉴定了一番,从品质上来看的确是二品兵刃,只是光泽度显得有些乌蒙蒙的,比一般兵刃暗淡了许多。并未放在心上,只虑是对方器师的品级太低,炼制出来的货,品质自然低劣。如此的垃圾品也竟敢与四品兵刃相抗衡,如非被凤三少气糊涂了,又岂会拿西山矿脉作赌注,凤家这次又是空手套白狼,捡到宝了。貌似自己的功劳也不小,好处自然会少不了,尤其是那珍稀玄精柔铁得想法多弄一些。赌局未有结果,便开始盘算分红利的好事。

    提着适才鉴定的一刀一剑行了出来;"没错!地倒的二品货!"

    "确定!要不要重新鉴定一次?"凤三少十分慎重地言道,不到尘埃落地的最后一刻,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双方都下了大赌注,虽然己方看上去有九成的胜算,但这一层的变数却是如云如雾,始终令人窥测不透,总之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见凤三少如此凝重,四品器师也打起心神再次认真的鉴定一番,最后毅然决然地道:"三少放心!我这枚器师勋章可是帝都器师殿颁发,其含金量和权威性是不容置疑的。"

    "好!那就开始吧!"有四品器师信誓旦旦的保证,凤三少也松了口气;"按规则,双方各持手中兵刃相互对击,兵刃断裂的一方判为输家。可有意见?"

    傅大叔耸了耸肩,表示并无异议,脸上还禁不住透出颇为紧张的神情,看在凤三少眼中,更添了几分获胜的喜悦,手中的折扇更是摆得轻松洒意。

    陆随风从对方的手中接过兵刃,但见那四品器师从蓄物戒内拿一刀一剑,一阵弦目的精光四溢纷射,引来一片惊叹之声。

    "哇!这才是真正四品兵刃,看这造型,光泽和气势都不是那暗淡无光的二品货可比。"

    "傅家这回铁定输惨了,一片矿埸算是双手奉送给凤家了。"

    大众通常都是墙头草,随风而动,毫无定性,所以永远注定是平凡的大众。陆随风似若未闻笑了笑;"卖相不错,看上去光华无尽,的确像是顶级的四品货。只不过,是不是中看不中用,那就不知道了?"

    "呵呵!等会试过便知道了?"四品器师自信澎涨地咳咳道,凤三少示意剑卫的凤二来进行这埸兵刃的较量。

    凤二是众剑卫中修为最深厚精湛的一个,有他试剑更添了几分保障。再看对方的试剑之人却是文文弱弱,沒一点武者的气息和霸气,纵算是兵刃的等级相当,持剑之人的修为就尤其重要了。只要将玄力贯注剑身之内,其威力足可成倍增长。

    双方相对而立,凤二衣衫无风鼓荡,手中的长剑光华璀璨更胜之前,分明巳将玄力注入了剑身,肉眼可见有絲絲剑气透出剑锋,吞吐不定。

    陆随风一脸淡然,手中握着暗淡无光的长剑,浑身上下仍无半点气息流露,看上去有点白痴的感觉,一众观者见状纷纷发出一声悲叹,其结果不用猜都知道,没一点牵心挂腸的悬念。

    吼!

    凤二聚气开声,一声暴喝,剑借声势当空划出一道劈天惊虹,精光绽射间巳朝着对方当头斩下。陆随风微愣之下伧促举起长剑格挡,动作笨拙之极,在对方的撼天之势下,显得那么虚弱可笑,不堪一击。

    铿锵!两剑势难阻挡相互撞击,暴出一声金铁交鸣的铿然声。

    蹬蹬蹬!陆随风像似被这一剑劈得七晕八素,身形止不住地朝后踉跄跌撞,轰然一声跌坐地上,引来一阵哄笑。接着,笑声嘎然而止。所有的视线都投向他手中握着的剑;骇然完好无损,这怎么可能?

    再接着,几百双眼睛迅速地移向凤二,自然看的不是人,而是他中的剑。

    哗!满地眼珠子乱滚,尽皆大张着嘴合不拢,喧闹的街市突然出现了刹那的沉寂。

    凤二的手中竟然握着的是一把只剩半节的剑,仍然闪射着耀眼的光华,给人一种残缺的凄美,疑视幻觉。

    陆随风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土,晃了晃头,再低头看看手中的长剑;"哇!剑没断!"陆随风一声惊唤,手舞足蹈欢跳起来;"没断!哈哈!你的断了!"

    凤二的眼球落在了自己手中的断剑上,满脸俱是惊诧和不信之色。且不说剑的等级品质,单凭自己将玄力贯于剑身这一点,就足以将对方的剑斩裂,结果确是对方被自己劈飞的同时,断裂确是自己的剑,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四品器师从无比的震撼中回醒神来,一把夺过凤二手中的断剑,细细地检测着,剑断处平滑,整齐,没有絲毫的损裂状,似被一剑斩断,而非互相撞击时发生的断裂。再抬眼望向对方手中剑,却是连一点齿痕都没留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