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灭门血杀战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灭门血杀战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黑袍老者横扫了陆随风这群男女一眼,目中透出鄙视和不屑的神色;"你这是在恐骇老夫吗?我凤家随便走出一人都能秒杀你们这群废物。不信大可一试,任由你等挑选,倘若你傅府一败再败,那就无条件的老实交出西山矿脉。"

    "看来你凤家今日是吃定我傅府了,那我这代家主也只好舍命相陪了。那位急着上路的就赶紧走出来,迟了黄泉路不好走!"傅大叔目光投向一众凤家九剑卫。

    黑袍老者向凤家九剑卫打了个手势,一个劲装彪形大汉排众而出,铁塔似的身板厚重如山,每踏出一步,地面都发出一阵轻微的震颤,凭这气势便可压垮一片人。换作平时还真没人敢直面如此虎威,偏偏今日就有不信邪的走了出来,昂首仰面望着这廝不停地阴笑;"嗨!傻大个,你这块头死了都得占一大片地,唯有大卸八块丢入山中喂妖兽……"

    吼!

    这廝是剑卫中的凤八,垂头低首望见眼前只是一个刚及腰身的小丫头片子,说出来的话直欲令人喷血,一声狂吼,伸出大手,泰山压顶般的拍将下去。轰!坚硬的地面碎石飞溅,如被拍中非成内饼不可。

    啪!碎石飞溅中传出一声震耳的脆响,凤八山一般的身躯应声自行暴转了两个圈,然后踉踉跄跄向后退出五六步才勉强稳住身形,宽大的面额上高高隆起一个小小的手掌印。没人看见这手印是怎么印上去的,而且就这一个小小的手印怎会让这铁塔大活生生打了两个圈,还踉跄着止不住身躯。

    小丫头片子站在被击碎的地面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一脸红肿的凤八;"卑鄙无耻的大块头,连招呼都不打一个,便出手偷袭本姑娘,我要打得你这头猪找不着回家的路。"如此刁钻蛮横的小丫头片子,自然是非青凤莫属了。

    凤八但觉面颊处传来一阵火辢辢的疼痛,伸手一模隆起老高,眉发顿然倒竖,瞪着一双喷火的牛眼愤怒地四下扫视,竟然被人给偷袭了,简单的脑子自然没留意那小丫头为何还毫发未损地站在那里;"是谁?滚出来!"一双大拳捏得嚓嚓响。

    事实上,碎石飞溅中还真没人看见是谁出的手,总不会是这可人的小丫头吧?众人的视线一下聚在青凤身上,忽然意识到这种埸会敢直面凤八的人会很"可人"么?答案很快呼之欲出。

    凤八再楞傻也明白过来了,干吗要打俺的脸?回家如何见老婆?吼!是可忍孰不可忍。怒血冲脑,浑身劲装鼓荡,大有爆裂之夷。碗口粗壮的手臂骤然挥岀,一只硕大的拳头夹着风雷滚荡之声轰然击。

    凤八的手臂像是一下爆涨延升了七八米,瞬间便出现在青凤的面前,棘手摧花,如被击中倾刻香消玉碎……

    敢打俺的脸,男女老少一律通杀,咧开的残忍笑容忽然一阵扭曲,满脸青筋骤然突起,透出一副狰狞的痛苦表情。

    一只纤细的小手震撼地握着一只狂暴的大拳头,接着便传出一阵令人心悸骨节碎裂声,一直延着手臂不断地炸响,再接着便听见凤八的口中吐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声。然后便看见一只小巧玲珑的玉脚踢在厚实宽大的胸腹间,凤八顿觉千斤重锤及体,五脏震荡,硕大的身形斗然冲天飞起,一下腾起十来米高,随即头下脚上的急坠而下。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没人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凤家众人惊觉时,倘未有所反应,便见轰然一声巨响,凤八的头颅巳然生生硬栽在坚硬的青岩石上,颅骨迸裂,脑桨飞溅。

    望着地上仍在微微抽搐着的躯体,令人头皮一阵发麻,眼前的一切显得太不真实,小丫头拍拍手,掸了掸脚面;"还不将大块头抬走,这里没地埋!瞪什么眼?有胆站出来,杀一个是斩,杀一群叫屠!"青凤的话似将凤家之人拉回神来,如果视线能杀人,这只凤巳被尸解了。

    青凤一脸不屑地"切!"了一声,转身便欲向回走,忽然被一道充满杀气的声音叫住;"你得留下来陪葬!"随着声音,一个身形瘦削的劲装灰衣人从凤家阵营中举步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一把看上去很古朴的剑,神情很冷,眼中透出冷酷的杀意。这是凤家九剑卫中的凤三,拥有玄丹境初阶的修为。

    青凤连头也未回,只是将目光投向陆随风,然后十分郁闷地叹了口气,继续往回走去。凤三欲想开口,面前突然出现一个比他看上去更冷的人,有若严冬飞雪般的冷冽。

    "你的对手是我!"云无涯环抱着手,口中冒着寒气,四周的气温像是一下降了几度。

    凤三点点头,不再答话,手中的剑一寸一寸地拔出,身上的气势也随之一分一分地腾起凌厉的剑意,仿佛似欲直冲云霄,洞穿虚空,切割的一切。四周的人似觉置身于剑气杀意的**中,肌肤阵阵隐隐生痛。

    "剑不错,只是戻气太重,当心剑气噬主!"云无涯出声警示道,对方自然不会信以为真。

    "是么?饮了你的血,自然会安静下来!"凤三透出一絲阴冷的笑意,手腕斗然翻转,长剑呛然出鞘,卷起一抹森寒眩目的剑光,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忽然横削而过,带着凌厉的杀气,斩向两手空空的云无涯。剑意杀气浑然一体,看似不快,实则如电如风,令人生出无法躲避的感觉。

    凤三的剑毫无悬念地一剑拦腰切过对方的身体,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的阻碍,更未见有鲜血飞溅,内脏洒落的景象。心中方自惊疑之际,眼前骤然呈现出对方的四五个影像,微愣之下,一时难辨虚实真伪,不敢再冒然出剑攻击,正欲收剑回撤,忽觉握剑的手腕一紧,似被人一把扣实,而且顺着他的回撤之势,浑然天成的反向横削而过。

    这一切电光火石般的变化来得太快了,快得根来不及反应和思索,凤三只觉自己的颈项间倏然传出一阵切割般的痛楚,似乎有湿润东西流淌,随之两眼陷入了一片沉黑,意识骤然消散。

    一股血柱从颈项暮地喷薄冲出,一颗头颅随之掀向空中,翻滚着呯然坠下。

    仅仅一剑,凤三斩出锋芒凌厉的一剑,却是义无反顾地斩下了自已的头颅。对方仍是两手空空的立着,没有施展任何武技修为,只見一串人影闪动,凤八当真被自己的剑所噬。这一幕太诡异了,直令人看得毛骨耸然。

    "你……你……竟敢连杀我凤家剑卫?"凤三少终于从骇然回转神来,惊怒地指着对方的一众人等,嘶声地惊呼道。

    "哼!老夫来会会你!"黑袍老者衣袂无风自动,玄丹境中阶的气息汹涌澎湃,显露无遗。

    云无涯无尽鄙视地瞥了黑袍老者一眼,径自转身向回行去。

    胖子欧阳无忌朝云无涯难得地伸出一根大拇指,随即晃荡着身体走了出去;"老头要怎样一种死法?来点新鲜的,否则太没创意,绝不可复制他人的作品。"胖子哈哈道,没一点面对强者的觉悟。

    "你很狂!不过等会便笑不出来了!"黑袍老者说话间巳将自身的气势升至顶点,狂悍的气劲旋流将脚下的两具尸身席卷掀飞过一旁。

    刹那,黑袍老者聚势出手,一手五指如钩如爪,无数气流在指尖上凝聚,喷薄射出,形成一只玄气手掌,下一刻,巳奔雷电闪般的出现在胖子的头顶,方园两米尽笼罩在爪势的攻击之下,直令人头皮如针刺般的生痛。

    胖子的瞳孔收缩,手中骤然多了一把大剑,无招无势地横空一剑劈出,浑然天成,不带一点烟火味,一往无前地将那只杀意凛然的玄气利爪齐根斩断。

    黑袍老者一声闷哼,只觉手腕处传出一阵痛疼,踉跄退了一步,便见一个肥胖的身影左飘左荡地向自己滚荡过来,正欲作出反应,忽闻一声震天狂吼,势若惊雷击顶。

    吼!达摩狮子吼,胖子手中的大剑应声由下而上的撩起,一道惊虹从黑袍老者两腿的胯间飞速的向上划过,一蓬血雾喷洒,凄厉的惨叫声中,一团内脏杂碎滑落一地。

    黑袍老者的身形骤然定格,双目突出眼眶,稍息,突然从正中分裂开来,两瓣身体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左一右地向两边轰然倒塌,溅起满地碎石四射。

    欧阳无忌手挥大剑,气势霸道纵横地直指凤家一众剑卫,暗含狮吼的内劲,开声纵喝;"谁敢与我一战!"音波滚荡似若雷动,直得众人耳鼓嗡鸣作响。

    黑袍老者的实力修为皆在这些剑卫,且被对方一剑劈成两瓣,试问还有谁敢逞强出头。但只见欧阳无忌的剑缓缓高举过头顶,澎湃霸道的气势如滚滚洪流奔湧,潮夕般一波一波地朝着凤家剑卫席卷而去……

    "大家护着三少快走!"凤九毅然决然的挺身而出,倾尽毕身玄力竭力抵挡着汹涌强悍的玄劲气流,浑身骨格被挤压得"卡卡"作响,皮肤表层纷纷破裂开来,盈红的血汩汩渗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