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灭族危机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灭族危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哼!你凤家也未免太霸道了。司徒和申家且上门来商谈,你凤家竟然想强取毫夺,难道就不怕另两家联手向你凤家发难?"傅家主情急无奈之下,唯有抬出另两个顶级大家族来镇摄对方。

    "呵呵!这就不劳傅家主操心了。一旦控制了矿脉,司徒和申家奈我何,当今帝国太子是本少的表兄,谁敢逞强出头。"凤三少一脸得意地冷笑道;"现在就看你傅家主的选择了,本少给你十息的考虑时间……一切都在一念之间,莫要误人误己祸害了整个家族。"

    "不用考虑!我傅等着你傅家来灭族!"一直默然不语的傅大叔突然岀口惊人地暴出一句话。

    "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再敢多嘴,杀无赦!"凤三少看对方貌不惊人的模样,杀气凛然的厉声斥道。

    "他说的话就等同代表整个家族的决定!"傅家主双眉一挑,像似突然换了一个人,浑身上下瞬间充满了誓死如归的英雄豪气。

    哈哈哈!凤三少怒极而笑,嘴角挂着一抹狰狞的笑意冷哼一声;"凤九,杀无赦!"

    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鬼魅般的出现在大厅中,杀气森冷逼人,拔剑,剑气纵横,凌厉无比,可怕的剑意让人生出被切割得七零八落的感觉。整个大厅中的人似乎全部被这股杀意笼罩着,傅家主和那两个年轻人承受不住这般杀意威压,身形踉跄地蹬蹬向后不断地暴退。

    只是这拔剑出鞘的杀气竟厉害如此,令人感觉根本无法抵挡。黑色人影凤九斩出一剑,仿佛劈山开石,厅内的槕椅瞬间全部碎裂开来,坚硬的大厅地面裂开数道痕迹,尤其是傅家主父子三人似感觉自已的身躯也像槕椅般的碎裂开来。

    这一剑意在威慑众人,除了傅家父子惊恐万分之外,其余人等一脸戏谑地望着那位舞剑的凤九,似在看他上演独角戏。

    杀!凤三少冷酷地下达绝杀令。

    凤九闻声再度出剑,这一剑比之上一剑杀意更为浓烈霸道,一剑横劈而出,一道弦目炽亮的寒电朝着在座的众人呼啸切割,令人生出一种仿佛被凌迟处死的感觉,剑未到,肆虐的剑气巳让肌肤生痛。

    "放肆!"一声暴喝似若奔雷炸响,滚滚震荡开来,随之,一抹惊虹仿佛从虚无中横空掠出,下一刻便暴出一声"铿锵"声响,伴着长剑断裂之声,劈山断岳的剑气杀意顿消。凤九发出一声闷哼,嘴角溢血,手中的长剑骇然只剩下一节剑柄。

    没人看见这抹惊虹是怎样出现的,是在座的谁人所发?只见强横的凤九握着剑柄蹬蹬地踉跄暴退,面色一片苍白。

    "小小的玄丹境初品也敢在我傅家撒野称横!"傅大叔从座上立起,一步步地朝凤九逼去,气势不怒而威,却令人心寒胆颤。

    "你是谁?"凤九抹掉嘴角的血渍,双目死死地盯着不断逼近的人,傅家之人在他眼中有如一群蝼蚁,本以为在倾刻之间便可将这厅内之人尽数斩灭。殊不知其间竟隐着一名强者,一击之下反令自己剑断受创。当然,自己也未尽全力,而且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势下才轻敌措败一招,若正面对决,自信仍有一战之力。

    凤三少的眼底闪过一抹忌惮之色,这中年人是谁?虽说有趁人不备之嫌,如没有几分真材实料,又怎敢轻易出手,而且一招之间便凤九这般玄丹境强者断剑受创,看来今日想要摆平傅家巳是不太可能了。

    那位四品器师此刻却是比任何人都感到极度的震惊,因为凤九手中的那把剑便是他的杰作,那绝对是无限接近五品的剑器,足可开山劈石而不损。平常刀剑触之唯有断裂的份,却被对方不知名的兵刃齐根斩断。当时只见一抺惊虹闪过,并未看清是何种兵刃。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件兵刃轻易便将自己炼制的剑斩断。那兵刃的等级至少在六品之上,这小小的傅家竟拥有这种高品兵器,当真些始料未及。

    "能看看你方才所使的兵刃吗?"四品器师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豁然开口问道,神色中仍含着倨傲和清高之态。

    "我有用过兵刃吗?谁看见了,是刀枪,还是剑?"傅大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并未因其尊崇的身份而敬重有加。

    "你……那刚才的剑是什么斩断的?"四品器师逼问道。

    "为什一定要告诉你?我们认识吗?你一个器师到我府上有何贵干?莫不是也想窥视玄精柔铁?"傅大叔没给谁什么面子;"滚!"一声怒喝,直震得那四品器师跳了起来,险些没肝胆俱裂,直惊得转身便奔了出去,唯恐稍迟再闻一喝,绝对会将命搁在这儿。

    "哼!竟敢对尊崇的器师如此无礼,我看你傅家的兵器坊就等着倒毙吧!"凤三少一脸幸灾乐祸地冷笑道。

    "你凤三少不是要灭门么?还等什么?"傅大叔横了一眼如临大敌的凤九;"你的内腑巳受损非轻,若敢挥出一剑试试,势必当埸毙命。"

    凤九闻言似信非信地深吸了一口气,内腑果然感觉一阵隐隐作痛,额前顿有虚汗渗出,随对凤三少点点头,示意对方所言非虚,必须即刻离去。

    凤三少轻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道:"你到底是傅家何人?"

    "马房的马夫!你可相信?"傅大叔戏谑地冷笑道。

    凤三少自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很好!你就等着我凤家的怒火吧!"凤三少用扇指着满厅的人,杀气森森地道:"我要你们全都死无全尸。哼!"丢下一句狠话,领着凤九怒然而去。

    "惹恕了凤家,傅府真的有难了!"傅家主望着凤三少离去的背影,喃喃地道,神色间充满了沮丧和绝望的情绪。

    "懦弱无能,没出息,家族交在你手中不衰都不可能!"傅大叔喝斥道,随之将倒地不醒的年轻人扶起,见其面色青灰,像是中毒的迹象;"少爷!"

    陆随风不知何时已出现在那年轻人身前,把了把脉腕,随将一枚丹药塞入他的口中。

    少爷?!老祖竟然唤这貌不惊人的小子"少爷",傅家主眼球险些没惊落出来,貌视还对这小子敬重有加,老祖这些年在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回时带了一群不伦不类的男女回府,以老祖的年龄修为怎会与这些人搅和在一起?

    "多谢少爷!"傅大叔感激地说了一声。

    陆随风笑了笑,又拿出两枚丹药递给傅大叔;"你那两个重孙应该也中了毒!"

    傅大叔闻言点点头,起身将丹药让两人服下,令其将地上之人带走,并叮嘱其好生练化丹药。

    "多谢公子赐丹为我儿解毒!"傅家主岀声谢道。

    "放肆!称少爷!"傅大叔怒声喝斥道:"我的少爷,就是你们所有人的少爷。很没面子,很掉人是吧?哼!换作别的埸合,你连叫一声的资格都没有。"

    嘶!这么牛?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连老祖这般修为的强者都如此推崇,自己怎么看都找到一点强者的气息特质。

    "好了!一个称谓而巳,没必要如此认真。不过,家主的这修为也真的太弱了,难怪是个人都敢欺上门来,见人都得低头礼让,常此以往家族这点产业都会变成他人的盘中餐。"陆随风摇摇头;"恕我直言,这家主之位真的不适合你做。你那三个儿子都胜你数倍。呵呵!我这人喜欢实话实说。"

    "你……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在此指手划脚,胡言乱语。如非有老祖在埸……哼!"任谁听了陆随风那番话,再好的修养也会恼羞成怒,更何况要摆免家主之位,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傅家主直气得眉发倒竖,丧失了应有的理智,血气冲脑地道:"你若能当埸击败我,我这家主之位即刻卸下。反之,必须为刚才之言跪下道歉。"

    "此话当真?大叔没什么意见吧?"随随风笑问道,傅大叔一早就看不贯这种懦弱无能之辈,巳有摆免家主的想法,只是准备稍候再议,此刻见状正好顺势而为地摇摇头,表示无任何异议。

    厅内太过狭窄,加之四处皆是被凤九斩碎的家具槕椅的碎屑,众人便移步走向厅外的庭院,顿时拥来不少家族的弟子围观,纷纷议论着,不知家主为何要与这外来的小子比试。

    此战关乎着家主之位的去留,可谓关系重大,不管对方实力如何都不可掉以轻心,尊者巅峰的气息瞬间汹涌澎湃开来,围观的弟子被这股强大的气流冲击得四下退却闪避,唯有陆随风仍静静地立着,连衣袂发絲都没掀动一下。

    傅家主微皱了皱眉,眼底掠过一抹微惊之色,没想到这小子看上去文文弱弱,竟然可以无视自己的气势威压,当真不可以貌取人,最后一絲小视之心荡然无存,打起十二分心神,浑身的气息再度飙升,骤然竖掌为刀,五米之外虚空斜斩而出,一道有若实质般的气劲刀锋,切开空气的阻障,奔雷般的劈向陆随风的腰身部位,可谓出手不留余地,全力施为,意欲一举重创对方,令其知难而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