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恃强豪夺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恃强豪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慢着!大白天的你关什么门?"傅大叔用手抵住门,无论对方如何使力都无法关上。

    "嗯!"中年甚感意外地轻哼一声,索性将门打开,府内一下便涌出了十来个手提兵刃的劲装汉子,气势汹涌地堵在大门前,大有一言不合刀剑相向的势态。

    "我要见你们家主,让他赶紧出来!"傅大叔常年不在府中,这些族人自然不会知道这位老祖的存在了。

    "哼!别以为我傅家虎落平阳,阿猫阿狗都可上门来滋事,偌再敢胡闹,杀无赦!"中年大汉拔出腰间长刀,一下架在傅大叔的脖子上,目中透出炽烈的杀气,再稍有激怒,绝对会割断对方的喉管。

    傅大叔脸上十分平静,没有一点惊恐的神色,淡然地一眼扫过这些劲装汉子,连个尊者之上的人都没有,不由暗叹了一口气。看来家族在数十年中非旦一点长进都没有,反而是大不如前。听口气似乎还遭了什么大变故,否则怎会动赢便拔刀弄剑,摆出一副大敌当前的阵势。

    "都将兵刃收了吧!就这点实力也太丢人显眼了。"傅大叔一抬手,中年汉子只觉手上一轻,架在对方脖子上的长刀便易了主,反而架在自己颈项之上,直惊得双目园睁,虚汗直冒。在埸之人没一人看清对方是怎样出手的,具皆骇然,纷纷摆出戒备之状,随时准备舍命一搏。

    傅大叔又一抬手,长刀在空中绽出一团刀花,下一刻长刀便又重新回到了那中年汉子的手中。直到此刻,众人眼力再差也明白眼前之人绝对的强大,纵算群起攻之也非其之敌。所幸对方似无敌意,也不像是上门滋事寻仇,众皆心下稍安。

    中年汉子刹那间经历了生死一刻,额头大滴汗珠滑落,惊惶地退出五六步,方才稍稍定下心神,颤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到此意欲何为?"

    "让你们家主出来,自然知道我为何人了!"傅大叔拍了拍手,讳莫如深地言道。

    "我们家主一早便去了矿埸,并未在府邸,阁下有事不妨留下话来,我等届时自会转承家主。"中年汉子的口气友善了许多,一众人等也同时收起了兵刃。

    "呵呵!我等不急,此行是特意专程而来,这可不象傅府的待客之道。"傅大叔转身朝着陆随风等人苦涩的一笑,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家门衰落至此,让大家见笑了!"

    "这府中气氛太过紧张,不太正常,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欧阳无忌猜测地说。

    "这还用说,傻子都看得出来,你不说没人当你是弱智。"云无涯冷着脸,歪歪嘴阴声道。

    "走吧!傅大叔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鼎力而为!"陆随风的话令傅大叔眼中微有泪光闪动,追随少爷是他百年来所做出的最欣慰明智选择,此生无怨无悔。

    中年汉子也非愚顿之人,是敌是友此刻巳一目了然,见对方是专程而来寻访家主,定有什么要事?于是便客气地将众人迎进会客大厅,随着人前往矿埸通传家主。

    约莫一个时辰的光景,一位两鬓略见斑白,五十出头的男子领着三位身着武者装束的年轻人匆匆地走入会客大厅。

    从气势上看去,那男子应该就是傅府的家主,举目扫视着厅中的众人,视线倏地在傅大叔身上定格,眼中透出一种惊疑和迷惑,微晃了晃头,但觉此人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只是在年龄上过于悬殊,一念闪过,随拱手执礼问道:"阁下眼熟得很,我们见过吗?"

    傅大叔突破壁障晋升玄婴境,一下年轻了百岁,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对方纵算有所疑虑,任谁都不敢轻易相认。

    "三十年都没半分长进,仍还是尊者巅峰,真不知大把岁月活到那里去了?"傅大叔冷哼一声。

    "你……你是老祖……不可能?"傅家主骇然惊呼,满脸透出见鬼似的神色,百岁之上的老人怎可能突然变得比自己还年轻,这未免也太骇人听闻了。

    "唉!傅家有你这样一位懦弱无能的家主,当真是一衰到底了。看来那些长老也好不了那里去?"傅大叔有些痛心疾首地叹了一口气。

    "老祖!"傅家主双膝轰然跪地,巳不容置疑,眼前之人定然就是数十年信息全无的老祖。一旁的三个年轻人微愣之下也跟着惊惶地跪了下来,一礼到底。

    "罢了!都起来说话!"傅大叔放出一股气息将几人托起,扫了三个年轻人一眼,修为都有尊者的修为,算是差强人意。从相貌上看都有几分相似之处,不用问都知道是兄弟三人了,有这样的后辈倒算是稍有一些安慰,傅家至少还有点希望。

    "我看你三人身上还带着不轻的内伤,是怎么回事?"傅大叔皱皱眉问道。

    傅家主正欲回话,厅外突然传出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响起数声惨叫惊呼。再接着便听到一声轻蔑的冷笑声,随即便见两道身影出现在大厅中。

    为首之人是个身着白色劲装的年轻人,剑眉星目,气息冷冽,手握一把描着仕女图的流金折扇,轻摆慢摇,浑身上下透出一种倨傲的洒脱,身则立着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彪形汉子,身上散发出一股爆烈气息波动,一双眼中精芒闪射,锐利无比,仿佛在切割空气一般。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胸前佩戴的一枚勋章,一团烈焰上斜插四把长剑。

    "那便是器师勋章,那四把剑代表这厮的等级,四品器师,很了不起的样子!"青凤对坐在一旁的陆随风轻声地解说道。

    "阁下是谁?"傅家主对年轻人问道,当看见一旁的中年汉子时,脸色骤然一变,随即恭敬地施了一礼;"原是卢大师光临,当真是有失远迎了!"

    中年器师微一叩首,算是应答,眼中透着冷漠和不屑。

    "我姓凤,傅家主可以称我凤三爷,叫凤三也行!"凤三爷冷傲地道,目光移向傅家三兄弟身上,哂然一笑;"你三兄弟命真够硬,中了我的追命夺魂扇,竟然还挺到现在都没死,果然有些韧性。"

    傅家三兄弟眼中饱含着愤怒的火焰,却又透出一片沮丧,怎奈三人联手都被其所伤,直至此刻体内还隐隐作痛。

    "你是凤家三少……"傅家主闻言倒吸了口气,天岚城之人没有人不知道凤家的存在,除了最大的司徒家族,还有申家之外,便数这凤家最为强大。

    在整个天岚城中排得上号的家族就有上百个,能够位列第三,绝对是拥有上千年的传承根基和底蕴,据说还有玄婴境的顶级强者坐镇。虽说是传闻,却也不可不信。

    傅家在家族的排名中无限靠近末尾,傅家与凤家的差距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连絲毫的可比性都没有,难怪连身份尊崇的四品器师都成了家族中的座上宾。只要凤家愿意,动动指头都能将傅家屠杀殆尽。

    "凤三少能光临我傅家,可谓是蓬荜生辉了。"傅家主挤出一絲笑意,咳咳道。

    "本少能踏进这道门,的确该是你傅家的荣幸!不过,还有更荣幸的事要告知你傅家。"凤三少一合折羽,嘴角挂着一抹阴森的笑意,让人顿然生出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但见对方的笑意逐渐消失,再次变得异常冷冽。

    忽然用折扇指着傅家三兄弟,目透杀气地厉声道:"三个卑贱的东西,竟敢联手搏杀本少。如非本少有几分实力,重创了你三人,只怕此刻早巳横尸在你傅家的矿场之上,毁尸灭迹,死无对证了。"

    "哼!你仗势凌人,强行闯入我傅家的矿埸,意图不轨,还出重伤了十几名掘矿之人,强行抢夺矿脉样本……"傅家兄弟中的一人地说道,由于过度的激动悲愤,牵动了体内的伤势,张口喷出一蓬黑血,两眼一黑便仰身倒下,晕死了过去。

    "不自量力的蝼蚁,死不足惜!"凤三少冷哼一声,再次打开折扇摇?着;"本少现在给你傳家二个选择,一是灭族,绝不放过一个活口。第二就简单多了,拿岀令本少满意的赔偿,此事就此作罢!"

    "不知三少要如何赔偿才算满意?"傅家主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姿态,内心虽愤怒憋屈,怎奈对方太过强势,根本不是傅家能惹得起的主,稍有处理不当,倾刻便会遭遇灭族之祸。所谓破财避灾,能忍则忍了。

    "即然傅家主如通情达理,本少也非不知进退之辈。"凤三少"啪"地一合扇;"就你那傅家西山那座矿埸做赔偿就是了!"

    "什么?"傅家主的直惊得双目外突,一脸骇然地惊呼一声;"你凤家矿埸无数,要我傅家这鸡肋矿埸何用?"

    "哼!你少在这里装作明白装糊涂,司徒家和申家,这些日常来你府上何为?别以为我凤家蒙在鼓里不知情。你傅家的西山矿埸发现了玄精柔铁矿脉,而且蓄藏量大得惊人。这玄精柔铁可是十分稀有的炼器材料,可谓是有价无市。这里可有位四品器师在埸,昨日本少拿回去的矿脉样品就是由大师亲自鉴定。你傅家自问有资格和份量独自占有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