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兵锋出鞘(下)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兵锋出鞘(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夜虚天再次对自己的眼光和智慧欣佩不巳,这惊天一赌不是任谁都敢轻易下注的。凌凤舞秀目连连闪动,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子如风似云一般的令人看不懂,读不透,处处遮着一层纱,罩着一团雾,扑朔迷离。

    "凌凤舞听令!"陆随风突然暴出一声轻喝。

    "嗯!唤我吗?哦!未将在!"凌凤舞浑身骤然一颤,这才惊觉自己此刻巳不再是那发号司令的统帅了,随即肃然地跨前一步,肃然拱手应道。

    "即刻从军中挑选三千身手敏捷的军士待命!"陆随风不容置疑地沉声下令道。

    "是!"凌凤舞应了一声,挺了挺胸,急步向帳外行去。心中虽大感迷惑和不解,却并未出声询问,身为曾经统帅,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不该问。

    "夜老心中若有什么疑虑,但问无妨!"待凌凤舞离去之后,见夜虚天欲言又止的神态,陆随风淡淡地笑道。

    "不知公子此举藏着什么玄机?七八万将士都一去无归,三千之众能做什么?"夜虚天一脸迷茫地问,忽然发现自己这个智者有些浪得虚名,竟然无法窥透对方的深意,心中甚感汗颜。

    "夜老不必耿耿自愧!"陆随风似乎能洞察对方所思所想;"如若连夜老都揣摩不透,想必对方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了。这三千之众乃是饵,可以引蛇出洞,然后调虎离山,让那些隐伏在暗中的敌人离开他们所在的埋伏区域。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待敌方离去之后,我们便在对方曾经隐伏的山林丛木间迅速地挖设陷阱,预布各种机消息……当我军摆脱敌人追击袭后,他们必会重新再返回隐伏之地……"

    "料敌先机!公子之谋当真神鬼莫测!"夜虚天由衷地赞道,心下自叹不如,却无半点嫉贤妒能之意,这般惊世奇才,实是世所罕见。

    这时,凌凤舞巳返回军帐,声称三千军士巳集完毕,静待下一歩指令。

    "紫燕!你们分为三人一组,各领一千军士选择山道稍宽的路挺进,该怎么做就不我用逐一交待了。切记,绝不可被敌缠住,尽可能地将损失降到最低,三个时辰之后必须迅速返回军营。去吧!"陆随风云淡风清地下令道,举手投足间洒脱从容,一派扇羽伦巾指点江山的风韵。

    "尊命!"众人应了一声,身形闪动间便离开了军帐。

    "凤舞将军提调三万大军,分别在三个路口处各布一万军士,一个时辰之后同时开进。俱体要做什么?我这里有封密件,里面已有详尽的说明。"陆随风手一掦,一封密件划出一道弧线,缓缓地飞入凌凤舞手中;"记住!两个时辰之后必须即刻撤离!"

    "得令!"凌凤舞至始至终地执行着军令,陆随风飞掦流动的气息中充满了无尽的自信和睥睨一切的霸气,令这位曾经的巾帼女帅完全忘怀了往昔的尊荣。

    "夜老!你我便坐镇中军,品茶谈天,静候佳音。"陆随风离开帅位,与夜虚天对座细品慢饮,没一点大战前的紧张沉闷的气息。

    "接下来,公子将如何用兵?"夜虚天品了口茶,心存好奇的想知道下一步棋的兵锋指向。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因势利导。号令全军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击,不动则巳,动则雷霆惊天,血染山林,直逼对方巢穴。"陆随风淡淡地道,字里话间却充满了惊天杀气,四围的空气都发出絲絲裂响。

    风很轻,很柔,轻柔的风掀动着草木山林,温柔得有点令人心醉。便是这风将山林的空气吹散,难以掩饰地弥漫着一种悲切伤感的味道―血腥味,很浓,让任何人都会生出心悸的感觉。

    纵横交错的徒峭山道间,一具具,横七竖八的躯体,绝对找不出半点规律,就像那些丢弃满地的兵器一般冰冷,巳经失了应有的生机。

    一阵不规则的杂乱脚步声破碎了这山林中的寂静,一队千人的军士高一脚低一脚行进在九转八弯的山道间,前途的斜坡上不断有盈红的血水缓缓往下淌,顺着血水往上望去,触目皆是的白头雅的翅膀在扑腾,它们的身下是一片失去了生命的尸体和陈列埸。

    这一行人的脚步尽管巳放得很轻很轻,还是惊起一片骚乱的白头雅掠起,漫空腾飞。

    "全速冲过这片血腥的区域!"行进在最前列的紫燕向身后的军士轻声地传达指令,指令飞速地传递下去,每个军士的脚下骤然加速,很快便接近了那片积尸如山的区域。从地形地貌上看去,的确是一处设伏的好地点,两面山高徒峭,树茂林深,万马千军隐于其间很难让人察觉,前途已被无数乱石巨木阻道,倘若高山林中再突发箭雨袭射,瞬息便会一片片地倒下,看这些尸身大都是被利箭透体而亡,而后再有千万人轰然杀出……天凤军的两万将士正是被这般伏杀。

    果然,当队伍越过这些积尸时,天光骤然微暗,接着便听见一阵密集的箭矢破空声,漫空寒光如雨倾泄。

    "全体卧倒!"紫燕暴出一声娇喝,自己的身形却凌空拔起,位于队伍中段的青凤也在同一时间跃起身形,双臂舒展间飓风骤起,一左一右,呼啸席卷,一天如雨箭矢骤然凭空消失无踪,一道肉眼可见龙形风卷冲霄腾起,直入虚空。

    "冲过去!"紫燕一掌挥向堵在前面的乱石巨木,发出一声轰然震响,乱石迸射,木屑飞溅,一片尘土飞掦中,所有军士都第一时间腾身奔湧而去。

    杀!杀!杀!

    两面高山林中杀声震野,成千上万的刀枪剑影奔湧杀出,有若山洪狂流般汹涌滚荡,漫山遍林地杀奔而来。所幸紫燕所率的这支队伍人数不多,又是从数十万军中精选出来的军士,个个身手敏捷,战斗意识丰富,令出风行,片刻间巳迅速冲出被堵塞的通道。罗惊鸿却一剑在手,横立道间,衣袂飘飘,长发飞掦,手中幽黑如墨的长剑紫电弧光缠绕,夹着隐隐雷动之声,十米外的林木枝叶簌簌颤抖。大有一当关,万夫莫过的惊天气势。

    四面蜂涌奔杀而至的上万敌军生生被这股撼天气势所慑,纷纷止步于二十米开外,仍被扑面而至凛然杀气刺得肌肤生痛。这些士卒大都是低端武者,何曾见识过这般连气息都可以杀人于无形的顶级强者,只怕还未近身已然死于非命。

    罗惊鸿手中的长剑缓缓地举过头顶,剑身上的紫电孤光越来越盛,辉光耀眼夺目,颤出隆隆的雷动轰鸣,一剑劈下,绽射出一道碗口粗的紫电剑芒,仿佛撕开云层,从天际深处斩落。这一斩夹着惊天雷霆之势,紫电万倾,直向二十米外的万军丛中轰然劈落,暴一声山崩地裂般震天炸响,数十条人影应声飞迸四射,惊呼惨嚎声中漫空血雨倾洒,上百条生命在这惊天一剑之下分崩离析,肢离破碎,可谓是死无全尸。一阵惊惶措乱之后,满目残肢碎反倒激发了心底的血性,万人齐声嘶吼,杀声再震山林。人呢?

    追!一群失去了理智的狂人提刀舞剑,杀气冲天地朝着山林深处汹涌地急追而去。片刻之后,充满了血腥的山道上又涌现出一支万人大军,偃旗息鼓,刀剑归鞘,有絮不乱地四下分散开来,迅速地三人一组,五人一队,悄无声息潜进山林树丛间。

    远远望去,但见英姿凛然的凌凤舞在不停地挥动着玉臂频频指点着众军士挖坑做阱,不时看看另一手中的纸页,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又接着指点众军士,这般反反复复地做了许多次,这才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渍,轻喘了一口气。仰首望了天光,日巳偏西,按陆随风规定的时限巳到,追击的敌军不定什么时候便会重新反回。随即刻传令清理现场,迅速撤离。

    另外两条山道上也同时出现大致的情形,一切都在按着陆随风预设方略有序地运转着……中军大营前,天凤旗迎风猎猎震响,数十万大军刀枪林立,甲盔烁烁,整装待发。

    如血残阳浸染丛林山峰,第一支诱敌的队伍终于山道口急速的掠出,紫燕首当其冲领着尘土满身的一千军士直奔中军大营。众所周知,此一行本是惊险无比,可谓是九死一生,不知能有几人回。

    凌凤舞的秀目中有泪光闪动,同时透出一种不可思议的震撼,竟然全数归队,无一人折损。在她的预判中能半数残兵回归,已算是神迹了。七八万人倘且有去无回,血溅山林,埋骨荒岭,何况区区千人?这陆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有如此惊天伟地之才,手下之人更是卧虎藏龙,处处透出神秘的色彩。惊疑间,又有一队人马从山道中急速奔出,领头的是个红脸大汉,一身霸气令人望之凛然。点了点人数,少了三十八人,这点折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