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兵锋出鞘 (上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兵锋出鞘 (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天凤军团所有的将士听见这熟悉的马嘶声,无不精神一振,多年来,伴着这熟悉的马鸣嘶声,飞掦的天凤旗,众志无不坚挺,热血无不滚荡。

    望着眼前连绵起伏的山势,狭窄崎岖的山道,纵横交错,每一条都险崚难行,重甲铁骑在此间根本毫无用武之地,唯有留守在峡谷口。一向以大军团作战的天凤军,在此间什么兵法战阵都用不出来,凌凤舞忽然觉得有些迷茫,第一次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调兵遣将,围剿那些隐伏在大山丛林中的叛军。忽然意识到陆随风为何让住扎峡口,以静制动,绝对不能冒然入山围剿。但此刻大军已分成五队进入山林间搜索围剿,每队约有二万人,如被对方设伏……

    "不好!赶快鸣号令各队即刻撤军……"凌凤舞全身微震,神色巨变。

    "报!我军各队俱遭遇敌方伏击,伤亡惨重!"派出的各路探哨几乎同时传来回报。

    片刻间,一串串血腥惨烈的数字呈现在眼前,一队队残兵败将仓惶惊恐地从山林中狂奔而出,人人全身浴血,其状似若丧家之犬。凌凤舞披甲戎马十数载,何时遭遇过如此兵败如山的惨状?清点了一下伤亡数字,竟然高达七万三千人阵亡,几乎可算是全军覆灭,逃回的剩余之人几乎也巳失去了战斗力。彻底打破了天凤军百战不败的神话。

    心在颤抖,在滴血,眼中浮起一层水雾,强忍着心中的悲切,她此刻必须坚挺的立着,尽管一切都是自己的错;"阵势回转,返还峡口!"凌凤舞一脸寒冰的果断发出退军令。

    天凤军虽然惨遭重创,士气并未消沉,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悲愤之情,相信他们的统帅会带领他们讨回这笔血债,为阵亡的兄弟战友复仇。

    ……

    "没吃过败仗的将军绝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将军!"陆随风品着茶,幽幽地道。

    "陆公子的话中似乎藏着深意?"夜虚天微不可觉地皱了皱眉;"何以见得小凤将军此去必会受挫?"夜虚天似乎明白陆随风话中所指的意思。

    "很简单!因为她百战百胜,孤芳自傲,睥睨一切,自认为兵锋所至无坚不摧,殊不知这高山丛林正是埋葬她尊严和自信的地方。当然还有许多无辜将士的生命和鲜血为她殉葬。"陆随风有些哀切地叹道:"这些将士本可以不用这样,本可以继续活下去。可是没有"如果",因为一切都变成了结果!"

    "公子就这般确定?小凤将可不是通常一般的将军。"夜虚天似对凌凤舞充满无尽信心,战事或许不顺利,但绝不致象陆随风所说那般不堪和惨烈。

    陆随风淡淡地一笑;"正因为如此,她才注定要损兵折将杀羽而回。若真是普通的将军反倒会慎重行事,不会轻冒进。遇林莫入的浅显之理,人尽皆知,难道凤舞将军这般军事奇才会不知?非也!小视对手的下埸通常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但愿这只是一种猜测和推论,希望不会发生这种局面。"夜虚天也觉得陆随风推论并非无的放矢。

    "希望永远是美好的,现实却非常残酷。"陆随风似觉地面传出一阵微不可觉的震颤,凝神感之了一下,随之苦笑了一下;"大军此刻应该返回了峡口,脚步声略嫌凌乱,人数也像是少了不少……有人从这边急奔而来,估计应该是来回报战况的了。"

    "三千米之外的声息都能清晰地辨出来,这是何等境界?"夜虚天动容地道,以他破虚境初阶的修为只能粗略的感之千米之内的动向,这小子真的藏得太深了。

    "禀报帝师大人,将军请二位速前往峡谷口,有要事相商!"一个风尘满面军士单腿跪地,简捷地禀报道。

    "前面的战事如何?"夜虚天有些急切地问道,似想证明陆随风的推论是否正确,忽然发现军士的脸色有些异样,眼眶微微发红,顿然意识到适才猜测的一切可能真的发生了。

    "我军遭遇对方伏击袭杀,伤亡十分惨重,有七万多将士……"军士语音硬咽,有些说不去了。

    "这么多?这怎么可能?那些可都是久经战阵沙埸悍将,怎会被一伙叛军流匪重创?"夜虚天有些失态地喃喃道,胜败本是兵家常事,但,这巳是几乎全军覆没的惨败。真不知那淩凤舞是否还能挺得住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

    "都说是沙埸悍将了,此间可是高山丛林,所有的兵法战阵在那里都将沦为笑谈。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战斗模式!"陆随风立起身形解说道:"我们还是赶快过去吧!凤舞将军此刻的方寸巳乱,只怕到现在都没弄清自己败在那里?"

    夜虚天闻言点点头,照凌凤舞此时的心境状态,巳不宜继续统领指挥大军,所幸她能保持一絲清明的头脑,没有义气用事的含愤出击,否则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此时的峡口外,天凤旗迎风招展,号角声中,战马嘶鸣,人声鼎沸,各种盔甲闪烁的兵种由攻击阵型迅速地转换成防御阵式,军心方才逐步稳定下来。

    军帐中,凌凤舞衣不卸甲的端坐在帅位之上,一双凤目紧闭,眼角有两行清泪滑落在晶莹洁白的脸上,我见犹怜。正如陆随风推测的一般,这位女中英豪此刻仍不知自己错在何处?她的心很痛,千万将士血溅山林,埋骨荒岭,身为一军之主帅可谓罪无可恕。只是此刻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必须尽快找到应对之策。但,尽管收遍脑中所学的兵法战策,却无任何关于山地丛林的案例,逢林莫如一说,书中倒是却有所载,并非虚言耸听。

    身经百战的凌凤舞面对这大山丛林竟然生出一筹莫展的沮丧感,夜虚天和陆随风巳入帐多时,她却不知未觉,仍沉浸在深深思中,直到夜虚天轻咳一声,这才抬手拭去脸上的泪痕,睁开有些迷蒙焦虑的眼廉,勉力的展颜一笑。

    "世上没有常胜的将军!小凤将军此时最需的是重新调整如自身状态,这帅印就暂由本帝师代你掌管一时片刻。"夜虚天霸气凛然,不容置疑地道。非常时期,没时间顾忌什么颜面尊严,关乎着几十万大军的生死存亡,容不得半点犹豫姑息。

    凌凤舞略为有些苍白的脸上挤出一絲悲切的笑容,从帅位上立起身形,似若一位带罪待审的将军,黙然地肃立一旁,静待发落。

    "陆公子!请上座,给我一个面子,暂代帅印!"夜虚天一脸凝重地道,没一点玩笑的意味,直觉告诉他,这小子绝对是个顶级的帅才。这无疑又是一个惊天赌局,代价是天凤军几十万将士的鲜活生命,也唯有夜虚天这样的智者方有如此胆魄和裂天的豪气。

    "夜老这注是不是下得大了些?连自己帝师的宝坐都一切押上了,一旦预判有误,那可是彻底的输光光,再无翻身之日了。"陆随风没一点惊诧的表现,一脸戏谑地言道:"要不要再考虑一下,现在收回成令还为时不晚,给你老十秒时的变挂时间,过时不候,我会即刻登堂号令全军。一……"

    "不用数了!确定!包括我在内,听从号令,任由指派!"夜虚天毅然决然,毫不迟疑地决断道,直令一旁的凌凤舞惊愕地张大樱唇,秀目中透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夜老疯了!怎可将全军将士的性命视为儿戏?

    夜虚天却不这样想,唯恐陆随风一言拒之,他并非帝国之人,没有任何义务和责任去揽这燙手的活,这般担风顶着浪的,换着自己十有**能躲多远躲多远,没人会当你是懦夫。

    陆随风在两人惊诧,期待的视线中步履从容,神色坦然,一脸自信满满地走向帅位,这一屁股坐下的可是一盆火,没一点胆魄,强悍的心气,还真不敢坐下去。

    "都进来吧!"陆随风坐定帅位,第一句话便没头没尾,令人一脸雾水,不知所谓?接下来,便见人影一阵闪动,军帐内一下多出了九人,正是一直隐于帐外的紫燕等人。"峡壁峰顶之冲天大火便是出自他们几人之手。"

    嘶!夜虚天和凌凤舞两人闻言几乎同时倒吸了口气,那峰顶之上至少也有上千之众,凭区区几人如何能将这许多人一举灭杀,而且是在无声无息中,这就更令人匪夷所思了。

    "很震撼么?说穿了一文不值。他们提前在峰顶隐伏了一日一夜,那些军士激战了一昼,巳然精疲力竭的呼呼大睡,个个皆如砧上的鱼肉。事实上,关键在于料敌于先,算敌之所算。"陆随风淡然随意地解说,入两人之耳却是惊叹不巳。一个是智者,一个是军事谋略的杰出人物,如何不知这听上去十分简单的事,其上包含了多少智慧,以及对人心的绝妙掌控,每一环节都没计得絲絲入扣,似若在自导自演一般。所幸对方是友非敌,否则会令人寝食难安,噩梦连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