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兵伐飞云峡(下)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兵伐飞云峡(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凤舞将军人在局中,自然难免会有疏漏之处,我等置身局外本不该牵涉其中,只因与那罗府有些恩怨未了,所以,纵算凤舞将军不开口,也该尽些绵帛之力。否则也不会陪夜老坐在此间了。"陆随风缓缓立起来,看了看帐外的天光,月色暗淡,却是一天星光点点;"是该到动手的时候了!"

    两人闻言如坠雾里,不知这"动手"是何意?陆随风回转身对着两人迷惑的目光,讳莫如深地一笑,并未加以说明,却又突然冒出一句十分雷人的话;"凤舞将军的大军今夜便可攻占峡谷,直逼对方巢穴。"

    夜虚天杯中的茶水溢了出来,他已很有心里准备了,仍被电击了一下,自己枉俱智者之盛名,面对当下势态一时倘无良策应对,这小子那来的这份自信,说得就如品茶般的轻松写意。奇怪的是心中竟然生不起一点质疑,而只是充满了一种无尽的好奇,期待着下面的戏份。

    "军中无戏言!希望陆公子慎言,对自己的言行有所担当!"凌凤舞神色冷厉地道,没一点玩笑的意思。

    陆随风重新回到坐上,端起茶轻缀了一下;"夜老也如此认为?"

    "呵呵!陆公子从不无的放矢,我在静待下文!"夜虚天淡淡地笑道;"小凤将军身为一军主帅,此举也无可厚非,只是稍稍有些燥急浮动,陆公子别介意!"

    凌凤舞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之处,陆随风反倒对这位巾帼将军严谨风格颇为赞赏,一声令下将士用命,岂能等闲视之。

    "凤舞将军即刻可令军中五万重甲骑兵蓄势以待,一个时辰之后,但见峡壁顶峰火光冲天,五万重骑便以迅雷之势冲入谷内。只须佔据另一端峡口即可,切记不可冒然挺进。留五万大军就地布防,其余的二十万大急速跟进,迅速排开阵势,谨防敌人趁我方立足未稳,突发奇袭。直到此刻,一埸大战的序幕才开启,双方兵力相当,对方仍佔着地理优势,唯有以静制动,让对方摸不清意图,必会出兵试探……"陆随风点到即止,忽然住口,黙然不语径自饮茶,适才的一番话似乎不是出自他的口中。

    "精妙绝伦!陆公子似乎巳将未来的战斗变数提前预判了出来。姑且不说势态会否如此演变,那峡壁峰顶何以会突起大火?莫不是你有未卜先知之能,事前便巳在其上预伏了暗棋?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凌凤舞口中说出一串问号,却巳在迅速地将甲盔穿上,气势浑然一变,神光沉静而坚定,虽为女子却给人一种铁骨铮铮,傲然无染的凛然风姿。

    陆随风顿觉眼前一亮,苍茫大地间骤然绽开一朵高贵冷艳的牡丹,霸气滚荡,堪称百花中的巾帼之王。收回略微惊诧的视线,洒然一笑,赏花永远是男人骨子的所好,不论感觉如何都是对女人的一种尊重,被男人忽视的女人,通常都会生出寻死的冲动。

    "凤舞将军文才武略皆属上乘,兵法战阵更是了然于胸,大军团的正面交锋更俱有高超绝妙的指挥艺术。只是这山地丛林战却是兵无常形,水无常势,瞬息百变,甚至全军覆没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方有被阻于峡谷而一筹莫展的局面。"陆随风实话实说,并未给这位女将军留什么面子里子;"我并非有什么先见之明,只是对山地丛林战有些心得,提前探测了一下地形地貌,猜想任谁都会在峡壁顶上设伏。只是峰顶地域狭窄徒峭,至多能容下七百人左右,不过只是往下扔大石而巳,足够了!"

    "只有些许人,难道不怕被人摸上山去灭了?"凌凤舞大感意外地道。

    "呵呵!这还真被夜老说中,对方借势布了一个局,正等着羊儿上山觅草,一窝宰了。"陆随风对夜虚天伸了伸大拇指,那是一种由衷的赞赏。夜虚天难得咧嘴一笑,能得这小子一声赞,可比亿万人的欢呼更让舒心,甚而有些老怀激动。

    嘘!凌凤舞轻拍了拍波涛澎湃的酥胸,好险!"你怎会知道得这般清楚?不会是推测和猜想吧?"

    夜虚天闻言摇摇头道:"陆公子的人只怕巳先一步隐伏在峰顶了,人虽不多,却足够搅得对方阵角大乱,无暇顾忌堐下了!"

    "天啦!一切都在预判和撑控中,不是人!"凌凤舞丢下一句,转身匆匆离开军帐,应该是调兵遣将去了。

    ……

    飞云峡谷深处的一个隐秘的洞穴中,一灯如豆,昏光下,罗天羽席地而坐,双手抱剑,眉宇间纠结地皱成一团。他不知帝国是如何会发现虎贲军藏身于此,不过已不重要了,大兵巳然压境,揣摩追究巳毫无意义。

    日间一战,凭借着峡谷的天然险要,竟然完美而成功地重创了对手,阻敌于峡口之外。只要峡谷险要不失,纵有雄兵百万也难愈越。并且他还想到对方定会派兵袭杀峡壁峰顶上的留守人员,于是早巳在山林中预埋伏兵,只等对方自投罗网,利用地势地貌的优势再给对方上演一埸血腥的猎杀。但,尽管如此,心中总有一种挥之不弃的不祥之感,觉着还有什么关健之处给忽视遗漏了。

    峡谷外的这个对手从无战败的案例,虽然是个女人,却是个最可怕,也最值得尊重的对手,帝囯最强的天凤军团就是她一手缔造组建的。所以对方数次佯装后撤,引敌出击的计谋都被他一眼识破,严禁所有的追击行动,令那位足智多谋的巾帼女将军硬是一筹莫展。但自己为何还会出现这心颤背寒的感觉?不由下意识地回头望向身后幽深的洞穴,这是一条唯一可通向处界的通道,由于洞穴过于狭窄,除了个人逃生之外,大军根本无法从此撤离,俗话说,没毛的凤凰不如鸡。所以除了凭借地理的优势与敌抗衡周旋,家族和大皇子定然也不会坐视这股强大的势力被帝国一举剿灭……

    夜巳深沉,星光仍烁烁闪亮,点缀苍山莽林,山风掠过,掀动着木叶树梢,泛起阵阵涛涛如潮的声浪,更显空山之寂。

    峡壁峰顶嶙峋错乱的岩石间,三五成群所士兵以戈为枕,酣声如雷。经历一昼的紧张激战,不停地向下抛掷巨石,已然精疲力乏,手脚酸软脱力,甚而连值夜的士兵立着都会垂首入梦,嘴角还有口水溢出。

    风中摇曳的一株树杆叉上,密浓的木叶掩隐着四个人影,没人知道这几人在此间蛰伏了多久,应该在这些士兵到来之前就存在了。

    "姐!是该动手的时候了!"青凤透过密浓的枝叶望望星空,目光又投向岩石间横七竖八躺着的兵士;"对面峡壁的龙飞他们只怕巳开始行动了。"

    紫燕闻言点点头,瞥了一眼伏在枝叉间狂睡的欧阳无忌,一旁的云无影立即伸出纤纤莲脚踢了踢胖子;"起了!该干活了!"

    "大家分散行动,七八百人杀起来相当费时,动作一定十分迅速,尽量不要弄出声息来,完事后放火烧山,然后迅速离开此地。"紫燕慎重地对三人吩咐道。

    这些士兵的人数虽众,武者等级却很低,纵算全体列阵以待,在四人的眼中也不是一盘莱,更何况此刻呼呼入梦,被人割破咽喉都未出梦境,死都是糊涂鬼。四条幽灵般的身影在嶙峋岩石间,飘浮不停的穿梭着,一蓬蓬的血花在星空下悄无声音地绽射飞溅。人影从人堆中掠过都会闪射一道森寒的光华,带走数条鲜活的生命,举目可见无数还在抽搐着的躯体,很快便变成了尸体。

    轰!

    对面的峡壁峰顶忽然迸发出一片血色红光,滚滚浓烟冲天,滔天的火焰仿佛欲将星辰点燃。

    数十名昏睡的军士似被红光惊醒,骇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粘稠的血泊中,身旁的同伴尽皆被割破喉管,尸体都快凉了。这一惊之下直让人魂飞魄散,脑中唯存的念头就是"逃"!

    活着的军士瞬间一哄四窜,没跑出几步,俱皆嘎然而止,双目外突,身上的甲盔裂开十来道口子,盈红的血汨汨处溢……但见青凤裙衫飘飘的悬于虚空,操控着成百上千的风刃,肆虐地追杀着四野奔窜的人影。

    "放火!"紫燕一声轻喝,欧阳无忌巳点燃草木,青凤适时地掦了掦衣袖,风起!火势倾刻漫延开来,刹那间,青烟弥漫,火焰滚荡冲天而起。

    "走人!"四人掠出熊熊火势,身形闪烁间消失在沉黑的山林中。

    与此同时,峡谷内蹄声如雷涯壁震荡,五万重甲铁骑纵马奔腾,风驰电闪的湧向另一端峡口,紧随其后的二十万天凤军队列整肃,步履划一地朝前挺进。

    "今天是个好天气啊!"凌凤舞身披甲盔喃喃道,仰头望了望一碧如洗的天空,似乎巳闻到了空气中的战争气息,伸手拍了拍胯下的飞龙驹,深通人意的飞龙驹昂奋地仰首发出一声清越的长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