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青凤战老祖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青凤战老祖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观你虚怀若谷,深浅难测,那此战也应该非你莫属了?"一位老祖白眉微微上挑,语带戏谑地言道。

    "为何一定会是我?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与之一战。"陆随风的话令三老的白眉耸动,白须微颤,肌肤如婴的脸上溢满了惊疑之色,可能吗?

    "哦?我等百年未出,破虚境怎会一下变成了随处可见的大白莱?"三老祖满面皆是不信之色。

    "破虚境很高吗?我怎不觉得?"陆随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语出雷人地道。

    嘶!这小子是真不懂,还是在故弄玄虚,或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修至三老的这种层面,巳不会以貌取人,一旦探不清对方的虚实深浅,通常都会变得十分小心谨慎,否则也不会活了这许多岁月,仍然毫发未损的这般逍遥。只不过这小子弄得这般讳莫高深,反倒有些不敢轻下定论。

    贵宾席上的众人不知高台的人在嘀咕些什么?为何迟迟不见双方派人出埸开打,心中虽然不耐,却也无人敢开口摧促动问,那绝对是惹火烧身,不定连命都保住。

    "即然双方都巳箭在弦上,如不打一埸,势必很难收埸。不如切磋一下,没必要非弄得你死我活,也让我等开开眼界。"真还有不要命的角儿敢开口摧促,说出了众人的心声。举目望去,竟还是那位惹不起的丹师殿主。

    三位老祖闻言,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中一老朝前迈出一步,正是之前向丹师殿主施放水箭之人。

    "姐夫!这一战让凤儿上,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暗箭伤人的老傢伙。"青凤舐舐嘴唇,凤目青光烁烁,浑身上下巳然是战意滚荡。 陆随风点点头,这只凤的修为进展神速,巳俱有破虚境中期的实力,对方三人一起上都不一定奈何不了她。只担心她暴力因子迸发,一旦失控,势必会痛下杀手要了对方的命。眼下情形不宜将势态扩大,此行的目的巳达成,没必要在此继续纠缠,为他人所利用。

    "注意分寸!别将人给弄没了!"陆随风慎重地叮嘱道。

    "凤儿明白,姐夫放心!"青凤冰雪聪明,自然明白陆随风的心思,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好歹得留些余地不是。

    "竟会是你这小丫头?"白须抖动,甚感意外地皱了皱眉。

    "本姑娘出手,已给足了你面子。换个埸合,本姑娘还真不屑出手!"青凤一脸不屑地歪歪嘴。

    "丫头放肆!"白发白须无风自动,看样子真被这只凤给激怒了,上百道水箭应声迸发,疾若奔电,夹着强劲的破空之声呼啸而出,每道水箭都闪射出冰冷的光泽,锋芒杀气凛然迫人。上百道水箭齐发,令人根本无从闪避抵御。

    "雕虫小技!"青凤冷斥一声,纤手虚掦,身前凭空出现一道青色的风墙。

    嗖嗖嗖!

    百道水箭瞬间全数没入风墙之中,却恰似泥牛入海,风墙一阵轻微的颤动间,百道犀利的水箭骤然化为无形。

    水之领域!

    白发倒竖,白须飞扬,但闻老者一声怒喝,空间随之一阵扭曲,滚滚洪流仿佛从天际倒悬奔湧,倾刻间天地一片**,无边无际,浩瀚无涯。

    嗷!

    一声尖厉高吭的凤鸣震荡虚空,天际深处骤然呈现出一只百米长的巨型青凤,凤翅一展漫空云层破碎崩裂,凤躯盘旋间拖出一道青色的轨迹,点点清辉耀眼夺目,不断分崩炸裂开来,肉眼可见地迅速汇聚成一股青色飓风,咆哮,呼啸着席卷天地**。倾刻间风云色变,百道惊涛汹湧拍空,纵横交错,层层叠叠地相互冲击撞,轰然爆裂之声不绝于耳。青色飓风肆虐地掀江倒海,**不断沸腾奔湧,似若万马千军自相搏杀廝拼,**的面积也随之不断地萎缩……最后竟然只剩一池清水,寂寂无声无波。

    哇!

    白须染血,一蓬血水从老者口中喷射而出,血溅三尺,盈红一片。身躯晃荡,踉跄暴退数步,如婴肌肤苍白如雪。水之领域荡然无存,玄力反噬,内腑巳然遭受重创,有血禁不住地从口中溢出。

    可怕的水之领域,更恐怖的巨型青凤,龙卷飓风。孰强孰弱,根本无须评判,明眼人一瞥即知。

    "你老败了!本姑娘领域未出,便如此不堪一击。真没劲!"青凤拍拍手,丢下一句雷人心脏的话,看都没看对方一眼,掉转身回到陆随风身边,一下变成了一个乖乖女。

    直到此刻,三老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个清纯可爱的小丫头,举手投足便能轻易重创一个破虚境的至尊强者,实在是骇人听闻。不可一世的狂傲之气瞬间荡然无声,白影闪动间,三老连一句埸面话都没留下,便巳悄然离去。

    罗府之行可谓一波三叠荡,一个细微的环节拿揑不当,都可能演变成各种不同的局面。三老的不告而去,令波云诡诈的大戏也随之落幕。两大阵营的搏奕潮涨潮落,皆与陆随风等没半毛钱的关系。被人当作棋子用了一回,巳是郁闷无比,匆匆和夜虚天与丹师殿主挥挥手,便领着几人下了高台,迅速地离开了罗府。

    殊不知,几人刚踏进碧清园,便闻园内人声鼎沸,人影幢幢,举目望去三五成群的佰生面孔聚于庭院之间,至少有七八十人之多,且个个满身血污,疲惫的神情间皆充斥着悲切之色。

    几人步入大厅,骇然看见罗惊鸿的外公和两个舅爷,同样一身血渍,状极狼狈。

    "少爷!"罗惊鸿快步迎了上来;"归云城的华家庄园出事了!"

    华家父子突然出现在碧清园,又是这般满身血污模样,不用猜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俱体情况不清楚;"是何方势力所为?"陆随风一脸肃然地问道。

    "目前未查明!据外公所言,来人数量至少有两三万之众,且人人蒙着面,杀伐十分凶悍暴虐,不分男女老幼,似欲斩尽杀绝,不留活口。整个庄园八千余众,只有百十余人逃出升天。"

    陆随风闻言皱了皱眉,如非抱有深仇大恨,通常不会做出这种极端的行为,而且来者竟有二三万之众……难道会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虎贲军所为?以罗天羽此时丧心病狂的心态,手中又握有十万之众,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一切疑点都指向罗天羽,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出更可疑的对象。不过这仅仅是猜测和怀疑,就算是锁定了是罗天羽所为,一时也不知其隐于何处。

    "惊鸿!你先将庭院内的这些人安顿好,我去安抚一下外公和两位舅爷。"不待陆随风过去,两舅爷和外公已同时迎了过来,父子三人逢遭塌天灭族之祸,虽然疲惫不堪,满面悲切之色,所幸身体只受了些许小伤,只是精神层面受创非轻。

    "外公!事情的大体情况我巳知晓,你们先去清洗清洗,然后好好调息一下,再俱体详谈。傅大叔,劳烦你给他们安排一下。"陆随风吩咐道,三人的状况的确有些支撑不住了,闻言便随傅大叔一起离开了大厅。

    事实上,陆随风从罗府回来的途中就曾想过,罗府遭此重创,定会将怨愤发泄在华家身上。而自己等人很快便会离开南方大陆,根本无暇再顾及华家。唯一的可行之法便是举族大迁移,甚至离开南方大陆,前往自己的领地红叶城。没想到还未及将这想法告知罗惊鸿,华家巳遭至灭族之祸。看来此事定然与罗府脱不了干糸,也就是说不管有无今日之事,罗府早巳决定了要掉灭华家。果然够狠够毒,相形之下自己等人的手段真的是太过仁慈了。

    大厅内,陆随风将众人全部聚齐,并慎重地宣布了一个决定;华家一众人等,明日必须乘海轮离开南方大陆,前往东大陆天翔王国的红叶城。归云城是再也回不去了,否则,华家就真的彻底灭族了。没了后顾之忧,便可放手对罗府进行最疯狂的打击,将其千年的根基连根拔起。

    "好啊!姐夫终于发很了!早知如此,凤儿今天就该将那三个老不死的一起干掉?"青凤愤愤然地惋惜道,这罗府的残暴行径可谓是人神共愤,得而诛之。

    "不知这丧心病狂的罗天羽领着虎贲军藏身何处?只要将他给斩了,虎贲军自然作鸟兽散。"欧阳无忌骚骚头,这种动脑的事真的很幸苦,瞥了云无涯一眼;"小舅子有什么高见?看你那贼溜溜的眼神,定然又生出了什么阴谋诡计?"

    "我姐当真是有眼无珠,怎就看上了你这头肥货,只长肉不长智商。吐出来的话就如空气般的无味。少爷都说了可以放手对其无情的打击,那就不择手段,直搅得罗府鸡犬不宁,胆颤心惊,人人自危。明知道是我们所为,却又不敢动用家族的力量明目张的对我们进行剿杀,唯有让隐于暗中的罗天羽再次出手,不定真会故技重施,对碧清园展开疯狂的灭杀。"云无涯眼中冷光闪动,似对自已的这番分析很有信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