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祖之威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祖之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伯母不必如此!我们与惊鸿亲如一家,他的娘亲也等同我们大家的娘亲。"陆随风扶起罗母,安抚地道;"我们此刻必须赶快离开此地,迟则恐再生变。罗府……"

    吼!

    陆随风话未说完,演武埸的上空突然传出一声震天怒吼,有若滚滚雷动,大地震颤,众人但觉耳内嗡嗡炸响,修为稍弱的人,两耳间巳有血汩汩溢出。

    眼前的空间骤然一阵扭曲,但见风云滚荡间,三道人影仿佛撕破云层,长衫飘飘地降落在演武埸的高台之上。

    三道人影降落高台,众人凝目望去,三人皆是白眉,白发,白须及胸,如雪的长衫飘飘,肌肤如婴,严然一派仙风道骨的风彩,令人禁不住生起仰视膜拜之心。

    "参见三位老祖!"罗家主忽然惶恐地拜下,贵宾席上的大多数人皆立起身来执礼参见。唯有夜虚天,丹师殿主等极少数人仍不为所动,依旧从容就坐,神色淡然如常。

    "卖相不错,走出去分分钟都可以忽悠一大片人。"青凤一脸不屑地喃喃道,声音虽小,但此时演武埸内却是一片沉寂,以至这小小的喃喃声竟随风飘进所有人的耳中。

    刷刷刷!

    三道如电似箭般的神光,有若实质般地划过青凤的身躯,竟然发出一阵利刃切割般刺耳声。换着旁人这三道神光便可将其轻易的切割撕裂开来,但眼前这个清纯可爱的小丫头却视若无睹,毫发未损。至令三道白眉微不可见的轻皱了一下,同时展开神念对其扫视了一番;体内一片虚空,唯见点点清辉,几絲飘云……

    "几位都活了五六百年的岁月,还这般不知礼数。我可是一个女儿家呢!怎可不知羞耻地在人家身上探来探去,坏我名节,简直就是为老不尊。"青凤愤愤然地言道,一脸楚楚哀怨之色。

    "嗯!竟能一眼看出我等年岁,小姑娘不简单呀!"三人中的一人啧啧道,嗓音尖细刺耳,有若太监的音调。

    "啊!还真被本姑娘给瞎猜对了!"青凤开心地拍着手道;"仙风道骨的模样,没有千把岁,至少也该有五六百吧?"

    "哼!装,继续装!在坐的个个神满气盈,却没一人像你这般淡定洒然,谈笑自若,竟而还敢出言不逊,视我等如为无物。这等扮猪吃虎的把戏,怎能瞒得过我等法眼?"尖细的嗓音咳咳冷笑道。

    "死老头自作聪明!你罗府就没一个好东西,重子重孙是这样,白眉白发也绝好不了那里去,全是一堆死不足惜的大坏蛋。"青凤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高台的三人,开口便一通臭骂。

    三缕白须无风自动,心境修为再深,遇上这只千年的刁凤,不被气得全身乱颤才怪。当然,如没陆随风的暗中授意,这只凤还不致会这般张狂。

    "好刁蛮野性的小丫头!呵呵!有意思!我那些重子重孙的惨相定是你等的杰作吧?"三个老傢伙的定力果然不凡,被人骂成这样,竟然还不动怒发彪,的确有些出人意料。

    "欲杀人者,当有被杀的觉悟。我等只是自卫而已,倘若技差一筹,只怕躺下的就会是我们了。"青凤歪歪嘴,显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实在令人有些啼笑皆非。

    "罗府千年来几经沧桑沉浮,至有今日之鼎盛局面,没有人可以在此杀戮伤人之后可以安然离去。你等也绝不会有所例外!"另一个老傢伙声如宏钟,霸道至极地呼喝道。

    丹师殿主闻言不由冷哼一声;"你罗府是天么?如此霸道蛮横,视天下之人为无物,难道就不怕为你罗府招来灭顶之祸?"

    "你是何人?竟敢口出狂言,我不介意先拿你开刀,做个示范!"话落,一道水箭应声而出,无声无息地直向丹师殿主奔射而去,说杀就杀,当真视人命为草介。

    波!

    空间泛起一阵水纹涟漪,奔射的水箭嘎然而止,涟漪轻荡,水箭没入其中瞬间化为无形。

    "老祖不可!"罗家主骇然惊呼,丹师殿主倘若在此出事,罗府可就真的大祸临头了。

    "嗯!"出手的白发老者惊诧地轻哼一声,竟有人能轻易化解这玄力所化的水箭?百年未闻世事,巳然沧桑变幻,高手辈出。如刀般锐利的目光扫过贵宾席,人人但觉肌肤隐隐生痛,俱皆骇然。

    "老祖!这是丹师殿主,万万动不得!"罗家主惶急地言道。

    "哦?"三位白发老祖闻言,齐齐楞了楞,难怪对方敢这般嚣张地口出不逊,原来大有背景来头,还真不敢再轻易妄动。

    "你罗府果然够横,即然对本殿主出了手,自然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在天凤帝国,你罗府将不可能再获得一粒丹药。"丹师殿主一脸森冷地言道;"有胆便将本殿主斩杀当场!"

    "殿主息怒!三位老祖巳百年未问世事,所谓不知者无错。"罗家主情急的解释道,开玩笑!断了丹药比断粮还可怕。

    "是么?只是你罗府之所为实令人心寒齿冷,一味的出尔反尔,不会也是传承绝学吧?"丹师殿主鄙视地道;"本殿主可是这次挑战约斗的见证人……"

    "这个……"罗家主一脸为难地望向台上的三位老祖,在这三人面前,他屁都是。

    三位老祖活了几百年的岁月,自然明白当前的势态情况,但家族的这些顶级精英遭此重创,也不能就此轻易了事。否则,罗府的声誉威势何存?

    "在埸之人若能击败我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此间之事就此作罢。"三位白发老祖威凌地扫视全埸,意在威慑在埸之人,并不指望真有不知死活之人,敢上台来与其搏杀。

    "小视天下者,必遭天遣!"

    嘶!沉寂中传出一片气息倒吸之声,真有嫌命长的主敢跳出来叫板,所有视线皆投向声音的发源地,骇然还是那位刁蛮的小丫头。见其正一蹦一跳地朝着高台上欢快地行去,那里象是去挑战搏杀,倒象是小孙女向长辈撒娇卖乖。

    "又是你这刁蛮的小丫头,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速速离去!"

    青凤背着手围着三老转了一圈,忽然开口道;"三个老傢伙尽快商量一下,看谁出来陪本姑娘打一埸。抽莶也可以,快了!本姑娘很忙,早打早了事!"

    此时众人的视线全都集中于高台之上,陆随风便让罗惊鸿带着娘亲与云无影众人,趁此机先行速速离去,只有龙飞和紫燕二人仍留在原地接应青凤。没了后顾之忧,凭几人的实力足以应付各种意外的变故。

    众人的悄然离去,全埸竟无人察觉。陆随风巳领着龙飞,紫燕飞身掠上了高台,顿时引来了一片嘘声和惊叹。

    夜虚天一直在暗中关注陆随风等人的状况,嘴角不断浮起微不可觉的笑意,适才也是他在暗中出手化解对方射向丹师殿主的水箭,此时见陆随风几人掠上高台,便知道台上的那几个老像伙要吃苦头了。这小子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如无绝对的胜算,岂会冒然直面这几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青凤见陆随风几人出现,便不再与对方嘻闹蛮缠,乖巧地退到紫燕的身侧,低声地道;"姐!凤儿今日的表现如何,姐夫会不会给多记些积分呀?"

    "凤儿做得挺捧!姐回头会给你多争取些好处,不过离那粒九品丹药的距离还老远呢!所以还得好好表现才是。"紫燕淡笑着安抚这只凤,这些日子她满脑子尽盯着那粒"翠羽丹",那是陆随风特意为她单独炼制的,只是时机不成熟,不宜服食。

    "凤儿知道!"青凤点点头,一双凤目滴溜溜乱转,不知在打什么心思。

    高台之上一下冒出了几人,且人人神态自若,没一点面对大敌强手的觉悟。三人虽说活了几百岁,一时间也被这埸面弄得头脑有点发蒙。

    "三个小小的破虚境初期,直接灭了就是,那来这么多弯弯绕!"龙飞不耐地嘀咕道。

    听在对方三老耳中,直如惊雷击顶,禁不住浑身微震;竟能一眼看透自己三人的真实修为境界,意味着什么?而且口气之大,似乎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如不是在虚张声势,或狂妄无知,那就定然是个可怕的劲敌。

    三老心中虽感惊惑,却也绝不会因对方只言片语的大话而有所退缩畏惧,放眼整个天凤帝国,至少明面上还真找不到一个破虚境的至尊强者,怎可能突然一下就冒出好几个?如此这般地一想,心中的一点疑虑顿消,反倒生出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微怒之下顿然生出一股杀机。

    "你小子应该就是这几人的主心骨了?"尖细嗓音的老祖目光如电的锁定在站位稍稍突前的陆随风身上,果然是人老成精,眼色犀利,阅人之术绿火纯青。

    "前辈果然目光如炬,一语中的。"陆随风洒然一笑,并未否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