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谁来买单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谁来买单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姐夫果然不同凡响!舌绽莲花,三言两语便令对方无条件的退单。"青凤一脸崇拜地啧啧赞道。

    "那有你看到的这般简单容易?"紫燕皱皱眉道:"退单是对一个杀手组织的侮辱和蔑视,通常都会刺激对方采取更近一步的疯狂行动。所以,其间的每个过程和环节都把控得十分到位,稍有偏差都会瞬间引发一埸大血拼。"

    "有这么复杂?幸亏凤儿没有多事,否则定会坏了姐夫的节奏!"青凤唏嘘道。

    "凤儿今次表现不错!理当记上一功。"陆随风难得地对这只凤顶了个赞,直喜得青凤眉开眼笑,竟然不用开打,做个安静的观众也能获取功勋积分,这种好事想都没敢想过。

    当众人离开墓穴时巳然天光大亮,一夜的血腥搏杀,斗智斗勇,经过了如履薄冰般的诡异争锋,终于摆平了难缠致极的黑杀阁,虽说过程十分艰幸,却也收获颇丰。没有了后顾之患,可以放手直面来自罗府的威压。

    "退单?!"罗家主一掌拍在桌子上,轰然立起身子,满脸俱是震惊,震撼之色;"黑煞阁什么时侯改规矩了,竟然连退单这做种事都做得出来,就不怕从此失去声誉,让天下之人耻笑唾弃?"

    罗家主的书房内鬼魅般的出现一个银衣蒙面人,阴森森地抛出"退单"二字,直令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罗家主大失常态,震惊之余,怒目喷火,一身玄婴境初阶的气息不自禁地狂放而出,直令四周摆设的物品纷纷爆裂开来,洒落一地。

    "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罗大人!"银衣人冷冽地斥道。

    "你黑煞阁不想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罗家主的怒气一发即收,没谁愿和这个恐怖的杀手组织反脸结怨,后果很严重。但,以罗府的声望和地位如不讨个说法,同样会遭人耻笑和讥嘲。

    "你错了!本未倒置,该给出解释的只怕你罗府,而非我黑煞阁。"银衣人冷声道。

    "此话怎讲?我罗府付出大把的金币,你黑煞阁拿人钱财与人解忧,还须什么解释?"罗家主十分迷芒不解地道。

    "是么?可知我黑煞阁为何不轻易接单?无论何种职业都有其底线,一旦触碰到了,就算搬座金山来,也没人敢愈越分毫。而你罗府却自视根基雄厚,竟敢将我黑煞阁弄于股掌之间,如不给个说法……"银衣人冷哼了一声,下面的话不用说,都该知道是什么了。

    "不知所谓?彼此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巳,那有阁下说的这般复杂?"罗家主不以为然地道,重新回到坐位上。

    "有个叫罗惊鸿的,罗大人不会不认识吧?"银衣人无尽鄙视地道:"虎毒不食子,罗大人竟不惜花重金取其性命,似有禽兽不如之嫌。这本是你罗府的家事,却触碰了黑煞阁的底线。盗亦有道,丧尽天良的单只怕连妖兽都不会接。这只是其一,其二,你罗府曾派出大批精英强者袭杀过这些人,尽皆一去不返,人间蒸发。这些信息情报却隐而不宣,令我黑煞阁误判误行,连连受创,损失空前的惨重。这笔帐该如何算,罗大人可否指点迷津?"

    "这……这个……"罗家主神色青一阵白一片,额前渗出细密的汗珠,万没想到黑煞阁竟对这些十分隐秘之亊了如指掌,听其话音似乎非但没将对方之人袭杀,反倒损兵折将失不轻。自己图谋杀子,隐瞒信息,其中的任何一桩都可令其无条件退单。此事一旦张揚出去,非旦家族声誉大损,还会被帝师夜虚天借题发挥大做文章,届时只怕连大皇子出面也罩不住。

    罗家主心思刹那间千回百转,思索着该如何应对黑煞阁这尊杀神,听这银衣人的口气还不只是退单这么简单,似还有下文,得尽快模清对方的意图,只要能顺当的将此亊抹平,不就是被对趁势方勒索一把,出点冤枉血。

    "这个……的确是我罗府考量不周,思虑不全,这退单一事也无可厚非,此事就此作罢!"罗家主放低姿态,有些无奈地妥协道。

    "罗大人果然气度博大,明辨事理,自然也知道该如何为我黑煞阁遭遇的损失买单了?"银衣人话里藏针,气势逼人。

    "不知阁下意欲如何?交易虽然失败,却也无须撕破颜面,彼此反目为仇。"罗家主虽有些不得以的委屈求全,话却说得不卑不亢,大人物的尊严不能有失。

    "罗大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就免为其难地为黑煞阁的那些死难者家属补助一点安家费,十亿金币勉强应该够了。"银衣人在面罩下叹了一口气,目中似还透出一份悲切之情。

    "十亿?!"罗家主轻声地轻呼了一声,分明是**裸的抢劫:"阁下的胃口是不是大了些?"

    "十亿很多吗?对你罗府而言不过九牛一毛。没关系!罗大人可以拒绝买单,但我黑煞阁之人却不能白死,一命扺十命。希望你府中之人自求多福,随机抽奖,也就一千三百二十个名额,不算很多!言尽于此!告辞!"银衣人丢下一席话,转就欲离去。

    "等等!能不能对半打个对折?"罗家主一下显得有些底气不足,黑煞阁是什么存在,绝对的言出必行,杀人手段更千奇百变,或许一觉醒来身首已分了家,出去一趟都不知道是否还有命活着回来?就算深居简出也揪心提肺,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可谓是防不胜防。

    "罗大人是没清弄状况,还是刻意在装糊涂?这不是在交易,可以漫天喊价,就地还钱,这是黑煞阁无辜死难者家属的抚恤金,大人掂量着该如何摆平。希望彼此能相安无事,以免发生不愉快的血腥事件。"银衣人停下脚步,转身来冷冷的说道:"尽快将款项准备妥当,届时自会有人来取!"话音落地,书房中突然失去银衣人的踪迹。

    轰!

    罗家主一掌击碎身前的书桌,从未有人敢如此无视罗府的存在,**裸的上门明抢勒索,却还真不敢与其撕破脸,毕竟有着太多的顾忌,面对如此强横诡异的黑煞阁,唯有暂且委屈求全,生吞了这只死苍蝇。

    一切祸端都起源于罗惊鸿的重新回归,好运似乎一下远离了罗府,导致判断谋划处处失误,接二连三遭致一连串措败。千回百转都想不明白,对方也就不过十人,势单力薄,根本找不出任何不凡之处,何以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毫发无损的置身亊外,连黑煞阁这样恐怖的存在都对其束手无策,还遭致了前所未有的重创,被逼到退单的境地。有太多的疑惑令人天法释怀,却又毫无头绪可寻。

    这些人的存在巳不仅仅只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如真与帝师夜虚天沆瀣一气,罗府势必将面临巨大的危机,必须不惜一切地将这个毒瘤祸根彻底拔掉。

    罗家主与两个虎狼兄弟在书房中密谋了整整一夜,埋下一个万恶而凶残的坑,令人明知其是万丈深渊,也没任何选择,唯有舍身纵下。

    碧清园的四围一下清静多了,那些隐于阴暗处的探哨眼线一夜之间全不见了踪影。

    有一小童手里紧握着三枚金币,另一只手揑着一封信,呯呯地敲着碧清园的门,说是有位大叔给了他三枚金币,吩咐将一封信送来里。这种好事每日出现一次,那该有多好呀!小童天真邪地咧着嘴,眼前满是金币的影子。

    信的封面上写着;罗惊鸿亲启!

    罗惊鸿不用想都知道这封信出自何处,却不知对方又要玩什么奸谋诡计?当他看见这封信的内容时,再也淡定不下来了,脸色暮地变得一片苍白,握信的手禁不住地巍巍颤动着,充血的目中透出无尽的悲愤,牙门咬得"卡卡"生响。

    纵算置身于生死一线间也未见其皱皱眉,是什么样的内容令他如此悲愤欲绝?陆随风手一招,信便落入手中;"欲见你娘,明日黄昏,城外虎贲军营中相聚!短短数语,字字如刀似剑,杀人于无形。

    众人轮着看了一遍,俱皆怒形于色,直呼禽兽不如。最后落在青凤手中竟变成了一地纸屑,直欲张口发出一声高亢的凤鸣,幸被紫燕在一旁适时阻止,否则这一声凤鸣定会惊动半个帝都城。

    "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埋尸的坑!"欧阳无忌愤愤然地道。

    "你不说没人会把你当弱智。"云无涯鄙视地道:"如此低级的问题,用得着提醒么?"

    "那倒是!不过,问题的关健是不管你愿不愿都得往里跳,这问题就不低级了。"欧阳无忌故作深沉地道。

    "切!光长肉不长脑,还是没抓住重点,仍然十分肤浅。"云无涯摇摇头,此子不可教也!

    "别在这里故作深沉,我还真不信你还能看出什么玄机来?"欧阳无忌低头想了想,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其它问题,这块冰的脑子有时候的确比他灵光一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